邀舞
评分: 0+x

5月8日 10:04


在土狼鱼的年代,他母亲曾经告诉他。当天空开始轰鸣的时候,老天爷一定是发怒了。

天空中的铁鸟和导弹像礼花一样优雅的划过,绽放。死亡的瞬间将悲鸣填满天穹。

看来怒的不轻啊。

土狼鱼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不耐烦的吐了一口血唾液,把角落的一块口香糖连着镜子黏到自己的战术小刀上,慢慢的伸出了巷子。

外面是一片地狱的景象,两辆基金会的专用防弹运兵车已经完全报废了,第一辆头车左半边被轰出了一个大的弹孔,整辆车被强大的力量压缩成了原来的一半。

后面的那辆车更惨,它现在在几百米远外的地方,首尾分离,引擎正在危险的燃烧着。如果不是土狼鱼亲身体验,那么他一定不会相信,居然只用了两颗子弹就造成两支特别行动小队几乎全军覆没。


十分钟前,土狼鱼还在第二辆车里面讲述着此次作战计划的时候,第一颗死神就到来了。

它精准的从十公里外的郊区命中了头车的驾驶员,强化的防弹玻璃并没有影响到子弹的动能,它还是撕纸一样的继续粉碎着头车的防弹装甲和里面队员的肉体,而坐在右边的队员们则是被子弹动能影响而被压缩的头车装甲给活活挤死的。

有一个士兵只剩下半个身子,但是还是苦苦的挣扎着没有死去,土狼鱼见状不禁握紧了拳头。

即使头车吸收了子弹大部分动能,子弹仍然打凹了第二辆车的引擎盖,并使得它整个立了起来。

当土狼鱼逃出来的时候,他看到远处某个慢慢蠕动的庞然大物闪了几个光点,然后几乎是瞬间,第二颗死神将车辆拦腰打断,并将碎片和剩下的不幸队员全部打飞到了数百米之外。

他和他的视线接触,确认了他哀求的眼神,土狼鱼拔枪精准的人道处决了他。

“风起了,老皇……”听着天空的轰鸣和只剩下自己的特遣队,土狼鱼小声说道。

通讯另一头的皇带鱼眉头一皱—-情况变得棘手了。

“告诉天使他们准备好。”皇带鱼指示另一边的联络员,联络员点点头,立刻开始联络重装战斗机小队。


闪光,土狼鱼手中的镜子立刻被击穿,穿过镜子的子弹则击碎了远处的车辆。

几乎和光速一样快的子弹,超高的动能……不会错的,是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超重弩炮-特拉系列。

有办法了,土狼鱼微微一笑,但脸部的肌肉再次自动的将他的微笑变成了狞笑,啧,肌肉抽动症好麻烦,不过还好只是偶尔会狞笑而已。

他拿出一颗手雷,将自己的血液涂在上面,拉开保险栓后用特殊的手劲将它丢了出去。手雷在空中画出了一道向后的抛物线,吸引着庞然大物又闪出一个亮点,子弹和手雷同时在一栋高楼的承重墙那里爆炸了。

一切都在土狼鱼的预料中,失去了承重墙的高楼轰然倒下,他低下头快速的蹿出小巷,借助着掀起的尘埃和倒下的建筑物迅速的奔向那端的麦凯乐超市。

余光中看到了远处某个蠕动的庞然大物,糟了。

长期的作战经验使得土狼鱼的肉体动作快于心理活动,在他开枪击碎麦凯乐玻璃并跳入其中的同时,子弹擦着他的鞋底飞了过去。


“老皇,我现在穿过大楼前往上清发电厂切断蜗牛的电力供给。”狞笑消失的同时包扎了脚底的伤口,逃过一劫的土狼鱼迅速打量了一下四周。

阳光从铁栅栏的缝隙里半遮掩的射进来,一些洒在地面上,另一些则被地面上数道深长的划痕吞噬。这些划痕杂乱无章,像是小孩子在沙滩上随手抓出的一般,但是此时此景却增添了诡异的气氛。

场地中央倒挂着一个很引人瞩目的黑色袋子,引诱我走进去吗?

“去看一眼,小心。”土狼鱼小心翼翼的避开地面上的裂痕,拿着小刀轻轻的拨开了袋子周围的黑布。

和现场的诡异气氛完全不同,袋子里面装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娃娃。精心的被装扮,喷上香奈儿的香水,甚至画上了口红,胸口上别着一张皱巴巴的白纸片。


向纸片伸手想要一探究竟的时候,一股轻微的香水味随着空气的细微变化轻柔的抚摸了过来,温柔里透着……杀意。

土狼鱼将G36C猛地向身后挥去,刀刃和枪械碰撞发出脆响,刀刃被弹反,而枪械却发出悲鸣的破碎了。

枪管,撞针,弹簧和枪油在空中凌乱的飞舞着,土狼鱼看到略显妙曼的身影舞动着闪过这些残骸,银铃般的笑声和凌厉的刀刃又席卷了过来。

枪响,土狼鱼早已掏出勃朗宁手枪准备好了,萃毒子弹狞笑着奔向女人的每一个致命部位,精准而致命。

惊叫,仿佛初恋中的女孩一样。女人娇羞的向后跳去,优美的舞步避开了地上所有的裂痕,每一颗致命的子弹被她妩媚的舞姿闪过,正好擦过她身上衣衫。

如果真是约会的话,估计女孩会被土狼鱼现在的狞笑吓坏了吧。

眨眼间女人便跳转到了场地外边,连衣裙脱落的同时被她轻柔的扶住,但还是露出了一部分诱人白皙的肌肤。她笑着眨了一下眼睛,以一个芭蕾舞的动作向土狼鱼致意,但此时土狼鱼抛出去的战术小刀已经离她很近了。

脆响,战术小刀被弹开了,一只巨大的黑色机械手臂从裂缝中悄无声息的伸出来挡在了女人面前。女人向着土狼鱼抛去一个飞吻,然后将自己的武器放在地面上离开了。

黑色的巨兽向狼袭去,但是狼却早就准备好了。

所有的子弹同时打中了巨兽裸露在外边的电线血管和钛骨骼,失去平衡的巨兽与狼擦肩而过。

子弹已经空了,战术小刀也不翼而飞,剩下的只有……

巨兽转头的瞬间,狼就已经叼着女人留下的利刃欺身而来了。

checkmate,中枢系统被斩断的巨兽再次沉到了不见底的深渊,土狼鱼摸出一颗手雷,看也不看的丢了下去。


2分26秒,“视频已经记录下来了,老狼。”爆炸声响的同时,耳机里传来了皇带鱼的声音。

“那个女人的身手很诡异,颇有古风气息,试试看联络我们在异学会的内线吧。”土狼鱼揉了揉脸部的肌肉,把狞笑的表情揉下去了。与此同时,天空传来很重的轰鸣声,一定是重型空中单位来了。

支援到了,外敌或死或逃,应该是要收场的时候了……

土狼鱼伸手拾起那张纸片,但是却又不受控制的松开了它。

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头痛。

裂开了。

两行血泪划过他一动不动的脸颊。


天空的云朵黯淡起来,血红的正午阳光则变成阴森的深蓝,一种重重的蜂鸣声完全覆盖了耳中皇带鱼的声音。

这是什么……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土狼鱼的意识便烟消云散了。

天上开始降火了,娘亲说过,天空开始轰鸣就是老天爷发火,那降火肯定是老天爷气的吐血了。

一阵眩晕后,世界像镜子一样清脆的碎掉了,天上开始下起了黑色的雨。

土狼鱼出现在一个城镇的中心,在这里,一群怪兽正在肆虐,男人的头颅和残躯在地面滚动,女人被撕碎的衣服和哀嚎在空中回荡。曾经坚实的城门如今脆弱的倒下,砸碎了写着南京二字的门牌。

血涌了上来,肾上腺素急速飙升,土狼鱼用着毕生的力气咆哮了出来,伴着天上无力盘旋着陨落的天使们和爆掉的各种电器,正式的将整个城市拉入疯狂。

最后一颗电球爆炸,最后一架天使陨落,最后一声咆哮消失以后,除了某处巨大蜗牛蠕动的钝响以外,城市一片死寂。

一阵风吹过,将明显曾经被泪水打湿过的白纸条翻了过来,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还给我。

土狼鱼又开始无声地笑了,这次不是狞笑,笑得很自然,仿佛找到解决愤怒的方法了。


« 前奏 |入场 | 主曲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