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
rating: 0+x

5月8日 23:17

“沙沙沙……”

“……月兰指挥官。”

“……Legion,这个频道不是你能随意入侵的……即使你是精神分裂,但我们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不是所有人都是特工果冻鱼。而且你现在居然有力气说话,真是奇迹。”

“既然你也知道我现在身负重伤,就不要废话了,三十分钟,我只需要你们将零点核清洗的时间推迟三十分钟就好。”

“这是上级一致决定的决策,蜗牛的进化程度已经到了一定水平,不要说三十分钟,只要有再次进化的可能性,三十秒都不能耽误。”

“你也知道被核清洗后的收尾工作有多困难吧,这三十分钟我不是什么都不做,拜……拜托了。”

(文件传输)

“……这个规模的武器,为什么区区一个隐蔽站点会装备……”

“……”

“蜗牛已经进化出了透明外壳,战车,战机以及“羲和”都没办法锁定到它的位置,唯一能引导“羲和”攻击它的方式,就是我们的人拿着通讯器冲到它面前打开定位,但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想到,你这是让他们去送死。”

“我不会强迫他们,现在皇带鱼指挥官在战场中心,我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决……”

“……“羲和”的定点爆破能力的确是要强于核武器,判断一下得失,作为此次作战的总指挥官,我接受你的提案,使用太空试验性武器-“羲和”进行率先破坏试验,但是如果此次试验失败,南海的ICBM核弹头就会立刻启动。”

“……”

“……Legion?”


夜幕下,孤城中弥漫着硝烟和战火,在那之后皇带鱼又经过了几场漫长的厮杀,长到足以让杀死挚友的伤痛麻痹,队伍被撕裂,打散,但皇带鱼还是认真冷静的指挥着一队一队被打散的队伍重组。

可死神总是把死讯传递得很快,不久后,皇带鱼指挥官就已经得知了异变疫苗的消息了。

SCP-CN-034进化的程度远远超过基金会和全球超自然联盟的想象,中和其女妖尖啸毒素的疫苗虽然可以有效的抵抗毒素带来的精神影响,但产生了抗药性的毒素反而会进一步变异,成为一种会使得细胞涨裂坏死的致命病毒,这就意味着所有接种疫苗的战士们最终都会像D-903483一样暴血身亡。

皇带鱼的部队虽然在与秽土基金会特工和作业员小队的战斗中渐渐占据优势,但SCP-CN-034附近已经被它用激光摧毁出了一圈方圆500米的死亡圈,那里没有建筑物,没有掩体,没有任何可以接近SCP-CN-034而不被杀掉的方法。马匹和蒸汽火车也已经被消耗了,而现在身体里的定时炸弹把撤退的可能性都消灭了。

但也不是没有活路……

按照皇带鱼对D-903483崩坏的时间和Area-CN-42生物实验室技术水平的了解,现在用尽全力往回跑,应该会迎上研制出疫苗的医疗部队,但是这个决定就是要将战场留给核武器清洗。

使用核武器,还是“羲和”……月兰总指挥已经做出了她的选择,现在轮到机动特遣队总指挥的皇带鱼了。

他抬头看看这残垣断壁下四散瘫倒的幸存者。一个壮汉失去了右臂,脸色苍白虚弱的喘着气,一位女队员正颤抖着手给他喂着水,脸上默默流下的眼泪比洒出来的水还要多。文弱书生一样的作业员正焦虑的左右踱步,时不时的看着远离蜗牛的大门。倚在柱子上的短发干练女作业员不耐烦的呵斥了一下他,但她面前的地面上也掉满了吸尽的烟头。

他又转头看了看大概两公里远的巨兽,夜色完全透过了它已然透明的晶质外壳,似乎是奠定胜局一般,耀武扬威的胡乱向着幸存者附近放着空枪。

他摸了摸自己胸口的挂坠—一枚经过基金会改造的婚戒,他冥冥的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所有能听到的基金会机动特遣队队员以及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作业员们,我是基金会机动特遣队-辛辰-0‘海洋生物’的现任指挥官皇带鱼。”

微弱的电波声迅速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有些人在听,但更多则是虚无缥缈的等死。

“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是的,我们的身体里已经被种下了死亡炸弹。是的,我们剩余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充其量三个小时。但是不是,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指挥官专属频道里面传来一些责怪声,但是被月兰指挥官呵斥住了。

“有了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协助,Area-CN-42的生物实验室会快速配置出相对的解毒剂,往回跑,跑出核弹和女妖尖啸的影响圈就有救了,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

战斗员联络平台上陆陆续续的响起了挪动的声音,眼前的几个幸存者也开始慢慢地站起来往外走去。

“在那只怪物的附近,原来有一个公园,那里是有名的表白圣地,最近的年轻人甚至是中年男女都会在那里成就姻缘。”

皇带鱼突然说起了完全无关的话。

“我在的这条路的尽头是一家孤儿院,我认识那里的一个幼教,他是个温柔体贴的男人,在那里给很多孩子创造了欢笑和回忆。”

“那里有一家远近闻名的小吃店,老板和老板娘热情好客,给很多观光客留下深刻印象。” “那里有一个沙滩,很多人的婚纱照是在那里拍摄的。” “那里有这里早恋最猖狂的学校,但是也是最后恋爱开花结果最多的学校……”

皇带鱼一一列举了不少奇奇怪怪的地方,稀稀疏疏的撤退声音少了一些,面前的幸存者也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他,这时的皇带鱼却笑了。

“控制,收容,保护是我们基金会一直念念不忘的口号。控制异常,收容异常,保护人类。但是保护的只是性命吗?”

“不,只是活着没有意义。我们是一群向着未来迈步,但却是被羁绊包裹的生物。在这里有太多人的回忆,初恋,友情,幸福,亲情,执着,留念,爱情和梦想。作为我来讲,这就是我想为他们守护的。”

“核武器轰炸这里以后,即使顺利消灭了异常,原型是军工厂的蜗牛也会把废料宣泄在这里的每一块土壤里,这里会成为第二个切尔诺贝利,第二个福岛,千万人会被迫流离失所,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算是同一年代的人物,但我不认识奥本海默,我不相信以他的知识研究出的核弹能够消灭这个怪物。但是我认识Ne—我见过的最聪明最天才的小女孩,她从没让我失望过,所以我相信她设计出的“羲和”。”

“作为军人,我可以命令你们留下来,临阵脱逃者按逃兵处置,但是我没有资格这么做,因为现在的我也疯狂的想着还在疗养院等着我,爱着我的妻子。我想活着回去,看着她,和她好好地道歉,告诉她我爱她。如果你们也有这样的人在,那我真的没有能力去阻止你。”

“我是曾经的抗日军人,曾经的解放军战士,现在的基金会机动特遣队总指挥,我们从来都是浸泡在黑暗中,吸收痛苦来让那些孩子和无辜的男女们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我怨过,恨过,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还是无法和最爱的人在一起,还是要每天担惊受怕。但我还是会留下来,因为这就是我。她也说过,她最爱这样的我。”

“我的冲锋会在十一点三十分开始,大家晚安。”


皇带鱼关闭通讯,却惊奇的发现原来打算离开房间的几位幸存者都停下了脚步,他们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彼此,又看看皇带鱼,相互无言。

那个看上去最像书生的作业员首先走了出来,他颤抖的将自己的武装都卸了下来,只留了辅助“羲和”瞄准用的定位通讯器,之后腿软的一屁股坐在了皇带鱼身边的地上,双手抱着腿慢慢的哭了出来。

那个训斥过他的短发女吐了一口吐沫,大步走上前,一把把那个哭泣的作业员拽了起来,按在墙上疯狂的亲吻了起来。

“等到了那个世界,我要把你的这些东西都扒光。”她霸气的点了点他的衣服笑着说完,向皇带鱼点头示意后坐在了哭泣已经被吓停了的男人身边。

之后的事情好似顺理成章一般,断臂的男人,颤抖的女孩,面带忧伤的作业员都留了下来。屋子里还是那一群人,但所有人眼中的绝望却消去了不少,转而变的坚定了不少。


快到时间了……

皇带鱼将自己的挂坠取下,小心的放在一个空弹匣里塞进了胸口的口袋装好,深吸了一口气,向着这些认识了没多久的战友们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镜子探出了屋外。

死亡圈内的蜗牛仍然在蠕动着……

时间到,打头冲出去的居然是那个柔弱的GOC作业员,他攥紧自己的定位器,边哭着边狂奔着,紧随其后的是那个短发的女作业员,身手敏捷的她很快的跑到了男子的面前,似乎有意的挡在他身前。

咆哮声从四面八方涌来,人群被突击步枪的火舌所撂倒,但是更多更多的人却又从后边涌过来。

一个看上去是GOC作业员的人一边奔跑着,一边小声对自己说。

“我只是回家了,我只是回家了,我只是回……”直到一颗子弹从他张开的嘴巴里射了进去。

大家都很害怕,但没有一个人停下脚步。

死亡圈慢慢被尸体填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跑在很前头的皇带鱼却没有怎么被针对。

他迅猛的用蛇字形走位奔跑着,略过已经倒下的书生作业员,跳过脑袋已经被轰掉一半的短发女。

他越来越近了,终于,到了终点。

扭曲庞大的怪物就在皇带鱼的眼前,曾经是窗户的地方密密麻麻的被枪口塞满,黑色刀刃如同蜈蚣一样晶状外壳的缝隙间快速游动着,它的“头”猛地向上抬起,头顶两只手掌猛地张开,露出掌心鲜血淋漓的巨大眼球。

紫光一闪,眼球中的激光猛地射向天穹。

皇带鱼知道事情不妙,但是当他刚要按下定位按钮的时候,一颗死神却先找到了他。

9mm手枪子弹,穿颅而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瞬间,皇带鱼的思维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1949年10月1日,当他们的领袖平静却兴奋地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新中国成立时,他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国家。

而在这举国欢庆的喜悦,被欢呼声淹没的人山人海中,他却在找她,她也在找他。

拨开人群,寻寻觅觅。当国歌停止的时候,他找到了。

他做了一件之后让他背尽处分,却一生无悔的事情。

他吻了她。

他想起了那时候她嘴唇的柔软和舌尖的接触时触电的感觉。

在这恍惚的感觉下,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按下了按钮……


蜗牛射向天穹的激光,却先一步精准的命中了“羲和”。

“月兰18375小姐!我们突然和“羲和”失去连接!!!”

“重启呢?” “重启失败,已经断开所有连接。炮塔还可以正常运作,但是我们无法操纵开火!”

“该死!!!”月兰18375猛地锤在了桌子上,这样就结束了吗??至今为止的牺牲就如此白白的浪费了吗?

此时,一阵橡皮小鸭拖鞋可爱的踢踏声响起,月兰18375回头一看,只见到两道氖光灯痕迹消失在中央作战室外部。

Ne?

“你们尝试着继续连接,尽全力也要连接回发射端口!”月兰18375匆忙的想要追上去,但是被伏尔加鱼拦住了。

“月兰妹战斗经验丰富,你留在主指挥室,我去看看ne酱到底想干什么。”


跟随着忽闪忽灭的氖光灯和拖鞋哒哒哒的声音,伏尔加鱼不知不觉走到人工智能-MI的甜品室内,这里有一台脑电波传输装置,平时的用途是当职员食用甜品时,传送那时候的满足感给人工智能-MI来作为“工资”的。

但此时来这里做什么?进入室内,伏尔加鱼看到了Ne,她正蹦蹦跳跳的将房间中心的脑电波连接器装置拉下来,顺便还拉了一把椅子。

“Ne,你在做什么?” “蜗牛的激光打击已经摧毁了“羲和”和作战室终端的连接器,但这个脑电波传输装置不光能连接人类的味觉中枢,只要加大输出,我可以通过自己的脑电波来和MI合二为一,这样就不用作战室的电脑终端进行发射命令了。”

小小的Ne好像是在说一些理所应当的话一样平静,她很听话的扣好帽子坐在椅子上,看着一脸惊恐的伏尔加鱼,微笑的摆了轻松的手势。

但是双脚还是有些紧张的微微蹬着地板。

“伏尔加鱼姐姐,请你把脑电波同步面板的所有同步项目都点到蓝色,同步率从10%调到最大的500%。”

这么高的功率,脑子会烧焦的。

这么简单的事情,Ne当然知道。但是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双手握紧做出了fighting的手势。

“没事的,鱼姐姐。我的脑速完全能够驾驭这样的计算,而且……”她语气中透出一种自信。“我从没让任何人失望过。”


一阵电流从天灵盖穿过,清爽但浓吼的金属味从鼻腔内由内而外的涌了出来,时间过得好慢……

阳电子聚能面板启用,异能融合炉重新开启,充能100%。

第一个一百年……

天上有答案,但天在下着雨,好大的浓重金属雨。Ne不敢想上看,但是她必须向上看。金属顺着她的眼眶灌入体内,脑壳,肾脏。好重,身体好重……重力在贪婪的将她弱小的身体向下压着,但当她终于被拉倒之际,重力却完全翻转了过来,她没办法倒下,没办法休息,也不能倒下,不能休息。。

能量融合枪膛启用,能量聚能效应运算开始,充能100%。

第二个一百年……

第三道高数题要重新编写,限时0.0000001秒。第六页论文要重新抄写,限时0.00000001秒。全写完了?好的,现在把卷子撕掉,凭着记忆将卷子的题目抄写下来然后重新解答,限时0.0000001秒。

Ne知道自己一定在呐喊,但是她听不到,Ne知道自己肯定是全身酸痛,但是她感觉不到。她的所有神经都被用在运算上,没有任何一点点残余可以用在痛觉和听觉上。她的意识只剩下一根细线,遇风则断,触弦即崩,但不能断。

枪管聚能完成,目标锁定—基金会机动特遣队-辛辰-0“海洋生物”现任指挥官皇带鱼所属定位器。

第三个一百年……

摇摇晃……但是不倒。灌铅的身体在这片不毛之地东倒西歪的摇曳着,狂风席卷铁片将身体刺穿,但沙尘又迅速填补好伤口。眼前总有一汪清泉,但是怎么样都靠近不了,食道和呼吸道已经被废尘完全堵住了,睡不了,逃不了,死不了。也不能睡,不能逃,不能死。

意识恍惚之际,一阵强电流使得Ne绷紧身体猛地跳立起来,随即流走至全身,冲向胃部,到达心脏。口水,血液和胆汁从Ne的身体内部猛地向上翻涌,她毫无保留的全部都吐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呕啊啊啊啊呕呕啊啊啊啊啊啊呕呕啊啊啊啊啊啊啊呕呕呕呕啊啊啊啊啊呕啊啊啊啊啊啊呕呕呕呕呕啊啊啊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呕呕啊啊啊啊呕

舒服多了。

锁定完成

过去了多久?

耳边的嗡嗡声还在,但是一种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却慢慢的盖住了这种嗡嗡声。这声音听起来好耳熟……哦,是自己的声音。

几百年?我在哪里,为什么自己要尖叫呢……

发射……成功了吗?

瘦小的身体冒着烟的向后倒去,Ne脑中的那根线终于断了。

她慢慢的向下沉,向下沉,最终触在了香柔的海底。

“辛苦了,Ne子酱……” 伏尔加鱼心疼的接住正在痉挛的Ne,面前的终端上只有一段简单的蓝字。

发射成功


光芒安静的划过夜幕,悄无声息的笼罩住了蜗牛。

庞然大物像冰激凌一样融化,之后蒸发,气体被光束分解,没有给城市留下一丝一毫的污染痕迹。

顺便值得一提的是,Area-CN-42的生物实验室真的准时研制出了解毒剂,但是一针都没有用到。

不管是基金会还是GOC,所有的人都留了下来。

最长的一天,结束了……


« 钟情 |入场 | 曲终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