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桌
rating: +5+x

 «无猜 | 啼哭 | 争吵»

调取基金会全部成员资料为计算对象 对其进行平行世界模拟计算程序

计算目的:对象愿意保护重要物品-CN-521346的可能性 启动

平行世界预算估计启动,总数确定中……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1号对象主管Legion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11.2962%,暂时拟定给予AI-MI核心内室的进入权限,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2号对象茉莉.德禄棼博士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1.2381%,2号对象会愿意保护五月的概率,低于1号对象的数据,不予以考虑,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平行世界总数 18723941,在其中,3号对象希瓦娜.安德鲁斯女士愿意保护五月的可能性为82.7132%,3号对象会愿意保护五月的概率,高于1号对象的数据,暂时拟定给予AI-MI核心内室的进入权限,进行下一名对象的模拟计算。

…………


从梦中醒来,五月发现自己和果冻鱼在天桥下面,而他们刚刚坐的电车正从头上呼啸而过。天桥下有股潮湿的苔藓气味,五月一直很喜欢这种味道,果冻鱼也没有催促她赶紧起身,而是略微警觉地东张西望起来。

又是一股蓝色的烟花升起,果冻鱼的表情舒缓了一些,稍稍拍了一下五月就起身向着烟花升起的方向走去。毕竟刚刚经历了一场空中厮杀,所以果冻鱼很小心谨慎的带着五月在齐腰深的草丛中慢慢的前进着。

如果有时间,其实五月还是想在这里多呆一会儿的。她能听到蛐蛐幽幽的叫声,也能听到河水在身边慢慢流过的声音。她想在这份宁静中美美的睡上一觉,任由清风拂过脸颊,也任由蛐蛐调皮的蹦上自己的鼻翘。不过,她还是不习惯这样做的时候有人陪着,即使是果冻鱼……

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注意到了他的背后正慢慢地渗出血迹,是跳伞的时候受伤了吗?她向前伸伸手,但是始终没办法开口,即使在一起生活了数年,但她还是不知道如何向他开口。

“嗯,似乎是这里了”

果冻鱼在一处河边停了下来,看了看地上还在冒烟的烟花残骸,打量了一下四周,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硬盘来举过头顶。此时一只蛐蛐真的跳到了五月的鼻子上,但当五月将目光聚焦在它身上时却发现这是一只机械制作的飞虫。

它紧接着跳到果冻鱼手中的硬盘上,随即开始扫描。半晌过后,蛐蛐像是完成任务一样的从果冻鱼手中跳下来,钻入河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而片刻过后,河水底部就传来机械的声响,果冻鱼和五月面前的河水被分开,出现了一个向下的通路。

“走吧,五月。”

果冻鱼拉着五月走了下去,经过一段不长不短的向下台阶后,二人来到了“乱世”村的门口,一位管家打扮的人物早就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果冻鱼……还有五月……欢迎来到乱世”“哲君……そして五月ちゃん……ようこそ乱世へ”

果冻鱼将刚才自己拿出的硬盘递给了管家,后者的袖子中钻出了刚才出现过的蛐蛐,再次确认后他鞠了一躬。一声响指后,大门吱呀吱呀的打开了。

五月做梦也没想到,地下居然会有这么宏伟的建筑群。


“乱世”村位于地下,但是居然有着美丽的天穹,这里和外边一样也是夜间,但是这里的天空比起被人类污染的自然星空更多几分璀璨,可能因为是电子天穹可以随便设定的原因,每隔几分钟就有几颗流星划过,月亮也是从残月到满月不断地慢慢变幻着。

街道上挤满了朋克蒸汽式的房屋,但是却不是很拥挤,每个房屋都有三四根黑铁管道从屋内延伸至屋外,而五月等人脚下走的大路正是一条十分粗大的圆形管道,每个房屋的管道都和这根主管道连接。街道里十分安静,只能偶尔听到脚下和身边建筑的管道里,液体和气体悄悄流动的声音。

“看起来,这位五月小姐是第一次来我们“乱世村落呢。需要简单的介绍吗?””“どうやら、こちらの五月お嬢さんは、この“乱世”村にいらっしゃるのはお初めでございますね。ご案内が必要でございますか?”

“没关系,我来就好。”“大丈夫、俺がやる”

“五月,你记得以前我和你说的基金会,GOC以及混沌分裂者之类的组织吧。“乱世”从起源上来看,可以说是收容这些组织中退休人物的村落……”

“历史上第一座乱世村落建立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据说是美国本部里唯一一位退休O5建立,而且现在还在持续的运作着。同样的“乱世”在中国被基金会掌握的有五处,但实际上外勤特工间流传的小道消息都说其实有超过五十多处地下都市,甚至有一些直接建立在被掏空的山脉里,而面积最广的村落坐落于神都洛阳,那里整个地下据说都是大型“乱世”,北京似乎也因为那几年地下水被抽走形成了地下空洞所以被做出了“乱世”村庄。但是乱世村落在各国慢慢增多的同时,性质也逐渐的变了样子。”

管家听到这话意味深长的微笑了起来,于此同时,街道上第一次出现了除了他们以外的其他人。

一个光头满身纹身的男人,背着一个大麻袋从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他嘴里不断地嘟囔着一些数字,手中的袋子里散发出隐隐的恶臭,在他靠近五月等人的时候,果冻鱼能感觉到他似乎看向了五月一眼,果冻鱼默默地将没有牵着五月的手伸到了兜里。

“随着二战的结束,世界逐渐趋于和平,但是各个组织之间的明争暗斗也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多的叛徒需要避难所,越来越多逃亡者需要资金来周转。逐渐的,“乱世”村落就变成了类似黑市和避难所一样的地方。混乱的地下世界,不能公开在台面上的买和卖,真的和名字“乱世”越来越相符了。”

“真是很了解呢,啊,我们到了。”“詳しいでございますね。あら、着いて行きましたよ”

管家带着他们走到了一家和别的房子一样的房间前,将一把钥匙交给了果冻鱼。

“在村长大人确认数据以前,请在这里休息。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大夫,食物以及饮用水,请在里面自由使用。”“村長様がデータを確認する前に、どうかここにお休めてください。中には医者役のもの、食料と飲用水が用意してございますので、どうかご自由に。”

大夫……果冻鱼的背部正好需要看看医生,他掏出一把手枪,示意五月躲在自己身后,先打开一道门缝观察了一下里面的环境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房门。

房间的环境十分简陋,简单的厨房,卫生间以及一张床和桌椅。电灯的光线不算微弱,能看到桌子上摆着面包果酱以及饮用矿泉水,果冻鱼能感觉到五月咽了一口口水,但现在还不着急,一切以小心为重。

大夫背对着果冻鱼等人蹲坐在床上奋笔疾书着,背影看似乎是个女人,而果冻鱼从她的发簪上一眼就认出了她是什么人。

绿色的蜻蜓安静的停在她的发簪顶端,安德鲁斯女士心满意足地写完最后一个字,转过身对着果冻鱼和五月开心地招了招手。

“果冻鱼还有五月,好久不见了呢。”“哲君そして五月ちゃん、久しぶりでしたよ”


…………

五月终于明白了果冻鱼之前的那句“只要哪里有热水哪里有床,哪里就是家”这句话的含义。肆无忌惮的用热水洗了澡,然后舒舒服服的吃完晚饭后钻进已经被安德鲁斯女士捂暖的被窝里,这样的享受无论即将面临什么样的噩梦都无所谓了。

五月渐渐进入梦境的同时眉头也慢慢的紧皱起来,在那旁坐着的果冻鱼有些心疼的担心起来。

“别乱动,小心疼死你。”

“轻点……还在写你的心理学著作呢?”

“等出书了第一个给你签名……不行,我得先给我的督导们送签名书,你就先等着吧。”

果冻鱼看了看安德鲁斯刚才奋笔疾书的书稿,各种术语和看不懂的语言中,他只看到了“异常”“心理动态”“灵魂障碍因子”之类的词语,还有一个很像是封面的硬壳子,上面只写了两个字“花园”。

安德鲁斯正在给果冻鱼的背部上药,她之前也简单的给五月做了一下检查,身体上是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精神上的问题……

“你怎么会在这里,安德鲁斯女士。”

“来大阪买铜锣烧特产,顺便来观光,信吗?”

“别闹。”

“我……担心你们了,果冻鱼”

药敷好了,安德鲁斯将东西都收拾好以后,走到五月的床边坐了下来。她也同样心疼的摸了摸五月紧皱的额头,将她攥紧的小拳头温柔的握在自己手里。

“你去了上海,有带她见过Hannah博士吗?来日本以后有见过田中博士吗?”

“没有,基金会的人我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或者不相信谁。我更不能冒那个险带她去见站点主管。民间的一般心理医生我又没办法告诉他们这孩子经历了什么……”

五月突然喃喃的说了几句模糊的梦话,果冻鱼和安德鲁斯都停止了说话,生怕惊扰了她的休息。

“MI的刺激实验是直接总作用在她的神经中枢上,一岁到五岁,她那段时间里都是处在深度睡眠的状态当中,在她生命中本应该是最宝贵的五年婴儿期时间里,她每秒都在经受着折磨。虽然之后被释放了出来,但是她的大脑已经将睡眠和中枢神经刺激实验两件事情主观的联系在了一起。所以……”

安德鲁斯心疼的看着五月,她躺在了五月的身边,轻轻的搂住了她。

“所以她一睡觉就会做噩梦……”

“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睡眠心理障碍的一种了,这不是抑郁症那么简单,谁都不知道MI用了什么样的刺激实验来对待她。鱼。她的神经系统在发育阶段就已经被摧残了,如果她长此以往的无法获得睡眠带来的休息,那她会越来越憔悴,最终只会被自己的大脑折磨疯的。她现在需要的是静养,专业的医疗看护以及足以弥补她失去五年光阴的关爱。不是这样简陋的小屋和打打杀杀的流亡生活……还有……”

安德鲁斯擦了擦眼角,有些严厉的看着果冻鱼。

“还有我最最担心的就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当初选择带着她逃离基金会的目的?是为了拯救她?还是只是为了……填补你自己在几年前没有能够从收容失效中拯救你妻女的内疚感……”

“冻鱼……那孩子需要的是一个人的爱,仅仅针对她的关心和爱,不是把她当成某种替代品的从她那里搜刮着成就和满足感……”

安德鲁斯小心翼翼的说着,她知道这些话十分的刺耳和严厉,说出来果冻鱼肯定不会好受,但是果冻鱼则是皱紧眉头陷入了沉思。他站起身,从窗户那里看向窗外,然后又转头看了看安德鲁斯和五月,刚想张口说话的时候,屋子里的联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用日语对答了几句以后,告诉安德鲁斯女士说村长想见自己和五月。

五月此时也被电话铃声稍微的吵醒了,她发现安德鲁斯抱着自己,有些脸红的把脸埋在了被窝里。安德鲁斯温柔的笑了笑,将她轻轻地放开了。五月看到果冻鱼眉头紧皱,又看到安德鲁斯眼角的泪水,张张嘴想要安慰一下安德鲁斯,但是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五月,穿上衣服别着凉了,我们要去一趟村长府邸……”

果冻鱼和安德鲁斯的谈话草草收场,临走的时候,他对仍然还是用担忧眼神看向自己的安德鲁斯女士说。

“……我不想伤害她,安德鲁斯”

“但人不经意间伤害到别人的事例太多太多了,而这个孩子已经经不起伤害了,鱼。我们要从受害者的角度考虑,对他们来说都一样的,不管想不想,被伤害了就是被伤害了,趁着现在还不晚,好好想想,好吗?”


去村长府邸的路上,果冻鱼和五月一路沉默,有几次双方的嘴都张了张,但是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一转眼,二人就走到村长的府邸了。

虽说是村长的住所,但是也没有那么恢弘。充其量也就是比周围的建筑物高上两层,占地面积也稍微大一些而已。但是当果冻鱼等人走进去以后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大红的厚质羊毛地毯铺在辉煌的长廊,两侧墙上装点着毕加索,达芬奇的作品,毫无疑问都是真品,和果冻鱼等人住的地方完全不同的明亮琉璃灯也同样装饰在每幅画的周围,长廊对面的大门则是气派的用着钻石和黄金边框点缀。

“完全是大老粗地主的装饰嘛……”

果冻鱼听闻大阪“乱世”村庄的村长是靠着买卖情报暴敛的财富,他和五月之所以能够进来,就是因为他将写着三件SCP项目的资料存进硬盘里,用硬盘做交换的,不过暴发户就是暴发户,难怪装修一点没品味。

敲开门进入客厅,果然是更加金碧辉煌的暴发户装饰,珠光宝气的金黄色真的是快把二人的眼睛亮瞎了。餐桌上摆放着各种佳肴,明显也是替果冻鱼和五月准备了。考好的肉松面包和七彩的果酱,每人的盘子里都有一只烤好的野猪腿,而一旁的两个盘子里分别装着沙拉和浓汤,饮料酒水更是在餐桌旁,可以享用不尽。

别说五月了,就连果冻鱼自己都咽了一口口水,他脑中本能的想起了Milk特工,这场景真的可以让她馋的合不拢腿。

餐桌的另一头,管家挺直腰板伺候在主座的一旁,而主座那里,某一只庞然大物明显已经等候多时了。她看到五月和果冻鱼到来,热情却又笨拙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欢迎,欢迎,我是村长佐藤。”“いらっしゃい、いらっしゃい、村長の佐藤と申します。”

起码600斤的庞然大物,每一次往前迈步都是对羊皮地毯的无情虐待。此时,果冻鱼却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丰富的盛宴,热情的村长,挺立的管家,放在餐桌一边的硬盘……有违和感,在哪里……

佐藤已经走到二人的面前,五月要仰着脖子才能看到这肥硕的女人,而女人的影子更是完全的盖住了五月,她向着五月友好的伸出手,但在空中就被果冻鱼抄起身边的法式面包给打开了。

“你……你在做什么!!居然敢对村长的我……”“な......なにをやりがって......よくも村長のあたしに、そんな無礼なこと......”

“管家……”“バトラー……”

果冻鱼试探性的喊了一下管家,但是果然,管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刚才身材臃肿的主子艰难地站时,管家却没有上前去搀扶,果冻鱼感觉到违和感的就是这个地方。

佐藤村长没有继续说话了,她只是阴森的笑着慢慢地往后退,此时,果冻鱼的表情突然惊慌起来,他看向五月,焦急地问了一句。

“糟了,五月,现在是不是吃药的时间了?”

五月秒懂,这是两人之间的暗语。她迅速用双手捂住眼睛,而果冻鱼立刻按了一下手表,放在餐桌上的硬盘立刻炸出一片耀眼的白光,是闪光弹。

果冻鱼根本没打算把这三篇SCP项目的信息出卖给“乱世”,他本来就是想趁有机会把硬盘销毁掉,而没想到白磷闪光弹居然在这种危难关头派上了用场。

村长自然没有想到果冻鱼有这一手,她大喊着捂着双眼向后退去,而果冻鱼此时早有准备的拔出枪,对着她的脑袋就是一枪。

近距离爆头,缺点是这个密闭的房间里很快就会充满脑浆的臭味。果冻鱼带着侥幸心理的去查看了一下管家,但是他发现管家已经没有救了,他被人用两根钢刺从脚底穿到肩膀固定在那块地板上,到底是谁……

此地不宜久留,果冻鱼拿出一块干净的毛巾,轻柔的擦着还捂着眼睛的五月身上的血渍。而当五月拿下双手的同时,她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惊恐,嘴大张着指着果冻鱼的身后,当他感觉到不妙的同时已经太迟了。


一把无比尖锐的银刃从果冻鱼的腹部贯穿,他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慢慢的将视线移到自己的肩后,一个和佐藤村长完全不同的曼妙女子站在他身后,手里握着插在自己腹部的尖刀。

冷静……冷静,第一要务……分析受伤情况……

贯穿……刀伤,伤口被利刃堵塞,暂时不会造成失血过多,重要器官没有受损,疼痛感会保持意识清醒,暂时不用担心休克,这个人似乎不是想要要我的命……

第二……分析战场形势……

佐藤村长的尸体像是一个皮套一样,从背后裂开了一个大口子,而眼前的女人却如浴血一般满身鲜血,她……一直躲在村长的皮囊里吗……所以她站起来的时候才会那么费力……但是为什么,这个女人的身高和村长差不多,我刚刚的一枪应该……也把她的脑袋打爆了啊……

“啊……你不认识我了吗?难得几个小时前的刚刚我们才见过面的,这么快就忘了人家啊~”

……!!!女人用空出的手拿起餐桌布擦了擦脸上的血,露出精致的面庞,果冻鱼这才认出来这个人是之前跳伞时候遇见的汉服女人。

“怎么会……你明明没有降落伞……”

女人的手没有闲着,她玩乐一般的用插在果冻鱼腹部的刀刃在那里来回抽插着,这对果冻鱼来说是堪称地狱般的折磨。

“不记得我……总该记得这个武器吧,我再提示你一下,这个也是在你刚刚的硬盘里存着的资料呢。”

女人慢慢的凑近果冻鱼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说出了一个已经是很多年前,但是果冻鱼却历历在目的收容失效事故。

那时和土狼鱼作战的诡异女子……果冻鱼似乎把一切都连接起来了。没有降落伞也能从高空坠落中生存,诡异的身姿和体术,明明一枪打中了头部却毫发无损。Type Red(再生者)没办法如此快而不留痕迹地消除创伤,这个女人是……

Type Green(现实扭曲能力者)……

这真的是最糟糕的情况了,身为前幼年神行刑官的果冻鱼比谁都了解如何和现实扭曲者交战,他也同样知道,在已经被现实扭曲者发现,而且欺身到这个距离的话……生存率是……0

“五月……”

果冻鱼喊醒已经震惊的动不了的五月,她看着自己恐惧的女人鲜血淋漓的对着自己狞笑,而一直保护自己保护的很好的果冻鱼,此刻满腹鲜血的跪倒在那里。

“五月……快……跑……”


这句话仿佛真的给了五月动力,她尖叫着向着屋外跑去,而女人嘲笑一般的笑声银铃般的响起。

“你们基金会的人总是这个样子,大义凛然,慷慨赴死……对了,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冬天要到了,我需要一个打猎的高手,刚才正好跑出去一个小兔子呢……”

女人的手慢慢的伸向果冻鱼的脑袋,只要被现实扭曲者触碰到,谁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真的挺期待的……当小白兔看到保护自己四年的勇者,变成追捕自己恶魔时,那副令人陶醉的表情……”

只能这么做了……果冻鱼颤抖的将手伸向了Prism在上海送给他的黑匣子……但是此时,奇迹却出现了


女人的手被狠狠地抓住,另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凭空出现在了女人和果冻鱼之间。果冻鱼从安德鲁斯的脸上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心理咨询师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大开杀戮前的冷漠和平静,安德鲁斯现在十分生气,而女人的表情却惊喜又兴奋。

“天呐,你莫非是……位移能力的现实扭曲者?”

“冻鱼,你能止血吗?”

安德鲁斯没有回复女人的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女人,手也紧紧握着女人的手不放,身体则是隔在二人之间,不让女人有任何机会扭曲果冻鱼的意志。

“没问题。”

“位移能力的现实扭曲者,我真的第一次见……你的能力是横向位移还是纵向?空间比例是多少,可否时空穿梭和平行世界折跃?”

“这把刀我们以前研究过,很锋利,你如果往前倾的话,它会很顺利的滑出来,这里交给我。你快去找五月。”

“啊……拜托了。”

无需多言的默契,果冻鱼忍着剧痛从刀刃中脱身,边往外追着边从口袋里拿出之前路上搜集到的蜘蛛网缠成一团塞进伤口里,随即拿出了订书机……


房间里只剩下安德鲁斯和女人对峙着,女人很好奇的打量着安德鲁斯。

“阿姨,为什么我们俩要……”

安德鲁斯没有一句废话,她抓住女人的手猛地反转,右肩和腰部用力,顺利使出过肩摔将女人摔了出去。

“首先你要记着,小丫头。”

在女人落地前,瞬间移动到女人面前的安德鲁斯将餐刀插进了女人的腹部,就和女人攻击果冻鱼的部位一样。

“别称呼一位34岁的Lady为阿姨……”

“嘛……好好聊一聊嘛,阿姨~~”

现实扭曲者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跌跌撞撞的果冻鱼在向楼上追去的过程中,慢慢的将伤口包扎好。他打开天台的大门,但五月所处的位置却让他心惊肉跳。

她站在栏杆的外边,看着三楼高的高度瑟瑟发抖,满脸的泪水。

“五月……”

“呜……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你不知道这种感觉……那个女人……太可怕了……呜呜呜……”

果冻鱼的思路立刻清晰了,五月是被电话吵起来的,她的意识本来就还在朦胧的噩梦里,之前她看到这个女人就很害怕了,再加上那个女人满身是血狰狞的表情,佐藤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弥漫在空气中的尸臭……

她快被吓疯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是安德鲁斯,如果是茉莉,如果是田中研究员会怎么办……

五月还在痛哭着,看着那眼泪,看着那在楼顶边缘摇摇欲坠的瘦小身影,果冻鱼……

“嗯……我知道了……”

他只是慢慢地顺着墙坐了下来。

“嘿嘿,说起来,这还是你第一次提出要求呢……这四年,你从来没有向我要求过什么……一直是我自说自话的带着你跑这跑那,也从来没有征求过你的意见……”

“我很关心你,我不知道你的痛苦和感受,但是我很想知道。我能做的就是带你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和精彩,或许有一天你会在某件事或者某个人身上找到勇气和动力。”

果冻鱼知道,自己如果强行冲过去,可以把五月强行抱下来,但他同时也知道,五月必须要自己从那里走下来。

“如果你今天要跳下去……我不会拦住你的……我答应你,你不用担心这边的事情,不要有压力,我会好好活下去,你的尸体会被我好好的安葬,你的心愿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但是如果你决定继续留下来……我愿意陪着你慢慢的变老。”

五月的啜泣声渐渐的平静了下来,果冻鱼的手表在此时突然响了起来。这倒是提醒了他,他本来打算带着五月在这个时间来看风景的。

这里的“乱世”村能源供给来自于东弊重工制造的异能融合蒸汽炉,虽然提供的能源丰富,但是在凌晨3点钟的时候会固定放射出超音波。虽然人耳无法听到,但是很多动物会察觉,所以在这里的“乱世”村内,几乎没有动物,一种除外。

三点整,从各种朋克蒸汽建筑的角落里,萤火虫被惊醒一般的悄悄攀上夜空。繁星和明月之下是漆黑的机械都市,但在黑暗中却有着万千的灯火以及数以万计的萤火虫闪闪发光的绿光,这些色彩交织在一起形成的景色真的只有在最纯纯真奇幻的冒险梦境里才会出现,但五月却亲眼看到了。

一只萤火虫慢悠悠的绕着五月转了好几圈,等她伸出手后它便乖乖地停在了五月的掌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她想把这只虫子给果冻鱼看看,她想要站起来,结果却因为蹲的太久没站稳向后面的深渊倒去。

但他把她抱住了。

“没事了,你看,都没事了。”

他的声音多了一丝紧张,五月感觉到一行冰冷的眼泪划过自己的脸颊,但是这不是她的眼泪。

“我找到你了……”

果冻鱼哭了,这是五月自黄浦江边的玫瑰之后第二次看到他哭,她记得果冻鱼和她解释过为什么会哭,是因为爱所以才哭,现在的她似乎有些懂得了。

她犹豫的伸出一只手,在半空中停住了,但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她慢慢的又将手伸了过去。

“不哭了,不哭了,五月也不哭了……”

她笨拙的擦着果冻鱼的泪水,他也渐渐的笑了起来。

“嗯,不哭了,鱼叔叔不哭了。”

安德鲁斯女士来到天台的时候,她看到翩翩起舞的萤火虫围绕着一对父女,男人笨拙的流着眼泪,女孩也笨拙的替他擦着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安德鲁斯的心底升起一股温暖,可能是因为这是她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之一。


“那个女人逃跑了。”

果冻鱼等人回到了管家给自己分配的房子里,五月再次入睡,而安德鲁斯则睡在五月的身边,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果冻鱼则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头,打算就这样休息一晚上。

“我想我和五月也应该快点离开了,掌权者死掉的村庄不久肯定会有暴乱。”

“嗯……”

尴尬的沉默,安德鲁斯和果冻鱼都有想说的话,但果冻鱼却抢先说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像你说的,只是把她当成弥补我以前过错的赎罪品。但是时间越来越长,我就越来越关心她,作为五月的她。”

“开始我是为了我而关心她,现在我是为了她而这么做,只是因为是她,仅此而已。这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对我展开心扉,但是我会很耐心很耐心的等下去的。”

“……我想跟你们走,那个女人肯定还会在来找你们麻烦的,你的身边没有斯克兰顿现实稳定装置,带着个孩子也没办法稳定的潜行奇袭吧,我是唯一能够从她手中保证你们安全的。而且,一个家里总要有个妈妈吧,不然这孩子初潮和生理期怎么办。”

“即使我说不,你也会跟来的不是吗。”

同事相处十数年,果冻鱼太了解安德鲁斯的性格了,他无奈地笑了笑,打算休息的闭上眼睛。

“那你明天递辞呈的时候,麻烦给Legion主管那个麻烦鬼带一些东西吧……”

安德鲁斯点点头,但她又回想起了在村长府邸里,那个神秘女子和自己说的话。

SCP-CN-043 SCP-CN-034 SCP-CN-049,在你们基金会收容的诸多异常物品中,这三个异常有着很特别的相似点。万,千,百,随着倒计时的倒数,它们的影响范围和能力都在逐渐增强,阿姨,你知道其中的奥秘是什么吗?

这个孩子,并不是单纯的是基金会所想的全能特工和最佳收容手段的产物哦,阿姨,我们有一个更加宏伟更加古老的计划呢。

她张张嘴打算告诉果冻鱼,但是她看到已经熟睡的二人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算了,今天就先放过他们吧。


Area-CN-42新的一天,主管室的大门又被LeGION嚣张的一脚踹开,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封散发着香奈儿香味的辞职信,以及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一篮子点心。

LeGION无奈地笑笑,他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不过这个点心篮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熟悉的造型,只咬一口就知道这是谁做的,LeGION突然怒从心头起,将整个篮子砸向墙壁。

小狗日的还知道送东西回来!!

但随即Legion叹叹气将点心一块一块的收拾好重新捡起来,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慢慢地品尝起来。他盯着窗台上一个破旧的泰迪熊,自嘲又骄傲的说。

“为什么我的站点就不能多点听话的员工啊……”


 «无猜 | 啼哭 | 争吵»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