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9是怎样面对危险的?
评分: +63+x

可以说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很沉得住气。

在四六年到四九年,O5-9一直在带兵收复各地被国军占领的基金会设施,最终目的地是南京。南京嘛,自古邪门事儿就多,那里也有当时基金会在中国三成左右的收容项目。国军高层想打掉我们,让他们当中国分部。东西落到他们那群小兔崽子手里还能有好,这我们肯定不同意是不?反正我们当时就到处打,为了躲追兵,O5-9还化名叫李德胜。

可这国军咬得紧,不管藏哪儿,没过几天,总有飞机在上边转悠。这飞机飞飞还好,可它有时候一个猛子扎下来,你还没缓过神,它又爬高了,嘿,它吓唬吓唬你,就是让你难受。这事儿次数多了,就放松警惕了。

有回,O5-9在一户人家里工作,又有飞机来搞假轰炸,我们没当回事儿。哪知那飞机直挺挺往下冲,“嗖——”地砸下一航空炸弹,倒栽葱地扎在院前土里,尾巴上那陀螺还滴溜溜地转。我和其他几个卫士只顾自己卧倒,那炸弹就炸了。像平地雷似的,窗户纸一下给震得稀巴烂,连着窗台上俩热水瓶也被弹出去老远。

O5-9可还在窗前那咸菜缸上办公呢!我爬起来就冲过去:“德胜同志!德胜同志!”哪知他还坐在那,咸菜缸没碎,缸上纸没飞,他中山装上没一点儿尘土,他写的蝇头小楷也一笔没乱。我就傻愣在那儿,这怎么可能?O5-9就不慌不忙地转过身,关切地看了我和其他卫士一会儿,确认了我们都没受伤,才笑着摇摇头,用很可惜的语气说:“他们的绿型,往老蒋头上戴帽子还行,往我们头上扔炸弹,还差点儿,差点儿。”这笑话我当时没听懂,第一个笑起来,引得其他人也笑起来。O5-9在这样的危险中,也能保持幽默,给我们勇气和信心。

六几年的时候,外边在搞革命。我直接没头没脑地说你肯定不懂,听我慢慢讲。这个革命啊,起初,确实是在O5-9的授意下发动的。

建国初,基金会中有一小部分人在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出现了一种很危险的思想:基金会中国分部是由美帝的基金会总部以中华异学会为基础建立的,这个中华异学会是封建皇帝的走狗,中国分部简直是反动透顶,为中国分部工作就是全面背叛了无产阶级。不过建国后很快就搞了“三反”跟“五反”,顺便集中清除了一批——我们当时以为是所有的——这种人,后来就没怎么管了。后来,赫鲁晓夫叛变去了混沌分裂者,以他为首的修正主义集团严重打击了基金会苏联分部。赫鲁晓夫能得逞,可以说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苏联分部的前O5-13生前没搞好思想工作,否则怎么一死就被人批斗呢?这一搞,O5-9那根斗争的弦一下子绷紧了,他又想起建国初出现过的那种危险思想,加上当时基金会内又出现了新的思想路线问题,就发动了革命。

这命一革,就出事儿了。在“三反”“五反”中,有几个高层成了漏网之鱼,他们这几年下来可没少搞小动作,不知不觉就腐蚀了一大批优秀的骨干员工。那个危险思想也不断发展,你知道变成啥了不?他们要推翻资产阶级基金会,建立无产阶级基金会!这不瞎扯淡吗?但他们当时那可是有权有势。他们利用O5-9先前特意营造的个人崇拜,假借保护O5-9的理由软禁了他。所以我刚才说“外面”在搞革命,O5-9被软禁在红墙里,出行受严格控制,外界信息几乎进不来。不过O5-9还是正确判断出了外界的情况,最终用假死等一系列计谋扭转乾坤。不过,那时革命已经被敌人利用十年了。

哎,这一下讲多了。在革命末期,敌人穷途末路,扬言要刺杀O5-9。我当时是卫士长了,就私下加派可靠的卫士,把一批可能有问题的卫士全都安排回乡考察。那防得可是能有多牢有多牢,我当时就和另外五个卫士站在O5-9房间里,全天盯,轮班盯,他拉屎也得有三个人跟着。

结果,还是防不胜防。当时,O5-9刚做完一天两夜的工作,正要睡觉;我和其他卫士到交班的时候了,松了口气。突然,青光一闪,四个卫士消失不见了,其中三个的位置上个出现一个贼眉鼠眼的小瘪三儿,个个手里有把枪!我和另一个卫士登时把枪掏了出来。我有两把枪,指着两个瘪三,他们一个已经瞄准了O5-9,一个瞄着我;另一个卫士和一个瘪三对枪;我后脖颈子一凉,一股劣质枪油味儿直冲鼻子里钻——我后面还有个瘪三儿。

这下子,几个人像是都被锁住,谁也不敢动,谁也不敢放松。就O5-9,被枪指着还跟没事儿人似的,拿着毛笔写草书。O5-9写的是大字,手很稳,写出来的字没墨晕也没断丝儿。那个字好像是左边一个三点水,右边一个“金”,黄银的金。我不知道O5-9写这字干啥。突然,我感觉到后脖颈子上有点儿气流——后面那瘪三在干点什么;枪口有点震动——是对枪做什么;“咔”——这就一眨巴的事,我知道“咔”后面就是“嗒”,这是在开保险。这瘪三儿居然没开保险!我想都没想,开枪干掉前面两个,转身要打后面那个;另一个卫士和他对面的瘪三同时开枪,瘪三给开了瓢,卫士就擦伤了胳臂;我才刚转身,后面那瘪三就开枪了,但这枪没打中别人——他分明拿枪指着我,也扣了扳机,枪口还冒了烟,但没声儿,我也没事,他的头却猛地往前一点,后脑勺一下炸开,没东西从那洞里飞出来,枪口却溅上了血和脑浆,然后那瘪三就倒地上了。O5-9好像不是很意外,只是吩咐我们去找那四个消失的卫士,他自己就去另一个房间休息了。临危不乱,O5-9就是这种能干大事的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