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1不想说话
评分: +91+x

特别是当他面对的是这一堆破事时

每个入职基金会的新人们都会被告知:在站点主管们上头还有个十三人组成的最高领导层,叫做O5议会,而O5们的老大,O5-1,用无可挑剔的管理艺术和沉默统治了基金会近二十年。
除了O5-1之外的十二位O5们都可以作证,这句话起码有一半是对的,而O5-1不作证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想说话。



实际上,这只是一次非常愚蠢的意外。
一个闲的蛋疼的研究员在办公室喝咖啡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曾参与过SCP-3399的实验并留下了一棵SCP-3399-1,然后他做了一个奇蠢无比的决定:拿那棵树的叶子来卷烟。
当安保部队发现他的所作所为时,他已经和他女朋友把那棵树的叶子飞完了,烟雾在几秒内呛晕了第一个闯进去的安保人员,然后扩散到了站点内的大部分区域,事实上,整个站点只有他们两个觉得这叶子“挺有劲的”。
在研究人员重新开始对SCP-3399性质的研究后,这个研究员收拾铺盖滚蛋了,但他的行为掀起了一股飞异常叶子的热潮,这份报告就是另一个蠢研究员试图飞SCP-038的叶子时,将一小片树皮吸进了肺里。目前,那个站点的行政人员在争执要不要把从本体内部复制出来的复制体当成原先那个研究员的同时,报告被送到了O5的会议桌上。

在这种情况下,别人当然不可能苛求O5-1发表什么见解。



上一次…
是的,他的确骑过682,是的,他的阴茎上的确卡了个水瓶。
是的,O5-1看着这一切发生并且没有说过一句话。
那么问题来了,当他骑着682的同时阴茎上还卡了个水瓶,O5-1应该说些什么吗?



再上一次…
在进行第██次平行世界抓取测试的时候,他们捕获了因SCP-CN-3636消失而忘记如何讲话的O5-1,虽然这里很快就被控制,有关的研究人员都被施加了C级记忆删除,但O5-1总感觉“O5-1是用沉默统治基金会”的传言成因之一就是这次实验,因为在被他秘密保存下来的视频记录中,他的平行时空同位体完全没有一丝会讲话的迹象,就,好像那张嘴生来就是为了闭上。

O5-1理所当然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能怪O5-1吗?难道要让他大肆宣传自己的平行时空同位体多么[已编辑]。



还有呢?
一次O5们例行的视察,不幸的是,O5-1负责的那个站点爆发了收容失效,一群带有模因性质的异常出逃了。而更不幸的是,O5-1和他的同伴被关在了一间残留有异常影响的房间里,足足待了六个小时才被救出来。
O5-1经历过比这严重得多的危机,可那是整个站点齐心协力解决的,而现在他们只有两个人。

那群异常带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效果,O5-1应该是失去了在言语的接收和表达方面的能力,他尝试了他能用口腔和声带尝试的所有方式,可是回应O5-1的只有门外零星的枪声。
还好,他的伙伴是值得信赖的O5-9,O5-9的眼神一如既往的超然,可靠。O5-1拼命朝着他摆着手势,希望他能开始联系外面的人。
O5-9动了起来,步伐从容地走向了锁死的房间大门,在O5-1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一头撞在了上面。
花了四个小时O5-1才知道,O5-9失去了用眼睛表达和接收的能力,也就是说,他在O5-9面前摆了三个小时的手势而没有任何作用。

当O5-1从异常影响中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发誓自己再也不讲一个字了。



O5-1将思维拉回到现在,发现其它O5正在吵架。
按理说O5们不会吵成这样,除非发生了足以颠覆基金会的大事或者午饭没选好,但今天是个连站点警报都没有的好日子,午饭也在上个月就排好了,虽然O5-1讨厌咖喱。
O5-1这样想着看向会议桌,几个大字跳入眼中:

对Site-23中级研究员Alex的处理决定…

虽然因为这件小事就开个投票很扯,但因为这个吵起来更扯,O5-1按了赞成处决,然后继续往下看:
代号 赞成 否决
O5-1
O5-2
O5-3
O5-4
O5-5
O5-6
O5-7
O5-8
O5-9
O5-10
O5-11
O5-12
O5-13 ✓✓

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等等
哦,等等,他妈的,O5-13投了两次票?



在暂时取缔了O5-13的投票功能后,O5-1又开了一轮投票,在O5-13学会卡三乃至更多票前禁止了它的多次投票能力,但到最后,O5-1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卡出双投票的。
它说只是觉得好玩
看起来,最大的麻烦已经解决了。



虽然大家都习惯了O5-1的沉默,但在解决这么严重的事情后,头子总得站起来,说些又一个安全隐患被排除我们晚上闭上眼皮的安心又多了一分云云,再说,O5-1也的确想借这次倒倒苦水,讲讲为什么自己近二十年没讲过话。

在O5们的注视下,O5-1缓缓站起了身,慎重地整了整外套,又拉了拉领子,拍了拍领带。他的嘴唇极为细微地挣扎着,让人相信它们在与命令它们闭上的那股力量在搏斗。
O5-1终于张开了嘴,两排牙齿在嘴唇之后一闪而过,鲜红的舌头努力蜷缩着,像是要从喉咙里勾出发音,每个O5都屏息凝神,随时准备着倾听O5-1二十年后的第一句话。
然后,O5-1说:



在O5-1即将开始他的慷慨陈词之际,会议室的门被人踹开了,一批愤怒的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涌了进来并开始责问每一个他们手能够着的O5为什么在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情况处决一个“刚刚诞生的优秀研究员”。
所有O5都不希望看到这个,O5-1也是,因为这意味着又要花三天时间处理无聊又必须的道德问题。
他想说些什么,可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在两秒钟的思索过后,O5-1还是闭上了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