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失败的推销——一场更大的推销的开始
评分: +50+x

流火一样的迹光在空气中随意纷飞,如果是不知道底细的人们,肯定以为自己遇见了一群足足有一个脸盆那么巨大的萤火虫。一团团亮橙色的光线在都市上空毫无轨迹可循地游走,时不时从中飞溅出闪电一般的光,落在地上却变成了滚烫的黑色固体。人们或是因为恍如异界的场景而惊吓得站在原地目瞪口呆,或是尖叫着慌不择路地逃跑。

但是能跑到哪儿去呢?整个城市都被突如其来的异常光团覆盖,就连在最不起眼的,连野猫都不见得会找到的陋巷中,也有一团光线,一边向外射出电弧,一边用机械的声音循环播放着并不地道的普通话:

亲爱的顾客,

OB传媒即将为贵星球带来一场极其盛大的促销活动。

届时,凭借戈尔斯派发球®派送的优惠券,可以以优惠价格选购OB传媒倾情为顾客推荐的十余种风靡银河系的产品。

另,每人每件商品限用一张优惠券。

警笛的声音很快就盖过了这些机械的人声,从车上跳下来的警员们一边用扩音器指挥民众撤离,一边却不时用恐惧的目光瞥向头顶的几簇光团。这时,一辆纯黑色的吉普突然从某个隐蔽的角落横冲直撞出来,径直朝光团开去。

警员们显然认为这是酒驾带来的惨烈后果之一,他们高声大喊着企图制止车辆,却并没有采取更多行动,只是任凭车冲到光团前停下。车门迅速打开,一位身着破旧皮夹克的中年男子跳出车外,非常利索地从车厢中掏出一支足有一个脑袋那么宽的枪状武器,指着面前飘忽的光团。

“特工代号Sinopy,准备攻击,”他低声嘀咕道,随即扣动扳机。

伴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面前的光团被一发深黑色的液体恰好击中,光团的光线仅仅持续了几秒,接着彻底黯淡,如同坠崖般突然倒在地上。男人向前走了两步,用枪碰了碰地上被液体覆盖的“光团”——现在它看着像是由机械构成的球体。男人耸了耸肩,对着耳边的通讯器,

“攻击成功,实验体失去运作能力。通知全体人员发起攻击。”

轰隆隆隆,顷刻间,城市的各处不约而同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无数光团一时全都掉在地上,失去光辉。


“这里是GOC行动指挥部,所有异常物品均失活,合作愉快。”

“这里是基金会指挥部。收到消息。预备接下来可能的战斗。”

“那善后……”

“我们来就行了。反正一直是我们在干。”


于此同时,在某一处

“JIYYYYYYYY S JIYYY——”一个人——与其说是人,蓝色的巨大鼻涕虫会更适合描述它——愤愤地推门而入,它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对着办公室内站着的某人嘶吼着:“JIYYYYYYYYY!”

那人回过身,眼神里尽是不耐烦的气愤,“说了多少次我不属于这颗星球,我只是碰巧和这里的原住民长得很像。Toop,你觉得这次的失败是我的错?”

“JIYYYY!JIY!”鼻涕虫向前拱了拱,触角几乎要贴在对方脸上。

“当然是我的错?我说当然是你的错,Toop你就是个恶心的虫子。谁是本土化经理?我们都知道那是你的工作。你自己没有把本土化做好反倒来怪我们宣传部门?好,我这么说,如果你早就告诉我们这里的原住民的智商,习俗,还有他们的喜好,甚至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破坏者,我们很可能就能成功进入市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一边大声说着,一边用指头狠狠地戳着Toop的胸口

“HO LO GUO.”另外一个人推门而入。这人披着深黑的斗篷,看不见面目。“HO ZUO.”他对Toop说道。鼻涕虫闷哼一声,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好啊,和事佬来了。”男人戏谑地说道。

“LO.”后来者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转身看向对方。

“你不会懂的,Sarily,这是一个经济贸易方面极端保守的文明。他们不理解我们为他们带来优质生活的良苦用心,更不会接纳外来商品。”

Hau双手撑在桌上,如此用力以至于整张桌子都为之颤抖。他低着头恨恨道。

“我甚至怀疑他们把一切经营都当作倾销,把一切跨文明通商都当作别人对他们的隐形侵占——然而谁想要这个被他们糟蹋成这样的星球——,在一群更加愚蠢的领导者的带领下装疯卖傻来抵制所有销售者。够了,Sarily,无论怎样上头的指标必须完成。

“我们要么重找一个更聪明的文明,要么就在此地用强有力的手段迫使他们接受我们的产品,我们获得最大利益。Sarily,你选哪一个呢?”

“OU HOI YO DU.”

“真巧,我也这么想。我们是商人,商人唯利是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