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 却
评分: +130+x

来自:3级研究员Dorothy Zhang
至:Containment Area-25主管█████
主题:CN-076研究小组对于完全收容SCP-076的方法的提案

尊敬的█████:
我是来自中国分部的3级研究员Dorothy,在此提出一个可能使SCP-076被更加有效地收容的方案。
介于SCP-076-2和宗教故事中人物“亚伯”的可能联系,我们猜测SCP-076-2原本性格温驯,其目前状态为被SCP-073杀害的应激反应所致。因此,我们申请在“抹杀走廊”内增加能够释放记忆删除气体的装置,以抹除SCP-076-2关于其自身死亡的记忆。这可能使SCP-076-2变得更易驯服,以便于基金会对其进行收容。
这一措施目前没有可预见的不良后果,成本也在可接受范围内。
望批准。

Dorothy Zhang

来自:Containment Area-25主管█████
至: 3级研究员Dorothy Zhang
主题:Re:CN-076研究小组对于完全收容SCP-076的方法的提案

已批准。

█████

上万年过去,该隐终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漫长的时光里,他踏过无数寸草不生的原野,淌过无数冰冷刺骨的河流,迎接过无数生命的降生,也目睹过无数文明的消逝。他逐渐学会了人类的道德准则,学会了共情,也明白了自己是人类史上第一个谋杀犯。漫长的时光已经使他对世俗琐事感到疲倦,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向亚伯道歉。他不知道这是为了自我满足,还是为了让亚伯得到安息,可能两者都有,但是他懒得去想。说不定亚伯不会接受道歉,并且永远也不会安息。

亚伯死后,该隐见过他几次。原本性格温和的弟弟变得极度狂躁,誓要杀死见到的每一个人。该隐无法与其正常沟通,并且一直寻找着能够与其沟通的方法。在那之前,该隐觉得还是不要和亚伯见面为好。该隐寄希望于基金会,但是基金会好像一直没能使亚伯发生什么改变。他们只是一次又一次地用暴力让亚伯重归石棺中的死寂,然后让他带着仇恨重生。

终于,改变发生了。

计划描述:若记忆删除成功,根据宗教典籍中的描述,模拟SCP-076-2熟悉的生活环境以使其保持安定。

安全协定:SCP-076-2(“亚伯”)必须佩带一个配置在脖颈处的装置,一旦它被触发或干扰就会立刻爆炸,通过摧毁脊髓、气管以及其他在脖颈处的主要血管来杀死SCP-076-2。

亚伯忘记了。

他安静下来,困惑着自己身在何处。原地待命的武装安保人员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出走廊,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嘀咕着什么。一位古苏美尔语专家被迅速派到现场与亚伯进行交流。

亚伯真的忘记了。

一个月之后,他待在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对研究人员说他想去放牧。一间室内的牧场被建造起来。亚伯经常准备很多祭品,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祭品的工作人员把它们交给了SCP-343。Containment Area-25的职工们依然对亚伯保持着高度警惕,但亚伯却过得悠闲自在。他时常问扮成圣经中人物的基金会员工他的哥哥该隐在哪里,员工们就用“他去旅行了”之类的理由蒙混过关。两个月之后,他似乎对该隐在哪里这个问题更加执着了,并开始用暴力威胁。员工们开始恐慌,在牧场附近配备了更多武装人员,并试图编造一个能让亚伯接受的理由。然而他们没有想到这样的理由。

事故记录076-D:SCP-076-2从其收容室内逃脱,未造成任何伤亡。其后,SCP-073与其相遇,项目之间未发生冲突。自此,SCP-073被允许定期与SCP-076-2见面。

SCP-076-2和SCP-073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发生任何冲突。SCP-073经常向SCP-076-2道歉,但SCP-076-2显得并不理解。
20██/██/██

SCP-073将Containment Area-25的部分建筑改造成了其熟悉的风格,并与SCP-076-2一起在其中生活。SCP-076-2对放弃放牧表示不满,但考虑到SCP-073对植物的影响,项目同意与SCP-073一同生活在城市中。
20██/██/██

SCP-076-2在以和正常人相同的速度衰老,并预计会在██年内死亡。届时Containment Area-25应恢复SCP-076原有的特殊收容措施。
20██/██/██

目前的SCP-076-2已经死亡。由于十年内SCP-076-1中不再生成SCP-076-2,项目被视为无效化。
21██/██/██

SCP-073和亚伯记忆中的该隐不同。在亚伯印象中,哥哥脾气更加暴躁,对他的不满也更多。然而最近,该隐却温和得像他现在正骑着的绵羊。不仅如此,该隐还常常提起一些亚伯闻所未闻的往事,而在亚伯的印象中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过。这样亚伯感到更加困惑。他感觉自己好像丢失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却摸不着头绪。

其实亚伯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某天,晚霞把Containment Area-25染成紫红色时,该隐和亚伯并肩面对着他们居住的地方。亚伯突然觉得他们不该这样和平地相处。许多碎片化的信息从他脑海里闪过,这些都是他有意无意地从基金会成员那里打听到的:该隐是个罪人,该隐杀死了弟弟,该隐应该受到永远的惩罚。亚伯想了想,觉得他不该继续思考下去,毕竟现在的日子也挺好。至于被杀这种事情,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忘记了被剥夺生命的恐惧,忘记了对哥哥的怨恨,也忘记了死亡时的痛苦。因此,憎恨便无从谈起。他觉得这也挺好的,因为既然他不记得,该隐也不会再责怪自己。两兄弟就这样和解,这是多么两全其美的事。

所以,当该隐道歉时,亚伯说:“有这种事吗?”

然后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亚伯忘记了。Containment Area-25被废除,SCP-076-1中再也不会传来愤怒的呐喊。SCP-073仍然被永远留在荒芜的大地上。他的罪证消失了,并再也不会回来。

亚伯忘记了,但是他不知道他应不应该。

项目编号:SCP-076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