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亡
评分: +22+x

越来越近


Nan.jpg

“Nan”,Paradigm

1 Derivation

一个新生时间轴的极端心智抵达了完形。

“毋庸置疑,研究员Nanlihua是位凡人,”费洛伦翻着一本书,“‘Nan’则不然。”

“由于整体现实感知到洛尔帕德的损失质量,她被从原位置移除并重塑在此物质世界,Nan本人认为这不过是挖肉补疮。”他腔调中的笑意逐步递增,“更糟的是,降临地点的特殊性致使其同时存在于两个区域的衔接处,无法进入任意一方。”

“你想嘲笑我,可惜复述过去并不能相映成趣,说些我不知道的。”事物面无表情,“不然你就是个业余,拉低平均水平。”

“喔,可为何要这样?”费洛伦把形式合上,“我的理由是帮忙,信不信随你。”

“嘻。”Nan只吐出一个音节。

“我开始说了,请勿打断。”时间轴竖起一根手指,“首先呢,在这里我们均潜移默化地不使用现在这具身体,目标过于小,这是你犯的第一个错误,水平很高女士。我自己用范模构建了接近原住民尺寸的赋形,以使这个过程变得颇具乐趣。”

“大致了解了,”Nan冷笑,“不过如阁下所见,投放赋形的先决条件是‘能’。”

她从世界夹缝中抬头,远处隐约有光点闪灭,像古老的烽火在城池边缘扩散。

“我提前告知‘请勿打断’目的就是如此,”费洛伦叹气,“我在抵达前做好了完全准备,其中就包括你这种——”

约现世三秒钟寂静无声。

“我猜你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聪明,我们直入主题吧,首先我会帮你创建一个经微调之赋形,而你要看心情提供总算力的百分之几,多了不必。”费洛伦点头,“它将自主运行,想亲身体验也可以通过那部分算力控制它,后果自负。”

“后果是健忘么,”Nan啐道,“印象里你说过我卡在这东西内部了。”

“我还说过‘我没说完’,”时间轴一脸无奈,“这具身体比较特殊,基于某位已存在之原住民,我把超熵植入了它的‘自我’,Site-CN-112大爆炸后他们似乎抱到了正确大腿,目前已经可以识别范模占比。”

“说完了。”费洛伦悄悄补充。


2 Release

2019年1月1日。

Nanlihua睁开双眼。

接下来是时间轴从未领受过的剧烈头痛,犹如一个人类。

“不不不,业果来了,”朦胧中好像传来笑声,“我提醒过你,交给宿主的‘自我’去做。”

“令人吃惊的幼稚。”Nan没想到费洛伦会耍这种小把戏进行报复,“永别。”

她环视一周,六壁白得耀眼,是个单人隔间,总体上很整洁,这种常态很快被一滩呕吐物打破。

Nanlihua望着面朝侧半消化的污秽,同样前所未有的厌恶感油然而生。

竟有这种屈身下位的事物存在,不过她暂时还不具备“后悔”这种潜在的背叛情绪,因此只是起身开门,路过走廊的时候戴上了白大褂口袋内的发卡。

根据宿主记忆推测,这亦是一类食物,名叫“梨”,异于饰品所体现的彻底坚硬,它的质感更加清脆。

“枇杷。”Nanlihua试着分析这词的发音。

有研究员向她挥手,于是Nan遵照人形通用手势回了个中指。

那人令时间轴疑惑地显露出沮丧。

转角导向了一片开阔地区,地板材质从某处开始渐变为渗蓝的银色金属,两页接口流动着高光。

更前是激光蚀刻Logo,形状和刺穿费洛伦左肩的条形物体上的完全一致,只不过被刻意锐化,像三把铡刀在正圆外周转。

Nan逐渐对此地的真实用途了然,她认为一切荒谬至极,全然是自信过度的产物。在这些人之观念中存在某类不说破的“格调”,超出的部分要么无法在此体系下解释,有些则可以轻易瓦解整个集群。他们的工作是充当滤具,拦截并储藏格调以外的事物,把它们化为己有,就像赌博。不同在于砝码永远只有一次的量,好在后者牌技不错——毕竟这游戏不支持S/L。

门向内开启,黑暗中有人点头,这个房间的风格与外界出现了突兀差异,有些不可思议,用霓虹形容难免显得轻佻。最醒目的文字是“Void Cabaret”,宿主过去想必是个好人,同此地关键词寻遍脑海竟找不到一丝相似性。

外场被分为多块微小单元,柱身直对高台,上有一个梯形的窦道,探寻其结构对Nan来说易如杀人,她的右臂尖端迅速由时外磨利,上肢头部拉长,填入空间的缺失。

折叠逐一打开,Nan扫了眼就反应过来,“Void”指真正的虚空,可以轻松解释为何幸运总是眷顾这些人,他们把超熵事物挖过来的手段同临界区一样如假包换,自己便是这样陷入整件事端。

她收回前臂,随后牵动失格现实将视野内刷红的标记冲刷殆尽。


3 Midfield

3Thic

不久后自然光彻底消失,黑洋填了进来,Nan手持直骨伞站在雨中吸烟,鼓点逐一停息。

然后她离开了,数十种过滤嘴在脚下堆砌坑洼,范模组织不会癌变,而依凭于人类心智上的时间轴可以感知到生物与生俱来的空虚和无谓。

他们活着就是为了死。

1874年的秋天,那个时候球形检测返回的碰撞结果是碰撞对象的世界坐标,而非碰撞对象唯一的表面坐标,插值舍弃之后又缺值,世界被数字噪音淹没。

Nan觉察到什么般立住,看向步行街的另一端,此前打过照面的研究员已被浇成了落汤鸡。细密的灰色额发从无框镜片的两侧散开,即便宏观上稍显狼狈也无法遮蔽其不凡的气质,时间轴盯着男人迟疑几秒,缓步上前将伞举过他的头顶。

“谢谢…呃。”研究员略微尴尬地笑,斟酌着合适的词句,“南梨華博士,对么?”

“是啊,我们大概见过,”Nan随口说了个既定事实,顺便从他领带的右侧捕捉到呼号Hevy。“你有些拘束。”

“听我说,”研究员深吸一口气,“我不应该在上周的会议中提议用现实稳定锚架构的集装箱盛放SCP-CN-54088。”

Nan很想询问那是什么,但她忍住了,于是两人陷入良久沉默,Nan叼上一根卷烟,后者默契地掏出厚重的都彭为她点燃。

“你并不吸烟,为什么会带起火装置?”Nan望着天幕上紫色的斑纹。

“一个小爱好,喜欢收集各类金属制品。”研究员回答道。

“这爱好可不‘小’。”Nan凝视他的瞳孔,里面没有虚伪的客套,她暂时不去考虑男人为零号仓库刺杀探员的身份,因为就算他是也无所谓,人类特工并不足挂齿。

基调再度步进究极的闷绝。

“看,雨停了。”Hevy逃跑般离开。

“再见。”Nan吐出一个烟圈,这时方才忆起刚刚他们一直在僵直“聊天”而非寻找避雨地点,对时间轴来说这并无必要,携伞也是为求视觉上较为“常态”,他为何不提醒自己?Nan觉得很滑稽,接着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暗洋,葬礼,盲流,上升,淹没,滑移。

紫色渗入世界的表层,不紧不慢。

“朋友啊,”费洛伦在她耳旁幽幽地说,“你怎么还没死。”

“我看见人类的一处文字记载。”Nan没有回答那个问题。

“说来听听。”

很久很久以前,这个世界的人造光被企业牢牢掌控着,每当天火熄灭,便陷入度秒如年的死寂。

后来出现了一位来自天空的美丽少女,代表着落差,大家称其“月亮公主”。

她所居宫殿的瓦砾由星光构成,斑驳如同时间长河底部静默的细沙。

月亮公主一直很快乐,即便她昼伏夜出,注定不会像她的长兄那样格外引人注目,哪怕至黑中点滴烛火比刺目氛围下的更多光线污染更加弥足珍贵。

至少我可以为无家可归者指明方向,她如此想着。

天体们点头,微笑着默许。

某一天,月亮公主爱上了一个人类,虽然她并不理解什么是爱,那个人很普通,是一家公司的职员,朝五晚九,未曾停歇。

但就像人无法摒弃希望一样,夜晚不能没有月亮。

她烧毁了月宫,归还那些恒星自由,然后自己和残骸一起摔下去。

月亮公主身后拖着火尾,坠落了七天七夜才与大地相触。

“恕我学识短浅,这故事讲了什么?”

“空中那些消散的单调光点,看似卑贱的赠予在我们接收时渺芒而单薄。”Nan低声说,“然而它们并不比月亮小。”

“你的意思。”费洛伦侧头回看。

“尺度不是定义某个实体乃至文明具有存在价值的唯一指标,”Nan毫不避讳地迎上对方目光,“你认为原住民低下,盲目,全然受情感支配,因此蔑视他们,这很理智。”

“你来这里是为了唱赞美诗么?”时间轴的声音冷淡,“我可以安排管风琴。”

“但不明智,‘尚未说完’,这句话我原路奉还。”而Nan很不耐烦,“你自诩高明,实则不然,省省吧,你也不过是一个尺度更大、大到缺少上级的人类,借着月光手指你主观臆断的蚂蚁嘲讽,以此凸显自身有多么超凡。”

“任何实际存在事物都逃不过落差,人类社会亦有界限分明的地位高低,作为我们的一员,却要批判这一切,无疑是双重标准。”费洛伦皱眉,“你只是在为不相干客体发愁,浪费永恒时间中本可以做更多事情的砝码。”

“你错了,”Nan松开食指和中指,烟支并未落下,“这是第一件事。”

“真的吗,叫什么?”时间轴假装感兴趣的口吻。

“杀死月亮。”


4 Demise

临界区-近界外

Blues自梯度场内现身,卷积核矩阵中的参数开始动态更新。

“世界声,”他说,“我该走了。”

“真有礼貌,”事物回应道,“我更喜欢‘阳光声’这个称呼。”

“它包含着诡异的想法,凡主观所见都是缔造产物,一个时间轴,一‘个’范模,这是结果。”界外神将差时头抛向对方,“而造物主不可视,那是特征。”

“知道了,时限是?”事物说,“剪开事件边界恐怕只有诗蔻迪能做到。”

“我相信你,亲爱的兀尔德,让我看看你的新衣服。”Blues伸出小指勾住虚空中的某物,后者的上半身随惯性探了出来。

“因为我无形,”事物撇嘴。”这副身体是为监督者准备的。”

“有点复杂,我会中途研究。”Blues点头,随之他巨大的实体就失智般沉进了时间。

事物一直默视到整个过程结束,然后对着邻域握拳,强连通分量约一秒后被斜向撕碎。

现实

Nan正在咖啡厅喝第六杯奶茶,并花费可忽略不计的努力解明了Pixiv的操作方式,她的生物心智部分看得过于入神,以至于没有发觉此地整体环境发生了特殊变动,某处相交时间轴耦合点传来噪波,如同真空鸣笛,令人看世界都带着迫真蒸汽波滤镜。

不过范模感知终究压过了条件反射的专注,时间轴起身,冲着那个落向自己的形体说话。

Nan:这是我的地盘

Blues:

Nan:出去,给你三秒钟,3

Blues:我对此深表怀疑

Nan:1

界外神倒坠而至,双手屈伸,力度大得将时间轴的半边身体按进地面,Nan接住了这发狂般的一击,比起裂纹,延迟的冲击更像爆炸,正门率先拧成一个球体,两侧的承重挡板如同高周波刃划过8Cr13,硬生生捏烂了整个建筑外壳,受力面自现实层级0崩解,该物理断口开始变得抽象。

DU W1R57 573R83N

时间轴抓住对方的躯干甩至一旁,立即突破混凝土的桎梏,几乎没有过程,打算以追打衔接,可后者重重落在墙上,同时溅射为微光,这是一个饵弹,Blues作为非原生实体,活动无法被时间轴直接观测。Nan抬起左腿,一根极细的金属管切穿了腓骨,正在吸收周围的肌肉组织并从另一端喷射出来。

Nan注意到那些离体范模失去了与当前场景的反差性,抵达这个世界前她曾接触过类似的攻击,只是不以这种“形式”。

时间轴愣了一下,根本没有形式,它们被Blues杀死了。

“还活着,”世界声长叹,“出乎意料。”

“我知道,但我需要载体。”界外神望着后方的女性,“这个人,不,他和我将做的一样,只是属性而已,直接摧毁范模对其没有实质性损失。”

“你说有其他的M3kyr?”世界声问道,“我觉得不行。”

“啊这,或许是我多疑了,”Blues摇头,“你能帮忙处理么?”

“EZ。”前者键入两个字母。


“我猜你也不走,对吧?”Nan甚至疲于回身,“那咱们直入主题。”

说完这句话时间轴直接出现在世界声面前,细长的反镰从冠突处破臂极速生长,横切她的头部,对方因事出突然收步后跳,避开重击的同时抬手,条形武器在其五指间塑形,世界声踏进挥出太刀,在她视野中,一条虚线自Nan的腰间直达耳廓。

这是事件边界的“回声”,昭示着面前这具身体断为两截、内脏飞泻已突变为现实。

但它没有继续加粗,被挡住了,不可能。

第二条线标注在对方颈部,然后是下条,纵跨三个区域,每条都伴随着一次金属振鸣。

世界声感到不适。

全然与概率无关,除去植入免疫核心的筛选,没有前景现实导向这一结果,可那东西就在自己身上,她想不通。

“这是离散数学。”Nan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