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报告

我想我喜欢这个地方。特工████████告诉我,只要我保持友好和安静,基金会就会待我很好。被关在空荡荡的牢房里好几天有点寂寞,但我想这与那个发霉的老公园比起来好了一大截。我纳闷为什么我没早点离开。

基金会的人一直带我去这个特殊的房间,在那里他们老是随机对我做些什么事情。他们先是叫我写东西,然后边戳我边反复向我提问,有时他们只是吩咐我躺在桌子上一连好几个小时。我应该尽可能去弄清楚他们在干什么。

我刚注意到我周围的基金会员工不再拿我的编号来称呼我了。感觉还不错。

鉴于我的良好表现,他们允许我在部分设施内闲逛,尽管他们仍需要监视着我。我想要查明为什么这些“人类”看上去与我是如此不同。

我在医务室里度过了一段时间,只做一些琐碎的工作,观察医生在做些什么,或是问一些问题。显然,人类不是用布做的!他们只把它当作某种外皮来穿,但在其之下还有被他们称为肌肉、骨骼和组织的东西。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我非常确信我没有这些东西。

今天有些奇怪。我一如往常清晨经过Ben的房间,但他不在里面。我向每个认识的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但他们都把视线移开,假装他根本不存在。随后,安保主管█████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说为了我好请忘掉关于本的一切。看着他的眼睛,我敢发誓说█████害怕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在我身上。
我再也没能查明Ben出了什么事。

自从███████博士告诉我基金会将任职给我一份工作后,我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忙碌。你绝不会相信能为那些努力照顾我的人们做些有帮助的事情我是多么的激动!通常我只要把箱子在各个房间之间搬来搬去,尽管偶尔他们只是让我和其他一些东西坐在一个房间里。有时,我会在那坐上几个小时;有时,博士们让我随便去做些什么。我记得有一次我不得不进入真空室去检查墙壁有无泄漏。显然,人类需要呼吸这种被称为空气之类的东西。

最近事情变得更加忙碌了,老实说,我很害怕。博士与研究助理们到处搬运板条箱,SCP们要么被转移,要么彻底消失,就像Ben那次一样,我认识的所有人都在努力假装一切都很正常。在这时我从中学得,别问什么问题,埋头工作就好。

███████博士把我锁在一个放有烤面包机的房间里整整一个星期。倘若这是个玩笑,那我真不明白笑点在哪。

所以我设法在站点医务室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人类可以像我一样被缝合起来,但这有点复杂。不管怎样,我很擅长缝合,我花了很多时间阅读医生的书和文件,所以我能理解设备与医学程序是如何运作的。这花了一段时间,但我成功地记下了人体内每一处器官与骨骼及其作用。我肯定以后会派上用场的。

███████博士刚刚告诉我,我可能很快就会开始与Euclid和Keter级SCP们共事!一想到这我就无比激动,如果我有颗心的话,那它一定会砰砰直跳!

管理备注:在仔细审查了这些文件后,确信需对Site-██采取更为严格但谨慎的安保措施。同时,███████博士与他的员工,以及所有相关人员,必须参加一场强制性的“职业道德修养”培训研讨会。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