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事件其壹
评分: +31+x
上海夜景.jpg
北京时间,20:17。

灯火通明的万栋高楼,构成了今夜繁忙的上海。交织变换的彩色光芒,照亮了整片天际。

作为中国沿海最大的超一线城市,上海的繁荣是无与伦比的。近1500万的人口生活在这东方的奇迹之城,这是一颗人类的明珠。

“计划审核已通过,布置于中国沿海地区的空间维稳及监测仪器已检测到多处异常空间波动。所有的人员调动权已经下放,KGI-11668红色紧急应对程序启动。战略重点区域开始划分,长城数据库将对Site-CN-34Site-CN-71Site-CN-60等站点80%开放。”

所以,今夜,这里将会是整个中国东部的焦点之一。


高楼大厦的海洋之中,一座34层的现代化大楼在其间鼎立。

“城市人口疏散程序已经开始了。开始疏散人群,为接下来的稳定及防御工作做准备。别给我偷懒。”

当命令被传达下去,MTF-庚午-01“唯有暗香来”的身影开始出现在大楼周围的地区。或黑或白的人影在大楼边,大街上来来去去,奇形怪状的仪器开始被摆放在天台上,窗户边,广场上,它们的位置都在计划中的规定点上。

但却无人注意到他们的怪异行为,即使衣角已经互相擦过,仿佛他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专门负责于在城市中收容异常行动的特遣队对于无关的路人早已拥有完美的屏蔽手段。

当所有仪器部署完毕,显示屏上弹出了是否执行的选项。

Hannah叹了口气,但什么也没说。她按下了“是”的选项。

大街上,金融中心,商场,广场,所有的行人在这一刻停下了脚步。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组成的人流停止流动了一瞬间,但只是一瞬间,他们散开了,向着指定的地点行去。涌动的车流亦被改变了方向。

井然有序,毫不散乱。


剩余时间:06:56:23。

34站点中。

囚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穿着黑色行动服的李维队长走了进来。

“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闭目养神的Svba抬起了头,“这么快?好吧,也不算快……行动已经开始了么?”

“你怎么知道?”

Svba耸了耸肩,绕开他走出了囚室。

外面的空间波动起伏的速度虽然不算快,但对于位面旅行者来说还是很明显的。推算出这种事情并不困难。更何况近日来往站点里搬各种仪器的人越来越多,他都看在了眼里。

“几台空间维稳仪器,怕是也有限制我的意思。”Svba微微地摇了摇头。

“走这么快,你去哪?”声音从背后传来,李维队长把囚室门关上后跟了上来。

“上海浦东机场,别问我为啥。站点里还有闲置的车么?我要一辆。对了,从紧急车库出去。”

“去那啊……坐我的车吧,其他的都在出勤。”李维顿了顿,“虽然针对你的行动限制已经解除了,但是外面马上要进入全面封锁状态了,你还是告诉我情况比较好。”

紧急车库并不远,而李维的车离车库门也不远,那是一辆印有行动部特有标志的白色BMW E90 335,这辆车除了行动部的标志和略显浮夸的BBS RI-D轮毂还有Brembo刹车卡钳以外,并无任何出格之处,外表看来仅是一辆普通的宝马轿车而已。

李维伸手要开车门,却被Svba拦下。

“等会,我来开吧,我想10分钟内应该能到。”Svba在李维疑惑的目光中说出了这句话。

“你来开?你会开车么……等会,10分钟?浦东机场?”李维用见鬼的眼神看着他。

“我没车不代表我不会开车,我在别的位面骑马骑鹿骑地狱犬骑龙,会喷火会飞天会摧毁城市的那种你见过么?区区一辆BMW难得到我?”

Svba拍了拍车身,拉开车门,一屁股把自己摔进驾驶座里,系上安全带,一副老道娴熟的样子。

“那我乖乖坐副驾驶座去好了。”李维只好换另一边上了车,看得出来,他似乎在用轻松的语调来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寂静的车库里,只有引擎声默默回荡,两人很快驶出了车库门。

34站点紧急车库的库门直接连接着一条宽敞的马路,当初设计的时候被作为秘密/紧急出口,所以伪装得十分完美,如果不开启的话几乎没人看得出来,更何况这个车库并不是很常用。

“连个人影都没了,这样的上海你见过么?”

上海自清末以来便是不夜之城,可此时本应人山人海的街道上,只剩下街灯和招牌照耀着道路,路边的商铺没有关门,交通灯正常的变换,只是——

空荡的诡异。

“是啊……这次花的代价就比较大了。不过远一点的地方还没疏散完毕,你想怎么来?”

这里离上海浦东机场大概30多公里,要10分钟赶到,那么……

李维心里计算了一下速度,然后抓稳了扶手。

“我没记错的话,34周围有一大堆专门通行的地道?咱们随便走一条就好了。”

Svba关上了车窗,一脚油门闷到底。

一脚地板油终于彻底唤醒了这辆E90 335的本质——一辆扮猪吃老虎的Sleeper。

空转的轮胎在地面上拉出一阵白色的橡胶烟雾,刚刚低调的闷哼着的引擎声也随之变得暴力了起来,而这带来的便是卓绝的加速力和源源不断的推背感。

“我不知道你他娘在这车上改了啥但是改的可真他妈得劲啊兄弟!”

Svba看着转速表的指针渐渐攀到了红区,便立刻进了一档,五前速手动变速箱换挡行程短促干脆,换挡的手感更是一流。

“稍微……改了一下动力,重制了涡轮……外挂JB4的二阶电脑,还有甲醇喷射系统,”李维抓着扶手,说,“换了整套M3的后桥,轮上差不多有500匹马力,911 GT2那个级别之下的全都能秒了!”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的汽车爱好了啊!”

Svba嘴上说着,脚下油门一点未松,AEM的喷射系统在ECU控制下将甲醇和水的混合物不断的注入N54B30的汽缸,令这铝合金打造的六缸猛兽咆哮嘶吼的更加凶猛。

车子瞬间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


黑夜如绒布般缓缓将天空笼罩,湖面映出了远方夕阳的余晖,片片麟浪随风跃起。

一道桥从圆形的湖岸上一点向对岸笔直前进,与湖中心的小岛搭接在一起。

陈硕的目光被湖面上和缓变动的光影所吸引,步伐却没有停下,提着公文包跟随前方不远处的接引人员。

湖中心的巨型雕塑下,一方地板已经退去,将其下螺旋向下的楼梯入口暴露在来人眼前。

“等下会有很多人,请记得不要弄丢了身份标识。”接引人员回头提醒了一句陈硕。

陈硕点了点头,随着他下行。

大概20米左右的垂直距离后,银白色的安全门自动打开,视野骤然开阔。

指挥中心。

望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六边形地下大厅,身着各色衣服的人士四处走动,或交流或操作,嘈杂却又井然有序。陈硕随着接引人员融入人流,穿过一片片功能区,外界的信息在他心中交织成复杂的思绪。

“由于命令刚刚下达不久,滴水湖基地才被重新启用为指挥中心,所以现在我们还在持续地交接各个站点与部门的人,也包括了市政府的一些领导和沟通人员,所以显得很繁忙。前面就是你的目的地了,接下来我需要去接引下一个人了,有什么需求可以找这里的工作人员。”接引人员将他带到工作区的入口。

陈硕点了点头,与接引人员告别。

在进入一个单向玻璃围成的工作间后,陈硕终于松了口气。随后,他转向房间中正在工作的一位戴着平光镜的中年人。

“您好,何主管。”

“啊,你终于到了。”被称作何主管的白发中年人停下手中的工作转过头来,微笑着回了个招呼,“那些要求的保密资料都已经准备完毕了吧?”

“是的,都在这个包里面。”陈硕走到桌旁,把公文包打开,一摞摞文件静静躺在内部。他戴上手套将这些文件轻轻拿出,分门别类地摊开在桌上。

“里面包括了一星期前归档好的上海市空间波动监控情况,其中访谈资料里提到的空中载具方面的内容已经被特定标注了出来,我们已经和其他站点的人员核对过这些资料的可靠性,以及是否有常规手段无法检测到的异常航行。除此之外……”面对着自己的顶头上司,陈硕显得有些拘谨,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工作汇报上的专注。

何主管移过身来,“辛苦你了。”

陈硕松了口气。

看着周围不断晃动的人影,他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这一切都是梦里的场景。过去的半个小时的记忆重新涌上心头,从他接到上级的调动命令开始,事情就已经走向一条不可预知的道路。

离开Site-CN-34,从车窗望出去,昔日摩肩接踵的人影仿佛被从现实中截去了一般,街头巷尾化作空无一人的荒野。突然出现在湖中央的秘密基地,每个人脸上的严肃神色,好像降临在另一方遥远的世界,让他对眼前世界的熟悉感不复存在。即使用自己的工作权限提前知道了大变的到来,他的心情也难以平静。

最重要的是,不知道她去哪了……

陈硕神情浮动,轻呼一口气正准备开口,何主管像是看出了他的心里所想,“在想Meldec?”

陈硕一愣,刚张开的嘴停住了。

何主管呵呵一笑,语气变得亲切起来,“不用这种表情,虽然我没那么频繁待在上海这边,但是对你们的事情还是挺清楚的。小伙子嘛,想念女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你不用担心,她也在这边。”

原来何主管对自己的下属还是挺关心的……陈硕脸色变得有点红,心里刚升起来的尴尬马上被得到Meldec准确行踪的喜悦冲淡了。原先的担心是因为根据保密原则每个人得分开行动,他没法得知别人的消息而产生的,既然现在知道了,那么……

陈硕心里开始盘算起来,却没注意到何主管已经把摊开的文件重新收了起来。

“咳咳,对了,刚才小易有跟你介绍这里的区划安排吗?就是带你来这里的那个接引人员。”何主管重新坐下,咳嗽了两声把看上去有点神游天外的陈硕拉回了神来。

“额,他好像没有说。”

“嗯……难道是太忙忘记了?哦对,他给了手册。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先拿这个手册看一下,上面写得很清楚。”说完,何主管指了指放在陈硕手旁桌子上的简易手册。

“啊,好的,谢谢您。”

“熟悉一下路线,等下会有一些指挥人员来安排你的工作,会有点忙,不过我相信你的工作能力是能够胜任的。顺便,我帮你安排到了……”

话音未完,门的位置突然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让对话不得不中断。

陈硕只好反身上前轻轻拉开门,与访客四目相对。

是一个西装革履,打理得很干净整洁的壮年男子,国字脸,眼色平静,眉宇之间有着威严的气质。

何主管的神情有点错愕,“肖局长?”

“嗯,是我。”对方回应道。

什么局长?陈硕心里嘀咕了一下,把身子让开给男子,总不能让对方站在门外说话。

等肖局长步伐沉稳地走了进来,陈硕把门关上,察觉到现在似乎不是他说话的时候,于是乖乖闭上了嘴等着两人交流。不过出乎他预料的是,被称作肖局长的男子与何主管打完招呼后没有继续说话,而是转向了他。

“你好,你就是陈硕吧?”肖局长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把他带来的威严气氛冲淡了一些。

见陈硕愣愣的没说话,何主管接过话头,“这位是城市规划局的肖局长。”

听到何主管的话,陈硕赶紧反应过来,“您好,肖局长,我是基金会中国分部34号站点的陈硕职员。”

“呵呵,果然是你啊,听我家女儿提起你好多次了,现在一看果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

他家女儿?Meldec?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未来的岳父?陈硕微微张大了嘴,感觉今天自己惊讶的次数比过去加起来的还多。陈硕突然想起Meldec天真的脸庞,她好像从来没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回过神来,陈硕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今天自己的表现跟个啥都不懂的愣头青一样,在谁面前都要反应好一会,这实在是和他一直以来镇静机敏的表现背道而驰。虽然有关心则乱的因素在,但是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重整表情,挺直了身体准备进一步地表现自己。

但是,还没等他说话,肖局长脸上的笑意就开始褪去,眼神中的平静越变越深,转变成一汪冰冷的湖泊。

“既然这样,就不用多做遮掩了。”

话音刚落,肖局长转头看向何主管,一刹那,陈硕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变得冰冷了起来。他看见何主管突然开始抓住自己的脖子,挣扎着仿佛在摆脱某双看不见的手,黄白的脸色向着猪肝紫过渡。

发生了什么?陈硕的表现被击碎,完全愣住了。

“你……你……我……”何主管用咬碎牙齿的力气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含糊不清的字,嗬嗬的气流声不断从口中传出,让陈硕有种自己也要窒息的感觉。

之后的几秒钟里,陈硕眼前的场景变成了不断变幻的光影,让他不禁头晕目眩,脑海一片混沌,好似在滑向一个深渊。

等眼前的光影消失,映入眼帘的就是瘫坐在地上的何主管,和脸色已经恢复平静的肖局长。

“呼……我知道了……我会按你要求的去做的。”何主管强撑着支起了身。

然后,他看向呆若木鸡的陈硕,“去做你的本职工作。”

当陈硕木木地挪向门外的时候,他听见何主管再次出声,“等等。”

“3号数据库机房。”


剩余时间:05:11:49。

孟阳明从站点门口走出来,把手机收到口袋里,回头望了一眼,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

呼吸了几口清新空气,孟阳明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感觉。

今天的工作虽然不算多,但是一般他都得工作到十点多才能有点休息的时间。只是今天有点不同,在他整理文件到一半的时候,电脑突然毫无征兆地就锁定了。然后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然后他就被莫名其妙放假了。换在平时高兴都来不及,但是现在孟阳明心里并无轻松的感觉,没有为什么。

今夜的星空是很美丽,繁星点点,只是在给人一种颤抖的感觉。有什么隐藏在幕后的东西,想要冲破牢笼了?

孟阳明想了想,往一个方向走去。他突然想去那里看看了。


“哈喽!有人在吗?这里是顺丰快递,您的快递已经到了,可以出来拿一下吗?”

咚咚咚,敲门声在空荡的楼道里无比醒耳。

半分钟过去了,门内没有一点动静。穿着小队专用白色行动服的“OB的尾巴”成员拿起扫描仪对着门的方向一扫,见没有人员遗留和异常反应,轻轻点了点头,走向下一户。

“还有13户就检查完了,等下得去队长那里登记一下……”他自言自语着。

刚被扫描过的住户,一墙之隔的室内。

一男一女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气质沉静的女性抿了一口茶,等到声音远去后将杯子放下。

“你说,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男性叹了口气,“我怎么知道。”

“嗯……反正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事。要不是提前预言了一下,我还以为我们又暴露了。”

“不过,你说得对,确实有大事要发生了……”

“一个平静的生活而已,怎么就这么难呢?”女性也叹了口气。

须臾之后,室内重归寂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