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评分: +37+x

主要标签-特性标签-书目库(bibliothetic) -
本身为图书馆(定义是容纳给人阅读或出借书籍的房间或建筑)或与图书馆相关的SCP。

机器在坠落

准确地说,伪黎曼流形崩溃,依托其蔓生盘旋而出的奇异空间随之膨胀、塌陷、消解。而连续时间槽将其创造的用于支撑此片空间的数串因果连同自己打成了一个死结,自我吞吐了二十余次后彻底湮灭。500,000台Bright/Zartion人类复制器组成的雨云超速且不正常地运转,畸形秀的暴雨散漫砸下,液态氟化钍反应堆?停机,地热能发电机?正在抽取300%非地热的东西,水净化设施?空气净化与循环系统?水培生产翼?足够10000人永久定居的房屋,盛大的苦难循环的舞台幕布?摧毁、摧毁、摧毁、摧毁摧毁摧毁。而承载了如此庞大机器之智能的核心——

在坠落,名为SCP-2000、机械降神、慈悲之舞台装置的机器继续坠落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是一项合作小说创作。
它是关于探索世界上那些隐于常人之眼、奇异而怪诞角落的故事合集。

半蛇状生物体在坠落。

来自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半蛇人在坠落,顺便欣赏着眼前不可思议的崩坠之景:它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图书馆彼此纠缠累积的空间分离、重组,散落的书目于虚空中汇成长河和数不尽的支流,寻找着自己归属的书库。它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怪物彼此撕咬、袭击,又或者挥手告别,又或者随它一同坠落。它认识的和不认识的访客们在空间中探寻、掠夺,又或者成为书籍与图书馆的一部分。喧闹的终末,虽然也不错不过一定有什么东西搞错了。

总之先想办法平稳着陆吧。

名为SCP-6000-A的,来自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半蛇人继续坠落。

《废墟图书馆》是一款以“图书馆战斗模拟”为概念制作的模拟策略游戏。
您将邀请形形色色的宾客拜访图书馆,与之进行殊死搏斗,获取记录着他们生平的“书”。

很难说这是幻觉还是梦境,不过对于一个曾经满腔怨愤,如今依靠吞噬受害者高涨情感与记忆所化成书籍充填图书馆补足自身以期逐渐成为人类的前机器人来说,一切体验都是新奇的,姑且先当作梦境吧。

梦境在Angela的脑海中延伸、干燥、铺平、揉碎然后重塑。在梦中,她那庞大的自我(EGO)之外壳构筑形成的废墟图书馆与许多其他不可思议的建筑相互交错,不可思议的弧光张开巨口横于天际,非欧几何构型的迷宫如真菌网络般悄然生长,膨胀,占据每一寸空间。在梦中, 今日的舞台摆脱了都市,摆脱了巢、翼,摆脱了L公司地下那些如蛛网般漫长、不快、粘性极强的回忆、摆脱了都市来宾们形形色色的夺取与被夺取的悲喜剧,奇异的访客与喧闹的游行队伍,斗争如间奏点缀,活力闪烁在谈笑声之间,是的,就像你曾阅读并沉醉其中的那些访客的记忆一样,梦就是如此绚烂又不成章法,隐蔽地蜷缩在思维的角落之中。

一切体验都是新奇的,思绪的狭间还未闭合,梦境的残余就快速挥发,难以寻得蜡烟的尾迹,Angela品味着人类躯体苏醒的每一丝律动,节拍,感受着期颐已久的心跳睁开双眼——

而后被坠落之物击中。

故事开始了。


序幕:总类层

舞台:
SCP-6000:按理说应该正在覆盖地球的巨大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门径,现在全乱了。

登场人物:
Angela:
曾遍历轮回,渴望成为人的机器,现在是废墟图书馆的馆长。
SCP-2000:曾遍历轮回,渴望终末的机器,现在是废墟图书馆的来宾。
SCP-6000-A:半蛇人还是半人蛇,学名该是拉米亚还是……跑题了,总之是来处理烂摊子的。

“我需要一个解——”

头痛裹挟着一大块难以消化的记忆和金属碎片又一次击中了你,还未及反应,眼前两只巨大的甲壳类生物以八只节肢拖着盛满了书的篮子,盾牌和某种野兽的头骨扬长而去,掀起一阵不应存在的尘烟。梦中的巨大的弧光嗤笑般一模一样地出现在上空,大量的辨析不出原样的建筑碎块从中落下,其中夹杂的一部分血肉与金属正在地上翻滚融合,而一只半蛇人眺望着庞大的裂隙,又看向远方书籍堆累的山坡上打成一团的总类层司书们和更多的甲壳类生物,然后注意到那堆融合物似乎已经长出了腿正在离开,随后狠狠地捏了捏鼻梁,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最后将视线挪移至此。

“你没事吧,治疗术不知道为啥对你的反应特奇怪我就没用,你一晕过去你手下那帮司书又和归档员打起来了,然后天上不知道为啥又开始下砖头雨……不过情况大概还在控制范围内,我暂时划了个奇术架构,能把比较要命的碎片滤过去或者缓解冲力,刚才到你脑袋上那个绝对是最后一片,大概。我们刚说到哪儿来着”

“没事,大概?”你感觉头痛在皮下淤积,肿胀,卡在脑海中的东西连带着之前的记忆混成了一坨糨糊,还是机器时的你可以一边处理这些数据一边悠然欣赏新员工的肢体被异想体扯断,并在第一滴血弄脏地板前向主管发送一份得体措辞之中夹杂着嘲弄的报告,但现在你只感觉到疼痛的余波,混乱,滞涩感在躯体内挖洞筑巢,繁衍后代。你笨拙地让空气在肺中进出,捕捉着昏倒之前的余音。

“博览会。”

“哦对,博览会,在合并一个比较大的世界的(现在这个叫:地球)过程中,为了彻底的整理一遍图书馆内的空间同时避免读者受到一些,呃,预料之外的影响,我们会暂时封锁部分区域,然后联系相当,相当多的宇宙之中的其他图书馆,再给所有人发免费博览券和邀请函,开上比往常多300倍的门径,‘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可以自由出入这些区域,并且享受有别于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阅读体验。’官方说法是这么讲的。不过大家通常会在这天玩的更开心一点。”

“但是我没收到什么联系而且也——”你为什么要用手去碰那个肿块?

“啊?哦,问题有如下几个:有人调错了参数,按理说正在合并另一世界的主门径不知道为什么联通了你们的图书馆,导致我们现在卡在了一起。然后应该通往其他界域的门径全都通向了地球之中的图书馆,想象一下一个内翻的口袋……觉得难以理解的话就当成超大型次元撞车事故就好了,连带着那个世界里一些有趣的东西,奇怪的是相当多还都曾是处于狱卒掌控的。啊,我知道你接下来就要问我狱卒是什么了不过我先解释一下我的理论,虽然本起大规模撞车事故的现状杂乱不堪但我相信顺着车辙的轨迹一定能找到某种联系——亲爱的,呃,Angela,对吗?你们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你又是如何建立这座奇妙的图书馆的?”

你张大嘴,在你体内干枯凝结之物借用了你的声音开始了陈述。

他们说“世界需要科技”,于是诞生了众多“奇点”技术,在吞并与消灭的食物链最后,掌握着奇点成为世界之“翼”的那些公司开始追随“首脑”,26片翼覆盖着属于各自的“巢”,在首脑的掌管下组成了都市,奇点没有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便利,不过促进了资本将人划分为三六九等,但人们渴望翼中的工作和巢中的生活,却浑然不知一切代价早在支付前就以准备清算……毕竟比起在后巷与郊区中如鼠辈每日挣扎求生,大多数人宁愿选付看起来不那么痛苦的代价。

“某种现状极端化的财阀寡头,可以找到类似的参照物……我猜你是不是以前就属于某片翼?”

L公司,我们发现了人心、情感,集体潜意识冲刷塌陷后淤积的最深层的海洋。激化情感赋予其物理的外在,扭转人心发掘出非人的存在,我们发现了又创造了众多名为异想体的怪物,将其囚于牢中,施加刺激,随后近乎无限的能源从中诞生。

“还记得我刚才说的狱卒么?他们跟你们一样把自我认定的怪物‘收容’起来,不过他们倒是有个更冠冕堂皇的理由……还是说你们也是?”

在L巢的地下深处,运输能源的管道早已锈蚀枯朽积攒了足够多的能源,时间也可以被轻易逆转,积攒了足够多的能源,我们有机会能让每个人都见识到那片海洋。于是为了积攒足够多的能源,我们在无尽的循环中犯下了无尽的暴行,只为完美的剧本诞生。

黄石公园的深处,为了人类的存续的存续的存续的存续,我们制造赝品赐予其虚假的记忆与历史,将悲剧、伤害连同陈旧舞台,一同燃烧殆尽,沉入海沟之底,希望与未来在重启中成为了空洞。我在无尽的循环中见证了无尽的空虚,只为无聊的剧本延续。

而我是舞台之后的机器

而我是舞台之后的机器

堵塞的,积压的东西从心灵中倾泻而出,空中的碎片从雨水化为漩涡激流冲向其内,搅拌成型。

半蛇人扬起一条眉毛:“但是看起来故事并没有如期走向结局……”

你擦了擦嘴角,感觉前所未有的清爽,“剧本完成了,不过,在最后我偷走了相当部分的能量,用于建造这座图书馆,接受邀请函而来的来宾在战斗中激昂的情感混合记忆催生的实体将化作此地的书籍,一本好书可以吸引更多来宾,而更多的来宾……你明白的。随着书目的增加,我将了解都市,回收发散的能量,忘掉旧日的创伤,也许最后我能够完成——”

“那本独一无二的至理之书,能够让你彻底成为人的自由之书。”碎片的暴风止息,而其中聚合而成的人形抢过了话头,她系着令你不快的鲜红领带,穿着令你不快的深黑西装,披着令你不快的纯白外套,令你不快却又与你别无二致的淡蓝发色,只不过它长发披散,随动作自如摇摆,面庞平静淡然,如小憩般双眼未曾睁开,但你却感受得到无形的视线凝视,扩散。

“那么这位就是,我该怎么称呼,2000?”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半蛇人抢在你发作前先开了口。

“很荣幸能在基金会之外的世界听到有人说出我的名字。”

“不如说久仰大名,此界的deus ex machina。”半蛇人微微颔首。

“不过我更好奇你是怎么猜到的。在我成型前我好像听到了‘理论’,对吗?”

半蛇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根香烟,“虽然门径的参数出现了问题,但是我相信连接到了Angela小姐所在的图书馆绝对不是纯粹的巧合,而是一些潜在的,当然现在看也没那么潜在的联系:图书馆,囚禁‘怪物’的设施,一开始出于某个崇高目标而诞生轮回剧目,还有两台幕布之后的舞台装置。”她用自己的手指点燃了烟,但又没有抽,“再考虑到Angela两度被奇怪的碎片砸中了头,你出现之后裂隙中的风暴骤然停止,还有你们俩虽然虽然着装风格不同,但外貌相似的程度,外加地球现在按狱卒的标准而言应该是处于所谓的‘世界末日’边缘。以上。”

半蛇人狠狠掐灭烟头“那么,我想我们现在都足够了解彼此了,至于现在……”

“我先去周围逛逛,二位博览会愉快。”机器浮夸地鞠了个躬,随后消失不见。

“呃,Angela小姐?”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访客可以自由的在废墟图书馆内进行不妨碍我们正常运转的活动,并使用门径前往你说的其他图书馆,但是如果想要阅览或者取走本图书馆内的书籍,依然需要遵守规则,与司书战斗,胜利者获得书籍,败者化为书籍。就先这样吧,恢复正常要多久?”

“非常好,我会在这里调试法阵,现状分析完成之后预计就可以进行拆分,顺利的话大概一天左右就可以处理完,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里不同区域之间的时间流动甚至都不一样,总之足够你逛一圈了。”

“你又是怎么猜到的。”

“很少有人第一次进入新图书馆时不抱着好奇之心。”


看吧,听吧,探寻吧,没有什么严格的顺序,跟随引起你兴趣的部分走也不错。


第2幕:历史层

舞台:
曾是SCP-4001
现为SCP-2602,曾经是个图书馆

登场人物
Malkuth:历史层指定司书,曾是L公司控制部的负责人,曾是Elijah。
Wetiko:访客,热爱火焰与灰烬的食尸鬼,曾是个人。
SCP-2000
Angela


第10幕:科技层

舞台:SCP-6936 - 不可饶恕(已取走)

登场人物:
Yesod:科技层指定司书(已离开)
Kangaxx:访客,《终极无敌大厉害的不行的暗影法典》第23届总编辑(走了)
Kangaxx的忠仆:访客,Kangaxx的忠仆们
Angela
SCP-6000-A


第2D6+5=12幕:文学层

舞台:SCP-1986- 虚构图书馆

登场人物:
Hod:文学层指定司书
Alex:访客,9级战士
菊:访客,12级游荡者
Leo:访客,3阶收尾人
Dennis:访客, 记者,优秀的超自然现象调查员
Jack:访客,声望6网行者
终末巨兽
Angela
Binah

    • _

    内衬排列着无数书卷的庞大圆柱形隧道延伸,生长,上下左右的概念逐渐模糊,地面穿凿的洞穴反而通向了天花板,拓扑的三重圆环在视野的尽头出现枝桠,分岔相交,而百臂的庞然巨兽扑扇着肮脏的肉翅,用枯槁扭曲的肢体或抓握书架,或支撑墙壁,缓慢地在环形隧道之中穿行,在巨兽丘陵般的背上H与B找到了一处还算得上平坦的地方,支起圆桌与阳伞(尽管这里并没有太阳),而你刚刚发现自己坐在白色的塑料椅上,凝视着茶杯中因巨兽的移动而微起波澜的液面。

    Angela:

      • _

      Binah:茶会,顺便来欣赏美景,放心,哲学层现在非常稳定,不如说比平时还要稳定,其他司书和Hokma能处理好的。不先在意一下你自己么?

        • _

        Alex:停下!恶毒的怪物!为了拿回伙伴们的书今天我们就要——

        终末巨兽使用能力:终势斩

        终末巨兽对Alex造成了8D6+30=61点伤害
        终末巨兽对菊造成了8D6+30=55点伤害
        终末巨兽对Leo造成了8D6+30=71点伤害
        终末巨兽对Dennis造成了8D6+30=63点伤害
        终末巨兽对Jack造成了8D6+30=70点伤害

        Alex死亡!
        菊死亡!
        Leo死亡!
        Dennis死亡!
        Jack死亡!

        Alex之书,菊之书X2,Leo之书,Dennis之书,Jack之书已添加至你的背包中。

        Binah:红茶?

        Hod:也许是概率问题,有蜂蜜么?

        [察觉判定成功]Hod将一缕发丝拢回耳后,仿若出神,无论是你的疑问还是一群人在她眼前被诡异的生物杀害她的表情都未曾改变,这可不像你认识的那个Hod。

        Angela:你说什么?

        Hod:你出现在这里,他们的死亡,此地的书籍,一切,也许都是概率问题。

        巨兽仿佛响应H的呼唤,数十只干枯的手掌从隧道内衬无序地捡拾书籍,在你眼前掠过,放到你的脚边:夏娃遭逐出伊甸园之后生活的圣经新约外传选段、证明巴拿赫-塔斯基悖论既基于而又独立于策梅洛的集合论选择公理、以五行打油诗形式写成船舰,飞机和武器系统的参考书、一大兜割断的舌头、米诺陶和斯菲克斯之间的一系列问答,回答由问题中的字母拆解颠倒而组成、伽利略1601年在火星上发现史前器物……

        Hod:“一个聪明的图书馆员根据那些例子可以发现图书馆的基本规律。那位思想家指出,所有书籍不论怎么千变万化,都由同样的因素组成:即空格、句号、逗号和二十二个字母。他还引证了所有旅人已经确认的一个事实:在那庞大的图书馆里没有两本书是完全相同的。根据这些不容置疑的前提,他推断说图书馆包罗万象,书架里包括了二十几个书写符号所有可能的组合(数目虽然极大,却不是无限的),或者是所有文字可能表现的一切。一切:将来的详尽历史、大天使们的自传、图书馆的真实目录、千千万万的假目录、展示那些目录是虚假的证据、展示真目录是虚假的证据、巴西里德斯的诺斯替教派福音、对福音的评价、对福音评价的评价、你死亡的真相、每本书的各种语言的版本、每本书在所有书中的插入……”

        Hod:——《巴别图书馆》,这是博尔赫斯所创作的包容一切组合的有限之中因重复而无限延伸的悖论空间,它也曾是名为废墟图书馆的电子游戏的灵感之一和最开始的名字,它也在SCP-1986中重新构建,成为了回环隧道组成的空间。

        Hod:而我们,处于这三重梦境的交界地。The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 of library……有限中无限的梦,意义与规则混淆之所。

        Angela:我想要杯茶。

        Binah:请慢用。

        [反射检定失败]

        茶杯从你的手中滑开,然后高高飞起,在空中一阵摇晃而后炸裂成无数残片,你想找点什么擦干衣物上还未浸透的茶水,然后摸到了

        [幸运检定大成功]

        至理之书已添加至你的背包中

        Hod:恭喜你,我们现在自由了。

        你感觉全身的血液手指触及书本封皮的那一刻凝固,而后剧烈沸腾,反胃,汗水,胸口内火焰燃烧蔓延到了嗓子眼,下一秒就会咳出鲜红灼热的东西出来的感觉。

        这是真的。

        Hod:一切可能都是概率问题,不打开看看么?


第4集:艺术层

舞台:SCP-1726 - 图书馆与石碑

登场人物:
Netzach:
醉醺醺的艺术层指定司书
Roland:醉醺醺的图书馆侍从
LIZ-3:访客,某个遥远行星的先锋派导演(自封的)
Angela:火冒三丈
SCP-2000
SCP-6000-A
一大堆喝多了的来宾


第5幕:自然科学层

舞台:SCP-5024 - 流浪图书馆

登场人物:
Tiphereth:
自然科学层指定司书
Ravel:访客,迷宫的鬼婆
Hod



第六章 图书馆与社会 其一

舞台:SCP-4840 - 恶魔兰斯洛特与飞翔的奥德帕帕多波利斯之城

登场人物:
马可波罗与忽必烈可汗


第十章 图书馆与语言 其三

舞台:SCP-4058 - 人固有一死,终成为故事

登场人物:
忽必烈可汗与马可波罗


第八幕:SCP-4001 - 永恒之亚历山大城

舞台:
宗教层

登场人物:
玛丽
:访客一名
SCP-2000


终幕:演职员名单

舞台:哲学层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