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与的士

Robert Parsley聆听并注视着电话机转子每一个号码都咔哒咔哒地响着,然后将黑色的0拨回顶端。与话务员简短的交谈之后,她将电话连到了交换台的另一个位置。拨号音在Robert的耳中隆隆作响。

“这里是匡蒂科出租与专车服务。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有,我需要一辆车在常青综合公寓楼接我,”Robert说道,“快一点。”

“需要大约十五到二十分钟,先生。”服务员百无聊赖,说话几乎不夹口音。

“那样不行,”Robert说。“我需要它在不少于七分钟三十五秒内到我门外。”

过了好一会儿。他们得天杀的机灵些,不然话务员要开始怀疑了。Robert这么想着,又开始责备自己在精神上渎神,这些人并不全都了解美国的做事方式。

“我们可以做到,先生。”服务员说,“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谢谢你。”


出租车的司机下了车,为Robert打开门,就像所有司机会做的那样。Robert简短地点了下头,便钻进发动中的汽车里,不再看那个为他扶着门的人一眼,就好像所有乘客会做的那样。

然而,和常理一样的是,驾驶座后方正坐着一个男人。“你好,兄弟。”那个小个子、棕皮肤的男人说道,“愿真主赐你平安。”

“也愿真主赐你平安,伊玛目。”罗伯特说,“感谢你愿意和我交谈。我近日实在是需要太多指引。”

“这可以理解,我的孩子。”伊玛目Farahani说,“你所选择的是一条艰难的路。真主交予你一份至关重要的任务,但我已能察觉你的心灵无比困扰。告诉我你在担忧什么吧。”

如果出租车司机因Robert突然嚎啕大哭而感到不安,他也没有表现出来。如果他因出租车后座传来的声泪俱下的告解而惊讶,那么他大概是有足够的自制力去避免对此发表看法。Robert发泄了大约二十分钟,漫无边际又毫不相干地说着自己对被侦破的持续恐惧,自己过着双重人生的压力,说着他如何意识到周围美国社会的可怕,他如何害怕 - 噢仁慈的神,他如何害怕Edgar Hoover发现他是谁,他到底在做什么

伊玛目耐心地倾听着Robert发泄他的怨气。在结束之后,出租车里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条路对你来说太难了吗,孩子?”伊玛目问道。

“是的话又怎么样?”Robert问,“我们当中又有谁能有选择?我们是真主的仆人,伊玛目;名义上就是如此。”

“我们都有选择,”伊玛目Farahani说,“而且你的阿拉伯语有点瑕疵,孩子。‘穆斯林’字面应被翻译为‘顺从真主者’。语言学家会称它为主动语态动词,我想。它需要一名行动者,需要去行动。一名主动的参与者,一个作出决定的人。你成为一名穆斯林,这是出于信仰、出于选择。但不管出于什么,都是主动的。你并不是陷进了伊斯兰教;没有人如此,没有人可以。对于每个人来说,这条路都是艰难的。你的路,的确,比起其他人来说艰难得多;但等待所有虔诚穆斯林的天国比世间的一切磨难都要伟大。而我们穆斯林们想要建立的国家,将指引千万、乃至亿万人进入那个天国。”

伊玛目摇摇头。“你像孩子一样地哭泣。这是观察,不是批评。孩子们哭泣,因为他们花费多年去学习这个世界为何物,他们通过尝试与错误,学会如何在其他人之间生活。比起正确,他们在错误上花费更多时间。而一个成年人成为了穆斯林,尤其是身处一个腐化、无神的资本主义国家中时?对你来说,是第二次童年。只需要你将泪水限制于此处,将真相限制于内心,这里就没有羞耻。”

Robert抽噎着,用伊玛目递来的纸巾擦拭鼻子。“谢谢你。谢谢,谢谢,谢谢。言语无法表达我有多么感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伊玛目面露喜色。“自从我遇到你,自从你踏入孟菲斯的清真寺,自从我看见你脸上的神情,我就知道。我知道你是真正受到启迪的人,或至少来说,可以受到启迪的人。那么多西方人都无法看见他们家园的倾颓与堕落。但你,你强大到可以看见真相,也强大到可以和我们一同协力巩固我们的事业。甚至牺牲你个人的自信。甚至牺牲你的安全,为真相搏上一切。你为正确的事情搏上一切,孩子。没有更伟大的事业了。

“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他也献身于同样的事业。就像你,他与他一生所知晓的一切制度战斗,而建立起了整个世界都前所未见的事物。不像你,他没有来自长辈的帮助,没有一个可以交谈的、指引他的人。”

出租车在Robert房屋外的站台停下了。“我们的时间到了,孩子。”伊玛目说,“恳请你记住我所说的话,始终与真主同行。”他将一个丁烷打火机塞在Robert手中。“它是空的,打开后可以展平成金属板。通常的暗号就写在里面,那是你的下一个任务。记住,总是先服务于真主的国度,而让凡人的国度跟上你的脚步。”

Robert点点头,做好自我调整,快速地(以防周围有人看见)亲吻了伊玛目的面颊,然后走出出租车。他快速地前往自己综合公寓的门,踏上门前的楼梯。

“嗨,帅哥。”Robert的邻居说。Robert知道这名邻居对他有些不道德的企图,而在他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所有人中,她尤其使他恶心。他将她视作自己的祖国所沦落成的模样、以及西方的一切病态之聚合体。肥胖,杂乱,慵懒。“你回来得很快。”

那个男人戴上了礼貌微笑1号,说着“只是散了个步”,钻进自己的公寓。


Bethany将一份标签写着“近期破译”的文件放在她雇主的桌子上。文件第一页的顶端有一条影印信息。

伊斯兰物品回收组织
项目 013
代号:"西方之光"
项目负责人:"UMAR"
渗透如预期继续。包裹已递送。探员在途。
作者:"UMAR"
目标:"JANNAH"
备忘录 099 | P1/1

J. Edgar Hoover很快就要回来吃午饭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