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 My Charlie.
评分: +4+x

Charlie重複的閱覽著SCP-CN-1120的書面報告,Simon早在三個小時前就讓他歸檔最後的實驗記錄,他卻愣是在那邊前後打量,好像他才是博士,Simon是研究助理。

「Charlie,我給你最後的三分鐘把你手上的東西歸檔,接下來的第181秒,你手上要是沒有任何變化,這周末你就準備頂替D級去檢查1120的溼度器。」

「噢,呃,不!那個……Simon,我覺得有一些事情很值得探討。」

「稱謂請加上博士,並且請閱讀附錄的最後一條。」

暫停所有對SCP-CN-1120的適性測試實驗,正在等候重新開放實驗的權限。

「我知道,但我們的實驗方向總是在針對1120本身對其他溶液與可溶性物體。相對的,我們少了很多事情。」Charlie用鉛筆圈出了附錄一上每一條實驗記錄,以及在實驗結果中劃上記號。

「比如………它是否能在人體內被排出?或許郭姓流浪漢只是喝了水走人,1120仍在他體內,但是如果他在1120的附近待得夠久,可能一天?三天?或許1120會透過排泄的方式排出體外……」

「這是個好問題。」雖然只是鉛筆,但Simon依然對於這種過於自主的行徑感到不悅,他一把搶走了準備歸檔的書面報告,鏡片底下的黑色眸子直接的表達了自己現在的心情:「我們尚未做這個實驗,你願意當志願研究員嗎?我想這個提案申請D級也許有被拒絕的可能……但是如果我呈報:研究員Charlie自願成為實驗對象,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Charlie噤聲,他會意過來自己觸碰了Simon的忍耐極限。

「聽著,我們在茶餘飯後的閒聊可能可以聊到這些,但是對於準備歸檔的文件,你一再的質疑內容,甚至直接在上面塗鴉?Charlie,你在挑戰我的耐心。」

Charlie臉色一白,他看著背過自己用橡皮擦將那些鉛筆字跡擦拭掉的博士,撓了撓自己亂糟糟的淺褐色短髮。

「Simon博士,我很抱歉……」

「抱什麼歉?」

Simon轉過頭來看著Charlie,他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我沒有馬上歸檔。」

「以及?」

「我讓你多次催促。」

「以及?」

「我質疑實驗內容?」

「以及?」

Charlie開始面露難色。

「我……在報告上塗鴉?儘管那只是鉛筆?」

「以、及?」

這下有點尷尬了,Charlie回想著這三小時之間他是否還做了什麼令人生氣的事情,但越是想,他的腦迴路越是只剩下一片空白,像一包還未開封的衛生紙。

這陣沉默持續了二十秒,Charlie試圖想要擠出些過去幹的蠢事來道歉,Simon卻搖了搖手讓他閉嘴。他取下了厚重的眼鏡,抽出隨身攜帶的拭鏡布清潔著眼鏡鏡片。

「Charlie,你是我的研究助理,你首要的任務就是協助我,並不是因為我在休息吃飯的時間內願意聽進你的胡話,你就能夠在工作上沒大沒小的談起一些增加我的工作量的蠢事。」

Simon再度把乾淨的書面報告遞給了Charlie,他平復了情緒:「讓我們把時間倒轉回三個小時又十五分鐘前,研究人員Charlie,請把這份文件歸檔回1120的資料庫。」

「……好的,Simon博士。」當然,這次Charlie聽話地取走了文件,離開了Simon的辦公室。


Simon長吁了一口氣,粗魯地將自己摔坐在椅子上。Charlie滿腦子都是些讓人不能理解的事情,這次使用EVP的收穫令他得意了不少,這讓Simon很頭痛。
他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心中喃喃自語:好了,那個渾球剛剛帶給我什麼麻煩?

它是否能在人體內被排出?

如果在1120的感知範圍內待個一天?三天?真的可能完全排出它?

這種嘗試了不是沒事就是要人命的實驗,到底是腦迴路長成多麼畸形的幾何圖形才會想到的提案?

「……唉,該死的。」
然而也只有這種充滿奇思妙想的腦迴路,才會去想到普通人不會去考慮的假設。

Simon將Charlie的提問記在自己的筆記上,關於1120是否能被人體排出體外的實驗正在待命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