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援手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水的。我和着石块一起被无情的湍流卷走,水流的冲击和落水时的耳中轰鸣把我的脑袋炸成一片空白。回想一下,我都记不起我是怎么落到那么一个危机的境地的,比起我怎么从皮艇上抛下来的记忆少得多。

我从来不知道激起浪花的流水是那么的大声。我被水流带着,在一块块岩石间撞来撞去,就像弹球和彩糖罐哀伤的融合进化体,我实在惊讶于身体周围水流的冲击的咆哮的水声。不知为何,我想干脆淹死落个清静。

别嫌俗套,但我觉得现在一秒就像一辈子似的。我居然还有闲心因为我那牛逼的表在石头上碰坏了而心疼了一下,还琢磨着上哪儿换一块。我在激流中飘了好几个小时,终于一大块石头撞到了我的脑袋,时间仿佛就此停滞。

我醒来时,正好躺在漆黑水流的旁边。

我站起身,摸了摸正渗血的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防水火柴,这玩意儿我出门必备。那么急的水流居然没把它们冲掉,真不可思议。手抖得厉害,我费力地打开盒子然后拣出一根火柴划着。

当我的眼睛适应光线前,它就灭掉了。

“不好意思。”

这声音嘶哑而轻柔,就像害了重感冒。

“火焰会消耗氧气的。我们的氧气有限。那么,欢迎来到地狱。”

稍后,我了解到我的这名黑暗中的同伴是在我之前同样被冲入这地下水洞穴的遇难者,他还丢了一个同伴。他没有告诉我当他“吃完了”食物后吃的是些什么,他的声音里透露的讯息告诉我,那不是我想知道的东西。我感觉了一下洞穴里的环境,确实发现了一架双人皮艇。

他在挖了有一阵子了。我嘟囔一声,接着上去帮忙。这条隧道很窄但是挺长,它向上延伸,不过在比较坚硬的岩石和迸开裂缝的地方转了弯。“我估计还得有三天。”他在某次我们为数不多的对话中和我说,“你能撑那么久吗?”然后他笑了挺长时间。

我们就这么挖着。没了表,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他的预测大概是对的。最后,他停了下来。“我要去……呃……是的。我会回来的。”

他一言不发地回到了隧道中。而几秒钟后,我挖破地面,回到了光明中。

光线让我暂时看不见,我趟了一小会儿,沐浴着温暖和光明,接着我发现我的同伴不见了。我大声呼喊,但没有回应。我拓宽洞口,让光线照进隧道,进而照进洞穴。但只有寂静回应着我。

我爬下隧道,在日光下它意外的短,然后我环顾洞穴。在角落里,就在那撞毁的皮艇和那堆被啃咬过的人类骸骨旁,那儿躺着一具死去几个月的干尸,手里还握着一柄铲子。

我夺路而逃。当救援人员找到我时,正迷失在树林里还满嘴胡话,这时我已经失踪四天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