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堪萨斯区第二章:小报

☦Allan读了张尘埃满布的旧小报☦

最终纪元:公元2119年8月
美国,堪萨斯州,Sylvan Grove

很久以前,那个负责处理怪物的组织就进入了公众视野中。当时,人们都很恐慌。愤怒与混乱持续了几十年,整个世界骚动不已。

接着,由幻影,或者说是影者挑起的第一次超自然战争爆发了。美国与加拿大惨遭蹂躏。其他西北边的要塞成为了这些生物的通道。每个人都知道有人正收割着他们的心。

这场为期两年的战争中,巴克利文件,一本概述了如何消灭这些生物的文件,被公开了。人们用这些知识武装自己,而最终,一支新组建的加美联合护卫队(之后很快地变质了)赢得了这场战争。

人们决定,每个孩子都必须接受教育,并从出生起便加以锻炼,以抵御他们的恐惧。如此成长起来的几代人对怪物们并不那么害怕。他们不再以恐惧回应怪物。倘若有东西在黑暗中向他们袭击,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还击回去。

如果一种文化是围绕消灭怪物而成长起来的,那么它必将勇敢地面对即将到来的未知与必然。这就是为什么Allen,一个成长自堪萨斯洲路易斯维尔的一个农家男孩儿,手持一把血淋淋的路易斯维尔棒球棒,在灰尘遍布的路上追逐着一只像狗一样的庞大赤裸的怪物。

“喂!你跑什么!杀了我啊!”Allen喘息着叫道。

被称做恶犬的像狗一样的怪物,匆忙地跑过尘土飞扬的大道,钻进了森林里面,留下一道绿色的血迹。

Allen无声地笑了笑。

他摇了摇头,决定不再继续追逐它。他继续前进在通往城中心的路上,这条路大约有十五英里远。他计划找到一些酒,天线,和一个小笔记本电脑,这样他在嘈杂的夜晚被困在小屋子里时,就可以稍微娱乐娱乐。

现在,他需要找到一个PSF信号滤波器,来过滤掉互联网上充满敌意而又头脑混乱的部分。这样这些东西就不能通过无线信号到达他的屏幕上了。

他用PDA听着音乐步行了五英里,穿过陈旧腐烂的牧场,来到一所红色的房子。当看见门廊上的骷髅一家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接近道路了。他向个子最高的骷髅挥了挥手,那个骷髅点了点头。

沿着道路走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厌倦了歌曲,所以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早些时候发现的PSF护理包。这是从人行道往回走时,在加油站地上散落的二十多个护理包之一。他们每年两次排遣无人机用阅读材料地毯式轰炸已知的城市中心。他没有真正看到这件事,因为他们还有WIFI气球在周围漂浮。

也许这是为了方便没办法走到城中心的老人们?还是子孙后代?哦好吧。

CLEF关于处理大脑拨奏者的指南

呸。他从不需要处理那些整经机。他住在堪萨斯的中部,而整经机一般游荡在大城市或者荒地中。

他滑动界面来确认一下。

杀死它。尽管杀了它。不要说话。不要让它见到你。杀死它。它不是你的朋友。如果太晚你就死了。

后面四十页中不断重复着这段话。

“哎,你啊……”

他又拿出了另一份。

Bright的能让你活得更久些的指南

这份指南只是讲述Allen曾经在PSF纽带上看过的安全提示,并且稍加评论而已。里面也有一些他曾经听过的笑话。这些东西大概有三十年的历史了。写这些的人们有一半都已经死去了,而他不明白为何还在不停写这些东西的人还在呼吸。于是他将这些东西扔到一边。

2118年调查报告

好吧,他还从未见过这个。他撕开了密封,从中拿出文件。

K级项目的收容站点:还在中西部运转吗?

世界其他地方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们。

著名研究员Dr.Mann,疯了,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请阅读特工Yoric的独家专访。

混沌分裂者

他有些紧张,向地平线望去。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他应该再走快一点。

千万之手:第二次超自然战争,预言家的广播,A.W.C.Y.大屠杀的记忆。Grammy重见天日的那一天。

欧几里得佛罗里达。美国最大的收容站点即将破裂。

纽约:存活的城市

北方的大女巫

核打击,维度的眼泪,死灵法师,OH MY。

未来已经没有希望了。

我们拥有你。

去看电视。

你上电视了。

他现在真的应该更清楚些。

我们拥有一切。

我们看见你杀死了Grammy——整个东西——全都是裹着粘液的肢体碎片。

他像是看见闻到了这一切,不禁缩了缩身子。在最后一页,是一张他死在一摊血浆和粪便中的恐怖图片。

躺下,然后去死。

这个

混蛋

最后,没有阅读的标题发出一种他从未听过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盘旋。

他把杂志扔到一边。

“啧,我受够这种烂书了。”

他摇了摇头,试图忘掉这些想法。扎紧了自己棕色的马甲,他继续前进着。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