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堪萨斯区第四章:只有Grammie知道的世界

☦Allan被Grammie惩罚了. SCP-517.☦

mNvgnuG.png

最终纪元:公元2119年八月12日。
美国,堪萨斯州,Salina

一个怪物掌管着小镇Salina,大部分怪物都在那儿定居。怪人们随处可见,但只有有最疯狂者才敢在那儿逗留。镇子的领导者是一个被称为"Grammie"的神秘人物。没有人亲眼见过她,除了职责是维护秩序的"Grammie"的执行者。

她将自己的形象用肮脏焦黄的墨水画在建筑上。她看起来或多或少像是一个老Grammie。

执行者们是手。是黑暗的,虚无的,有着能够延伸到每个角落乃至任何地方的手肘的手。它们中的一些经营着店铺。Allen发誓他一度看到它们种植庄稼,甚至还有由执行者经营的布偶戏。【主要角色都是人类,真够奇怪的】它们从来不和他说话,但它们似乎明白他在说什么。如果他想用mp3播放器来交换4个沙丁鱼罐头,它们会意识到这个交易是不合理的,然后轻轻拍打他脑袋的一侧。

“可恶,这个mp3可有3TB内存,还能打电话!”有一回他这么说到,然而一张缓缓飘落的纸条说明Grammie无所不知。

在经历了一段和行走之枝的小插曲之后,Allen鼓起勇气回到了K-18。他本不想这样,但当他气冲冲地回到家,自己无法获得酒精或者带有降噪耳机的平板电脑的事实赤裸裸地呈现在他面前。当晚上乌鸦来临时他能干什么?塞住耳朵然后大喊“啦啦啦”吗?

于是他在下午三点左右抵达了镇子边缘,在探索区域的时候不断擦去眉毛上的汗。这里一片死寂,本该人头攒动的地方此时空无一人。有些人可能只是被那些手吓坏了【尽管大多数人耻于承认这种恐惧】。

他能看到Smart Mart已经被完全废弃,只有众多执行者在那儿蹦蹦跳跳。它们数不胜数,以致建筑物的地基被虚无的手肘挤高了三英尺。

“Grammie,”Allen把手靠在嘴边围成杯状大叫。“我需要一台电脑和酒,你们要我用什么换?我有一些杂志和一堆鸡骨头。”

他等待着,发现执行者们如流水般在阴影中滑动,直到它们中的一个停下来转向他。它在两秒内朝着这个方向流动了四分之一英里,停在Allen头部前方几英尺的地方。它朝着Allen晃动着手指。

“噢为什么不?我的出价不够吗?看这儿,我把我的汗衫卖给你”他说到,同时开始解开纽扣。

那手握成了拳头,左右晃动着。

“然后呢?Grammie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么?”

那只手再次左右摇晃了一次。不卖。

“为什么不!?”Allen举起手来恳求着。“我弄到了些好东西给你们,你们没理由不卖给我。”

突然间另外五只手加入了这个会议,在离第一只手几英尺的地方聚集在了一起。它们组成了如蛇一般蠕动的形状,并向第一只手蹒跚而去。而第一只手则形成了了爪状的嘴并开始猛击其他的手,直到它们变成地上的一滩虚无的影子。不一会儿它们又回升到视平线,使得Allen在盯着它们的同时它们也能盯着他。

“苗条的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是件麻烦事。但他们甚至没有像我们人类一样的意识。”他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听着,我得做什么才能和你再次交易?我可没有一整天的时间来耗在这儿。”

执行者们跛行了一会儿,然后转向了东北方。大约五秒钟后另一只攥着一小片纸的手出现了,它们抓过Allen的手然后控制着他去读那张纸。

“嘿,伙计们,放轻松。我自己能动!现在让我们看看这纸上写着什么?”

两只手在他浏览文字时无声地鼓着掌。

“不!”

一只形似脑袋的手缓缓地点着头。如果他想和它们以物易物,那么纸上的内容必须被执行。

“Grammie,不!”

执行者们抓住了他的脚,把他掀翻在地。它们拖着乱踢乱叫个不停的Allen下到了停车场,然后他撞碎了空无一物的老百货商店的门。幸运的是,这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所以当他被殴打得痛苦地喊叫时他只会注意到自己被刮破的背在地上留下的血迹以及随之而来的疼痛。


Allen的脸隐隐发青,他背部的汗衫已经完全破碎,并且当他跌跌撞撞从Smart Mart跑出来时他的背上和衬衫上满是凝固的血液。一两天内他都别想坐着了。

“没有下一次了!”Allen咳嗽着,在人行道上吐着痰血。“你们这群混蛋,我再也不会在这个镇子里作交易了!你们听到了吗!荡妇!听到我的话了吗你这个混—”

一只手狠狠的在他脸上扇了一耳光。他的舌头被牙齿磕出了血。

如果他想在这座小镇进行交易,他需要懂得礼貌,那意味着不能骂人。他依旧需要酒精来麻醉自己的不幸,以及忘掉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需要点硬货。

“—软糖脸。”

Grammie是怎么知道他在诅咒或者杀那些多少算是善良的怪物,这个问题他只能靠猜测。她似乎就是知道。有时候他想知道她是如何对待那些坏家伙的。这也许和为什么这个镇子一直这么荒凉有关系。

“你想要我做什么?”Allen轻声说到。

五秒钟后一只拿着一小片纸的手缓缓地朝他飘来。Allen小心地抓住了纸,当他的手感觉到那虚无的手指的挤压感时他试着不让自己表现出畏缩。

“谢谢。”

他举起了纸,眯着眼盯着这些滑稽的,细小而又潦草的字母。

“‘帮助你的邻居’,什么?这太模糊了。Grammie请你解释一下。他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看向了再次动起来的熟悉的第一只手。它指向了日落的方向。

“那在我家的反方向!你想让我走那边?我能明天再做嘛?”他的眼睛愤怒的瞪着。“拜托了。你知道的,在外面……好吧你不知道,但是晚上在外面和自杀无异。这并不夸张,Grammie。我可能被Ender叮咬然后吸干,也可能会被Shadowman切碎!”

那只手仿佛很疲惫一样跛行着,就在这时另一只手带着另一张纸来了。

你只需祷告,Grammie无所不知。

“你是认真的吗?你是他……该死的认真的吗?”

执行者给他竖起了大拇指。她是认真的。他擦了擦脸,开始朝市区走去。一个执行者回到了他的头部前方,尽管它还在跳动。Grammie坐在他眼睛后面,确保他在营救他未来的朋友的时候没有做傻事。

OKS_4.png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