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堪萨斯区第六章:SCP基金会

☦旧日的守卫者已经醒来。☦

最终纪元:2119年8月13日
美国,堪萨斯州,盐湖

一个早已忘记了自己叫什么的男人正驾车行驶在盘旋的道路上,道路所在高低不平一片荒芜,而他忠诚的狗在他的身边。他向东驶去,迎向黄昏,熟练地驾驶着他的移动堡垒:喷有刺眼的红黑相间的黑寡妇图案的掠夺者69号,他正执行一个任务,跟进一份关于一些不受约束的激进异常人员对旧堪萨斯区的居民进行恐怖袭击而成为全民公敌的报告。

他摇下窗户并把烟头弹了出去。“怎么样?你并不经常在野外发现异常,不是吗,孩子?”

“不,根本不常见,还有不要称我为孩子,”穿着花哨的衣服的狗回应道, 他的声音因为叼着雪茄而变得含糊。

“我还以为地上所有人已经都死光了,现在看来我们还是太天真了”男人微笑着说,狗转了转他的眼珠。“上帝啊,我觉得烟灰要落在我的衣服上了。帮我抖抖烟灰吧,1号”1号夹着他的雪茄,向窗外弹了弹烟灰。“要到了,9号”9号兴奋的喘息着。

就在他们穿过一个最近经历过大屠杀的原住民营地时,特工1号在他的通讯设备上跳出了一份认证文件。屏幕上是一个男人,看起来25岁左右。1号“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用手擦了擦他的衣服,并走向那些原住民。9号从窗户跳了出去,兴奋的跑向那个3口之家。

“你好。我为SCP基金会工作。我们得到的报告称你们的部落遭到了攻击,”9号用专业而又富有同情的语气说到。这个家庭彼此身体相互缠绕,回应的声音只有统一的抑扬顿挫的哀嚎。

“我知道了”,9号回答,转头看向1号。“听见了吗?”

1号眯了眯眼睛。“每一个字”

“我们感谢你们所抽出的这一段时间,以后我们会对你们和你们的家人提供帮助和保护。如果你们还有什么需要,请给我打电话。对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我们感到非常抱歉,还有,记住我们的话”,9号露出他的牙齿。“他将被制止。我们不会再次躲藏在黑暗之中。我们将站立在阳光下。”

这个家庭围成一圈拍打并抚摸了9号的肚子,这使他躺在地上兴奋的打滚。

“哦,见鬼了,9号。”

“抱歉,我这就来。”


在腐坏的混乱时代,SCP基金会仍然正常的运作着,不惜任何代价维持现状。维持社会的常态。收容异常。但这只是曾经的基金会的一个虚影,两者不尽相同。

基金会是什么时候或是怎么改变它的精神的,没人能完全确定。有一些观点认为它只是在维持着原有的现状。一些人声称基金会已经完全被一些不属于人类认知范围内的事物控制了…当然也有可能基金会完全没变。

在黄石公园的地下,古基金会机构的旧有遗迹,是最后几个地球上仅有的未变异人类的聚居地之一。基金会收容异常的目标已经失败了,而优先权已经改变。人类被收容并被绝育。收容突破不再是问题,仅仅是突破了周边而已。

几年以前,伊甸中的厅室已受锈蚀,齿轮也吱呀作响。他们用数年的时间尝试着去使他们不可思议的机器恢复到以前的辉煌,但这机器确实不能用了。过载早已将它损毁,系统已经大限将至。只有第三级系统一息尚存,尽管它的能力不足以创造生命,但它至少能够守成。

十年之前,最后的9个人造人的记忆突然通过旧协议唤醒,在控制室疑惑的彼此打量。如果此时机器能够正常运作,这个世界将自主重建,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个机器的作用,还有他们自己的身份。

终于,他们开始了解基金会,并且在数据库的个人照片中找到了与他们长相极为相似的照片。

1号想起了所有的事,当他的同伴们正因档案中一个长着金鱼的头的男人的照片而抓耳挠腮时,1号决定让一切保持原状。

2号的前臂上满是浅粉色的,凸起的疤痕,但数不清疤痕这件事没人能怪他。

3号正忙于研究他们的存货以解决他们的生存危机。

4号正靠着迷宫里一个不起眼凹处的仪表板,仪表板上的银色锁链紧紧缠绕着一个控制杆。

五号不顾一切地要让伊甸园的人口增长,同时六号在确保七号没有。八号声称自己知道谁该做这件事。

而9号不是狗,因为没有人知道狗应该是什么样的。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