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堪萨斯区第九章:报应


行走之枝举办葬礼

最终纪元:2119年8月13日
美国,堪萨斯州,树枝之森

Allen被行走之枝包围了。面对1号的左轮手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Gersha脸上显现出困惑的微笑。但她很快便安心了,因为1号告诉她这只是按程序办事。

“嗨,伙计,”1号说到,他的微笑渐渐褪去,“我觉得你欠这些好人们一个道歉。”

当行走之枝在他周围舞动着,哀嚎着并不时对他指指点点时Allen感到非常烦躁。他不知道还有很多很多的行走之枝从后面的秸秆地里走出,加入这个不断晃动的人群。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使得奶奶在这里再也不可能帮他了,而奶奶似乎对这个拿枪指着他的头的男人没有任何意见。

“先生,发生什么了?”Gersha礼貌的问道。“为什么你用枪指着Allen先生?”

1号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你这个朋友屠杀了他们不少人,而且缺乏适当的理由。他突然开始击打他们可怜的小脑袋。我想在以前的美利坚联邦他们称之为谋杀。”1号向地上吐了口痰。“对不起,小姐。”

Gersha眯着眼睛看向Allen。

“到我这来,女士。”9号说到,“他们需要一些空间。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幸运。我们刚把你从一个危险人物身边救出来。”

Allen扫视人群。他们正在靠近,仅仅越过了1号的视线边界。如果他能抓住机会的话…他可以消失在这些行走之枝中。

1号转头对9号说“确保让她不要看这边。”

9号回答“到底搞什么鬼?”

就在Allen要转身的时候,几只奶奶的执行者飞快地掠过他的耳朵并把他的四肢缠了起来。

“我艹!”Allen大叫,这时一双带着鼻子的手堵住了他的嘴。

1号耸了耸眉。“哦,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人类。它们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1号放低了枪口并在不停挣扎的Allen身边蹲了下来。“你怎么看,9号?你对这玩意熟悉吗?”

9号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啊,是的,这就是传说中的SCP-517。那个算命者。尽管这很奇怪。她的附肢常常浮现在黑暗之中,直到视野中出现合适的对象才会被激活。”9号放低他的爪子触碰了一只手。“另外,我很惊讶我们还没死。”

Allen能听到远处传来某种声音,听起来有点像是PSF的邮机。1号直起了身子并转身走开,自言自语“哦,所以,伙计,你怎么看?我们要杀了他吗?你知道7号会对这件事纠缠不休。”他摇了摇头,然后蹲下,把左轮手枪的枪口捅着Allen的太阳穴。

9号耸了耸肩。“我们还有机会同时杀死他体内的实体。这是一种双赢,你不觉得吗?”

“哦,该死的。”

Allen在等待那一巴掌。然而没有。奶奶没有打他耳光。

1号扣下了扳机。


7号在离人群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着陆,他向1号、9号和那个女人打了个招呼。“嘿伙计们,我错过什么了吗?”

1号往地上吐了口痰。“我杀了一个男人。”

9号转了转他的眼珠。

“你什么?你!为什么?”7号伸长脖子看了看那群行走之枝,用恳求的语气询问“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真正的人类了!你是傻吗?”

“喔哦,现在,先冷静一下,我有一些理由…第一,我看他不顺眼。”1号转身点上一根烟。

还没等7号回话,9号就插话进来。“第二:他对人口产生了影响。第三:他是一个不稳定Keter级项目的寄主。那个算命者,你们应该听说过她。杀死寄主,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7号摇摇头,然后看向那个女人。他伸出手。“你好,小姐,我是Kondraki.”

1号用手拍在7号的飞行服上。“最后一次,你的名字不是什么该死的Kondraki!你是7号。你是第七个出来的。Kondraki只是某个死鬼。”

7号点点头,正了正他的眼镜。“好吧,1号,如果我是第七个出来的,为什么只有我们八个?为什么不是九个?“

1号耸耸肩,把7号从头到脚扫视一遍,低声说到,“有可能是7号吃掉了9号”

9号用爪子揉了揉太阳穴。

7号摇了摇头,回头看向Gersha。只是她看起来一点都不想介绍自己。


那个晚上,一大群行走之枝围在一个浅坑旁,旁边竖立着一个用粗糙的秸秆制成的十字架。他们的叫声在夜色中回荡,高低起伏。一个大个的行走之枝正吃力的用土填满这个坑。在人群散开之前,最高的行走之枝在墓前久久哀嚎不能止息。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