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00: 仇怨曲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000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无效化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从01/04/2000起,SCP-5000的惰性残余将被拆解并送往存储站点-77安全保存。SCP-5000虽已无效化,对杰苏阿尔多镇将继续保持严密监控。

描述:SCP-5000是一能制造人声音乐的乐器,具备与其构成元件相关的多种异常特质。该乐器包含124具防腐人类躯体、一套黄铜管,以及用大型鲸类的胃和肺雕成的风箱。SCP-5000以12个附属琴键、以及若干杠杆、滑轮和踏板控制。根据此结构,推测SCP-5000在当前无法由基准的非异常人类演奏。风箱通过有节奏拉动3根黄铜链操控,通过管道系统将空气输入其人类部件内。6根杠杆用以变道管道,令其将气流进行不同程度的扩大或缩减。48个踏板中,每个琴键下各有4个,用以控制接收空气的人类部件。每一键盘上有88个琴键,用以操控人类部件的口、舌、喉咙和气管。

操作SCP-5000时,镇内各处隐藏的风口中会喷出蒸汽,且有持续的齿轮运转声响起。这表明整件乐器内包含蒸汽动力和齿轮运作,但SCP-5000腔内的非常音响使其源头难以确认。更多关于SCP-5000及其机制的信息会需要拆解/解剖才可获知,但此类举动可能损伤甚至破坏SCP-5000,受到禁止。

SCP-5000的人类部件起初被记录为已死亡,但脑电图(EEG)扫描表明其大脑活动仍然存在。对刺激反应、脑波活动1以及内啡肽水平进行细致检验后,得出结论认为这些部件具备自我意识,且处于重度痛苦中。此状况的实现方式尚还不甚明了,但可能与使其得到完好保存的某种未知化学因子有关。

Zg2TWoL.jpg

Silvestro Criscione偶然拍摄到的袭击者照片(1953)

在1953年一次对绑架及集体谋杀案进行调查的过程中,SCP-5000被发现于意大利杰苏阿尔多的杰苏阿尔多城堡2地下。来自威尼斯的Isabella Colasanti时年27岁,是一位颇有天赋但尚不知名的歌手,于12/25/1953,一群佩戴面具、身穿怪异仪式长袍的袭击者将她从杰苏阿尔多的演唱会上强行绑走。当前推测绑架者拖长了Colasanti到杰苏阿尔多受邀访问的时间。

幸存者报告称这些袭击者从一团黑烟中出现于舞台上。很多人称他们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还以为这是表演的一部分。袭击者打晕了Ms. Colasanti,并将试图干预的人全部杀害。Silvestro Criscione是为此活动雇来的专业摄像师,在面具人携Colasanti逃跑时拍摄到了一张照片。此事件造成34起伤亡,包括12人死亡(包括Mr. Criscione),所有受害者死于匕首捅刺或是被绞喉勒死。

当地警方在调查时表现出效率低下;起初这被当做能力问题而遭忽视,但之后发现其与袭击者间实际存在着同盟关系。受害者家属对此进展缺乏感到失望,罗马方面很快做出响应(推测是因伤亡数量不寻常引起了注意),并派出了一队调查组。调查员Armando Francesco接管此案件后,发现有相当多证据被忽视或故意不受理会,且显然存在有对此次袭击的掩饰行为。发现有当地警方销毁实物证据(包括故意不经尸检即火化尸体),甚至非法处决了几名“共产党游击队员”—三名年龄在16到20岁之间的男性被栽赃为凶杀案犯。

国家调查员最终发现在杰苏阿尔多存在一秘密社团,名为La Mascherata(“化装舞会”),其杰苏阿尔多分部绝大部分成员是艺术家、作家和音乐家,另有若干镇官员及警方高层。对最底层成员(一般也是最年轻者)进行审讯后,探员找到了杰苏阿尔多城堡地下的罗马时代蓄水池,公众此前对此地一无所知。SCP-5000在此处被发现,还有若干与该邪教相关的器物和文件。Isabella Colasanti的尸体也在此被发现,且已被未知化学化合物部分处理。证据表明她是在12/30/1953的22:40于仪式中被瘫痪处置(起初记录为被杀),与毕宿五3上中天为同一时刻。

与Francesco共事的调查员Germano D'Orazio是基金会潜伏特工,对这些发现进行了报告。基金会特工伪装为意大利武装部队接管城镇,对其居民实施记忆删除。绝大部分邪教成员在被围捕时自杀,成功被俘者则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并吞下。La Mascherata的幸存成员被转移到Site-██接受审问和处决。

八名异常实体,编为SCP-5000-1,被发现处于无活动、可能未激活的状态,与12/25/1953袭击中的参与者外形相似。对其身体进行分析后,发现其在基因上为普通人类;然而,有陶瓷状4的面具通过一种粘性的黑色物质与其面部相接合。此物质在脱离宿主后便会快速蒸发,造成检验工作难以进行。X光成像表明其已吞噬了大部分头骨,包括全部大脑。虽然技术上说仍然是活体,它们既不会说话也不会活动,似乎也不需要任何给养。这些实体被转移到Site-17,在此安置于安保收容下。

匿名5教徒间的通信表明其对欧洲政界、文化界和宗教界权威有重大影响力。这些信件内对SCP-5000有所提及,该教派称其为“Il Coro”(“唱诗班”),并声称其在某个具重要意义的预言性实体Il Maestro del Rancore(“怨仇大师”)降临前无法被演奏。6幸存成员均层级低下且不知情,根本上只是为某个不明内部圈层的利益而服务,其真实动机依然不明了。

在这些文件中还发现了七份复杂度非常的曲谱和一份日志。这些手稿已被追溯到16世纪晚期到17世纪早期,且有贵族作曲家卡洛·杰苏阿尔多的签名。

SCP-5000的存在及其相关文件表明,卡洛·杰苏阿尔多为公众所知的传记并不完整。他最相关手稿如下:

卡洛·杰苏阿尔多将他的异常作曲称为牧歌,但其唯一的相似点只有使用人声。因其复杂性,此歌曲使用了一种全新的音符系统,可能是由杰苏阿尔多自己发明,亦或是从某个不明源头改进而来。这些曲目不包含任何书面歌词,只是指导使用者演奏SCP-5000,它自己就会发出类似歌词的声音。虽然标题为意大利语,但SCP-5000产出的话语不符合任何已知语言。

基金会研究员在乐理学家Dr. Lorenzo Martinelli,领导下尝试操作SCP-5000,成效甚微。即使使用多名弹奏者,最后确定该乐器需要超自然的能力(主要是在速度和协调性上),人类交互完全不具可能性。

受自动钢琴11启发,Dr. Martinelli开始研制能绕过SCP-5000前所未有复杂度的方法。他的发明—自动尸气琴12完成于1973年,终于使得基金会能测试SCP-5000异常能力的程度如何。初期实验由D级人员进行,并由研究员通过隔音间观察,之后在SCP-5000停止演奏后直接展开分析,并采访测试对象(若可能)。实验结果如下:

在1997年梵蒂冈秘密档案局的无关调查中,基金会特工找到了关于一次被遗忘密谋的证据文件,其意图是掩盖发生于阿韦利诺省的一次重大事故。虽然并未提到SCP-5000本身,红衣主教成员的通信中频繁而模糊地提到了卡洛·杰苏阿尔多及他的反常。还发现了似乎是从该作曲家房产内查抄的物品,包括一本无标题文件,还有四本曲谱,其复杂程度超出人类所能背诵。这些作曲的标题为Strappato dalle guglie del sacrificio(“自献祭的尖塔上撕下”),Il mio ossario trabocca(“我的藏骨堂数不胜数”),Dai sogni di febbre dei bambini(“取自婴孩的热病梦”),以及La marcia dei maiali(“猪猡的行进”)。对这些线索展开更多调查后,最终发现了一次为清除异常活动展开的教会资助军事行动。

梵蒂冈归档文件:

鉴于梵蒂冈文件中对此异常性质的极端描述,监督者决定有必要终止对SCP-5000异常音乐能力的进一步测试。特工调查了卡洛·杰苏阿尔多在那不勒斯的坟墓;墓中没有人类遗骸,只有一具猪骨。

附录5000.1:

附录5000.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