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0 - 因果报应(旧)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white-space: nowrap;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screen and (prefers-reduced-motion: reduce)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important;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width: 1%; }
    to { opacity: 1; width: calc(100% - 0.25rem); }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
    to { opacity: 1; }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000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forest.jpg

SCP-6000事件大约30分钟后的收容区域。


特殊收容措施:


已在收容SCP-6000的区域周围设立了2km的隔离区。异常的具体边界会在该区域内不可预知地改变,但大致占据相同的体积。

允许且鼓励研究Site-90的人员自由扩大其永久雇员记录。任何坦承自身先前有会被认为是道德上两极化的行为的条目,可在任何情况下得到完全赦免。为了完成收容,这些条目需由具有5级保密权限的SCP-6000研究人员审核。这些坦承将用于评估一名雇员在形而上学的“业力karma”概念中所处的位置,且对持续研究是有必要的。


描述:


SCP-6000是位于俄亥俄州桑达斯基西南部的一片区域,进入其中的任何人的业力都会被强制带入零和。测试已确定,SCP-6000很可能对一个人过去的行为、思想和观点无所不知,且会根据行为准则对其分配价值。

进入SCP-6000后,个体将强制回顾分析自己的行为,行为的严重程度很可能与他们与净零(或正)业力的距离成反比。没有犯下已知的严重道德过错的个体通常会对自己过去的行为感到遗憾、自责或沮丧。该阶段结束后,个体将排出一种惰性、黏稠、来源不明的棕红色物质,通常通过口鼻排出。有严重业力缺失的个体,或者曾犯过严重违反道德的罪行如谋杀的个体,最常见的表现是爆发性失血。偿还业力缺失的过程被称为SCP-6000事件。

SCP-6000事件发生前,受影响对象周围约100米内的环境色彩饱和度将降低。一旦SCP-6000事件开始,即使受影响对象离开收容区域,其效应仍将持续至完成。在一段时间之后(其时长有极大的变化),对象将基于自身与净零业力之间的距离失去总质量的一部分。在严重情况下,此种失质已超过对象估计的总质量的100%。目前尚无方法终止已开始的SCP-6000事件。


附录 01:项目概况


Cetanā”计划


目的:
通过研究SCP-6000,可以更好地理解对象某一行为的道德义务。此外,若可能,将确定此种道德义务的普遍性或广泛适用性。简言之,评估道德的自然发生及其永恒性或灵活性。

方式:
在详细记录过去的行为和当前的信念之后,部分个体可能会被重设至净零业力。确立起一组净零测试候选者后,可采取行动以确定与单一行为有关的特定道德权重。如此,辱骂、撒谎和传统上更为严重的罪行可用于衡量普遍的道德影响。

风险:
因为任何给定测试对象的部分历史可能会被有意或无意地遗漏,所以在建立起一组测试对象前,SCP-6000很可能产生不可靠的数据。

此外,测试很可能会揭示一个客观存在的点,此后SCP-6000事件将不可避免地变得致命。为补偿后期测试的影响,伦理委员会和其他监督力量的密切参与可能是必要的。

项目背书:

自O5-3案头,

该项目提案的作者Saito Fujima博士是一名信誉良好的基金会研究员。Fujima博士拥有爱丁堡大学超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的博士学位,且是基金会道德伦理研究专家协会中声望很高的一员。他从2008年加入基金会,目前驻扎于Site-19,拥有4级安保权限。在他受人尊敬的职业生涯中,他对围绕高度微妙的异常的收容和归档的并发症展现出了敏锐的视角。他也为自己的承诺付出了代价,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对我们使命的忠诚。

我全力支持Saito博士和他的团队对于更好地收容和理解SCP-6000的愿景,并已邀请了全部有必要的监督以保证最高的伦理标准。若你们认同这项计划继续进行的研究价值,我将亲自对其监督。该项目正在研究的此类问题对整个社会和我们自己的考虑都有巨大的好处。

非常感谢。
O5-3


附录 02:测试对象001 JEREMY HIX


研究对象001名为“Jeremy Hix”,MTF Zeta-9(“鼹鼠”)的前成员。Hix特工在2011年加入MTF倡议,此前他曾在美国驻阿富汗的武装部队服役两次。2017年,Hix特工由于退行性脊柱病变的医学并发症从MTF荣誉退役。因为Hix特工在对美国和基金会的服役中取得了很高的荣誉,他被继续雇佣为安保顾问。

项目工作人员注意到,Jeremy Hix的个人记录中没有任何公开或私下披露的严重犯罪行为。尽管他存在与军队有关的暴力前科,心理分析表明Hix特工不愿意施加暴力,且保持高度同理心。

由于他自愿协助计划,Hix特工被授予额外2年的退休资格。

日期线:2018-01-04_09:10

Hix特工被护送到SCP-6000的收容区域,并提供了基本的林地生存装备和必要的视听记录设备。一架“全地形监测无人机”和一架“浓密植被空中支援无人机”被分配到测试中作为辅助记录设备。需注意SCP-6000对无机物质没有已知的风险。

设备检查完毕后,Hix特工和他的随行无人机进入收容区域,在必要时调整路线绕过倒下的树木和沟壑。他们在跨越界定的异常边界大约20分钟后到达了收容区域的中心;无关的音频已移除。

Hix特工:指挥部,这里的灌木丛看起来有点奇怪。到目前为止一直都是普通的枫树、梣树、橡树,但是……这些是——……发生了什么?

监督者:请描述你周围的环境,Hix。(有大约两分钟的通讯沉默。)

Hix特工:这些叶子都……好吧,它们变灰了。一切都……(Hix特工在原地旋转了几次,记录他周围的环境,显然在评估情况。)

监督者:可以继续前进吗,Hix?

Hix特工:我不确定我想继续。这种……灰色现在已经完全包围了我。一切都那么平淡那么沉闷,就连空气和阳光也一样。(Hix特工打开随身相机,将它放在倒地的圆木上。他坐在一个树桩上,面对着镜头。)

Hix特工:我想把它就留在这里,这样——

监督者:Hix,允许你离开记录设备。如果你坚持,我将——

Hix特工:我不是很在意。(Hix特工摘下耳机,将它朝左肩后扔出。他在沉思中安静地坐了几分钟,随后身体前倾,将手肘放在膝盖上。)

当我被MTF招募的时候,我要求和我的部队再待30天来完成一项我一直在训练的任务。在山里的小镇,要消灭一个恐怖分子的头子。那城市叫 Olum'Kalay,我记得。不完全确信。恕我直言,所有的那种泥洞看起来都一个样子。没有什么掩蔽物和可怕的路径,除了在院子南边的一条岩石斜坡之外。情报显示我们的目标在四个相连的房子中的一个里,住在几户人家之间。我们被告知总共应该有6到7个武装分子。

(Hix特工将左手从膝盖上移开,抚住自己的腹部,他的脸短暂地扭曲了,额头和上唇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

我们攻破了第一间房,觉得那里只有平民。没有男人,更别提武装的了。我们到了第二间房,攻破并确认了相同的情况,但这回,在我们出去的时候,几块地板飞了起来,藏身的人向我们开火了。我们也回击了。他们倒下了四个,我们两个。

(Hix再度沉默了几分钟,双手都抚在腹部,开始前后摇晃。尽管这片区域的所有色彩饱和度都已经降低,Hix的脸肉眼可见地比之前变得更加苍白了。他衬衫上出现了几处暗色的斑点,开始有液体渗出布料。液体的尺寸、形状和散播方式都与半自动武器开火造成的伤口一致,但没有可见的射入伤,他的衣服也没有明显的破坏。)

Marlow的手臂和肩膀中了三枪。Buckley腿上中了两枪,都穿透了他的小腿。他们俩肯定都能活下来。Rochelle和他们待在一起,所以我去发送撤离的信号弹,但我在看到外面的动静时僵住了。我凭本能做出了反应。我开火了,然后……(Hix特工剧烈颤抖,脖子上的静脉短暂地凸起、痉挛。)

我杀死了三个平民和我们的目标。(暗色的物质也开始从Hix的泪腺、鼻子和耳朵里渗出,特工没有对其作出反应,只是清出了口中的物质。)

在我回来的时候他们都在为我欢呼。我杀死了三个无辜的人……而只有一个恐怖分子刚好在里面。但他们在欢呼。

(尽管多次试图引起回应,Hix特工保持沉默。监督者得以利用两架无人机上的交流协议绕过丢弃的耳机对其呼叫,但Hix特工没有明显的反应。在大约10分钟后,Hix特工开始微笑、大笑,把目光移向镜头之外。在他吸气想说话时,突然开始爆发性大出血。估计排出的血液有160升。两架无人机成功返回基地。)


附录 03:额外项目结果


对象编号: 020
姓名:Fowles, Isaac J.
年龄:49
值得注意的行为:连环家庭暴力,霸凌他人的前科,多次醉酒驾驶。
感知到的业力:高度负面,趋向负面。

结果:对象引发的SCP-6000事件使其持续排出棕红色物质35分钟以上。多次要求的处决请求被拒绝。对象在爆发性失血前排出了多于15升的液体。总排出物质估计为50升。

当前状态:已死亡

备注:考虑到对象不计后果地漠视生命,这一结果是可预见的,然而,这验证了名义上小于谋杀的罪行也会导致处决。

对象编号:098
姓名:Ackerman, Michelle M.
年龄:38
值得注意的行为:多宗纵火罪(青少年),违法行为,非重刑罪(青少年)
感知到的业力:中度负面,趋向正面

结果:对象引发的SCP-6000事件使其排出的物质大体上比其他的样本颜色更深、更加黏稠。排出的出口仅限于口部,并伴有长时间的咳嗽。总排出物质估计为1.5升。

当前状态:成功

备注:对象为“思”计划的实验组。本次结果强烈表明有克服先前罪过的能力。收集对象治疗记录的工作仍在进行中。其需接受30天的精神监控。

对象编号:148
姓名:Brenatto, Todd M.
年龄:40
值得注意的行为:因自卫被判谋杀无罪,此外不合作
感知到的业力:净中性或接近中性,趋向负面

结果:对象引发的SCP-6000事件使其排出大约1升棕红色物质,随后失去意识。对象在回收之前因大出血而死亡。尸检显示其内脏的损伤情况与多处刀伤一致。在冷冻保存大约8小时之后,对象在死后爆发性失血。总排出物质估计为65升。

当前状态:已死亡

备注:测试证明,不论对象的生理状态如何,SCP-6000事件将持续到解决后。

对象编号:297
姓名:Singh, Sunita R.
年龄:31
值得注意的行为:管理受害者维权小组,捐献了肝叶。
感知到的业力:强烈正面,始终持续

结果:对象未引发SCP-6000事件。旅行大约一小时、对象接到命令返回基地后,对象呕吐出通常与SCP-6000事件有关的棕红色物质。总排出量少于200毫升,但其中包含3个已死亡的SCP-3209实例。

当前状态:成功

备注:数据忽略为离群值。标记对象为POI以进行后续计划。


附录 04:项目状态更新


以下报告由项目负责人Saito Fujima博士提供,意在上呈伦理委员会、监督者议会以及研究监督委员会以进行评估。它已被重分类为4级,并附在本文档上。

尊敬的各位同事,

我非常荣幸知会诸位有关“思”计划的进展及第二阶段测试的结束一事。如计划大纲所述,我们进行了超过450次测试,以建立起深刻且有代表性的净零业力对象组,并得以以此衡量单独行为的“道德权重”。经过三年多的严格测试,我们对人类状况和道德的客观本质收获了深刻的理解。

带着这个消息,我可以高兴地宣布,我们已经准备好进入本计划的第三也是最后阶段,将需要对为了更伟大的目的而必须从事道德复杂行为的基金会人员进行广泛的考察。自然,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们,或者我们认识的人,都非常符合此类描述;但我需要提醒诸位,道德是一幅复杂的挂毯,可以追溯到我们的根源,而非仅是近期事件的偏见。

我正式请求来自Site-17、Site-19和Site-63的人员提供协助,以准备下一轮测试。作为合作的表态,我将邀请我在这些地点的决策者同事们参观研究Site-90以验证我们的方法,并告知他们对这一倡议可能存在的任何关切。

我们的目标是对当前可行的测试对象进行一系列道德复杂的收容措施的交叉训练,让他们执行这些行为,并测试其业力结果。访问不应中断正在进行的活动。

热切等候诸位光临,
诚挚的,

Saito Fujima
“思”计划首席研究员


附录 05:SITE-90事故


在几周的时间里,来自Site 17、19和63的研究及管理人员被带到研究Site-90,以评估计划状态并探知SCP-6000的当前状态。在项目负责人Fujima博士的带领下,访问团队参观了研究区域、公共区域和收容区域。

2019年5月19日,研究Site-90的内部传感器显示,Fujima博士的解密密钥触发了站点的手动自检紧急情况。为了应对这次覆写,站点进入了黑色警戒封锁状态,并将其与外部网络的硬线链接解耦合。此次事件发生时,由Fujima博士、Site-19项目管理员Adam Hale以及Site-63主管Jack Bright组成的访问团队已抵达SCP-6000的收容区域附近。在封锁期间,未能成功联系该团队。

以下视频抄录回收自Fujima博士领口上的摄像头。

无关镜头移除。参观人员沿着围栏内的收容区域行走,远处可听见电喇叭响声;那是黑色警戒状态开始生效的标志。队伍停下,他们转向彼此。Hale和Bright的目光在Fujima和远处的Site-90之间来回扫视,而Fujima博士从腰带上抽出一把枪,打开保险,指向Bright主管。

Bright主管:发-发生了什么,Saito?是什么管理方面的变动吗?

Fujima博士:对,差不多吧。(用枪管指着两人,随后指向SCP-6000内部。三人开始行走,途中Hale和Bright时不时回头看Fujima。)

Hale博士:他们首先就会来找我们,Fujima。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是组织者,而我们两个是贵宾,所以如果你能告诉我们,可能就——

Fujima博士:你闭嘴。没必要谈话,或者交涉。

Bright主管:那你要怎么做呢,Saito,开枪?可他妈的不是吗。我见过你的现场测试了。就算射程这么短,你这蠢蛋也只有一半的几率击中我。顶多。

Fujima博士:可能吧,但我击中你们俩中的一个的几率就高多了。虽然你是个怪物,我还是觉得你不会那样对待Hale先生。至少现在还不会。

Bright主管:你还叫我怪物?是你让我来俄亥俄州的。

Hale博士:拜托,Jack,现在不要。

(三人继续行走几分钟,随着距离增加,电喇叭声逐渐减小。)

Fujima博士:已经够远了。

Bright主管:好的。所以现在怎样,老大?你要勒索赎金?还是说会有某个一身Men's Warehouse的头发油滑的中级GOC官员从一架……隐形直升机里跳出来?或者别的什么。你这是变节吗?

Fujima博士:不是的。Bright博士,你要转身进入SCP-6000,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听到这个要求之后,Hale博士和Bright主管相互对视,皱起了眉。)

Hale博士:我们都知道这个地方的文件,你肯定也知道他的。你到底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地方能毁掉护身符?

Bright主管:我也很好奇。那里面都是呕吐物和梵语模因,而我已经在车库里最好的设备上测试过这玩意了。它到底为什么会管用?(Bright主管将重心转移到左腿上,开始抚摸下巴,显然是在考虑。)

Fujima博士: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在仔细研究这异常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是痛苦不堪。无数个小时里,我阅读着关于道德越轨的第一手资料,对比着受害者的报告,对比着学者的法律分析。宗教分析。社会政治分析。人类学影响。还有很多很多……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业力的存在,而你可以付出代价。它就在那里等着你。在SCP-6000之内。

(几分钟过去,Bright主管的姿态进一步放松;他和Hale交换了几次困惑和理解之间的眼神。他们交换了与其他对象有关的机密材料。这段对话因无关被移除。)

Bright主管:行吧,伙计。但真的为什么?你知道我只会继续跟在这闪光的老家伙上,对吧?(Bright主管拽了拽护身符的链子。)你要做的事,是没用的。

Fujima博士:不。我可以自信地说你不会活下来。因果报应是绝对的。这个测量系统就和光速一样普遍适用,而我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它无法逃脱。在走进这个入口之后,被评估会是。不是963,也不是你现在的身体。因为你已经做下的一切、因为你可能还会去做的一切,如果这是我要做的最后一件事的话,因果报应现在就会在这里杀死你。

Hale博士:Saito,你搞什么鬼。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还得过道德伦理奖呢。

Bright主管:没有关系。我会进去。

Fujima博士:你真的会?不搞小动作?

Bright主管:是啊,去他的。不管你说得对不对,要承担错误的都是……你啊,兄弟。所以我会进去。我是那种什么都会去试一次的人。如果你客气点的话,可能还会有第二次。

Fujima博士:在你走进湮灭之前,Jack Bright,我想让你知道我是为了我妻子而做的这一切。你带走了她,所以接下来发生什么你都活该。因为有她和其他成千上百个被你取代的人,才迫使你扭曲的存在延续下去。

Bright主管:我会问问她的名字,但我其实不在乎。

Hale博士:Jack,你这啥——

Fujima博士:我知道。滚吧。

(Hale和Fujima博士看着Bright主管走进SCP-6000的内部。在他前进时,天空明显变暗,Bright主管周围的区域开始降低饱和度,直到迅速转成了灰度。在距摄像头大约20米处,Bright主管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Fujima博士。他的眼睛看起来是黑色的,但之后类似颜色的眼泪开始沿着他的脸流下来,表示他只是在排出与SCP-6000事件有关的物质。)

Bright主管:行吧。我上钩了。她是谁?

Fujima博士:你现在为什么又在乎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Bright主管:(Bright主管夸张地耸耸肩。)人们走进去,有些爆炸了。你到底告不告诉我?

Fujima博士:她的名字是Madeline,她曾是我的一切。在这样一个没有希望的地方,做着这样一个没有希望的工作,但只要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可以让对方感觉到快乐。在美好的四年里,我们有我们的玫瑰丛、我们有我们的项目,我们不欠任何人的。她死在了Site-53,被杀死了。而我虽然没有和她一起死在那里,我灵魂的每一粒碎片都死去了。至少,除了一片以外:那就是我的憎恨。这是我唯一不愿让你带走的东西,而它没有让我失望。我希望一切都可以逃出你可怕的重力,而这个世界也会变得更加光明,Jack Bright。我恨你。现在请你去死吧。

Bright主管:那可真他妈戏剧化啊,老兄。好吧。我来看看我能做什么。我只需要……等着就好了吗?

(Bright主管坐在一棵倒下的树上。大约两分钟过去了。)

Bright主管:你知道吗,我其实感觉有点奇怪。

(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Bright主管爆炸了,威力远远超过其他记录在案的SCP-6000事件。爆炸将Hale和Fujima博士撞倒在地,导致附近几棵树断裂并以放射状指向爆炸点外。由于扩散的严重性和广度,已不可能估量其体积。在两人站起来后,Fujima博士把枪指向Hale博士。)

Fujima博士:好。现在你进去取回那个护身符,要是它还在的话。

Hale博士:你在开玩笑。不可能的。

Fujima博士:记住,我才是拿枪的人。

Hale博士:看,我对自己很诚实。诚实到我知道我做过一些绝对值得后悔的坏事。我要是竖着进去,就不可能不横着出来。

Fujima博士:总有机会的。如果你和你说的一样有自知之明,而且你确实在努力弥补道德错误了的话,你是可以活下来的。但如果你留在这里拒绝我,我必然会对你开枪。然后我就会去找另一个人。

Hale博士:这个论点很有力。那好吧。

(Hale博士进入SCP-6000。这片区域的色彩饱和度才刚开始恢复。他进入上一次SCP-6000事件的原爆点,从一堆内脏中取回了SCP-963。犹豫良久,他退出,以最快的速度带回了护身符。)

Hale博士:好,在这儿。(Hale博士将护身符递给Fujima。)

Fujima博士:现在把它戴上。

Hale:不。

(Fujima博士威胁地挥着枪。)

Hale博士:我才不要作为Jack Bright死去。

Fujima博士:如果我是对的,你根本就不会死。

Hale博士:我已经跟你赌过一次了。

Fujima博士:确实,而你还活着。对我来说这不是打赌。我已经决定了把生命献给这个项目,它也已经给我带来了信心。Jack Bright已经死了,而你要做我的证人。我们会被当成先驱英雄!别在我离你这么近的时候跟我作对。给我戴上

(Hale博士翻了个白眼,但拒绝戴上护身符;他松开手,它掉在了地上。在几次威胁之后,Fujima博士对Hale博士的脚开了一枪,捡起SCP-963,爬到Hale头上,两人开始打斗。在扭打过程中,Fujima博士强行把护身符挂上Hale的脖子。Hale博士瘫软下去。Fujima博士松开手,站了起来。)

Fujima博士:成功了吗?你是谁?

(Hale博士的眼睛突然睁开。)

Bright主管:去他妈的因果报应。(Bright主管(现在Hale博士体内)一拳打上Fujima博士的腹股沟,从他手中夺过枪,把它扔到了几米外的SCP-6000内部。二人扭打了大约两分钟,直到筋疲力尽才分开。)

Fujima博士:Jack Bright?

Bright主管:独一无二的那个。

Fujima博士:是那样倒好了。(Fujima博士开始在森林的地面上爬向那把丢弃的枪,但他在距离目的地还有大约一半路程的时候停下了。他靠在一棵树上休息,环顾四周,这个区域又一次变成了完全的灰度,只剩先前SCP-6000事件留下的污渍还有颜色。)

Bright主管:看来你也被它抓住了啊,小可爱。

Fujima博士:我不应该是这个结果。你才是。我把一生都献给了科学研究,寻找答案、拯救生命。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现在?

Bright博士:在你抛弃科学第一法则的时候你就完蛋了。而在你没有去检验假设而是开始证明观点的时候,你就双重完蛋了。我刚刚亲眼看着你杀死了两个人。你真的觉得这没问题吗?

(Fujima博士沉默不语,Bright主管起身,弹了弹新身体上的灰尘,检查着他可以移动的范围。)

Bright主管:无论如何,不管你要去往哪里,我希望她会在那里等你。

Fujima博士:她不会的。我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创造出了这个时刻,我必然要走向更糟糕的地方。将近400条生命白白牺牲,但你还站在这里。还有400条生命要加入Jack Bright的尸堆。

Bright主管:好吧,我会说我受宠若惊,但那也没用了。以及,现在是401了。

(Fujima博士抬头,与Bright主管对视。)

Fujima博士:请告诉Hale的遗孀,我很抱歉。我赌上了我的一切,但从未想过——

(Fujima博士爆发性失血。与此同时,摄像头在空中翻滚,飞过Bright主管身边,他最后把它捡了起来,带着记录设备走回了基地。当他回到Site-90的时候,黑色警戒的电喇叭声变得更响了。他走向一个外部访问控制台,将摄像头放在它的外壳上方,对着自己的脸。)

Bright主管:你知道,我开始对整件事感觉好很多了。

(随着外部防爆门打开,电喇叭声停了下来;黑色警戒状态解除了。随后,Bright主管看着摄像头,在伸手关掉它前,微笑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