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在家戴上桂冠吧

西部梦神
意识连接

OW_tl.png

"万般皆为梦幻!"

抓取:Walko Bout | 查询:Tasi | 搜索:Tasi
其他过滤 | 不要: 存在城邦 | 保留:单调


伙计,你可真是找了个好地方。

我的本性有着千般万般,所以,你先把你的那些问题放一放,让我们一起冷静下来。

当然,我可不愿错过与一个如此迷人的人的会面。

Quentin融化为一串静止的葡萄。这串葡萄,无核,一直栽培到冬天的收获。

你在此地走过吗,伪装者?

也就一次,虽然那里没有这番神圣,但也是终始不渝。那里,有着一种于我记忆之中的能量

那在举行仪式之前,我必须要确定一下是否一切都运行正常。你在底层的时间是否曾毁了我?我必须说一声,你今晚看起来有几分古怪。

我往复的转换中断了,是的,但我想你保证,我的加入是一种祝福,绝非负担。

精彩,我的朋友,我相信你在这里会很受欢迎的。

Quentin既不在这里,又或不在其他地方,而是远远地跨越了深渊,抓住了剩下的部分。

他吸取了集体意识的一部分。










Tasi的陋室

首府:
Tasi

最大城市:
Tasi

官方语言:
Tasi

种族(0000):
100% Tasi

土著居民:
Tasi

政府:
Tasi

时间转换:
1 太阳年 = 1 Tasi年

现实:
Tasi

心理状态:
Tasi

特权状态:
Tasi

对内移民:
关闭

对外移民:
关闭



Quentin


Nlos kyr okt na Tla Fel

  • 转鸣
  • 点赞


00/00/0000

Quentin轻轻舞动着那隐喻的手腕,伸入了那篇年老的云层,把那三个新生的小块摆成三角形。 没有情绪的引导,没有中心的支撑,那毫无固定形状的奇异符号,可以随便摆弄。

现在快点,把他们固定在角坐标上。

Quentin只用了自己的魔法,完全没有使用他人的,然后,就这样把那些新生物置于死地。

现在,让他们说话,我要知道他们是否值得倾听。



Bill


Mmm ssa tteeeettet ettett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Aสia


foọfofojhjfjfjao ййшọjhสe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yyyyبابابابا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绝妙,年轻的思想的可塑性是那么让人愉悦。

漂浮的梦境开始在圆圈之中扩大,被新生的意识包围。

是时候了,老朋友,把你的痛苦给我。

乌鸦将它的手放在一个意识上。

那些身体啊,我们渐渐回到从中出现的形式。





Bill


eeeeooouiuituuuuuuuuuuu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他将他的手放在下一个意识上。

那些变幻啊,我们渐渐回到从中出现的形式。



Aสia


및및좋은ốố및ố?? ? ??? ?? ? ? ? ???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他将他的手放在下一个意识上。

那些思虑啊,我们渐渐回到从中出现的形式。






ԱնժԱնժ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 转鸣
  • 点赞


0/00/0000


这个很安静,但颇有破坏性。

哦哦,梦之子啊,我问你,你能接受此次旅行吗?

一只乌鸦,如此站立,朋友,准备好了。将火葬的柴堆点燃吧。

Quentin向站在圆圈中央的Tasi走去。

哦哦,怎么会将我的思想溜走呢,我忘了你的提案了。

啊啊,但逝去之事,让其就此遗忘吧。

“真的如此?”

警告:使用关键字: Tasi检索更多贴文时发现大量错误。经确认,有关 TasiQuintus的信息不可靠且容易变动。如要查询更多信息,请联系梦境。






量子流中的一丛蓝莓
骄傲破碎中的一位梦者
五边真理中的一位牧师
预言之中的一次杀婴






























"你在干什么,Quentin?"


把这看做是你给我的礼物吧,当然,我会接受的。

Quentin将柴堆点燃,继续向Tasi走去。

“什么?怎么仪式不起作用?怎么——”

冷静下来,你只不过是梦境所做的一个决定。我保证你的城镇是不会忘记你的贡献的。

“好你个叛徒!你不是说你——”

当我们在说话的时候,我的骨与肉早已断开了。

“这——”

“这不是我们交易的一部分”

交易是个有趣的东西,这你总该知道吧,Tasi。

Quentin将Tasi从圆圈中拉出,用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将其下的符文激活:

涅槃Nirvana,将吾双臂张开,受吾冷漠恩赐。

随着一道绿光的闪过,Quentin将Tasi包围起来,以没有头,或是脖子,或是躯体的形式冒着泡。破碎的时光雨划过天穹,一瞬间就让穿戴者感受到了痛苦。

乌鸦在变幻为人类时,会吞咽下一个小而圆的果实。它转过头来,又看了一遍,读到了那熔断的痛苦之声。






五。

  • 转鸣
  • 点赞

无数的概念将数字环绕,进入了Quentin的思想之中。他的肉体与思想既不消失也不分离,而是在一起,他的细胞组织都已巢居在那每一个神经组织中,所构架他的生命的,仅仅只有一个短语,那就是






五。

  • 转鸣
  • 点赞

Tasi缄默了,这也只有极其少数的梦神族有如此的感受。这个男人又靠近了Quentin几分。多巴胺,源源不断的多巴胺涌出。

“幸福……不可能的。”

Quentin成功了,当然,他怎么可能不成功呢?无论他的涅槃是物理的还是精神的,总之对于使用者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不!

这种自私的行为,着实把他激怒了,男人发注一阵乌鸦的聒噪,将利爪化为长矛,向那只痛苦扭曲的明胶攻击去。但突然,它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却又悬而未决的力量,将其唯一的精神状态窃走抽离。Tasi爆发出一阵亵渎神灵的哭喊,自从他呱呱落地起,他就被一堆强大的聚集起来的东西慢慢拖走了。

转眼间,Tasi又回到了自己的个人地狱——蜂巢意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