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088(旧)
2088.jpg

SCP-2088入口

项目编号:SCP-208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人员无站点指挥部授权不得进入SCP-2088。在SCP-2088内必须穿着A级防护服,并在离开时接受消毒。遭SCP-2088-1感染的人员一概处决,依照危害性废物处置协议焚毁。因在SCP-2088-2范围内维持收容设施的困难性,将周期性往格陵兰萨肯贝格的基金会站点发出巡逻队。SCP-2088的偏远位置可防止公众发觉,但卫星监控仍需继续。

描述:SCP-2088是一地下隧道系统,位于格陵兰坐标[已编辑]。它是北极圈内已知最大的巨石建筑,以石头和海洋哺乳动物的骨骼建成(主要为鲸类)。建筑材料没有异常。

遗址内发现有若干木乃伊化1的尸体,最初猜想为一种未知人类亚种,但基因分析否定了这一假说。这些尸体,推测为SCP-2088的建造者,发生了巨大的各式变异。变异最主要与变形综合征相似,但还包括有:

  • 巨人症
  • 肢端肥大
  • 多肢畸形2

其肌肉过度发展到现代医学未知的程度,这似乎弥补了上述变异一般会造成的身体缺陷3

通过器物和线粒体DNA,SCP-2088原始居住者被联系到了多西特文化4。碳年代测定也显示这一多西特文化,或当前基金会历史及考古数据所称的“Ur-多西特”自公元前5000年便存在于格陵兰,先于其他已知的史前爱斯基摩文化5。和其他的格陵兰前图勒文化一样,Ur-多西特在当代因纽特人中没有留下基因后裔。

在SCP-2088中发现了188具尸体。没有在死者中发现儿童,但有出现未变异的死产胎儿。这不包括在最初发现时杀死的27名无关死者。(参见附录)

SCP-2088-1是SCP-2088内发现的一种变异因子。它能(当前尚未完全理解其原理)篡改人类和其它动物6的DNA。接触SCP-2088-1的植物和真菌不会出现基因突变。因极端的天气和土地环境,SCP-2088周边区域没有自然产生的复杂生物。受SCP-2088-1影响的生物称为SCP-2088-1A。变异发生率与深入SCP-2088的深度正相关。

SCP-2088-2是一种暗示性因子,似乎能促进SCP-2088的发展。和SCP-2088-1一样未知其具体作用原理,但其有效范围约为半径五千米。最初猜测其为SCP-2088-1的幻觉效应,但现已确认其为一与之相关但独立的现象,可以在不暴露于SCP-2088-1下出现。SCP-2088-2的效应不为永久性,症状会在受影响人员离开影响范围后消失。

幻觉类型包括:

  • 视觉
  • 听觉
  • 触觉
  • 热感知
  • 嗅觉
  • 疼痛

所有SCP-2088-2幻觉都在试图将人员引入SCP-2088内。方式包括出现关爱对象的幻觉、感受到极度寒冷、闻到悦人气味以及虚假的基金会上级指令。SCP-2088-2已经被确认能强迫(但不能完全控制)受影响者的行动。SCP-2088-2影响常常报告为听到一种模糊的“耳语”。

基金会首次注意到SCP-2088是在██/██/19██,当时一支丹麦考古探险队被报告失踪,派去救援的救援队也没有返回。经过极地环境训练行动的特工被派去调查。在沿探险队路径前进6天后特工发现了SCP-2088。8名基金会人员在与敌对实体的冲突中阵亡,事后发现这些实体是失踪的探险队员和营救人员,已经受到了SCP-2088-1和-2的影响。27名SCP-2088-1A被处决,一名幸存者被基金会拘留。三名特工因意外暴露于SCP-2088-1被处决。

受访者:SCP-2088-1A-28。之前为Jesper █████,哥本哈根大学的一名考古学家。

采访者:Judith Low博士

前言:对考古队唯一幸存者的采访。当前对象受到SCP-2088-1和-2影响。翻译自丹麦语。

<开始记录>

Judith Low博士:请说出你的名字。

SCP-2088-1A-28: Jesper。这不重要了,放了我们。

Judith Low博士:恐怕不能允许。能告诉我们出什么事了吗?

SCP-2088-1A-28:我们必须回去,放了我们。

Judith Low博士:保持配合,我也许会和愿意维护你们的人谈谈。请专心回答问题。

SCP-2088-1A-28:我们听到了甜蜜的耳语。我们知道我们被遗忘了。我们知晓了自己的位置。我们成为了应为之物。我们有了目标。

Judith Low博士:为何要攻击基金会人员?

SCP-2088-1A-28:你们这么自称的么?如此自负。我们没做这种事。我们是在拥抱你们。你们不应过这种生活。你们可以变得和我们一样。没有疑问,没有困惑。但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放我们回去。

Judith Low博士:SCP-2088的性质是什么?下面到底有什么?

SCP-2088-1A-28:噢。言语不足以。它们不足以翻译。语言,文明;这些都是自然的意外。从不是有意为之。真理要从简朴中发现。下面是爱的劳作。仔细听好,听到耳语。我们已成为应为之物。

Judith Low博士:你可以继续逃避,但你到底什么意思?你一直提到目的。你觉得你们是什么?

SCP-2088-1A-28:我们是锤。

<记录结束>

结语:对象打破束缚,将头向附近的墙撞去。守卫采取行动,但对象已对自己造成头部损伤。因SCP-2088-1可能有传染性,没有进行复苏尝试,对象被视作死亡。

尸检报告:SCP-2088-1A-28

体重:580 kg.

身高:270 cm

死因:头部创伤

详情:对象的皮肤、肌肉、骨骼、脂肪组织、血液和淋巴出现过度生长,左脚是右脚的两倍大,其右脚已经超出平均水平5倍大。对象主体为一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性。致密的灰色瘤覆盖其全身表皮。脚趾和手指连到一起。骨骼出现反复折断和快速自愈迹象,说明其具有异常再生能力。

SkullOldness.jpg

展现出Cronenberg-变形综合征的Ur-多西特人头骨。

事故报告:于██/██/20██,与收容站点失去联系。因SCP-2088-1的效应,制定了预防措施最小化可能的污染和伤亡。机动特遣队Sigma-9(“女武神”)被派去联系并确认SCP-2088状况。收容站点被发现已遭废弃。在SCP-2088入口附近发现一具遭啃食的北极熊尸体,这是首次确认SCP-2088-1感染者仍需要食物维生。7机动特遣队Sigma-9配备A级防护服探索SCP-2088,因氧气供应短缺被迫撤出。新收容措施随后适用。

附录:于██/██/20██,一无人机进入探索SCP-2088。发现稳定向下延伸的通道。通道最终在约200米处穿过了格陵兰冰层。建筑材料和Ur-Dorset器物在冰川洞穴内没有出现,但仍可将其认为是SCP-2088的延伸。视频在620米处发现实体,已经彻底处于CP-2088-1变形影响下,推测是失踪的18名基金会人员。SCP-2088-1A被观察到在用身体挖掘SCP-2088,凭自身的强壮和持久力撞击冰川。这一行为重复了2小时,之后无人机遭SCP-2088-1A发现,被对方摧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