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235(旧)
YNINRcp.jpg

SCP-2235,摄于回收现场

项目编号: SCP-2235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235应被安置于配有一张草席床(允许用近似材质代替)的标准的人形生物收容室内。基于SCP-2235对收容工作的积极配合,允许一定条件下满足项目提出的合理要求。目前应允的要求包括:饮食规格(提供蔬菜,米饭和茶),少量书本(提供中文书籍),并且允许外出活动(提供每周两次,每次30分钟的时间)。对SCP-2235的访问应获得二级或更高权限人员的许可。

描述: SCP-2235是一40岁左右的华裔男性,生理系统经受过剧烈的增殖。这些增殖包括位于两腿膝盖,具有实际功效的鳃状结构;位于脚趾间和手指间,经手术改造衍生出的蹼状结构;被移植到眼部,扩展出的瞬膜;一些位于消化系统和心肺系统,无法编目的异常增殖。这些增殖的构成组织与已知生物皆不匹配,不过基因检测表明与中华大鲵(Andrias davidianus)有最高的相似度。

SCP-2235的生理变异允许其在净水环境中生存更长时间,但是由于人类与两栖类在生理系统上的不兼容性,SCP-2245在经过至多约20小时的水下活动后,需重回水面呼吸空气。SCP-2235的消化系统允许其只通过以水生植物和无脊椎动物为主的少量进食,就能维持生存。

SCP-2235被回收于中国西部的███████省,当时项目活动区域发生了数起当地村民见“鬼”的事件,并最终由中国政府汇报给基金会。这片区域之前名为████████████村,已在SCP-2235被基金会收容的十八天前,被中国政府故意拆毁██████████大坝引发的大型洪水淹没。SCP-2235被回收时已处于极度疲劳,且在与回收小队初次接触中表现出极度厌恶和一些敌对情绪1,不过在回收小队说明了目的之后,态度有明显好转,变得十分配合。

以下文档译自高级研究员Gāo,其能流利使用SCP-2235的母语中原官话,对SCP-2235的采访记录。这次采访进行于20██/8/17,SCP-2235被基金会收容后的第四天。

受访者: SCP-2235

采访者: 高级研究员Gāo

<记录开始>

高级研究员Gāo: 下午好,你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吗?

SCP-2235: 当然,你想问什么?

高级研究员Gāo: 你为什么会在我们找到你的那个地方?

SCP-2235: 他们把我留在了那。

高级研究员Gāo: 他们?

SCP-2235: 党员。2。他们说要毁掉大坝,淹没俺村,我们不得不跟着他们。我们不想这样,但别无选择。总共38个人,包括我,和他们一起走了。

高级研究员Gāo: 你被带到哪去了?

SCP-2235: 不知道。他们说要优先带走男性,让他们去某个营地劳作。我们被装进卡车,看不到外面。开了好几个小时他们才停下,把我们放出来。接着又说进入营地前要先注射,然后迷晕了我们。我进去了。之后的事我就真记不到了。

高级研究员Gāo: 那尽量把还记得的说出来。

SCP-2235: 他们让我们待的地方又暗又湿。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叫我们安静地待着不要动,不过我还记得我曾躺在一张床上,抬头可以看见戴着医用口罩的男人。我唯一明确记住的,只有我在水下,看着其他人被水淹没。

高级研究员Gāo: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SCP-2235: 不知道。某天我在水下醒来,发现自己正在以前的家那,就这样。

高级研究员Gāo: 能否告诉我为何要袭击那些派去收容你的特工?

SCP-2235: 我很害怕。我以为他们又派人来了,我可不想再被逮到。他们在解释了来意后,把我带去安全的地方,我真的十分感谢,我必须为我的行为道歉。你们照顾我,保护我。真高兴能从那鬼地方离开。

<SCP-2235表现出情绪抑郁的迹象,采访无法继续。>

高级研究员Gāo: 好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多谢。

<记录结束>

附录: 在SCP-2235的回收现场,特工发现了74个被石头标记着的一米深坟墓。在收容SCP-2235之后,对这些坟墓进行了简易挖掘,共发现42具女性、4具年长男性、28具儿童的遗体。对遗体的检查表明溺水造成了这些人的死亡,只有六名儿童例外,他们死于头部遭受枪击。这六名儿童被认为可能先于其他人死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