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2601(旧)

壮势演习██/██/1948:

基金会之志
控制,收容,保护,
万国所生,才智为武!

铁与火,
硅与油,
成全我辈驾驭愤怒。

子弹与剑刃
装甲和核能,
人之武器在此盛会。

小小神明胆敢拦路
真理光荣不容篡夺
我辈盛怒响彻天地
我辈传奇永世延续。

OldWarGod.jpg

1918年██月██日,Site-██安保人员正在为未清除的迈密登事件做准备。人员皆装备标有/未标试验型标志的个人防辐射护盾,改装自同一时代的瓦斯保护装备。

项目编号:SCP-2601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Pending(审议中)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收容文件无论硬拷贝或是电子,凡是与SCP-2601有关的,必须以一段摘录自过往壮势演习的随机文本开头。

SCP-2601被收容于Site-██的标准强化人形收容间,配有额外的辐射防护,并与一隔音多功能房间相连,房间大小须适合于壮势演习。Site-██人员将尽可能从不同国际背景中挑选,出身于军事家庭或传统的人员将被优先考虑。

SCP-2601的收容间须紧邻于一空的标准强化收容间,配有能直接承受高能冲击的额外辐射防护和灭火系统。SCP-2601已察觉该房间存在并知晓其被用于在已清除迈密登事件中收容SCP-2601-1个体。若发生未清除的迈密登事件,Site-██将进行全面封锁直至安保人员摧毁或收容所有SCP-2601-1个体。Site-██自身在每一房间都配有双重厚度的辐射防护,用来减少SCP-2601-1摧毁带来的员工健康风险。

壮势演习将在每次满月或新月前24小时颁布。所有Site-██人员将被鼓励贡献材料并参与到演习中,以此最大化对SCP-2601的影响。站点军械库将与国际基金会军事归档团体保持联系,以调动合适军备。所有壮势演习必须确保下面几点:

  • 演习人员必须以自己所属祖先文化1系统中、枪炮发明前的武器做出威胁性姿势。
  • 演习人员必须在SCP-2601面前表演。考虑到SCP-2601展现出了某种程度的全知,未知这么做的必要性。
  • 演习人员必须穿着至少一件来自其祖先文化系统中枪炮发明前的军事服装或装备。
  • 演习人员必须以母语背诵至少六行原创散文或诗歌。
  • 背诵内容须为对SCP-2601武力的辱骂,或是对基金会武力的赞颂。
  • 演习人员必须持续壮势直到SCP-2601 表明其力量得到足够恢复并回到收容间为止。

若壮势演习被判定为成功,下一次迈密登事件将被视作清除,站点人员可在事件期间继续正常工作。若未能成功,事件将被视作未清除,安保人员必须准备收容击退SCP-2601-1。

描述:SCP-2601是一堆具有智能、呈现人形的老旧军备,自称是一史前战神,名为"Insaera"。SCP-2601的躯体维持在346kg,由多层甲胄和军服组成,服装在类型和时代上来自多个历史上的文化系统。若将SCP-2601躯体上的一部分移除,新物件将立即取代之,SCP-2601的质量不会发生变化。当前SCP-2601的组成部分包括一件中美洲风格的棉衣、一顶早期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轻头盔、一件来自非洲i中南部的香猫尾裙,以及一对由不明铝合金制成的伊特鲁里亚式装甲手套。

SCP-2601能以与之对话者所知的任何语言说话。SCP-2601一般会使用与之对话者的第一语言,声音性别与对方一致。实体不会呼吸,但它仍会发出咳嗽等听起来是患有轻度肺炎的声音。SCP-2601的智力水平与人类相当,但出现了类似早期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实体不能再无帮助下行走,并宣称会在移动时出现严重的关节疼痛。SCP-2601与基金会保持合作,并表现出对其自认为是给收容和联络人员造成的负担感到后悔和歉意。

每月新月、满月之日的黄昏(具体时间不定),SCP-2601会发起一次迈密登事件。它宣称自身无法控制之,在事件期间会表现出极度疼痛,特别是事件被分为未清除时。在迈密登事件期间,数个SCP-2601-1会出现在SCP-2601周围700m内,并开始攻击周围一切活体生物。SCP-2601-1的数量随每次出现而有所不同,但在未清除的事件中总体较高(5-312,最大) ,清除的事件中较低(1-4,最小)。

SCP-2601-1貌为没有面部特征的人类,身着在枪炮普及之前时代的各种军备。每次事件中出现的SCP-2601-1会持有来自同一时代区域的武器和装备。SCP-2601-1智力有限、不能交流,但展现出基本的小单位战术知识。SCP-2601-1能使用发挥出超常的力量和敏捷,但没有与之相符的耐受力和持久力。例如,在██/██/193█的未清除迈密登事件中,扮成阿摩力克高卢战士的SCP-2601-1-498被观察到空手撕开了水压安全门,但随即便因其双臂从躯干上被扯下而死亡。

SCP-2601-1个体的生存能力极差,在显现后会迅速且无预兆地死亡。SCP-2601-1最长存活时间是3分19秒,出现在██/██/1948的事件中。很多情况下个体会在出现的数秒内死亡。当SCP-2601-1个体死亡,无论是其自动死亡或是受伤而亡,它将放出150J的能量,形式为一单一且一致的高强度伽马辐射,个体本身会爆炸并释放 45x 106 J的能量。一群SCP-2601-1个体中若有一个个体死亡,其爆炸足以引起连锁反应,造成大量辐射释放。

SCP-2601能对SCP-2601-1出现时的数量和位置进行有限的控制,但仅在一次迈密登事件发生的24小时内、且壮势演习成功的情况下。 SCP-2601称进行壮势演习或是在文件里使用攻击性军事语言会给予它某种临时性的力量,使其能控制这些活动。自1904年起在其收容文件中使用壮势演习摘录后,SCP-2601-1个体出现时的平均数量即使在未清除事件中也显著下降了10%。在已清除的迈密登事件中,SCP-2601能使SCP-2601-1稳定地出现在实现准备好的收容间和其他研究人员申请的位置。

文件:皇家异常器物控制收容保护会备忘录,1902年4月4日:

[…]一个由严重损坏的异国古式军备构成的实体在5月31日突然具现在了未使用的收容间内。以老年男子的语音开口说话,自称为'In-sa-era'并要求将其收容来保障安全和健康。这个生物宣称自己是一位古老的战神,自“[人类]开始之前”便已存在,它要求会社安保部人员对自己以攻击性的方式进行谈话和威胁,称这种行为能对它身上的各种伤口和因年老出现的疾病起到治愈作用。尽管其言论的真实性未知,该生物被确认十分配合。

值得一提的是,它察觉到了在西非敌对活动的停止以及弗里尼欣条约的签署[此处指第一次布尔战争结束],时间是信息由电报传回联合王国的几小时前。它宣称这次事件是“最后一口气”,此处所谓“气”是什么仍然未知。

文件:高级研究员N█████ Silongo个人日志的摘录,██/██/1945:
我和这个实体说了很多很多-它的存在十分有趣。尽管如此老朽,又与世界完全脱节,它仍然有着庄严。你能感觉到它身上散发出的历史感。对In-sa-era而言人类都是平等的。只要我们还能继续争斗,我们就是没有差别的。过去几年里发生的事让它的世界观有些焕然一新的质朴。

文件:SCP-2601采访摘录,██/██/1948:
SCP-2601依照研究员Silongo制定的预定社交时间接受采访。在之前的已清除迈密登事件中,四个显现的SCP-2601-1出现了不寻常的稳定(见上)。下文是由祖鲁语翻译。

研究员Silongo:SCP-2601,我听说你最近变得精神饱满了些,你怎么了?

SCP-2601:啊,对对,噢,我的关节还是很痛,鼻子还是塞着闻不到铁和铜的气息,但好几年我都没这么好过了!

研究员Silongo:你最近造的一批SCP-2601-1有些非同寻常的……稳定。你明白我们在担心什么。

SCP-2601:是的,是的。你们在担心我的保镖们。别害怕,凡人。如果我的健康状况一直像这样,我也许能真正地命令住它们一次!不再倒下,想象一下-真正的战士,由Insaera差遣!

研究员Silongo:你是否清楚为什么会这样?

SCP-2601:怎么,这不是很明显么?一道铁幕已经沿着欧洲降下!如此剑拔弩张声势浩大,我从-从好久以前就没感受到了为什么,你知道-那,噢……

研究员Silongo:SCP-2601?

SCP-2601:思路又断了。噢是的,在美国,他们在唱着歌祝福斯大林死亡!噢,多希望你能感受到这股温暖啊。

研究员Silongo:我不太确定我听明白了。

SCP-2601:噢,可是我确定你明白,Silongo!两支强大的军队聚集在战场,高举武器,渴求死亡降临在对手身上!百万将士,在为各自的国家高唱颂歌祝福!这简直就是中世纪。毫无疑问-基金会为让我活过来做了不少事,但这次完全不一样。

附录26/12/1991:在凌晨12:00,SCP-2601变得完全不再活动。将其组成部分移走如预期地使之质量减少。剩余的SCP-2601被分解,内有一具骨骼,与黎凡特地区考古发掘到的遗骸相似,其碳放射测定到约公元前6000年。该遗骨在进行了铸模和详细图像记录后被火化,并按站点主管Silongo指令以完整的基金会军人葬礼安葬。SCP-2601被重分级为Neutralized,Silongo因破坏可能极有价值的古物遭到训诫。

附录12/02/2013:在世界标准时间凌晨2:57,一个SCP-2601-1穿着朝鲜人民军服装、手持56式自动步枪出现在Site-██的主要房间内。该实体进行了致意并随即消失,没有辐射或爆炸发生。正在审批对SCP-2601的Keter分级重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