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碟椒盐,欲食将倾




枯藤、昏天、幽雾、水涧。

你走了很久,

你累极了。

天空旋转着,

你望着天,

一片漆黑。

你到了门前,

门没有关,你推开门,径直走了进来。

两张纸从门上掉了下来。


会堂的窗户被夜巡的野兽打破了。

中央是一台木桌。

你来到了木桌前,桌上是一张泛黄的人事档案。



你似乎认识这张档案上的名字,

你仿佛在很久以前听说过。

但你并不在意。

或许该去其他地方看看。


















剩下的画都已被岁月磨灭,只剩下一面破旧的木墙。

你移开了视线。

会堂中央是一面仿古的屏风,

你绕开了这面屏风,走到了屏风后,

头顶上传来声响,

你抬头望去。

也许什么也没有。

会堂的后墙贴着布告,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

你走上前,




这些文字你也似乎曾经见过,

但记不清了。

你不愿再想更多了,

你听到窗外有野兽的低吼声,

你开始害怕了,

一张纸掉在了你的脚上,




你讶异的环顾四周,

便再没有看见任何东西,

任何东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