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49-ΩK

设定中心 » 死亡终结 » 珀耳塞福涅项目


来自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告

于以下文件中详述的SCP在ΩK事件之后已被大幅度重写,原始文件副本于此。若有任何疑问,请联系现任SCP-049研究领导,以利亚·伊特金博士。

——埃米里奥· 伦纳德,RAISA文件综合处理部门领导


SCP-049

medium.jpg

SCP-049。

项目编号:SCP-04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49已被授予2级安保权限,且被允许于Site-19医疗舱内作为文书职工或外科手术顾问每周工作至多30小时。工作时,SCP-049应由至少一名武装安保职工持续进行监视。

当并未处于Site-19医疗舱内时,SCP-049应被安置于研究区域Sector-02中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室内。已安排一名3级精神疾病专家1进行周常看视。

描述:SCP-049是一个人形实体,身高1.9米,外形与中世纪的瘟疫医生相符。虽然SCP-049看上去穿着厚长袍和表明其职业的陶制面具,但这些服装似乎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从SCP-049的体内生长而出的2,现已几乎无法将服装与服装下的体形区分开來。尽管如此,X光检查表明,SCP-049的表层之下确实有人类骨骼结构。

SCP-049能够以多种语言进行交谈,但倾向于使用英语或中世纪法语3。在SCP-049大体上与基金会职员保持合作态度的同时,可判断该SCP一般将进入昏沉与无兴趣时期。

SCP-049具有通过直接皮肤接触令一个生物体全部生物机能停止的能力,并具有一种对其称为“鼠疫”疾病治疗的追求。自ΩK开始,再未被观察到该效应。

附录049.2020.1:事故记录N321357Y3V

于2020年九月12日,SCP-049进入一种躁狂状态,并开始连续重击其收容室的门,要求与伊特金博士进行交谈。在等待会面安排落实的期间,SCP-049将其桌子摧毁,并损毁了它的床框。

日期:09/12/2020

采访者:以利亚·伊特金博士

受访者:SCP-049

[记录开始]

伊特金:[进入房间,靠近麦克风]049,你到底是怎么了?

SCP-049:伊特金博士,我得为早些时候的情绪爆发道歉。我……丧失理智了。

伊特金:发生了什么?如果我们不知道事情状况,我们没法找到帮助你的最佳方法,SCP-049。

SCP-049:是我的解药。我再也无法得到它的一种必要配料了。

伊特金:你最后收到物资与一具尸体的补充是一些天之前的事情,你已经开始缺乏物资了吗?而你又为什么突然大发脾气?

SCP-049:不,医生……你不明白。

伊特金:不,那便是我问询你事情情况的原因。

SCP-049:请允许我进行展示。

[SCP-049站起,接近伊特金博士。]

伊特金:SCP-049,现在立刻坐下,这是命令。该死的你为什么没有被拘束住?

[SCP-049继续接近伊特金博士。]

伊特金:该死的。[伊特金博士站起,远离SCP-049]

SCP-049:拜托了,医生,请允许我演示。

[伊特金博士启动了SCP-049的电击颈环。SCP-049步履踉跄,发出痛苦的声音,但继续接近着伊特金博士。]

伊特金:警卫!

[SCP-049伸出了它的手臂。三名警卫进入房间。]

警卫1:于原地保持不动!

警卫2:别动!

SCP-049:可以的话,这只是个简单的展示。

[SCP-049抓住了伊特金博士的右肩。伊特金博士尖叫,警卫3 朝SCP-049的重心开了两次火。]

SCP-049:医生,你现在明白了吗?

[SCP-049倒下,在痛苦中颤抖。]

伊特金:[尖叫着]什么操蛋玩意?发生了什么?我看到了……那种触碰应该会引起……我看见了……什么出了问题。你,拨打联系站点主管的紧急联络电话。你,呼叫机密医疗病房。

警卫2:是,长官。

警卫3:是,长官。

[记录结束]

警卫人员Cedric Guiles(ID: 755632)在伊特金博士与该SCP物件交互前并未将之拘束而遭受处罚。目前已提起对特殊收容措施相关训练的重视。

附录049.2020.2

SCP-049在事故N321357Y3V中于下腹部受到两处枪伤。因该项目的反常生理与全身麻醉的突然失败4,推迟了计划中移除子弹的外科手术及封闭SCP-049的伤口。在持续2个小时的推迟后,SCP-049要求获准对自身进行治疗。该要求已通过。

观察到SCP-049以其拥有的外科工具对自身实施治疗。

伊特金博士听取了对最近发现的ΩK级“死亡终结”情景的说明,并被鼓励在治疗完成24小时后与SCP-049进行沟通。

日期:09/13/2020

采访人:以利亚·伊特金博士

受访人:SCP-049

前言:SCP-049已被限制于其康复病房中。该项目并未做出反抗拘束的尝试,且对基金会员工抱合作态度。两名警卫在交互期间被安置于伊特金博士与SCP-049之间。

[记录开始]

伊特金:你好,049,你感觉如何?

[SCP-049沉默]

伊特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你谈谈昨天的事情。

[SCP-049沉默]

伊特金:我会把这当做肯定的答复。现在,你说你再也无法得到你的“解药”中的一种重要配方了。在我已知的信息基础上,我们相信死亡是便是那一成分,如果缺乏它,便无法制成你所谓“鼠疫”的解药。我说得对吗?

[SCP-049朝向伊特金博士,尝试移动它的左臂,但被拘束阻止了。]

SCP-049:不,博士。解药并非是某种你和你的组织能够理解的东西。无论你声称你是如何理解我、我的治疗方法、瘟疫、以及我的解药——而事实是尽管我已经告知了你一切,而你从未听取。

伊特金:我们正尽可能地与你协作,049。

SCP-049:允我提出一个问题。有人能不用葡萄酿出酒来吗?

伊特金:嗯,技术上是可以的。

SCP-049:但那不会是一瓶真正的酒。

伊特金:我的意思是,呃,我猜。但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SCP-049:但是它确有意义,伊特金博士。我无法在缺乏最重要配料的情况下制作我的解药,就像没人能不用葡萄酿出一瓶真正的酒来。

伊特金:所以你已经注意到了Omega-K?

SCP-049:我不知道你的组织为发生的事件所起的名字,但是我猜我的答案是“对的”。我不能准确知晓发生的事件,但是这件事把我变得毫无作用、变成了一个失败品,这事情全得怪我。

伊特金:你是说你要为此事负责?

SCP-049:我早该更强力地行事的。在太长太长的时间里,我想要给你和你的组织留下好印象。我试图做一个模范囚徒,尽我所能服从你们的命令,这一切并不意味着我已放弃我治愈鼠疫的使命。

[SCP-049叹息]

SCP-049:瘟疫毁掉全世界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我自身的愚蠢,我必须看着所有我试图去拯救的人受其侵袭。我深感抱歉,伊特金博士。很快你就会被侵袭,就像哈姆,就像其他所有人,而我将被迫无益地坐于一侧、只是观看着。

伊特金:我明白了。谢谢你花费了这些时间,049。

SCP-049:不,博士。现在你一定是无法明白的。

[记录结束]

SCP-049在两周的恢复期之后被送回其收容室。

附录049.2021.3

在ΩK之后的数月中,发现SCP-049显示出了抑郁的常见症状,变得昏沉、对检查自己的用具不具兴趣、静默,且不愿就“鼠疫”进行交谈。

已安排Site-19精神治疗部门对SCP-049进行治疗。SCP-049被诊断出抑郁症状,后发现其受多种抑郁发作情况所苦。因对该项目的药物生理效应未知,医生尚未开出治疗药物。作为替代,SCP-049开始接受艾萨克博士的认知-行为治疗计划。

附录049.2022.4

SCP-049在一个六月的治疗周期后被重新评估,值得注意的是治疗并未产生任何重大改善。艾萨克博士的重评估表明其抑郁状态已经恶化,且显示出比第一次诊断时更高程度的兴趣感缺乏与昏沉。

于08/12/2022,艾萨克博士提交了以下提议。

伦理道德委员会提议

提议:
“允许SCP-049担任Site-19医疗病房的一名外科顾问。SCP-049拥有着对人类生理的固有知识,且作为一名外科医师无数次展现出它的技术。因其认为自身治疗失败,该实体目前正受严重的存在意义恐惧。若允许其于医疗病房进行工作,我相信它会觉得这就像它又在治愈病人,对其精神健康状态具有一定裨益。”

委员会投票摘要:

赞成 反对 弃权
J. Cimmerian G. Jade M. De la Cruz
K. Inada
G. Mäkinen
C. Carter
S. Light
E. Suarez

结果
通过

附注:
SCP-049以被允许于Site-19医疗翼楼中作为文员助手与外科顾问进行工作,但需由至少一名武装警卫进行直接监视。SCP-049的每周总工作时间不得超过30小时。在工作时间内,SCP-049应无例外地限制于Site-19治疗翼楼内,除非进行更进一步的通知,严格禁止其与病患进行物理接触。

附录049.2022.5

SCP-049的重分配似乎部分缓和了它的抑郁症状,但是,它在患者患上术后综合征的手术后仍显示出昏沉症状的倾向。认为该工作分配对SCP-049的精神健康具有正面意义。评估认为无必要制定更多措施。

.

.

.

.

.

.

  • ΩK
  • euclid
  • scp
  • 人形生物
  • 传染性
  • 化学性
  • 复活
  • 感知力
  • 智能
  • 生物性
  • 触觉影响
  • 音频

页面版本: 83, 最后编辑于: 28 Oct 2024, 02:16 (5 days 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