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记录:Omicron-Psi-0129
评分: +25+x

Psi-3:下午好,感谢各位嘉宾与同僚来到这次颁奖典礼的现场。我谨代表MTF-Omicron-Psi,对我组研发、实验并改进的第三代梦境介入装置PDⅢ荣获本次“年度最佳精神类发明奖”发表获奖感言。

<掌声>

Psi-3:首先,我们必须感谢基金会对我们的大力支持。梦神集团是一个表面威胁较小的GoI,但基金会依然对我组与梦神交互的工作提供了足够的理解与支持,没有这些支持,就没有今天的梦境介入技术,也不会有现在的这款耳饰型PDⅢ。如各位同僚所知,本次获奖的PDⅢ将有广泛的应用前景:超频段通讯对梦境探索与作战、潜意识审问、以及记忆删除与重塑……

<气泡水开瓶声,吞咽声>

Psi-3:……梦神集团有自己独立的逻辑,而这种逻辑和人类清醒时非常不同。之前用清醒梦能力者试图和梦神集团交流的决策是个无可奈何的错误:太过清醒的人在梦神之间显眼得就像在现实世界梦游的人。一个在大街上穿着睡衣晃悠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好间谍,因此,设备上的更新换代是必须……

<粗重的呼吸声>

Psi-3:为了达成情报透明化,探索现代化,人员与资源损失最小化,我们在第二代引入了脑机接口,为此整个组的操作员被送去做了一次适应性体检,在此感谢……

<撞击,耳鸣声>

Psi-3:……后来我们意识到去处理接口问题等于在屎山上打隧道,于是作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项目重构。重构期间大概损失了3TB的aic和1.2吨工程师,包括我自己在内,所以不得不派人去回收站和焚化炉把残渣捡回来。PDⅢ用上了牧蝶项目的反向工程成果,每台使用257只蝴蝶进行脑电波读取、显像和反向干扰,效果显著。

……是它们的仿生单元吧?

Psi-3:对,就像D级都是真正的死刑犯一样——不,你的眼皮上并没有停着蝴蝶,它们在飞出来活动的时候喜欢把子代产到声带附近。记得张嘴呼吸。

不对。哪里不对。

Psi-3:这位女士,请讲?

Psi-12:前辈,请问……这不应该是您的获奖感言吗?为什么……

<哄堂大笑>

Psi-3:你至少还记得如何提问。那你也应该知道在这种场合睡着的后果了?


Psi-3:下午好,感谢各位嘉宾与同僚来到这次颁奖典礼的现场。我谨代表MTF-Omicron-Psi,对我组对我组研发、实验并改进的第三代梦境介入装置PDⅢ荣获本次“年度最佳精神类发明奖”发表获奖感言。

<撞门声和喘息声>

Psi-3:哦,这位女士您好,请尽快入座。

Psi-12:放我出去,放手,你们干什么……!

<扭打与混乱的脚步声,拖动声>

Psi-3: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需要影子才能知道路灯的方位。我们的前辈们,MTF-Omicron-Rho,有非常简单明了的工作形式:把精神阻抗比常人高那么一点的员工送进盒子里,等待他们醒来并汇报任务成功,或者在他们没能醒来时蒸发掉他们的脑组织并扔进有害垃圾桶……

Psi-12:前辈!Psi-3!别告诉我现在的我看见的你他妈的是个skip,第一天,让一个刚领到编号的实习生处理?

Psi-3:……修了博士学位的扔学术垃圾桶。这一步骤产生的蒸馏水十分宝贵,一般被制成模因注射剂使用——所以朋友们,在基金会手段只是小问题。最小不过的问题。

<出奇响亮的哄笑声>

Psi-3:好啦,我是有开玩笑的成分,毕竟初期工作也没法做得那么全面。如果诸位有空来参观的话,陈列柜里有一把锥子,心灵遮断合金做的,刺过我们所有人的眼眶不止一次:刺入,然后搅动,缓慢但有趣。体验前记得带好呕吐袋。

Psi-3:以及,从刚才开始就十分吵闹的那位女士,我希望你保持冷静。闭上眼睛,把手放在你前面的椅背上,感受丝绒面料、塑料和柔软的海绵,这有助于你稳定你所在的位置。

深呼吸,像训练中的一样。屏蔽视觉,从信息量较少的触觉开始重塑……冷静……

Psi-3:然后,把手向中间移动,向你的正前方,你能感觉到那里存在着某样东西,用触觉去感受它,你摸到了什么?

我摸到了……什么?

Psi-3:它是冰冷的,向你延伸,抚摸过你的手指酥麻温热,温热和极轻的水滴声沿着你的手指流淌,它是尖锐的,锋利的,三角形的,我们共有的纪念与宝物,缠绕着温和又再次冰冷的体温——向上,继续向上,想象它的存在,直面它的存在,你低下头就能看见锐利的金属针尖抵住你的眼皮……

Psi-3:……噗嗤。

<尖叫声和歇斯底里的狂笑声>


Psi-3:下午好,感谢各位嘉宾与同僚来到这次颁奖典礼的现场。我谨代表MTF……哦,Psi-12你迟到了,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吧。

Psi-12:抱歉,我已经不认识你了。

<上膛声,枪响,枪响,寂静>

Psi-3:但你还认识对我的愤怒,这很好,但你为什么要在开枪时闭上眼睛?你害怕看见我身上的空洞,还是说害怕被轰飞的半个头颅滚到你的脚边?

<四声枪响,寂静>

Psi-3:(叹息)我真该至少让你们熟悉一下火焰喷射器,或者机枪,或者随便什么比手枪优雅的东西。不过你还没对人开过枪,是吗?没关系,我的尸体在你的视野外,你不用担心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我向来在这个方面上对新人很友好。

Psi-12:……荧光绿色的血迹,你不友好但很幽默。

等等,不,血迹的流动方向……这个混蛋。

<身后的上膛声>

Psi-3:你觉得你能有与我匹配的控制力?这不是战胜我的方式,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梦,你正把失控的小轿车开进海洋。你已经被发现了,被排除了,落入敌人的陷阱中了,你的眼球正在转动中痉挛,而能使用的只剩下的一毫升的清醒,它也马上要你的指缝中漏走了。你要让本能学会思考,把行动守则一笔一划地刻在骨头上,用手肘踹碎挡风玻璃,在血肉酸胀腐化之前浮上水面。

Psi-3:下一次试着按照我们教你的去做,按照其中你还记得的部分。我不想在战场上打捞你的骸骨。

<震耳欲聋的枪响>


Psi-3:下午好,感谢各位嘉宾与同僚来到这次颁奖典礼的现场。[语音模糊]谨代表MTF-Omicron-Psi,对我组研发、实验并改进——

<枪响>

<沉重的脚步声,话筒蜂鸣,掌声>

Psi-12:咳,咳咳……请原谅,我想我的肺上被开了个洞。

Psi-12:首先,我个人而言我并不认为在此发言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因为台下的诸位听众现在都已经割下了自己的耳朵,我希望你们也可以同样对待自己的眼睛。然而,我必须发挥被此主持人成为Psi-12的基金会员工所具有的优良传统,因为维持现状被认为是某种意义上的最优解。我不会停顿,也不会撤回前言,因为直至我通过不断的发言发现自己所在的现状之情况为止,我将拥有这一礼堂之内的主导权。

Psi-12:我对Psi-3抱有不清晰的怀疑,因为水流已经冲刷了上一层级的记忆。我相信这是梦境技术可以被用于记忆删除的原因,一旦我认为某事属于梦境,它的内容就将迅速消退并与无关信息相互混淆。即使如此,我现在依然认为其举动有前后矛盾之处,可能使用同一形象的并非同一个体,但对此的理解遇见了凝胶状的阻碍。

Psi-12:我曾在三天前错误使用过一次PDⅢ,但我当时未感受到可被汇报的异常状态,正因此我现在有理由认为我正陷入某种未知的精神性异常的影响并且目前为唯一受影响者。由于目前所见的礼堂墙壁正因无法承受低温而融化,我认为我仍处于梦神影响下且必须苏醒,并且应当尽力为此寻找方式。当一条逃生通道被堵塞,或我因过多次的假性苏醒而忘却其所在位置,我必须重新寻找路线。由于我一旦停顿就将失去之前的逻辑完整性,语言方式在此类深层梦境中被认为是必要的维持手段,并且即使如此我也能感觉到思维的连续不可导,并且,并且现在——哦,不。

<大量的蝴蝶振翅声>


“……一般而言,让一名梦境操作员在醒来后汇报梦的细节需要一剂V级临时记忆强化,但我们部门总是连这点药剂都拿不到,鬼知道资源部把配额给了哪个混……Psi-12?操他妈的全员卧倒!她怎么把枪带进来的!安保!”

Psi-12睁开眼睛,看着她的前辈捂着左肩踉踉跄跄地瘫坐在领奖台后面。周围有人来抓她的手,用力击打她的手腕,让手枪掉落在前排的座位底下。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规整地排列着,每一颗都明亮且安静,没有熔融的白巧克力在向下滴落。Psi-3虚弱地喘息着,和她所认识的一样:她逐渐认识对方也认识自己了,这是她所参加的颁奖典礼,她加入MTF-Omicron-Psi“白日梦蝶”之后的第一场,之后还会有很多。

她举起双手,耳后的小型装置掉落地面,发出能源不足的滴滴声。


“抱歉,Psi-12……那些事全部是我的失误。我试着在PDⅢ里写入了一份训练资料,你知道的,新人总要在一次印象深刻的训练中学会如何自保。”Psi-3在病床上勉强抬起头,对Psi-12挤出一个有些尴尬的微笑,“装载的时候发生了端口干扰。我忘记你有长时佩戴和测试PDⅢ的任务了,你我都是有经验的特工,本来不应该……总之,我非常抱歉。”

“抱歉的话,拿出一点诚意?”

“如果你需要的话,结束之后我可以给你看我当年做同一个训练的档案,还有就是……”

“成交。”

“……就不能听前辈我把话说完吗。”

Psi-12走上前去,对她的前辈伸出右手。Psi-3也微笑着伸出扎着输液管的右手——

“那你说吧,什么事?”

然后Psi-3轻巧地拧下食指的指尖,露出一截深灰色的金属三棱锥。

Psi-3:永远不要贸然认为你回到了现实,小姑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