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模因其一:论模因的叙事性
评分: +29+x

空荡的大厅逐渐变得半满了起来,最前面是一个屏幕,尽管下面的人们尽量小声地说笑着,但仍然有些喧闹。突然,屏幕亮了起来,画面中是一个似乎还很年轻的男性,他拍了拍手,清脆的响声通过音响传出。

好了各位,无关事情还请结束后下去再讨论,虽然我很感谢你们能来到这里。我看看,现在场上是不是坐满了人?那我可太开心了——说笑的,这是录像,本人由于某些原因不方便出席,所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听这个讲座,或者说,究竟有没有人来听呢?

好,那么在开始之前,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叫Ed,Ed Icied。至于其他信息,现在还不方便透露,请大家多通融。

屏幕上的Ed Icied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同时,座位上有几个人也打起了哈欠。

看,一个会传播的动作,打哈欠,模因。而且是由一个屏幕里的信息感染了屏幕外的你们。这就是我今天要论述的其中一点,超形上学与模因学的交汇——叙事模因学。

好了,在座的各位想必都对超形上学以及模因学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为了关照那些单纯无所事事只是想听一节讲座的人——我还是简单介绍一下吧。

首先,我要强调一件事——演绎部,我知道你们想问这个。在我的这个讲座中,演绎部与超形上学部统一而论,不要试图和我讲明白这两个部门有什么区别,因为在我看来,二者的最终目的即原初意义是等同的——研究叙事学。况且,这与我接下来要讲的内容并没有什么关系。

在这之前,有兴趣的可以先提几个问题。你说这不是录像吗?好吧好吧,其实这是直播,刚刚我当然是骗你们的,不然我就直接把录像发给你们了,还专程办个讲座干什么?——好的,这位,你的问题是?

您好,我是外勤特工Kira,我想知道超形上学和形而上学到底有什么异同?因为它们看起来太像了,而且我平时接触的很少。

很好,“超形上学Pataphysics”与“形而上学Metaphysica”,我们先来聊聊“形而上学”,就现在为止,仍有许多人认为超形上学与形而上学差不了多少,就像刚刚那位Kira特工一样,然而事实是相差甚远,二者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都需要极强的逻辑性。

形而上学属于哲学,专研存在论,而且是由唯心偏向唯物主义的,姑且算是一种思想方式,与科学几乎无关,虽然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科学界许多思想都来自其中。但形而上学主要是对精神方面的探求。

想想那些哲学家吧,哦我没有诋毁的意思,我只是说,只要他们一说起话来,那你就别想吃上晚饭。虽然,听完我的讲座前你们也别想吃上晚饭。

而我们的超形上学隶属于科学,你不必整天思考人为何活着,超形上学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唯物偏唯心主义,也是基金会近年来研究的重点,基于“我们”的世界附属于另一个更高级层的世界——我们称之为上层叙事——这一点。也即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了自己如何诞生和“为何活着”,所以我们不必再深究哲学方面的思考,只需研究如何通过下层来影响上层,或是在上层叙事的操纵下稳定自身,这才是我们持续保持存在的关键。

哦,忘了说明了,我所说的叙事域以及叙事层,你们可以暂且当成一种东西,因为这不过是表达方式的问题罢了。

模因Meme”即文化基因,是文化的基本单位。任何信息,包括声音、肢体动作、文字,都属于模因,只要它不能自我封闭——像是逆模因——而模因是会传播的,就像在我们这边,一般指具有传染性的信息,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会感染知性体,并由第一个被感染者传播给其他知性体的,“病毒”般的信息。

但信息并不是一开始就是模因。

信息是组成一切的非物质体系,万物自身都携带有信息,而模因带有主观认知性,即需要个人的理解。模因的传播过程是由信息进行传递的,虽然信息传达到了,但模因此时还没有成型,需要被传播者自己或被进行一个活性化的过程,即去理解这个信息所包含的意义文化。当其理解之时,这个信息就真正化为模因了。而且有时一个信息所经历的活性化过程不同,可能会形成不同的模因,例如“NMSL”,当这个信息被传递时,有可能其他人只是了解了“永远不要理会谣言与中伤”这一片面意义就参与传播的过程。

回到我们刚刚的话题,模因的感染。

如果在传播前,给予这个感染性模因一个触发条件,它就能在适当的时候,使感染者做出预订中的事。比如我们辱骂时使用的“操你妈Fuck u”,嘿,嘿,别笑,这是一个很正经的例子。

当说出这样一句话时,绝大多数人在可能的情况下都会伸出中指,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模因触发。再深入一些,复杂一些,就是我们经常使用的模因抹杀技术,这个只不过是把条件设置为感染即触发,并把“伸出中指”这个动作换为了心脏骤停等促使自死亡的方式。所以对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来说,几乎是完美的安保措施——当然,那些天生就对模因有抗性的人除外。

模因靠意志力也是可以抵抗的,但仅仅是可以抵抗,至于结果怎么样,还要看这个模因的危害性以及个人的意志坚定与否。就比如,在听到哨声的同时,看见其他人都在向一个方向跑,而有多少人能够忍住不跑呢?这是模因对于意志力的体现。

前言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今天要讲的主题很简单,内容也很少,即是将超形上学中的叙事学部分,与模因学结合起来,暂定名为叙事模因。

一般的模因,想必大家都知道,传播仅限单向同叙事层。比如,A制作了一个模因或者说是“梗”,效果是一边蹲起一边喊出“dip dip potato chip”,那么,其他目视1这一动作的人也会做出上述动作。但是,一旁屏幕里的动画人物是不会受此影响的。
same.jpg
如图,第一个圆就是起点,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但都处于同一个平面内,此即为同叙事层传播。

而有一些模因——叙事模因——能够从上层叙事传播到下层叙事,即上层感染下层。该理论最初仅是我的猜想,但是依据我近期统计到的数据来看,基金会员工,甚至非基金会成员,常用语中使用“你妈的,为什么。”此句的频率极速提升,因此怀疑其是一个暂时无害的模因,而经过我们的调查,并没有发现源头,准确的来说,是在本叙事内并没有发现其源头。因此,我们推论此模因为上层叙事近期火热的梗,被上层叙事的主动影响并传播到了我们这里。这并不是一个空想的理论,后来又调查了过去的一些一夜之间使用频率极速提升的短语,有12%[1]的源头均不可查。有理由相信是上层叙事的模因感染了本叙事。

那么,有没有反过来的——呃,我是说,由下到上?

嗯,下面就要说到这个。不过,下次提问前,还请麻烦先举手示意。

没人不知道那个关于星星的不可能邪教吧?那就是一个危害性极大的潜伏模因,通过书籍里描写的不连贯信息来传播,一点点地感染我们。可能你们都认为,第五教会制作了它,然后借助它来感染其他人,方式就是我刚刚提到的同叙事传播。其实不然,这个模因首先感染了书中描写的下层叙事一一即便其中没有任何故事,但它仍然足够形成叙事域,要问为什么的话,我一会儿会讲到。而后阅读这本书的人,其体验到书中内容后, 精神便会被感染。
notsame.jpg
如图,中间的线代表了叙事层之间的墙壁。这整个感染是一个由上层到下层,再由下层到上层的跨叙事过程。

另外,任何模因都有可能成为叙事模因。理由?不,成为跨叙事传播的模因不需要其他条件——或者说,至少就我们所知来说,没有条件,任何模因都可以。因为,模因的性质如此,常规模因与叙事模因本质上是一个概念,但在这里我为了区分开已经进行跨叙事传播的模因和未进行跨叙事传播的模因,而使用这个名字以作区别。

想必大家都知道SCP-682吧?可能你们都认为它是不会被杀死的。但,正是所有人的这个想法,才真正促成了682无法被杀死的原因——一个想法也是会形成叙事域的,尤其是在许多人使用同一个想法时。当然,这只是个例子,真实情况也许不是这样,也许就是这样,但谁知道呢?

没错,我要表达的意思就是,我们的叙事域,被我们所构思出的叙事域、我们的下层叙事所感染了。知性体的知性可不是闹着玩的,叙事域的形成关键正是依靠思想,即想象力,当一个想象强度[2]足够维持一个叙事域的运行时,一个下层叙事就诞生了。注意,是一个真正的叙事域被建立的条件,而不是一个故事叙事或一个概念。同时,想象又可以归为文化信息,也就是说想象本身也是一种模因,这里就是二者纠缠的关键了:我们的想象作为模因传播,这些模因传播数量即信息的总量达到阈值时,也即是我刚刚所说的“足够维持一个叙事域的运行时”,这些所有的信息会汇集到一起,构建出叙事框架再由其他相关信息填充内部,使该叙事最终成为叙事域。

也即是,一个广域传播的模因,就是一个叙事域的源头,传播的越广、感染人数越多,这个叙事域也就越稳定。

但比如刚刚提到的,当时大范围传播的星星之书,它能形成叙事域的原因是因为,书本基数大,所构成的信息量也十分巨大——尽管都是重复的信息。但只要产生了信息,就达成了基准条件。

下面是重点,在现在,网络时代,每一个信息都被无数次的重复传播,尽管初始信息量很小。于是,发布在互联网上的每一条信息几乎都有可能形成一个叙事域,这些叙事域可能会相互碰撞,极小概率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与我们所处的现实产生交汇,造成叙事紊乱现象[3]——后果我就不详细说明了。总之,模因无处不在,叙事无处不在。我们需要更好的了解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根据上面所述,可以推测,我们也能使用叙事模因来影响上层叙事,当然,仅仅是在一定程度上,我们不可能完全摆脱上层对下层的控制。不过可以利用这一点制作一些无害叙事模因,来使上层叙事缩减对于我们叙事域的创造频率,即降低事故及威胁出现概率,以此达到稳定基金会宇宙的目的。最大幅度的避免叙事紊乱情况的发生,是我们唯一的目的。

如果你们对这方面有疑问,建议去观看Veleafer博士的演绎部讲座录像,不过,若是因此产生精神方面的问题我概不负责。虽说我个人认为这个讲座已经能够产生“精神污染”了——玩笑。

到此,我的讲座基本结束了,感谢模因部与超形上学部的一些支持,以及演绎部。也感谢诸位的到来以及聆听。

顺便,如果你对刚刚我所叙述的内容有意见的话——诸如问我们为什么还能接受自己是被创作出来的,并且还能继续生活下去?——这个问题,我只能告诉你:管它呢,去他妈的,起码我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你们就在这里听着我的讲话,这还不够吗?问这个问题,和你每天早上醒来之后思考你到底还是不是昨天的你有什么区别?

以及,有人无法接受这一切的话,我当然为你们准备了记忆删除,就在你们面前的桌子上,将文件翻开至第7页就是了,你们可以安全无害地忘记刚刚所知道到的一切。不过,由于这是个超形上模因学讲座,所以不是一般的记忆删除剂,而是特制的逆模因触媒哦,触发后会产生短期逆行性遗忘帮助你忘却烦恼。

再次感谢。

Bibliography
1. Sevedocn Vromani. (2011). 《模因数据统括》. 基金会统计部门.
2. 思维信息量的丰富程度 - 摘自███·Yoghurt. (2012). 《推理叙事域》. 基金会出版社.
3. 同层叙事互相冲突,并最终导致冲突双方叙事域凐灭的现象,在更上层叙事的调控下可以为不同层叙事的冲突。 - 摘自Ed Icied. (20██). 《叙事域与叙事域与叙事域》. 基金会演绎部 超形上学部合作出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