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O5的特工处

情报显示目标藏匿在这座旅馆的某处。这对任何人都是个挑战,除了那些精英。对于我,很幸运地,没有比这更简单的事了。一如既往地,无需匆忙。这里的 每一个人都可能知道那个关于目标位置的秘密,或者,怎样度过这一个快乐的夜晚。

我坐在吧台前,轻轻地把我的杯中的酒摇出漩涡。承认在调配马提尼酒上每人能出美国佬之右不禁让我有些痛苦。我身边拥挤着人群,每个人心中都遮掩着自己的谎言与隐私。我的工作毫无诚实可言,但在这嘈杂的移动的阴影中也不可能会有。至少我明白这一点。我也明白,我的秘密可能会伴随我直到死亡的到来。在这痛饮着的、微笑着的、大笑着的人群中,有多少在他们看到他们本不应看到的秘密时服下一片迷幻药?

此时上天给了我一份眷顾。她很高,一头暗色秀发,穿着一身魅力四射的晚礼服,留下无限遐想。她走向吧台。我当然不会做出让这样的一位美女为她的酒买单这样毫不绅士的事。接头的人还没有出现的意思,我觉得这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我问道她在这里干什么。她回答她已经穿过这一区域,需要一个地方休息。她就这么直直地盯着我,于是我知道她没有自己的房间。这样的一个美女对于欺骗当然不会陌生。我知道她正隐藏着什么。但,不过如此。我明知故问地问她是否有地方可以休息。她回答说没有,并且问我是否可以好心地为她这样贫困的旅人提供一个住宿的地方。作为一名绅士。我几乎无法拒绝。

好人总有好报。

而当我醒来发现自己被粗暴地捆在床上时,我发现好人也会得恶报。绳子很粗,手法也很专业。这样,我那位夜间伙伴的小秘密曝光了。但我毫不震惊。我的接头人不应该迟到;他从不迟到。在我的工作中,如果有人没能出现,你最好假设一个最坏的情况。他可能正躺在某个阴沟里,下水道里淌着他的血。如果我不想步他后尘,我最好麻利点。

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但她似乎没有和我交流的心思。我没看见打手,但如果她有我想像的一半专业,她可能在房间外面安排了几个打手;如果她有我担心的那么专业,她甚至不需要打手。很幸运,一名O5的特工永远都准备着。当她翻弄我的包时,一把锋利的刀开始切割我手后的绳子。我或许过于奢望她不会找到我包里那一小点易于使用的物品。我对女人的爱迟早会害死我的。

但这不会是在今天。我从绳索中挣脱,打开我的假牙。当她转向我,脸上精致 妆容写满了动人的难以置信时,我向她撒了一小撮989。这东西生效很快,她马上倒下了,几乎没能徒劳地在覆盖在脸上的硬壳上抓两把。多么可怜的浪费。

我取回我的枪。一把MP5K,闪着有机物的光芒。无法被检测到,Q部门的人似乎是这样和我保证的。我在她甜美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即使我知道她听不见,我还是告诉她,她很美。枪抖动了一下,她也一样。

我仍不安全。门被推开了,她的增援跳了进来。总共五个人,每个人都武装到牙齿。很幸运,我受过很好的训练。五对一?我可以好好消遣一番了。

圆盘利索地划出门廊。它总是难以捉摸,但这一次它对准了。一团蜜蜂从走廊涌进来,涌动着痛苦。但假如没有它们,这可能对这几个未经训练,好不优雅,没有一丝艺术气息的人会更痛苦。我把枪甩到一边。我现在并不需要它。前四个人被放倒了,摔碎了手脚,砸裂了头骨。他们会有一段时间没有行动能力了。我很小心地,没有伤到最后一个人。我捡起539,蜂群散开了。是时候获取一些重要的情报了。

我包好战斗靴,接下来的一切对我而言都非常简单,对他也是,假如他有得选择的话。目标顶层的套间里,完全不知道我正向他而来。蛇之手保护着他,而我已杀死了他几乎全部的警卫,其中大部分都是新手。

我呼叫了清理队伍,乘着电梯前往目标所在的地方。大门紧锁,但像大部分现代酒店的门一样,一两脚就踢开了。目标坐在沙发里,看着新闻。他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只是有点超重。但我知道的更多。他是现实中的一个裂缝,他是英格兰赖以生存的自然法则的亵渎者。他起身看着我,看着他的命运。躯干上中了三枪,他倒下了。我走近他,脱去他的衬衫。正如我所知道的那样,在一个正常人腹部应在的地方,是一个球,有着蓝、绿色的斑点,在子弹射入的地方有着金属的红色。目标确认,目标击杀。

收容无用的物品是毫无必要的。绝对控制便是我们唯一可以称为“好”的目标。没有人知道如果没有全面地收容,一个人会做出什么。公众必须被保护。因此我们筛选,我们收容,我们预防。

我是O5部门的一名特工;我有一张杀人执照。

执照上的名字是Bond。 James bon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