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窝雀
评分: +20+x

“喂!——告诉你们个好消息!——”申海从走廊的这一头一路狂奔到另一头,像一只快乐的小鹿,激动地赶上了正在交谈着的莫名医生和研究员赵方,一把搭上他们的肩膀,没想到却撞了个满怀,撞得赵方手里的文件漫天飞。

“唉,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你是总这样在走廊嚷嚷,不会被Scotoma副主管踢出站点才怪啊。”赵方无奈地把散落的文件一点点捡起来,放到了申海手上,“诺,正好你来了,把这些拿给Dr.Fortuna吧,这是今天的实验记录。”

申海不太乐意地接过这一大堆文件,但这仍按耐不住他内心的激动:“你知道吗?我约到Dr.Yuannn了!!”

“啥啊,我还以为是啥大事,把你激动得这样。假的吧?你能约到Dr.Yuannn,猪都能上天了吧?”莫名摇摇头,把申海搭在肩膀上的手推了下去。“我骗你干啥?真的啊!我约她去食堂吃饭,她居然答应了!你看我个人魅力多强!”申海得意地说道。“人家那叫做无法推辞!要是等到有新人来了,看你怎么约。”莫名嘟囔着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准备一下呢?Mr.Shen?”

“那必须的,看我的撩妹技巧吧!”申海指了指自己,抱着文件走了。


今天的西二区食堂人不多,事情较多的研究员都被叫去处理那个新Keter了,留下一些有空的家伙在食堂吃饭,但其实是否有这么多人,食堂都一样的吵闹——看那起哄的,要不是哪个特工出勤时的糗事传远了还变了个版本被本人听见了,要不就是几个二级研究员激动地在讨论谁谁谁又升职了。

Site-CN-64的日常就是这样。

所以说东二区食堂到底啥时候才能把葱油鸡改成白切鸡?我真的想吐槽好久了,搞得我每次都要去城中心买白切鸡,就那一家有,您逗我呢?早知就当时还是待在Site-CN-09好了。啊,不过有一说一,这里的甜茶还真挺好喝的。阿园心想。

老远看到一个家伙在招手,是申海。

申海吧……好像是个二级研究员,什么时候加入基金会的来着?不太记得了,他话挺多的,人也挺好的,只是有点太急了,唉不过年轻人就是这样。话说回来,还是没法原谅上次的事。还有他们仨是一个小分队吗?不知道,还是去问问莫医生吧。

申海端着餐盘走来了。“看你这么瘦小的身材没想到还能吃这么多。”阿园冲他笑道。

“莫医生说了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多吃点才能做好研究嘛。”申海也笑了,在她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要拿勺子吗?我去拿。”“好的,谢谢,有劳了。”

对于阿园的反应,申海可真的万万都没想到,他也没想到会进展得这么快,完全和想象中不太一样啊!!开始她问的那一句就怕搞砸了——要是我答错怎么办?我要怎么答才合适?她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饭桶?完了完了我就不应该在他俩面前吹牛,还好他们没看到,不然我又要出大丑了啊啊啊啊好紧张怎么办怎么办!!

转过身的那一刻,申海激动到脸红了,比今天的番茄蛋花汤还要红。


“今天汤还不错啊,是吧园姐。”

“嗯,不过我觉得老火汤会更好。”

有一说一,那小子选的食堂还不错,咸度和放油的量都很适当,我怎么没想到来西二区食堂吃呢?既不用出站点又能保障吃得好,豆角炒肉的肉片居然还爆香了!我说吃起来怎么这么好吃,和东三区那边根本没法比啊!虽然菜式选择看似都差不多,但能感觉的到这边环境不错,天花板的镂空设计挺好看的,看来下次来这边蹭饭吧。

——之后申海就感到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尴尬。

啥尴尬?园姐顾着对比饭菜完全没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怎么办,完全没办法引出话题啊!没办法引出话题我也没办法把我最好的那一面展现在她面前啊!呜呜怎么办怎么办!想想办法啊申海!快想想Dr.Yuannn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但是怎么开始这个话题啊啊啊啊啊我就是个笨蛋啊!什么都没有准备就只想在她面前炫一下酷就把她约来了我怎么能这么不理智!!!笨蛋申海!……等等,我有过理智吗?

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千万不要给莫名他们看到了,不然我真的要糟。

嗯?那是什么?

一个黑影从天花板的位置俯冲下来,先是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好像在寻找些什么,从这边的桌子上忽地跳到了那边的桌子上,像蜻蜓点水,突然又跳到了凳子上,停留了几秒后在距离地面几米的空中留下了完美的弧线。

小鸟?好像是山雀?黑影把阿园的思维忽地拉回了食堂里。怎么会从天花板上飞下来?

不是山雀吧……不!它就是山雀,绝对不会看错!黑色的脑袋和灰色的羽毛,肚皮是白色的吧……没错了!

“申海!看看!桌上有只小鸟!是山雀!”申海才注意到阿园在小声地提醒他。“哪里?我没看见啊?”申海四处张望,什么也没看到,就顺势塞了一大口香菇滑鸡进嘴里。

又来了,又是一个黑影——这回是两个!申海定睛一看,果然是山雀,是两只山雀。较大的那一只就在他们坐着的隔壁桌上啄食着遗漏的米粒和粮食,脑袋一上一下,极其可爱而富有生机。它们似乎察觉到了申海和阿园的目光,抖抖翅膀,好像在故意炫耀似的,往他们的方向跳了两步,却又在距离他们不到两步的地方飞走了,在空中扑棱了几下,回到了天花板的镂空架上。

“还真的有鸟。”

“是吧!好可爱啊!!但它们怎么进来的呢?”阿园赶忙扒了几口饭下肚,急切着寻找着这个疑问的答案。

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山雀飞走的方向。没错,是天花板。

不过……好像在黄色的镂空架背后的管道交接处,一个蝶形的草垛吸引了申海的注意力。

“看!是鸟巢!山雀把巢驻在了两根交接的管道中间!”申海指着天花板,对阿园说道。

“还真的在那!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阿园激动地说着。

申海突然想到了什么,上次与研究员Omono在这里交谈的时候,同样是一个黑影噌地飞到了一团绿植中,但他没有想太多。

“申海啊你真是个天才!怪不得你要来西二区食堂吃饭!这里太棒了!”阿园已经激动到无法用语言形容了。

老实说,我还没见过她激动的样子,但这样居然能歪打正着?哇,我也太幸运了吧!好,一定要抓住她的心,Dr.Yuannn,我来了!

申海害羞地笑了:“诶嘿嘿没有啦没有啦,我也是才发现。它们应该是早上飞进来的吧?”从西二区出发过一段路就是掩盖设施与站点内部的对接点,那里是一座古庙。古庙的背后,那是无数生灵的赖以栖息的天堂,是一个生机勃勃的自然保护区。掩盖设施只能阻挡闲杂的游客,但却不能阻挡自然的脚步。

“不过这里这么多人,它们会没事吗?”申海又看向了天花板,喝了一口汤,“它们的家应该在人为建筑外吧,可他们现在却把人为建筑当做了树。”

“是啊,但假如没有人在这里,把食堂的门打开,它们也会飞进来筑巢吧。这里的镂空架很适合鸟巢的修筑,它们的天敌也没法进来,也就会有更多的鸟儿把这里当成家吧。”阿园停下,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虽然比较认同阿园的观点,申海还是提出了另外一种观点:“有可能,不过……它们在这里应该是为了啄食剩下的饭菜吧?如果没有人在这里了,它们也没有吃的,说不定也会去别的地方筑巢吧。”

“所以……可以说是‘人类导致了山雀产生了这种行为’吗?”申海自言自语道。

“我觉得不是,山雀本身就存在这种行为,它只是按自己的天性在筑巢,它的行为不是异常,而是一种本能吧。”阿园答道。

“但是,这种本能对它来说是合理的吗?……假如这里再多一点人,它的家随时也会被打搅吧?”

阿园拿起手中的筷子,夹起了一棵白菜送进嘴里,吃完说罢:“如果是不合理的话,它也不会在这里筑巢吧。它的行为是为了生存,而在这种情况下的行为也是合理的。”

在基金会工作了三年,这是申海第一次思考这样的问题。

——即使每天都在说着“收容,控制,保护”的口号。

之前的生活无非都是一样的。

上班,下班,上班,下班。

要是有什么奇怪的异常造成事故了还会晚点下班。

申海一直在想自己的研究是否有意义……或者说基金会的研究是否真的有意义。对比刚进入基金会时的一股脑干研究,现在的研究好像更加令人困惑。

这么比喻吧,如果说基金会就是“人为建筑”,被收容的scp是山雀,这种情况下还存在合理吗?

或者说……如果没有基金会,这些异常的存在还是合理的吗?

“那……假如说闯进人为建筑的不是山雀,而是那只蜥蜴呢?”

“嗯?哪只?

又臭又长的那只,假如园姐是它,还会觉得自己闯入人为建筑的行为是合理的吗?”

“哦,它啊,”阿园思索了几秒,回答道,“既然SCP-682存在,那它也有自己的合理性。”

“即使它经常突破收容造成大面积伤亡?”

“嗯……对于SCP-682来说,它的存在对于它本身来说是合理的,它要生存下去,达到它复仇的目的,但它这种合理对于人类来说却不一定。所以吧……我觉得‘合理’这个词并不是一个褒义词,它的相对性很强。不过你想想看,假如对SCP-682的研究对人们有益呢?这么理解这不就更体现了‘SCP-682存在的合理性’吗?”

“也是,不过换一种方式想,假设在另一个平行宇宙内,臭蜥蜴不存在呢?它只是一帮人的幻想而让它变得真实了呢?”申海提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真实的物理世界只不过是‘存在’的一部分吧,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存在’应该会交给人们的思维去展现,而在思维转化为真实的过程中,不正体现了合理吗?就像重复了上面我对SCP-682的解读一样。”

又一只山雀从镂空架上飞下来了,比起前两只来说,它好像更兴奋。它在食堂里有条不紊地飞着,还兴奋地叫了两声,它左跳跳右跳跳,在桌上叼起一块残余的土豆,跳进了排队窗口边的绿植里。

“我想想,那万物的存在……即使它本不应该存在,都是合理的吗?”申海说完,一口气把碗里的汤喝完了,留下一个空碗。

“不会有不应该存在的东西,只是有不应该在此时存在的。所以说才是‘未来’嘛,有了‘未’,才会有‘来’。我们觉得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说不定只是我们目前无法认知道它们存在的东西吧,模因是自私的,它不管怎样都会有自己存在的合理性——即使是逆模因,所以我们才一直在做研究吧,这是为了发展‘未知中的已知’,也是为了解决‘已知中的未知’吧。科学工作者嘛,都是这样的啊。”

“那这么说,其实是好奇心在推动基金会的发展吗?”申海疑问道。

“都有吧,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反正也是这样啊。”

阿园接着说:“我觉得吧,能理解为我们在把对这些异常存在的平面的认识用合适的方法堆砌起来,让它变成一个立体的盒子把自己关起来吧。”

“怎么说吧……这玩意比异常还玄乎,它是没有正确答案的,它只是在不断更新自己罢了,总是感觉会有一个反复套娃的过程了。”阿园挠挠头,“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年没学哲学专业吧……要是人人都能想明白这些问题,那基金会全体成员都人均黑格尔了吧。”

她无奈地笑了笑,头上的蝴蝶结也跟着笑了笑,申海也笑了。

“想不到你还有考虑这些问题啊,你还挺聪明的嘛。”阿园开玩笑地说道,说着还用胳膊肘碰了碰申海。“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愣头青呢。”

“诶诶诶是吗?嘿嘿没有啦没有啦,也只是随意想到的脑洞了。我觉得都是这样吧,有问题提出来也好,大家一起解决。”申海窃喜着,又开始害羞了起来。

“是啊,不然怎么要加入这个集体呢?人到了这个年龄就会胡思乱想嘛,想完了就和同伴们说说,不好吗?”阿园站起身,“走吧,去放餐具吧!”

等等,所以她到底年龄多大了?唔,不管了。

“嗯好,要我帮你拿盘子吗?”


食堂门口,有个脑袋畏畏缩缩地往里看,嘿嘿地笑着。

“莫医生,还玩?”赵方眼镜反射出一道寒光,突然把蹲在一边偷看这一场好戏的莫名吓了一跳,“下午那些研究员就要回来汇报情况了,说不定还可能会有伤员,你还在这里看戏……”

“唉没事嘛老赵,这是‘忙里偷闲’啊,诶你看申海的表情,这不就好笑吗?不过他俩好像进展得不错哦~”莫名摆摆手,示意赵方一起看。赵方无奈地皱了皱眉。

这时,申海突然从他俩背后窜了出来,把莫名和赵方吓了一大跳:“等等,你俩一直在偷看我和Dr.Yuannn约会?”

“没……没有……!研究员的事……能算是偷窥吗?诶诶话说你的约会怎样啊Shen大师?”莫名笑着问他。

“挺好的,不过她不是那种人吧,我也会好好珍惜这段缘分的……等等啊不要转移话题!你们两个快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在食堂门口偷看啊喂!”
……
……

那晚,申海睡得很好,还做了个梦。
梦里有Site-CN-64的西二区食堂和掩盖设施,还有一窝山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