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评分: +22+x

他真的很困了。

文员端起他的杯子之后才发现里面没有一滴咖啡。

他实在是很困了。

文员拄着脸,闭上眼睛,深呼吸,勉强地抵抗着不断袭来的睡意。

他勉勉强强把眼睛撑开一条缝隙。

他深呼吸,深呼吸。

吸。呼。吸……

呼……

从窗外吹进来凉爽的夜风,在此时像是不可多得的馈赠。来自夜的清凉让他在某瞬间稍稍获得了清醒感:或许是很早之前,或许是一会之后。随后放松的精神再度绷紧——这一次是被动的。

整个身体在做无声的反抗。

头痛是肉体对精神的反抗,像是浪潮,又像是沉闷的拳手击打沙袋的声响,那回声波浪般的痛苦让他无法定下心来。紧接着是眼痛。眼睑被黏连一样紧紧抱合在一起。眼球同锈蚀的金属部件一样,转动时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然后是脖颈的僵硬,从后脑处开始传来拧巴的木质感,从脊柱传达到臀部。整个躯干就像一架很久没有上润滑油的机械组件,每活动一下需要付出比以往百倍的努力和千倍的意志力。

他越呼吸,越是感到胸闷。

文员放下咖啡杯,望进去杯底尽是各种垢渍,从下到上、从上到下一环又一环地缠绕起来,紧紧箍住他的视区,他突然感觉像是有项圈箍住他的脖颈。他把笔挨个挨个挨个挨个插进对应的笔盖和笔盖和笔盖和笔盖里,把写满了各种文字和算式的文件和文件和文件和文件分类堆好。然后他环视四周。

窗外,月亮很高,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沉睡。窗外没有什么声响,办公室里也是静悄悄的。门紧闭着,像是一件小小的囚室。门内只有简简单单的模糊装潢:右面有门,左面是窗户,正面有一个大大的挂钟,上面棚顶有灯,面前是各种文件和笔。其他什么都没有。

今天的任务,算是勉勉强强赶在“今天”结束前完成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身体各处传来的复杂的感受——他不明白,这种奇妙的感觉到底是那里传来的,他感觉自己像是飘在空中,有奇妙的不真实感。大脑里开始混沌一片,他甚至记不得自己的凳子长什么样子。

他实在是困了。

他又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让夜风让自己清醒一点。

他再一次感到胸口发闷。

他猛地感受到了夜的凉爽,紧接着是绞痛。他感到一团浓稠的黑暗包裹着他,为他带上刑具,将电极插入他的大脑。

他突然想起来……想不起来自己的模样。

他眼前突然浮现出一片虚幻的景象,像是临死之人眼前的走马灯。场景渐渐模糊,无力去思考。

窗外的虚假太阳升起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