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奇术师的自我修养
评分: +58+x

以下内容是基金会注册高级奇术师Dr.Mothflame在2020年5月31日开展的一次线上会议的文本记录。

会议组织方:SCP基金会中国分部
会议主持人: Dr.Mothflame
会议参与人员: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573名注册奇术师和31名自愿参与的基金会职员
会议开展时间: 13:30——14:27
会议地点: 基金会内部人员交流网站


零.会议前言

[一阵短暂的网络杂音]
"喂喂,各位听得见吗,喂喂?"

会内人员纷纷于聊天室发出"1"表示肯定。

"能听见就好,欢迎大家参加这次线上会议——不管是自愿参与还是被上级要求——并且为占用各位宝贵的午觉时间表示抱歉,这次会议的时长我会争取控制在半小时之内,尽量不耽误大家太久。"

"首先还是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基金会注册奇术师,代号Mothflame,现作为奇术课程讲师任职于基金会CN-91站点,受上面委派来主持这次的会议,如果各位需要一个称呼,可以叫我Motha。"

"那么我们进入主题。大家有听说上周三发生在俄罗斯分部的恶性奇术回火事件吗?参会各位应该都是奇术师,既然是行业内人士那肯定都有所耳闻——"

一外勤特工于聊天室发言: "不好意思, Motha博士,我不是奇术师,不清楚此次事件,可以麻烦粗略叙述一下吗?"

"啊行,是我考虑不周了,那我花点时间跟各位讲讲这个事件。"

"上周三,也就是5月20日,在俄罗斯分部的24号站点爆发了一次性质非常恶劣的奇术回火事件,这次事件导致4名基金会职员和9名D级人员当场死亡,并间接导致了一次影响较小的收容失效事件。"

"事后调查,这次回火事件的起因是24号站点的两位在奇术理念方面长期不和的注册奇术师,这俩人在一次站点聚餐后醉酒,顺势展开了一次未经批准的奇术实战演练,于是结果可想而知,两人都被自身不可控的EVE粒子当场反噬,所施奇术爆发剧烈回火效应,最终结果就是此次悲剧的发生。"

"那个,我描述清楚了吗各位?"

聊天室中再次发出多个"1"。

"很好,那接下来我们就真的进入正题了哈。"


一. 关于奇术师的饮酒问题

"如果要用一句话阐明整场事件,大家会怎么说?"

"两个醉鬼借酒劲报私怨,结果把事情闹大了。"

"嗯,虽然有些片面,但也差不多,至少说明大家没有忽视最直观的事件导火索——酒精。"

"众所周知,酒精对所有人类个体都是一种强烈的刺激品,对我们这些蓝型来说更是如此。酒精进入身体后会增加心脏负荷,从而加速血液流动并带动人体对氧气的吸收频率加快,导致蓝型个体在不经意间从空气中吸收到比平时更多的EVE粒子。"

"并且许多人在摄入酒精后会立刻出现大脑迟缓,口齿不清和四肢控制能力减弱的症状,这些症状对靠大脑思考,用口舌念咒,以双手施术的奇术师而言是非常可怕的。"

"但是老师,既然酒精能让我们获取更多EVE粒子,那对我们来说不正是一种短时间内提高战力的法宝吗? "

"抱歉这位同学,你似乎没有太听明白我刚才所言之意。的确,摄入酒精能让我们的奇术强度得到短时间的增幅,但任何奇术都不是愈强愈好,而是越有分寸越好。"

"假设你想施放一个掌火术给自己点烟,那么你就需要将你的EVE脉冲频率控制在1——2Λ范围内,并将施术手印的参与者简化为三只手指。"

"这对任何一个注册奇术师来说都不是难事,但如果你喝得半醉,那么你会发现自己很难控制EVE粒子的脉冲进程,并且很有可能大手一挥,把施术的那只手糊自己脸上———那么结果可想而知,boom。"

"最后关于这位同学的发言我还需要补充一句,我个人很不喜欢将"战力"这类词语用在奇术方面,具体原因我之后会讲到。"

"当然,我讲这些并非是为了强求各位奇术师从此滴酒不沾,这非常不人道,毕竟我自己就无法拒绝啤酒的美味。我也不强求各位在饮酒期间保持理性,只要摄入量够大,就没有人的大脑能战胜酒精,至高奇术师也不行。"

"但至少我希望各位在饮酒前能恪守自己身为奇术师所应具备的理智和冷静——从冰箱里取出酒瓶前先让自己远离惯用的施术媒介,用魔杖的就把魔杖插进筷子筒,用魔导书的就将魔导书放入书架的角落。"

"除此之外,我建议各位在把酒倒入酒杯之前老老实实戴上你们的EVE粒子环流锁定器,也就是那枚随奇术师注册证一同下发的蓝色戒指,我敢说在场有不少同僚在得到它之后一次都没用过,甚至有些人已经把它弄丢了。"

"这枚戒指会限制你在佩戴期间的EVE粒子利用率,让你无法施放任何比指尖光更强力的奇术,对一个失智的奇术师来说再有用不过了。"

"把锁定器弄丢了的朋友,建议前往离你最近的国际奇术统合中心分部买上一颗。两年前一颗锁定器的价格是129,最近应该又涨价了。"

"您怎么对价格这么清楚?"

"别问,拜托。"


二.关于奇术师的业内交流问题

"在场所有注册奇术师,肯定都在统合中心参加过奇术课程,其中奇术的修养和概念这门课是必修,想必大家也是上过的,但有多少人把这节课的时间拿来补觉我大概也是能估算到的,因为这门课不会传授任何施术技巧和实用法则,也不会教你任何所谓的学术知识,只是一个劲地让学生背诵抄写课本上的段落。相比其他课而言就像高中的思政课一样枯燥。"

"但各位,你们知道吗,在如今这个奇术师人数逐渐扩大化,奇术管理体系日益规范化的年代,社会对于奇术师个人的修养已经越来越看重,而奇术界对奇术师的思想观念的要求也越发严苛。"

"但今天我不会就各位奇术师的个人修养或观念进行探讨,一来我们没这时间,二来我想大家也不会想听我这么个2、30岁的毛头小子向你们灌输任何价值观。"

"我们今天就只针对奇术师与奇术师之间的交往规则进行讨论。想必在场稍有资历的奇术师都很清楚,在奇术界长期以来充斥着强烈的小团体和山头主义氛围,并且由于历史原因和环境因素,这其中尤以中国奇术界为甚。"

"这次发生在俄罗斯的回火事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因为这样的氛围所引发,据基金会调查后得知,两位当事人分别是俄罗斯奇术界两个不同奇术大宗的追随者,而这两个大宗信奉的学术假说在俄罗斯是出了名的针锋相对,这也就导致两个虔诚的信徒开始了属于他们的'圣战'。"

"在座各位毕竟都不是俄罗斯人······应该都不是吧?我记得今天这会议是中国分部内部会议来着。"

"反正既然大家都不在俄罗斯任职,那么我们也不需要用工作时间去讨论俄罗斯的奇术现状,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朋友欢迎在休息时间来找我一同探讨。现在我们先简单看向自身,探寻一下中国奇术界的氛围和学术基调。"

"一如我刚才所说,中国奇术界自古便存在着众多奇术小团体,古籍中它们大多被称作'门派',而这些古籍通常是唐宋时期流传至今的文物,这是因为中国在唐朝时代曾建立过统一的奇术管理制度,也就是各位也许听说过的'御异阁',该制度后被宋朝沿用。"

"然而这便是中国奇术界仅存的有序时代。宋朝末期,所谓'门派'又逐渐分裂为单位更小的'家族',再次脱离权力中心的管控,各个掌握奇术奥秘的家族分散而居,固步自封,拒绝一切可能将他们的家传秘术流传出去的行为,最终便导致了中国奇术体系的碎片化和撕裂化。"

"啊,抱歉,我好像一不小心开始讲历史课了,职业病职业病,大家见谅,我们回归正题。"

"虽然在1978年国际统合奇术中心正式进入中国奇术界后,这种情况有所缓解,但直到今天,中国仍有很多奇术团体选择以家族的形式聚集于一处并垄断当地的奇术发展事业,导致中国至今仍是全球奇术管理体系欠完善地区之一。"

"在场的各位奇术师中想必也有很多人出身自某个奇术古族,并且我想大多数朋友的年龄和资历都与我相差不多,所以今天我便以这个会议为契机向各位提出倡议:作为中国新一代的奇术师
,我希望各位能够尽可能摈弃所谓的家族成见和一切无科学依据的陈旧思想。"

"大家不妨想象一下,如果我们这一代能将中国科学奇术体系建立起来,并将全国范围内的奇术做出系统的整理分类,那这将是多么宏伟的壮举啊,我们将是划分时代的一代人。"

“您好,Motha博士,我不知道您是何出身,但我不觉得您对家族之间的恩怨有什么深刻的了解,我的祖父被██1家用他们那恶心卑鄙的伎俩杀死了,如果你是我,你能放下血仇吗?"

"抱歉,因为这次会议采取的是匿名制,所以我不知道您是哪位,但根据您提到的这个事件,我大概能猜到您的身份,首先我对您的祖父表示悼念,他是一位真正的气咒大师。"

"并且结合我所知的情报,我大概能算到您的年龄,您能在未满二十的年纪成为基金会的注册奇术师这让我非常佩服,但同时也让我明白您的想法,也许因为您正处于血气方刚的时期,所以您尚且无法用理性去征服仇恨。"

"满嘴空话,更让我发觉您的肤浅。"

"呵呵,也许我确实还很肤浅。但我希望您知道的是,您敬爱的祖父,生前也是家族制度的坚决反对者,并且还是一位与世无争的和平主义者。"

"我想,他从未希望过您为他报仇,但他一定曾畅想过让他的子孙生活在一个自由开放的奇术世界。"

"最后我想说的是,如果您觉得我不懂家族之间的恩怨,那您错了,大错特错。"


三.关于奇术师的奇术理念问题

Mothflame的账号突然登出会议,约半分钟后重新进入。

"啊抱歉各位,刚才我家使魔从键盘上走了过去,同时按到Alt和F4了,它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我们接下来的主题是奇术师对于奇术这一概念的看法,我们还是从一开始提到的那起事件说起。"

"事件中的两位奇术师选择通过诉诸武力来向另一方宣告自己的正确性,想必大家都不觉得这是明智的手段,但这也可悲地向我们揭示了一种寓居在当代众多奇术师心中的理念———奇术是一种征服他人的手段,奇术即力量。"

"我绝不否认奇术是一种强大的力量,人类通过奇术能触及许多曾力不可及的事物,但这份力量充其量只是一种手段,一种满足人类求知欲望,推动人类迈向真理之步伐的手段。"

"自文艺复兴以来,'魔法'便被欧洲的贤人看作是学术工具,其本质与羊皮纸、墨水和羽毛笔无异,都只是填充知识之海的细小碎石。"

"如果你追求的是填补欲壑的力量,那么我建议你想个法子去成为绿型,唯有扭曲现实能满足人的一切欲望。但前提是你得成为最强大的绿型,否则基金会的子弹将在瞬息之间邂逅你的脑浆。"

"如果你追求的是杀伐的力量,那么我建议你加入武装特遣机动队,因为哪怕是基金会武装部门现役射速最慢的手枪也比一位高级奇术师的攻击奇术速度更快,弹道最飘的冲锋枪其精度也比单手施放的远程咒术更高,一发洲际导弹的破坏力更是坎特尔长矛咒的数倍有余。"

"但如果你追求的是学识的力量,那么掌握奇术将对你的学术生涯大有裨益,如今不管是量子物理还是生物学的尖端研究,都已经离不开奇术的辅助了。"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说奇术只应该被用于钻研学术,奇术师当然也应该尽自己所能去保护值得保护的人,比如加入奇术反应小队或是运用奇术实现对异常的控制收容。但无论如何,我希望各位永远不要发自内心地认为自己是一位战士,而是保有身为学者的自觉。"

"正如寻名之塔的首任塔顶法师瓯吉安所言:魔法之于求知愚人,燧石之于冬夜猿猴,南风之于夏徙群燕。"

"最后,我把国际统合奇术中心总部入口雕像的铭文打在公屏上,各位奇术师想必已经对此很熟悉,这是伊西佩希信条。你们毕业时一定也曾以此起誓,那么不妨让我们再回顾一遍自己当初立下的誓言———"

伊西佩希信条


我于此刻获赐智慧之光,我于此刻开始攀登求知的无尽之山。

我必不因私欲蒙昧双眼,我必将以理智和高尚追求约束自身。

我将不图名利,不媚世俗,不求赞颂,不顾讥讽。

我将永怀骄傲,因为我深知智慧与知识的可贵。

我将时刻谦卑,因为我深知无知和渺小的悲哀。

再无恩师之庇护,我将永念师恩。

再无天真之欢愉,我将永念过往。


我于此刻获赐智慧之光,我于此刻开始攀登求知的无尽之山。

我脆弱而迷茫,唯有指尖闪耀的奇术和脑中汹涌的思绪为我指引前路。

我孤独而疲惫,但有蜿蜒相逢的同伴和精神永存的前人助我横渡天险。

如我竟有幸立于山巅,我将以我之识为世人之识,以望后世繁荣昌盛。

如我终抱憾垂于路途,我将以我之死为引路航标,以盼后人立于山巅。


我于此刻获赐智慧之光,我于此刻开始攀登求知的无尽之山。

我以___2之名起誓,我将谨遵前言。


"啊已经下午两点二十几了吗,没想到这会开了这么久,那么祝各位终获所寻之理,散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