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玩网
评分: +69+x

祝贺!
您已到达因特网的最后一页,祝您网上冲浪愉快。
现在,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浏览的内容了,您可以安全地关闭设备,然后回到现实生活中



吴浒一惊,下意识地滑动了一下手指,毕竟在他印象里,这一类文字恶搞视频在短视频软件里个数微乎其微。但这次情况似乎不太一样,无论怎样拖动,这个视频依然是粘在屏幕上一动不动。

他有些恼火了,这破手机,总是在关键时刻卡死。点击,上滑,再点击,吴浒不耐烦地执行着这机械化的操作,时间的脚步在他眼里仿佛按下了慢放健。面对着枯燥的重启动画,他频繁地闭上双眼,再睁开,寄希望于下次睁眼时手机便已重启完毕。尽管这次重启只花费了0. 4秒,但这仍不能让他满意,浪费的时间积少成多,他今天晚上又要少看一个视频了。见手机屏幕再次正常地亮起,吴浒连忙迫不及待地把拇指贴在了Home健上,可接下来屏幕上弹出的对话框,让他淡白屏幕光线前的脸更添上了一层煞白。

祝贺!
您已到达因特网的最后一页,祝您网上冲浪愉快。

真的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浏览的内容了,您可以舒服地关闭设备,然后回到现实生活中

就如同从平流层跌落一般,吴浒的理智开始崩塌了,他下床走到窗边猛地拉开窗户,窗外静悄悄的,像极了一个正常的夜晚。吴浒愣在那里,现在是晚上八点,如果真发生了什么,他所在的城中村现在一定是喧闹无比。他现在急需确认一个事实,一个能让他心安的事实。吴浒第一时间想到了老同学岑峰,这小子是个实诚人,问他准没错。吴浒这么想着,拨通了岑峰的电话,电话通了,那边的声音很是嘈杂。

喂?!

喂,老吴,你在哪呢?

我有东西要问你,听着,你看一下……

先别管这么多了,我们都快开始了,你到哪了?

你说同学聚会?我不是说不去了吗,别人都有头有脸的,就我一个厂狗混得半死不活。

不是,人家姑娘都来了,快点……

不行不行,你介绍的那个小翠她人挺好的,但跟着我真没前途。操,话题跑哪去了,听着,你打开手机看一下,网是不是连不上了?

哪有啊,怎么了?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这点事啊?

不是,断网了还不算大事吗?还有,这回不只是断网啊,你随便点开个网页看看,是不是有个弹窗写着什么浏览到了互联网最后一页之类的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真服了,漂亮姑娘对你的吸引力还不如破手机大。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挂啦,我正忙着呢……

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一阵忙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吴浒一愣,再想拨通岑锋的电话,却再也拨不通了。“断网还不算大事?”,岑锋这样的反应让吴浒很是诧异,但眼下也顾不上这些了,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既然网络连不上,电话打不通,那干脆就走到大街上找个人问问,事情不就明了了吗。吴浒从衣架上取下了外套,拍了拍上面的灰,套在了身上,然后急匆匆地推开了门。他刚把左脚迈过了门槛,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转身回到了屋里,拿起了那只已经退化为照明用板砖的手机,这才放心大胆地跑下了楼。

此时正值隆冬,天阴沉沉的,街上的冷风刮过吴浒的脸,他的身子不自觉地把外套裹紧。奇怪的是,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路旁的店面也都拉上来卷帘门。吴浒走了不知道多远出去,才发现街边一家便利店还开着门,门口的灯明晃晃的有点刺眼。他壮着胆子走到了门口,店里一个人也没有,店老板站在收银柜前对着收款机发愣,眼神空洞无边,这场景让吴浒的后背多少有点发凉。

“嘿,老板?”吴浒小心翼翼地凑到了老板的面前,伸出手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老板猛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嘴张到一半,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就好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吴浒吓了一跳,他的手不自觉地缩回了怀中,眼神有些惊恐地盯着老板。他从来没遇到过如此奇怪的情形,有的话也是在恐怖电影里。

“怎……怎么了,老板,你没事吧?”

店老板的嘴唇又动了动,一双空洞无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吴浒。吴浒的心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却听到店老板嘴里缓慢地吐出了三个字:“要买啥?”

吴浒被老板这样的表现吓坏了,连忙摇了摇头。“那你要干嘛?”老板那两只死鱼眼紧紧地盯着吴浒。“我,我想……”吴浒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说话也结巴了起来,“我想找你打听个事儿。”

“啥事?”他的语气冰冷得像一个机器人。

“您这里能上网吗?”吴浒把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又点出了那个恼人的弹窗,“我的手机刚才突然就不能上网了,还弹出了这么一个窗口。”

“又是这个。”店老板盯着吴浒手中的手机,眼神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嘴唇稍微嗡动了一下,“能上网,但不能上网。”

“啊,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上网会死吗?”老板的嘴里突然冷冰冰地蹦下了这么一句话。

“啊,不是……”吴浒一时间语无伦次了起来,“我只是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诡异,呵呵。”他突然冷笑了起来,“你说这很诡异,那么你呢?”

“我,我?”吴浒的心脏砰砰直跳。

“你不是也很诡异吗?”

他的声音很冷,冷得让吴浒浑身发毛。吴浒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却不小心被货架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整天不吃不喝就知道玩网的人,不才是最诡异的人吗?”老板阴着脸,把身子从柜台后面探了出来,“明明不玩网就不会死,偏要去玩网,你要是死了,找谁负责?”

“你……”吴浒还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呆滞地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滚吧,别让我在见到你。”老板回到了收银机前,又低下了头,“再提醒你一句:别玩网了,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的。”

“好,好。”吴浒应和着,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踉跄跄地从店里跑了出去。

街上依旧是一片寂静,静得让人发狂,他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格外刺耳,他一边跑一边用袖子擦拭着额头的汗珠,不知跑了多远才逐渐停了下来。吴浒此时只想找个正常人说上几句话,不然他很有可能在下一分钟就因为恐惧而疯掉。

“喂,有人吗?”他试探性地喊着,一个答应的声音也没有,这让他更加害怕了,他甚至开始怀疑这是一场极为逼真的梦境。他一屁股坐在了路边,脑海里浮现出了老板说的话:“你们这些整天不吃不喝就知道玩网的人,才是最诡异的人,不是吗?”

“他在说我很诡异?这说不通啊。”,吴浒一头扎进了思绪中。对他来说,荒诞的不是网络,而是现实。如果现实生活能比网络世界更加精彩,他哪里会沉迷网络?惨淡的现实只会不厌其烦地予以你打击,而网络是他这类人唯一可以与世隔绝的地方。他在互联网中寻求乐趣,在乐趣中寻求刺激,在刺激中寻求新鲜,哪怕没有钱,也一样什么都可以做到。在现实中,再怎么花钱,再怎么努力,也一样有办不到的事情,而在网络中,这些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实现。在现实中,与每个人打交道都会令吴浒筋疲力竭,而在网络中,没人在乎你实际上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是寻欢客,没人会因为各种繁杂的原因逼着你做这做那。只有这种感觉可以让吴浒觉得自己还是个高等生物,可以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平等相处,可以与普通人一般无二。而现实中的一切都只会让他心灰意冷,现实中的每一丝空气都在压抑着他,现实中的每一个生命都在嘲讽着他。他的现实生活永远是充满了艰难,他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永远不会被人理解和支持。“上线解千愁”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实就是现实,无权无势便什么都不是。在现实中,不吃不喝,会死,但在网络中,不会。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诡异的?眼见自己的逻辑逐渐融洽,吴浒站了起来,面向着自己刚才来的方向,对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扯开了嗓子嘶吼到:

“够了,你凭什么指责我?”

他掏出了手机,点亮了屏幕,屏幕上白底黑字的对话框却再一次无情地敲醒了他。

提醒!
您已到达因特网的最后一页,祝您网上冲浪愉快。

现在,完全没有什么可以浏览的内容了,您可以直接关闭设备,然后回到现实生活中

“我擦!什么情况啊?”吴浒彻底傻眼了,“什么叫做回到现实生活中,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怒之下,他猛地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磕在了柏油路面上,弹了几下,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就好像一滴水滴入水中一样,干净而流利,仿佛那结实的地面并不存在。

“怎么可能,这不科学啊?”吴浒又一次傻眼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事情就这样发生在了他面前,不由他不相信。他连忙站起身,走到了手机消失的地方,弯下腰摸了摸,又伸脚踩了踩,这才确定那是一片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柏油路面。他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又狠狠地抽了自己两耳光,这才确信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手机的确已经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

这下吴浒的大脑彻底断片了,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如此珍视的东西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消失在了自己眼前。如果说这是个极度真实又荒诞离奇的梦,那他脸上的痛感是怎么回事?就在吴浒胡乱猜测之时,突然,吴浒感到一阵剧烈的震荡,有什么东西好像正猛烈地顶着他的右脚脚底,紧接着,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整个人竟直接被震飞到天上去。他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只觉得自己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四周黑色的夜空也在顷刻之间变为了空无的白色,紧接着是深绿色,浅蓝色,亮紫色,黄色,五彩斑斓的黑色。终于,他停止了上升,体位倒了过来,变成了头朝下的自由落体,猛烈的气流吹烂了他的表情,脚下的城市在他眼中仿佛一张张的纸片。他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由自主地翻滚了起来,越来越快。他突然感觉自己躺在了一片熟悉的柔软之上,睁开眼,他居然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身下就是乱糟糟的被窝。于是,吴浒又一次放下了心来,全身一软,瘫在了床上。

“呼呼,还好是梦,不是现实,不是。”吴浒长长地松了口气。他又想到了那个老板,那个让他感到恐惧和恶心的老板,哈哈,果然是梦,现实中怎么可能有这么奇怪的人存在?既然是梦,那就没必要再担心什么了。于是,他习惯性地想要翻出手机,再看一个短视频,却只在床头摸到了一片冰凉……

“手机呢,我的手机呢?”他打开了灯,翻箱倒柜地找着他的宝贝,他掀开了地板,敲穿了墙壁,撕裂了床垫,离开网络的恐惧冲毁了他的理智,让他疯狂地摧毁眼前的一切,搜寻他存在的意义。似乎是理智的回光返照,他又开始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于是他关掉了灯,瘫在了床上,把目光抛向了窗外远处隐藏在黑夜中的建筑物。可远处大楼的轮廓,此刻仿佛泛起了波纹,变得粗糙,如同本世纪初电子游戏里那些贴图构成的建筑物一样。他把头扭了回来,四周的黑暗又立刻化为了焦躁,扭曲着卷入他的脑海。他又坐了起来。

“见了鬼了,这都是怎么回事?”吴浒咒骂着走向门口,准备把屋里的灯全部打开,再重新一寸一寸地寻觅自己的宝贝。然而,他的手指刚刚碰触到开关的时候,手指却被一股电流击中了一般,瞬间麻了起来,屋里的灯也开始猛烈地闪烁了起来。这一连串的反应让吴浒胆战心惊,但此刻他根本顾不上其他的了。忽强忽弱的灯光让他两眼昏花,他眯着眼,强忍着周边的一切,忘我地寻找着手机……

惨白的日光灯管下,十几张病床上捆着十几个人,吴浒也在其中。这十几个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都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一动不动,就像是断了线的木偶。突然,其中一个人撕心裂肺地大喊了起来:“我爱玩网!”

“我也爱玩网!”另外一人也跟着吼道。

“我也爱玩!”除了吴浒,其余的十几号人纷纷附和起来,他们的眼睛里都闪动着兴奋的神采,但不是那种正常的兴奋,他们表现得就像是一群疯子一样。

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两个白大褂正默默地观察着这荒诞而疯狂的一切,直到他们终于注意到了其中一个人的不同。于是,他们中的一个走了过去,避开了其他人的张牙舞爪,站到吴浒的面前,冷冷地注视着早已惊慌失措的他。

尽管这个人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还戴着口罩,吴浒也能通过那双无神的双眼认出这人,他不就那个店老板吗?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再这么玩网你会死得很惨的。”传入吴浒双耳的依旧是那毫无感情的语气,“所以你还玩网吗?”

“不玩了,我不玩了!”吴浒忽然感觉自己能说话了,刚一开口,哭喊声就不由自主地传了出来。

紧接着,吴浒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了一个漆黑一片的深渊之中。不久,坠落感停止,一行淡蓝色的英文出现在了他眼前的黑暗中。

Loading…

靠,这是什么邪典内容,拿一堆老掉牙的吓人点子来糊弄谁呢?根本就是个阴间缝合怪玩意!

真是浪费时间,这算什么“戒网体验”,哪有你们这样帮人戒网的?

不是我说,NPC是不是都用的同一个模型啊……

我真服了,你技术不够就回去再练练行不行?AI一个个蠢得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尤其是那个便利店老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上世纪70年代恐怖片反派和十多年前的原始AI生下的杂合子……

是不是我设置的有问题啊,怎么自动循环播放了?

BUG一大堆,我走在路上突然就被弹飞了!

吴浒默默地翻着评论区,看到大部分体验者都在骂着作者,他也就放心了。真是倒霉,这次连上数据层看的第一个实景体验居然就是这么个破玩意,早知道就不应该手贱点进去了。他刚准备在评论区留下自己的一番高谈阔论,却看到了这么一句不起眼的评论:

和那个老板对话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断开连接了,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数据层呆了快7天。淦,我还得感谢这破玩意,不然我就成下一个渴死在数据层的反面教材了。

看到这条,他沉默了,看了看自己还未来得及发送的评论,又逐字逐句地把它撤了回来,丝毫没注意到视网膜右下角的倒计时正不断地闪烁,他的下线时间到了。

吴浒断开了连接,又回到了他那又脏又乱的出租屋中。他刚想站起身,却又摔倒在了油腻的床单上——长期身处数据层,他的腿脚不听使唤了。但眼下,滋润干枯的咽喉并填饱干瘪的肚子才最重要的。在数据层,饮食行为只是抑制了饥饿和口渴的感受,那干裂和空虚的感觉依然存在,一旦他脱离数据层,便会向他奔涌袭来。可他已经许久没有交过水费了,厨房也早已改作他用,找不到一丝可供他充饥的有机物。无奈,他只得穿好衣服,拖着失灵的四肢,如同婴儿学步一般跌跌撞撞地滚下了楼去。

他所住的城中村一如往日一样静谧无比,大街上空无一人,连街边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也拉上来卷帘门。此刻大家都躲在一个又一个钢筋混凝土匣子里,享受着网络给他们带来的最后一点慰藉。远处大楼的轮廓,在他眼里仿佛泛起了波纹,变得粗糙,但除了他,此刻恐怕没有人会在乎年久失修的它们衰朽成了什么样子。

他突然觉得,刚才自己参与的那个实景体验似乎也没评论区说的那么一无是处,至少在对场景的还原这一层面,它做的还是可以的。

他再一次艰难地爬上了楼梯,回到了家中,拿起了桌上那台早已退化为计时和照明用板砖的手机,轻轻地擦去了屏幕上的灰尘,开机,居然还有电,惨白的屏幕上显示着时间,如同他接入数据层之前一样。

“今天是24号,嗯,才刚五天,死不了……”

他自言自语着,又躺回到了床上,脑中的芯片再次开始运转。虽然刚才那个垃圾内容浪费了他不少时间,但剩下的时间还是足够他在渴死之前再多体验几十个类似的项目了。

“他又来了?”

“是的。”

“真是记吃不记打啊。他循环了那么多次才脱离出去,居然又自己跑回来了。你说,这群家伙怎么就这么喜欢玩网?”

“那还不简单,因为现实中他们没办法让自己快乐,只有玩网才能让他们感到快乐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