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走子

站点安保文件11/11/4/8888/PR-可疑文件49,003,668

这封信发现于南夏安站点社区的私宅邮局中。信上找不到任何邮票邮戳之类的标记,只有在信封的前面有一行字,是用圆珠笔写着的“致抓走我父亲的人”。目前已基本得出结论:这封信是被人以某种方式亲手塞进邮箱的。尽管在我们没有那一天的影像资料作为证据。据分析,信封和信纸都是最普通的产品,没有任何指纹与DNA残留物。

这封信本身以黑色圆珠笔手写而成,用的也是最普通的圆珠笔。字迹分析也不能得出结果。进一步的威胁评估测算无法进行,因为这需要更为详细的探讨。根据项目内容,这封信文本部分的拷贝将被移交至安保站点存入数据库以备审核。

目前威胁指数为低。移交至安保站点与中央记录处的过程中需谨慎遵守相关协议。我们暂时不推荐也不准备对其进行深入调查。

小的时候,我看过一部动画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奇幻王国,这个国家的人民突然发现他们不过是一个熟睡之人的梦境,闹钟马上就要响起,梦境亦会破碎。于是,他们征召远征军,来到真实世界捂住这个男人的耳朵,阻止闹铃响起。后来,这个男人又梦见火烈鸟了。我一直觉得这部片子的理念真的是太惊人了,以至于一直都没有忘记。说起来,我们所谓真实的概念,不过是一层无形的塑料,远远没有触及到世界的本质。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我们都只是即将变成火烈鸟的东西?我们洋洋得意地上蹿下跳的成果,会不会只能得出一个“人类的存在比肥皂泡还要虚幻短暂”的结论?这又会对我们的世界观与人生观产生什么影响?刹那间,我们所作出的牺牲,制造的苦难,忍受的折磨,统统一文不值了。对这种性质能有一丝觉察都是一种荣耀,而我相信你们能欣赏这种承认自己一无所知的荣耀。在下一次闹铃响起之际,有多少痛苦而令人绝望道德抉择,会化为过眼云烟呢?

我,不过是个无面无形的牺牲者,为了更为伟大而不能触及的良善而做出了牺牲。曾经,我和我母亲被抛弃,如落叶一般在你们所经过的朦胧航路上飘摇,在你们留下的骤然出现的虚空中沉浮。她,很有可能从此就这样继续承受着这种苦难。而我,不会。如果你们愿意,尽可以拿走你们想要的东西,何况你们这么干也有些时日了。你们不过一群有点势力的贼人而已。不过,我父亲说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我会证明他说的是正确的。

你们已从我这偷了一点东西。于是,这回轮到我了。我将从你们那拿许多东西。我知道你们现在不会重视这封信,但是终有一日,你们会回头再看这封信,然后陷入绝望之中。就像一只红蜘蛛曾经说过的那样:“我要让你们流泪。”

别看我父亲学识渊博,他可是个臭棋篓子。他下棋时就跟脑子进水一样。当年我是个小丫头片子的时候就能赢他好几次。他有个弱点,就是一直固执地选择白方。他是永远的白王。

而我,是黑皇后。我将穿越界线,落在你们身旁。


让我们继续前行……

后吃兵

或者退后……

碎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