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行动
评分: +11+x

北部的风似乎从未温柔过,即使是微风也带着不小的寒意,尽管谈不上刺骨,可也令本就已经气喘吁吁的∑202特种部队,甚至是整个FAF-9的成员感到雪上加霜。所有人已经连续奔跑了四十分钟左右,直到他们确认一定不会再次遭遇追击。当然,通常情况下四十分钟的长跑对于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来说算不上什么,但当他们迫不得已得时不时用最大速度奔跑,而且心中清楚自己是真的在被敌对兵员追击时,情况就不一样了。

Nicolas暗自庆幸自己一直保持着健身的习惯,不然他准会掉队。不过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此时此刻,FAF-9的兵员在撤退途中被分流了几次,和∑202在一起的基金会武装部队成员只剩下差不多40人。

“停下!”泰伯拉斯突然发出指令,“不要往地上坐,心脏受不了!先给我慢慢走,过一会再停!”

Nicolas和多数人一样抬头望向远方,想知道他下令停下的原因。果然,在看上去不远的前方,比较平坦的雪原上,一个房屋群映入他的眼帘。虽然它的规模还不足以看作是一个小镇,但总是能暂时塞下他们40多个人的。

“我们有地方待了。”索森扭过头。

“那……混分突然过来怎么办?岂不是还要连累里面的居民……”

“你不用管,我会派人望好风的。”泰伯拉斯听到了他的问话,转过头来说着,紧接着又看向前面的房屋,“所有人注意!现在把枪什么的都收起来!一会到那些小房子里面去休整一段时间,如果房主配合就什么也不用做,如果不配合,就给他来点模因喷剂什么的,直到让他心甘情愿地接纳我们。还有别忘了,等我们离开的时候,做好记忆消除工作!”

令他们在困境之中终于感到舒心的是,这些小房子的房主并没有抵触他们的来访,反而很热情的挂着笑容迎接他们。∑202的成员被其中一栋淡蓝色小房子的房主热情地迎进屋内,泰伯拉斯一反常态,竟礼貌地向他问好,这多少让Nicolas有些吃惊,不过他也向房主投去一个友好的微笑,以此作为对他接纳他们这些人的一份感激的回报。

除了那个中年男性房主,屋内还有一位中年女性,此时正好奇地打量着来到她家中的这些人。

“你们旅游团人还挺多的!不过等等……你们是旅游的吗?怎么看你们穿着迷彩的衣服,好像是军队上的……”

“哈,不是旅游团,是科考队!来阿拉斯加考察一下一种矿物的分布,当然还有一些植物的相关情况。总之就是你能在科普杂志的栏目上看到的那些!至于迷彩服嘛……科考队也有很多!”

“是这样啊,”中年女人笑笑,目光转向他制服上的徽标,“S……C……P……”

“噢!是Search, Characterize, Publish的意思。”

妇女站起身来,给进来的十几个人拿来一个水壶,“餐厅旁边的柜子里有小杯子,你们需要的话可以去取!有什么其他的需求尽管说,我们尽可能帮你们!”

向妇女表达过谢意后,索森拉Nicolas起身,向餐厅的桌子边走去。剩下的人默默坐在起居室,看上去无精打采。泰伯拉斯自从不和房主交谈后就把他那张沧桑的脸埋在手里,像一只弓着背的狮子,随时渴望爆发。然而总是有那么几个不懂得察言观色的小子。

“队长,据后方空军基地的线报,前来支援我们撤退的那架炮艇机已经被击落了,目前机组人员……”一个突击手靠到泰伯拉斯身边。

“滚一边去!”泰伯拉斯冲着他吼道,突击手吓得拿着水杯慌忙跳开。

“老巫师心情不好,你看出来了吧。”索森低语道,“他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失败,以前带兵也是这样的,从来没有在什么截击任务中被敌方的护卫军追着打。现在看来,他那件正式军服上面的徽章要少一枚了。难道……真是我们太垃圾了?”

Nicolas低头看看自己左臂徽标上的字母“∑”,想到了第一天在5号步兵训练场时泰伯拉斯念到的那个希腊语单词。“也不能这么说,”他拿起杯子,喝了小半杯水,“这是我们的敌人第一次这么大程度地使用异常来对付我们。”

“你是说……这次?可他们的异常武器不是还在运输车里吗?”

“你觉得不使用异常项目,他们会有那么多装备精良的‘美军’吗?”

索森没懂,Nicolas笑笑,“我是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几乎每天都要打交道的就是异常项目,所以我很清楚它们的出现会给战局带来怎样的影响。随便说几个吧,SCP-038,我刚来这儿工作时就知道的,它能复制东西;还有SCP-914,它能把东西‘精加工’,从里面出来的玩意比原先放进去的要更酷炫一些;以及一堆其他的异常项目,他们都能被用作给军队大幅度提升战斗力,甚至以那些你想象不到的方式。虽然我刚提到的那些异常项目都还好好地保存在收容室里面,但你也知道,混沌分裂者掌握着什么样的异常项目,我们并不完全清楚。”

Nicolas打开终端,一番操作后,屏幕上逐渐显示出几幅美军的全息影像,有步兵也有坦克。影像在三维的空间中缓慢旋转,以便观察者全方位地了解画面主角的构造。

“看,”他指着那辆坦克,“这就是美军的M1A2,你也见到了,这次的战场上我们的猎食者被这些家伙们啃食殆尽了。但你说为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M1A2同时出现在安克雷奇南边?按常理讲就只有一种解释:安克雷奇市政府打算从美国独立出来,正在筹备军事力量。”

“听上去有几分道理,”索森锁着眉盯着屏幕,“而且按这次行动前计划的来说,14辆猎食者在平原地带是绝对能拦住线报所传的十几辆运输卡车的,因为卫星探测已经证明那些军用卡车附近没有多少护卫部队,要在很短时间内调运一堆坦克和步战车过来肯定是不可能的,更不用说还是M1A2。”

“其实当我还坐在向临时战备基地开去的军车上时,我就设想过这种类似的可能。这不是一个科学独霸的世界,混分可以利用异常复制坦克、加强步兵的武器、更换压制性更大的炮弹,甚至凭空制造军队……”

Nicolas把终端放在桌子上,此时此刻有一种不小的感觉在他的胸中荡漾,仿佛他马上要揭开一些什么隐藏着的东西。他迅速再次拿起终端,开始连接基金会卫星监控。

很快,他发现了一些预想之内的东西。他控制屏幕不断放大,直到一处灰白色的建筑群充满了80%的屏幕。

“这什么地方?”索森一脸疑惑。

两人一同仔细端详了一会,突然,Nicolas恍然大悟。

“发电站。”

“发电站?”

“是的。刚才我在行动地点附近搜了一圈,我总觉得肯定会有什么设施在附近,看来我猜得没错。你知道关键点在哪吗?基金会卫星地理信息系统没有加载出这个发电站的任何信息,说明这不是阿拉斯加州政府承认的发电站。”

“你意思……这是混分的发电站?可它能给什么东西发电?”

Nicolas没有回答,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索森。10秒后,索森终于顿悟。

“你是说要触发那些异常效应,可能需要大量的电力?干,我早该想到的。”索森拍了下桌子,激动地看着Nicolas,“那,我们该怎么干?”

Nicolas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打量了一下躺在沙发上的泰伯拉斯,垂下头去。∑202现在的状态似乎完全不能实现他的构想。

而就在此时,他一直以为已经在愤愤不平中入睡的泰伯拉斯却开了口。

“怎么干?听我的安排!”

泰伯拉斯从沙发上起身,走向餐桌,拉过一张凳子坐下,“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宣布从现在开始,∑202要变被动为主动。今晚,我会带人过去,把这个狗屁发电站解决掉。为了避免被过早发现,我只带两个人。这就够了。”

Nicolas仰头惊愕地看向他,不敢相信他的决定会做得这样果断,没有丝毫犹豫。

“哪两个人?”索森问。

“就你们俩。”

泰伯拉斯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

几分惊喜在Nicolas心中闪过,但更多随之而来的则是激动和紧张。他和索森对视一眼,身体开始轻微地发抖。


窗外,浅紫色的天空终于黯淡,寒风更加凛冽肆意,少许晶莹的雪丝在暮空中舞动。

泰伯拉斯,索森和Nicolas,披着暗灰色的伪装服,背着暗灰色的长方背包,陆续踏出了房屋。


夜风行动

2027年3月28日 22:17
安克雷奇北部

GMC Canyon卡车在积雪逐渐增加的小道上逐渐减速,泰伯拉斯手撑着货厢边缘翻身跳下。与此同时,驾驶座的门打开。泰伯拉斯微笑着走上前去。

“多谢您送我们一程!”

“我的荣幸,先生!”方才作为司机中年男人脸上也洋溢着笑容,“能为科考事业做出一点贡献,哪怕是开一趟车,也让我很满足了!”

Nicolas和索森也陆续跳下货厢。Nicolas环视四周,有一个方向吸引了他的注意——顺着这个方向看去,一个谷状地势出现在眼前,托卫星监控的福,不然他现在也无法弄清谷中坐落着什么。

“不过我的朋友,能否烦请您为科考事业再做出一点小小的贡献?”

“当然!您尽管说,需要我帮什么忙?”

泰伯拉斯从背后拿出一把信号弹发射枪,把他递给了面前的男人,男人似乎吃了一惊,有丝诧异地看着泰伯拉斯。

“大概十分钟后,烦请您在那个离这儿大概几百米的地方,”泰伯拉斯用手指向一处空地,“用这个对着天开上一枪,等夜空被照亮后,请迅速开车回去。也许您会有点奇怪,但请别奇怪,我们已经有一些科考成员在远处工作了,这只是为了告诉他们我们来了。”

“这样啊,好办!”

“那么,再见了,再次感谢您的帮助!”泰伯拉斯转身,向山谷小跑。索森和Nicolas跟上他一同远去。

“临时小队注意,迂回到和信号弹即将打出的方向相反的位置。”

压过积雪的嘎吱声此起彼伏,月光将三人的身影映在发亮的白雪上。他们很快移动到一处石质障碍较多的山腰,匍匐起来。Nicolas向下望去,一个有一定规模的建筑群映入眼帘,建筑本身的灰色如变色龙一般巧妙融入周围的环境。三三两两的守卫人员在建筑群的各处分布着,两座哨塔分别伫立在建筑群的东和西。整个地方最显眼的就是中心的凸起部位,那里驻守的守卫最多,Nicolas推测那里就是发电站的核心。

“再提醒最后一遍,一会的行动要保证绝对的安静。是否明白?”

“明白。”两个低沉的声音回应。

Nicolas和索森打开长方背包,从里面摸出两杆带有寒带涂装的L115A3狙击步枪,扶起支架,插入薄雪和泥土中。

也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爆鸣音从他们正对的天边传来,随即而来的是迅速被红光照得灿如白昼的夜空。Nicolas拿出望远镜,打开夜视功能,在一片绿莹莹的背景下,建筑群的守卫齐刷刷地望向信号弹方向,开始交头接耳。大概十几秒后,有百分之六十的守卫开始往那边移动,就连哨塔上的两人也都把头转了过去。

“行动开始!”泰伯拉斯短促有力地下令,“我到下面不远处最后观望一次,你们准备好解决哨塔上的那两个。注意,这是这次行动我们最后的语言交流!”

泰伯拉斯说完便迅速转身跑开,Nicolas向身旁的索森偏过头去,发现他也正斜视着自己。

“目测估计目标大概在450米远处。”索森缓缓说着,“准备好杀人了吗?”

Nicolas轻轻调节旋钮,修正风偏和前置量,随后,右眼紧贴目镜。

“枪械使用训练里,我可没漏了狙击。”

泰伯拉斯把抬到眼前的夜视望远镜放下,手指向哨塔,冲两个人比来抹脖子的手势。

“5,4,3……”

十字线交叉点正与哨塔守卫的后脑勺中部重合。Nicolas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2,1……”

两声枪响听上去犹如只有一声,两名哨塔守卫栽倒在自己的岗位上,而刚开过火的两人迅速把自己套进狙击步枪的肩带,边收支架边向前面的泰伯拉斯跑去。索森朝Nicolas扬了扬眉毛,后者则向他伸出拇指。

看上去,他正沿着一条不引人注目的小道行进,这条路其实就是贯穿于各类小型建筑之间的狭窄空隙。尽管没有丰富的潜行作战经验,Nicolas也敏锐地觉察到选择这种路径的必要性——狭窄的范围和灰白色的墙体为他们提供了绝妙的掩护,甚至对他们行进时发出的脚步声也起到了隔音作用,而且万一迫不得已要与敌对兵员交战,通道两旁各式各样的掩体也能几乎随时替他们挡下几串子弹。

然而即便这样,不论深呼吸多少次,Nicolas还是无法控制自身的战栗,也许是因为正在冒着死亡的风险在敌对人员的发电站里穿梭,也许是刚刚又亲手杀过一个人,他觉得最可能是两者的结合。总之从泰伯拉斯命制了这个临时行动计划算起,他就一刻也没平静过。

45秒后,有充足遮掩的区域暂时到了尽头,紧接于前方的是一片相当空旷的空地。三人用背紧贴着墙壁,打头的泰伯拉斯向外探头望去,冲着Nicolas和索森招手,让他们也去观望。在右前方的一处三层楼高的方形建筑的顶部,几个混沌分裂者兵员站在边缘抽烟闲聊,微弱的红橙色火光在黯淡的天色下却显得格外耀眼。

“……没有这样过,我从没有这样过,和异常人形做爱?操,听着就刺激!”

来自楼顶的说话声在此时此地显得很清亮,听上去还带有微弱的回音。泰伯拉斯打出卧姿前进的手势指令,三人趴在积了一层浅雪的松软土地上缓慢向前爬行,背上的掩盖色伪装服让他们看起来与地面融为一体。直到三人爬出了一半的距离时,都没有人发现他们,这让Nicolas打消了心中原有的忐忑。

突然,一声响亮的步枪上膛声划破了寂静的空气,从楼顶灌入三人的双耳。

三人立即神经紧绷而停止前行,Nicolas左臂撑住地面,右手伸向身后的消音手枪,打算当枪响后立刻起身,边反击边逃脱。在紧绷的神经下,他能感受到汗液正从雪地伪装服下缓缓渗出皮肤。他极力屏住呼吸侧目瞥视另外两人。

“看到没?这枪很好上膛。你觉得栓难拉?那是你劲太小了。”

意识到仍未被发现,Nicolas深深吐了口气,继续向前爬行。

很快,他们又进入了一段有充足遮掩的区域,但这次他们已经非常接近最终目的地了——那个凸起形建筑几乎就在不到50米的眼前,原本繁多的守卫大部分已被信号弹吸引到山谷的一侧。借助伪装服和战术动作,泰伯拉斯带领二人摸到核心建筑的侧面。

三个守卫站在主门的门口,一个靠着墙打着瞌睡,一个站着抽烟,剩下的一个蹲在地上摆弄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步枪斜靠在身后。

泰伯拉斯从战术背心里掏出一个烟雾弹,没有拉引信就丢了出去,烟雾弹沿着优美的曲线越过房顶的一角,掉落在守卫的左侧,发出轻轻的一声响。尽管烟雾弹与松软地面的碰撞声不算大,却还是成功地吸引了守卫的注意。

泰伯拉斯从守卫的右侧猛然闪出躲藏处,子弹连续地从消音手枪中迸出,除了抽烟的守卫试图用枪反击却遭遇失败,另外二人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死因。三个人每人拖着一具尸体来到主门前,泰伯拉斯迅速在那位生前还在享受尼古丁滋润的守卫裤子里搜出通行卡,指示灯由红转绿,刹那间,活人和死人都隐入了封闭空间。

幸运女神仿佛从天而降,也可能一直在他们身旁,凸起的建筑内几乎没有守卫,只有零星的技术人员在小范围内走动。三人绕过一系列设备,摸到发电系统的一侧,将战术背包中所有的遥控炸弹全部粘贴在涡轮转子和变压器四周。大功告成后,三人迅速撤出建筑,向山谷的边缘跑去。

此时,Nicolas不经意的一瞥却带来了不小的担忧——方才被信号弹吸引过去的守卫们正成批地从山脊下来,他不由得加快了跑动频率。


“呼叫Σ202,收到回复。”

“收到,这里是Σ202临时小队,我们已经撤出山谷。现正位于外围山脊向南约一公里处。”

“我们正沿你们的去路向你处送达一辆民用越野车,作为你们的撤离载具。另外,我们的运输部队已抵达该区域,待你们返回后,所有兵员须立即跟随援军撤出阿拉斯加。是否明白?”

“了解!”

熟悉的小房屋再次映入眼帘,不同的是,远处的运输直升机已经着陆在空旷地带,不过这可没来得及让那位仍然洋溢着一脸微笑的阿拉斯加中年男司机看到。

“我们到站了!先生,听说你们已经完成了科考任务,马上要回去了,那么……祝你们归途愉快吧!”

泰伯拉斯轻轻一笑,拿出遥控起爆器,按下了上面的按钮。瞬间,巨大的声响拂过稀疏的青草,扫过稀薄的积雪,真正地破坏了阿拉斯加寂静的夜晚。中年男人的微笑表情转为诧异和惊恐。

泰伯拉斯端正地站立在中年男人的面前,做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便让对方更加不解了。泰伯拉斯再次笑了笑,拿出一小瓶标有三箭头圆标志的喷雾,对着他的脸喷了三下。做完这件事,他便带领着所有Σ202的成员,扭头走向运输直升机敞开的机舱。

“嘿,”索森扭过头,“一日游结束了,准备好去别的地方冒死。”

Nicolas苦笑两声,抬起左胳膊,望向那块写着“基金会武装部队”七个字的袖标,方才飘落到上面的少许雪花早已融化。

运输直升机一架接一架地起飞,投向远处的黯淡天空。然而在反方向的不远处,攒动的火光却把天空照得和那颗红色信号弹差不多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