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汽水与7月15日万圣节
评分: +28+x

1

1.jpg

Sector-CN-7.15的宿舍不设窗户,所以当他被准时响起的歌声唤醒时,看不到天空泛起的鱼肚白。

“10月31日 6:00”

PDA屏幕熄灭,他忍不住想让眼皮再多纠缠五分钟。

“10月31日 6:33”

他猛地翻身从床上弹起,小腿挥在书桌一角。

泪眼模糊的呻吟之中,有个人影站在门口,个子不高:“早上好,刘队长。我希望你没忘记今天的日程。”

他松开腿,让疼痛慢慢落地:“人年纪大了总是需要多休息嘛。另外,”他叹道,“我希望能有点个人隐私,孙博士。至少是一扇只有我自己才打得开的房门。”

来人手里拿着一张设施主任特有的黑色ID卡,父女关系唯独此时利用起来非常方便。

“给我五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后,他挂着耳机走在站点过道里,与两个吸血鬼(一个脸上的粉底一团糟,另一个斗篷破了个大洞)擦肩而过。“这是在搞什么?”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今天10月31日。”回答者显然认为这就足够说明为什么一大早有两个蹩脚的假吸血鬼在基金会中国分部设施里大摇大摆。

“所以?”

“万圣节。”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

“……啥?”


“所以在我们忙着出生入死的时候,你们搁这刻南瓜灯?在这里?Sector-CN-7.15?你们好歹过中元节吧……”

我也不想。”被瞪了一眼,真可怕,“但是孙主任说各位研究员最近工作压力过大了,所以批准了这次节日活动。通知是在你们出外勤任务的时候发布的。”

他看着通告板上那张从层层叠叠通知后探出头来的大南瓜,强忍着没有叹出声:“可是今天是新人来的日子啊,这还怎么严肃得起来……”

“那就是队长你的事了。我要提醒一下,虽然理论上今天全体成员休假,但你的日程安排也不能延后。”

她在幸灾乐祸,绝对是的。


耳机高声唱着。

因你在脑海中卷起的漩涡 事到如今我仍厌恶着早晨あなたが頭で渦を巻くから 今もこの朝が嫌いだった

虽说不至于有什么“旋涡”,但此时此刻的早晨确实让他有些“厌恶”,特别是在他侧着身子挤过一个“狼人”,对两个“女巫”点点头算是问候,然后与三个披着床单的“鬼魂”在走廊拐角里撞了个满怀之后。

“如果这是任务中我一定用电棍捅他蛋……”

那个把他撞得一趔趄的家伙甚至没有多停下一秒钟,飞快道了声歉就跟着同伴冲向走廊那头,像个小学生似的。看样子书呆子们确实是憋闷的太久了。

他想了一会,突然转身向着特殊收容研究区走去。

“邦邦”他敲了敲刻着道教奇术符号的玻璃门:“早啊,方便帮我个忙吗?”

无头的半透明少女飘在半空中,冲他招了招手算是回应。于是他用ID刷开玻璃门,示意对方跟上。

于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无头鬼魂在他身旁上下浮动着,跟着他向新人集合的会议室去。

一路上的“假货”们纷纷让道,啊哈。


从会议室出来,他再也绷不住了。

“你看到刚才第三排那傻小子的表情了吗?你从地板里冒出来的时候他脸都绿了。”

<看到了。>无头少女打着手语回应。

“那么你——”一脸不言而喻的表情。

<下午的训练我会好好关照他的。>

“万圣节嘛。”他咧着嘴。


他马上就笑不出来了。

Sector大楼内,隐约可见那帮妖魔鬼怪打扮的书呆子们忙上忙下,在走道顶端挂起彩带,地面摆上蜡烛。塑料南瓜在窗边对他开怀大笑,而他却得看着一帮新兵蛋子被一个十多岁小姑娘(的鬼魂)折腾得鸡飞狗跳,有几个还吐得七荤八素。此情此景让他感觉简直回到了小学,颇有种坐在教室里看着窗外小伙伴们撒欢的郁闷感。

他抱着双臂,在呕吐物的气味中看着新人们东倒西歪,不由得想像某老太一样,拿个破芭蕉扇去敲凳脚:

“一代不如一代!”

“今天就到这了吧。看样子你们一时半会搞不定这个。”

新人们的气势明显整个软了下来。

“现在解散,去设施里逛逛,毕竟——”他撇撇嘴,“今天万圣节嘛。”

新人们的气势马上又高涨了起来。


2

2.jpg

Sector-CN-7.15的宿舍不设窗户,所以当他想看到点什么的时候,就会在这里。

他在天台上斜倚着铁丝网,手里吊着一罐冰汽水。在易拉罐上橘子图案的反射中,夕阳的最后一点光辉沉默着。

山下的灯火与天上的星光都在慢慢亮起,但他从来只看着山下的那些。

他每次都忍不住去想,为了灯火照常亮起如此,究竟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

“工作时间禁止饮酒。你应该很清楚。”

“嘿,不是‘理论上全体成员休假’么?”他头也不回,也故意不去解开对方的误会,“而且早上也说了,我老了,人老了就会需要这些嘛。”他晃晃手里的易拉罐,伸开手指挡着罐子上的橘子图案。

没想到对方也不紧不慢地走到他身边,斜靠在铁丝网上。他扭过头,她眼里倒映着的不是灯火而是星光。

“所以有何贵干?”他还是忍不住先开口,“孙主任现在应该忙着晚上的自助餐活动吧,还有新人欢迎会啥的,你不去帮帮他?”

又被瞪了,这次是为什么……

“爸……孙主任他能应付得来,而且他也有专门的助手。我是一名合格的,独立的基金会研究员,所以——”

他心里大概明白了,但还是故意问:“所以?”

哎呀,如果眼神能杀人……

“刘纹云队长,我来是通知你,今晚的新人欢迎仪式需要你到场,你最好现在就去2层活动室。”

“算了吧,都正在兴头上,谁还想听领导讲废话。倒是你,年轻人——”把这三个字咬得很重,他故意的,“多交点朋友呗。”

“孙主任的邀请被我推掉了。我很……忙。我还要整理新一批古籍,这对你们的任务有帮助。”

他脑海里浮现那个仙风道骨得不像个博士,但又穿白大褂带无框眼镜的老先生。

“孙主任是在关心你。”说完他就后悔了,感觉自己像是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中学老师。

“我知道。”

这回答有点出乎他意料:“我还以为……”

“我是个成年人,早就是了。刘队长,你好像有某种误会,一直把我当做闹脾气的小姑娘?”一针见血这点倒是很有“成年人”的风范。

“但你把自己困在这,确实很像是在闹脾气。你有没有想过只要你乐意,随时都能离开这?既然孙主任的成就对你来说只是阴影,那为什么不干脆摆脱掉?”

“……”

“在基金会,钻牛角尖很容易害死你。”他忍不住继续多嘴,这很不像他,“如果当时我慢半秒,你也不会有机会站在这里了。”

“……谢谢。”

“……嗯?你说啥?”

她突然劈手夺过他手里的易拉罐:“你该去准备致辞了,我认为酒精会影响你的表现。”

她发现手里的易拉罐上有个大大的橘子,而他脸上有一个大大的坏笑。

不妙,再这样下去会成为基金会首例死于目光直射的特遣队队员,也许不是首例。

他简单地道个别,匆匆向楼道逃去,然而被叫住了。

“什么事?”他转过头,结果还是逃不掉吗。

她并没有想象中的一脸怒气,而是开口道——

——Sector-CN-7.15设施在山中,而十一月份山间的风总是很喧嚣。


晚会上,无头的少女没有回到玻璃收容室。她随着音乐,在房间中央展开双臂,漂浮着,简单地转着圈。连衣裙轻轻摆动,此时那些斑驳的半透明血迹也不再刺眼。

没有人有异议,世界不会因一个小姑娘想跳支舞而毁灭。

“妖魔鬼怪”们谈笑着,一对一地摇摆着,踩着非常不地道的舞步。

他缩在活动室的一角,一张老扶手椅上,看着这个山间的小设施,算上安保人员刚过一百位,黑发黑眸的男女老少们,庆祝着地球另一端的节日。

他看着老王试图搭讪一位新到的女研究员;他看着老赵被那帮新兵簇拥着拼酒;他看着小李在跟一个年纪相仿的家伙激烈地(真少见)讨论着什么。

挺好的,他咧着嘴笑,总感觉看到了一些早就不在了的家伙跟着无头少女一起舞动着。

他手里吊着一个易拉罐,这次罐上没有橘子图案。


3

3.jpg

Sector-CN-7.15的宿舍不设窗户,所以当他在书桌前按开PDA时,看不到山间的星光烂漫。

“10月31日 22:2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