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员的平凡生活
评分: +5+x

赵磊,Site-CN-21一级文员,负责Site所有文档的整理工作。工作时间09:00-18:00,中午12:00-13:00午休。做二休一。

干这行干了多久了?赵磊已经记不清了。18岁那年高考结束回家的时候他被卷入到记不起来的怪事里,从此就被在这个地方干文员工作。今年的体检报告里写着他27岁了,一切健康。

每天8点起床,洗漱,到食堂吃早饭,在公共区域散步一刻钟,然后回到办公区域戴上特制的眼镜开始整理文档。这眼镜能让他看不清文档上显示的字,不过整套流程对他而言早已滚瓜烂熟。要是看到文档开头的不是马赛克就立刻按铃通知领导,这样消除记忆的时候能快一点也舒服点。干到12点去食堂吃中饭,然后去员工休息室和同事聊会天,下午工作到结束,然后去食堂吃晚饭,回宿舍。看书,看看员工网络的新闻消息,锻炼一下身体,每天12点前入睡。

这就是赵磊工作日的一天。

他知道自己在一个叫SCP基金会的地方工作。SCP是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地方叫基金会?他也不知道。每天他整理的文件是什么?他还是不知道。哦不,应该说他不能知道他在整理些啥。

他记得自己18岁之前住的那个城市也因为那场他记不起来的怪事毁了。那次怪事把他以前的生活彻底葬送了,所以他也没其他什么牵挂了。自己以前是这样毫无激情的人吗?应该不是吧。

谁在意呢?只要他每天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

桌上的彩虹糖是赵磊工作时间的享受。有时同事把下一份文档传过来需要点时间,赵磊就会扔一颗彩虹糖到嘴里,然后伸个懒腰放松一下。

等他伸完懒腰,办公室已经不见了,同事们也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垠的沙漠,晦暗的天空,以及远处摇曳不定的黑色……火焰?

赵磊没太当回事,他知道他又犯病了。于是他端正坐姿,继续在他的桌前工作着。

“怎么下一份文档还没来?”他小声嘀咕着,果然,一份文档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等着他拿走。而他也照样伸手将文档往前递,完全不关心手上的文档就这样凭空消失。

他知道这是某种心理疾病,这是Site的心理医生告诉他的。他们总不会出错的,毕竟在这工作的似乎都是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

“那我不也是整理文档的专业人士了?”想到这,赵磊咯咯笑了起来,又突然意识到要是让同事看到了不太好,于是他立刻又摆出原来那副毫无表情而又带有一些散漫的面容,继续像机械一般工作。


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应该是在好几年前了。

整个基地忽然警铃大作,还没等听清广播里说的是什么,在员工厕所里的赵磊就感觉被强光迷住了眼睛。等他摇了摇头,提起裤子站起来时,厕所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操。”这是当时赵磊说的第一句话。

等他走出员工厕所,看到的便是整个Site的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以及认识和不认识的同事的尸体——或者说碎肉。赵磊惊慌地往安全通道跑去,却发现他知道的出口都已经被塌方给毁了。

这也太扯淡了,员工演习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那以前的演习有屁用啊?

于是赵磊无助地在废墟中徘徊,不经意间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办公室。不出意料的是整个办公室也已经被毁了,巨大的防弹落地窗还削掉了领导的半个脑袋。不过令他惊讶的是,他的办公桌却还好好的,仿佛一粒灰尘都没沾上。文档还像他上厕所之前一样摆放在桌上。

“哦!这就是白日做梦吧?”

醒悟的赵磊——或者说自以为已经醒悟了的赵磊坐回桌前,继续手头没干完的工作。没过多久,一份文档从背后递了过来。赵磊回过头,却发现这文档只是飘在空中,就仿佛有一只透明的手把他传了过来。

等赵磊整理完手上的文档,向前传时,怪事又发生了:他向前递去的文档嗖一下就不见了,真怪!不过赵磊却觉得,这正说明啥也没发生——除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做起白日梦来。

奇怪的幻觉。

不知道就这样继续工作了多久,终于赵磊觉得不太对劲了。这幻觉时间也太长了,工作时间也太长了。

“还没到午饭的点吗?”赵磊小声嘀咕着。

就在他一边嘀咕一边把整理完的文档向前传时,忽然一切又变回原样了。废墟不见了,尸体也不见了,不知从哪传来的光一下照得他眼疼。于是赵磊揉了揉眼,发现原来是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同事们有的坐着,有的站着,领导也在座位上,身上一点零件都没缺。

“吃饭了,三石!”同事拍了拍赵磊的肩膀,于是赵磊也就像平常一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摘下眼镜,整了整衣服,拉了拉裤子,和同事们一起往食堂走。

之后,那一天无事发生。也许是因为平时表现够好,所以之前白日梦的时候在Site乱逛也没被骂吧?

接下来的休息日,赵磊特地去找了Site的员工心理医生。等他讲述完自己的遭遇,医生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写了一张药方随手传给赵磊。

“去补给处领药,就按包装盒上的说明吃。下一个!”

于是赵磊便每天坚持吃药。毕竟,基金会的医生应该不会搞错。后来又出现过几次幻觉,赵磊也继续按照医嘱,加大服药量。虽然令他难过的是,医生告诉他这症状只能缓解不能根治,不过至少药钱是基金会报销的。只要吃着不碍事,赵磊也没太所谓。


果然,等赵磊想着该下班时,无垠的沙漠、晦暗的天空,远处摇曳不定的……赵磊也猜不透是什么的玩意都消失了。同事们伸着懒腰,整理着东西,陆陆续续往办公室外走去。

“这是第几次犯病了……六次?七次?”赵磊按了按太阳穴,抬起头,便看到新来的同事因为翻了点小毛病,正在被领导叫到跟前骂。

“这点事都能做错。”赵磊摇了摇头,也站起身开始整理东西。理着理着,赵磊突然感觉现在的生活太无聊了。毕竟,每天都重复做这点事,人可不是机器啊。

药方他还留在身边,其他地方的医生也总归能看病的吧?

找个时间和领导说一下,试试看辞职吧——赵磊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毕竟,现在的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


O5们似乎对报告很不满意。

“所以说我们批给你这么多的经费,到现在不说提前预知,连已经发生过的都没法记录?”O5-6将报告随手扔在一旁,质问着Dr.Calaway。

“很抱歉,但是结合昨天特遣队对深红之王余党的突袭报告看来,这次记录到的ZK级事件应该是在昨天下午的两点十二分发生的。”

“应该是一个很糟糕的用词,”O5-7用手指敲着桌面,“特别是针对一次ZK级事件。”

O5-3咳嗽了一下,抬起眼看着Dr.Calaway:“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第六次了。”

“是第七次。仪器在过去八年一共记录到七次这样的事件。”

“而我们一次都没能成功应对,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O5-11重新戴上了眼镜。

“我们正在努力,再有三年,不,两年就可以。”

O5-9笑了:“两年?以现在的频率,两年我们能被毁灭几次?所以现在基金会流行靠不可知力保护世界了?”

“确实可笑,基金会的使命正由其他组织,甚至可能是某个skip在履行。”O5-4说着在上衣众多的口袋里摸索了起来。

“够了。”O5-1敲了敲桌子。“Calaway博士,我建议你多准备几份方案,我们没那么多时间等你。”

“明白了,我会立刻开始草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