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语闲言



稍微来讲点以前的事情吧。

俺曾经迷上过一个姑娘呢,长得那可真叫一个美人儿呀。脸蛋白得和那雪一样白,头发呀,就像那乌鸦沾湿了自个儿翅膀一样乌黑透亮,嘴唇也是水灵灵、红彤彤的,真的是个漂亮的姑娘。那可才真叫人见人爱啊——诶?您问俺有和那姑娘说上过话没?肯定没有啊!那架势,咋看都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呀。别说是什么门不当户不对了,俺那时候不过就是个穷卖伞的啊,哪敢上去和人家搭话……

——哎呀,不小心撒了点谎呢。其实呀,俺搭上过一次话,就那么一次。不过那也是因为那姑娘不小心把东西从衣袖里掉地上了,俺急急忙忙跑上去捡了之后交给人家。一边喊着姑娘等等,你东西掉啦之类的话一边追着呢。那姑娘看到俺帮忙捡了东西,回身特宝贵地接过手之后,一句和铃铛一样好听的谢谢那可真是听得我全身一阵酥麻啊。哎呀……现在想想都美啊,俺之后连买卖的家伙都忘了收,直愣愣回到家就躺下睡了呢!哈哈哈!

……好像说跑题了,刚说到哪来着……哦对,正在说那个特别别致的大姑娘对吧。嘛,话说得简单点,就是俺一下子就迷上人家了。
那姑娘每天都会从俺做买卖的地方前头经过,太阳下山了又在俺收拾摊子的时候再经过一次。一天看着大姑娘从俺摊子前路过两次也算是俺每天小小的乐子了。
……不知道哪天开始,姑娘她就突然不来了呀。一开始还想是不是刚好那天有点啥事儿,结果再过了个把天,还是没来。俺那时候,想到是不是再也看不见那别致的姑娘从俺摊子前走过,那真叫一个难受。

……然后又过了大概几十天吧,俺正和平时一样做着买卖,突然一帮武士就来到俺跟前,让俺赶紧从这儿走开。说实话,当时俺就光火了。俺可是好好地和官大人拿到在这摆买卖的许可的,咋能就这么叫俺走开呢。然后那帮武士根本不听俺的解释,还说,别废话了赶紧走开,你在这就是碍事之类的。哎,想到惹急了那帮武士俺也得跟着倒霉,没法子只好乖乖低头收拾家伙,撒丫子跑了。之后俺逛了好几圈没能找到个摆家伙的地方,只好先在路边的茶馆里吃两串团子。俺正吃着呢,就听到外头吵吵闹闹的,原来是新娘子的队伍1来了。哎呀,就想着沾点喜气,出门一看、


——那姑娘就走在队伍的最前头呀。穿着那美极了的白无垢——


……那时俺才知道,原来好几十天不来是为了准备今天的出嫁啊。她在那顶白色棉帽下头的脸蛋桃红桃红的,红得和平时有点差别……哎呀……说真的,那可真是俺眼里大姑娘最漂亮的时候了。而且她和身旁的那男的亲亲密密地倚在一起,不管咋看,俩人都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呀……俺啥都做不到,就那么失恋了,哈哈……那天之后俺就自暴自弃了,买卖也不做了,每天就四处买酒喝到烂醉,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开始在这里当着和引路人一样的活计了。

……闲话一不小心就说多了呢,不知老爷您觉得怎么样呢?……欸,您问我这些是不是都是编的?嗯,那是当然……哈哈哈!还请老爷您不要那么生气啊!俺早就已经,把以前的事情全都忘干净了啊。
老爷,这就是所谓的忘却啊。并不只有那些令人讨厌的事情,就算是那些个好事,也会跟着一起忘得一干二净的。不管是曾经的一家老小,还是您爱上过的那些个姑娘,都会被您忘得干干净净。
在这儿想沉浸在喝酒里可简单了。可是要把全部事情都忘掉,彻底沉醉在这酩酊之中可挺让人不好受的呢……不知道老爷您能不能忍受住呢?现在回头的话可还来得及啊。

……这样吗,老爷您已经铁了这条心呢。问了您些毫无意义的问题真是抱歉。俺不会再说些什么了。──您看,咱快到了,就在您跟前。好嘞老爷,


欢迎来到酩酊街。请您,千万多保重———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