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Foundation Will (Not) Fall
评分: +61+x

告全体工作人员书


致SCP基金会全体工作人员

我们控制危险、我们收容异常、我们保护人类——在过往的无数个日月中,这是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信条,也是我们的宿命、我们的罪业。

但今时今日,我可以光荣的向诸君宣告:你们——我们——光荣的完成了自己的责任、坚守了自己的信条、战胜了自己的宿命、终结了自己的罪业。

饱受折磨的少女安息了、不可一世的巨兽倒下了、联通异界的门扉关闭了、栖息黑暗的偶像告别了、治愈人心的玫瑰枯萎了。

此世再无异常。

我们为从异常中守护日常而生,如今异常已然消失,完成手中最后的工作后,诸位即可一偿宿愿——回归我们日夜守望的日常。

20██年██月██日
监督者议会 宣

往日笼罩Site-CN-91的抑郁沉重的空气已被一扫而空,研究员们和特工们在张灯结彩的会议室内欢聚一堂,品尝着美食、红酒与胜利的滋味,庆祝着自己所成就的伟业——控制异常、收容异常、最终战胜异常。

大屏幕上轮流播放着世界各地各个Site内的庆祝场面:Clef站在原本被称作SCP-076-1的棺材上用尤克里里演奏《1812序曲》、一旁的Bright在用口技模仿着加农炮、Gears也难得一见的露出了笑容;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的外墙上彩旗飘扬、室内锣鼓喧天、四处鞭炮齐鸣、人山人海……

3级研究员Gunnarr Ch'in倚靠在天台的护栏上仰望着天空,特工Asriel则坐在一旁,两人中间还有几个遍地打滚的空啤酒罐。

“真是美好而和平的一日……”Gunnarr眯着眼睛感叹道,“就好像没有什么丑八怪雕像、没有什么没完没了的楼梯间、没有什么动不动改写时间线的黑猫、没有什么满口胡言乱语的人蝠一样。”

“是啊,就像我只是普通的探险爱好者,你只是个语言学教授一样……”Asriel站起身来,“有时候我真搞不明白,到底哪一种状态才是正常的——是特工Asriel,还是探险家Asriel?”

“不过,马上就不用再加上‘就像’两个字了。”Gunnarr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落寞,“只要完成手头最后的工作,就可以和这一切说再见了。”

“怎么,你开始怀念和异常打交道的日子了?”

Gunnarr的双手插到口袋中:“不不不,我只是在想……我们天天说要应对异常。可在‘日常’看来,我们算是异常还是日常?如果我们是异常,那么……为什么没有人像我们一样来收容基金会这个‘异常’?”

“是啊,尼采怎么说的来着?当……当你什么来着?”Asriel向天台门口走了几步。

“Und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我们凝视深渊够久的了,是时候抬抬头,欣赏欣赏风景了。只要……”

“只要完成手头最后的工作!”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与此同时,Gunnarr从白大褂内侧翻滚着的黑雾中掏出一把雷明顿M870指向Asriel,Asriel手中惯用的AUG突击步枪也瞄准了Gunnarr的眉心。

“作为你的友人,我很高兴你看懂了O5的最后指示。但作为你的同事,我很遗憾……”Gunnarr的手指搭上扳机。

“不用遗憾,不用犹豫,不用后悔,反正结果都一样。”Asriel眼中闪烁着金色的火焰,扣动手指。

下一个瞬间,剧烈的爆炸将天台吞没,二人的身影消失在了冲天的烈焰之中。


Dr. Varitas按下把手,看着那团血肉模糊打着转消失在了冲水马桶的下水口中,然后走出卫生间回到会议室。

大屏幕上仍在播放各个Site的场景;

周围的工作人员对发生在天台上的惨案浑然不觉。

(一群可怜虫……自以为是英雄的可怜虫怪物。)

Site-CN-21的旗杆上流下点点滴滴的鲜血,将地面染成一片赤红;

一个女研究员面对屏幕发出尖叫,但几秒钟后尖叫便停止了——红酒中的氰化钾永远夺走了她发出声音的能力。

(我也是怪物……只不过是比他们更早意识到自己怪物身份的怪物。)

奄奄一息的女子瘫坐在沾满肉片与血污的轮椅上,身体被淡淡的粉红色雾气笼罩,背后是遍地的齿轮碎片与爪痕;

会议室内的男男女女一个接一个倒下,几个侥幸没有喝下毒酒的工作人员冲出会议室,迎接他们的是M18A1阔剑地雷的弹雨。

(既然是怪物,是异常,就应该被收容,被控制,然后——被消灭。)

一男一女的尸体背靠背倒在笔架山半山腰,女童的哭泣从屏幕中传来;

生命探测仪检测到Site-CN-91内部的活体数量大幅下降,发出刺耳的警报,但已经没人能听到这警铃声了。

(真是遗憾,真是悲哀,真是走运——你们不用肩负消灭最后的异常的任务,也不用和其他怪物自相残杀。)

We used to be Fire,
我们曾势如烈火
Though we're cold as a stone.
而今如碎石冷寂
You and I, stripped to the Bone.
你我骨肉剥离
Angels of Faith, Wings of Demise,
信仰的使徒 张开陨落的翼
Feel the Night, And Grind with the Wind.
感受黑夜 狂风呼啸的折磨
Our Kingdom will fall
我们的国将陨落
if we don't believe.
若信仰熄灭
Our lies will come true
我们的谎将成真
the Shadows fall.
暗影降临
Our Kingdom will fall
我们的国将陨落
But you don't care.
但你并不在乎
Our Kingdom might fall.
我们的国将陨落

……”

一辆黑色面包车驶离了空无一人的Site-CN-91,车上只有一名哼唱着荒腔走板的歌曲1的男子,还有一只喵喵叫着给他伴奏的黑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