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之上(想多了)

在为基金会工作了几十年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够困扰Dr. Gears了。通过变得异常坚忍,以至于很多他的同事都以为他毫无感情,甚至可能是某种先进的全自动机器人,他全然适应了基金会研究员的工作。

就算那种事会困扰他,他也不会表露出来。

他走进了办公室,坐在桌前,打开了电脑后登入基金会的内网。当他正要更新一篇关于近期CK级现实重构大大改变了SCP-049的性质的报告,屏幕上的某个东西竟使他微微地弓起了眉毛。

基金会的logo多了彩虹色的填充色,顶部还有黑色和棕色的条纹。

Gears稍微有点惊讶,也稍微有点担心,于是他向下伸手,按下了他桌上的内部通讯按钮。

“Dr. Clef,请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他说道,在他的高级研究员朋友来之前,他一直静静地盯着屏幕。

“咋啦老头?”Dr. Clef漠不关心地问。

“我恐怕基金会的内网已被入侵。”Gears指着变了样的logo,如实汇报。“我们需要维护技术师进行全面诊断,来确定受损程度。黑客很有可能只想下载基金会数据库,然后留下这个透露其身份,挑衅我们,不过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检查是否有恶意软件存留或者文档被编辑。依你看,这会不会是那个反对娱乐用大麻使用的GOI做的?毕竟那有损他们网上博彩业的利益。”

“啊,你是吸大麻吗Gears?”Clef有些不相信地问道。“我们的网站没有被黑。那个logo只是为了骄傲月啦。”

“骄傲月?”

“是啊,六月是LGBTQPIA骄傲月啊老兄。”

“LGBTQP – ”

“同志骄傲月啦,Gears。同志骄傲月。Logo上面的彩虹是为了向我们的非异性恋员工们表示支持。”

Gears困惑地看着屏幕,然后转向Clef。

“我们是一个秘密的,国际性的非政府管控组织,致力于研究和收容异常。这和同性恋权益有什么关系吗?”

“这几年所有的事都得和政治挂钩啦Gears。你要是不支持某件事,那就说明你反对它。老实说,你过去三十年都上哪去了?”

“在基金会的机密行动站点工作,基本和外界没有信息交流。”Gears实话实说。

“…没毛病。”

“我承认我在一定程度上对现在的社会政治运动缺乏了解,但是基金会中也不乏在文化方面持保守观念的员工。这个logo不会有使他们不满的风险吗?既然这件事不会直接影响到基金会运作,对此保持中立态度不是更好吗?”

“在像这种事情上,再也没有什么中立了。”Clef回应道,叹惋地摇着头。“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极化的时代。六月是自豪月,而且如果你不支持这件事,我们就自动被归到反对的一派。反对这件事意味着我们是极端右翼,而那又意味着我们反而可能会把悲伤蛙Pepe1放在内网上。”

“什么是悲伤唔 – ”

“纳粹青蛙啦,Gears。纳粹青蛙。”

“纳粹青蛙?”

“纳粹青蛙。一个在网络上流传的模因,可以把该死的青蛙变成纳粹!”Clef说着,尽他所能模仿着Alex Jones2“现在,如果你没有别的…”

“老实说,我很好奇为什么彩虹的上面有黑棕条纹?”

“为了包容性。表示我们对有色人种的支持。仅仅是同志骄傲月不代表其他的歧视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团结一心,支持平权,或是其他的自由平等博爱的什么狗屁之类的。”

“但是真正的彩虹没有 – ”

“嗯,真正的彩虹不够包容,”Clef打断他的话。“这本来就不是真彩虹。这是对平权和包容性的支持和团结的象征。”

Gears又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屏幕。

“这样说来,这上面不应该有粉色的条纹,来代表女性权益吗?这也是当下相当重要的政治运动,不是吗?”

Clef满不在乎,耸了耸肩。

“得找个什么地方把粉条纹画上。一个logo里总共只有那么点我们能涂上色的像素。”

“我知道了,”Gears的语气听起来仍不确定。“Dr. Clef,恕我直言,你如此轻易地接受这些的事实稍微有些令我困惑。毕竟,你拥有大量的枪械储备,并且几乎冒犯过每一个和你有过长期接触的女性。实际上,我以为你是那种会把任何形式的政治正确都看成是对你的第一修正案权利3的侵犯的人。”

“只要我的第二修正案权利4还在,别的我都没必要太在乎,”Clef回应。“而且….Draven说如果我再继续当个极端右翼喷子他就不邀请我去他和Talloran的婚礼了。我可不能不去那个婚礼啊Gears,要不然就太尴尬了。所有的大佬都要去呢。”

“是的,对于我们的敌人来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来一击消灭我们大部分的高级成员。或许会有一个特定的幸存者,”Gears贴心地评价道。“所以,再次确定我对此的理解直…清晰:我们没有被黑,我们只是在支持同志骄傲月,而我们的logo是一个虽然不准确,但是有着种族包容性的彩虹?”

“没错,骄傲月快乐啦老头。”Clef笑道,拍了拍他的后背,离开了办公室。

Gears转回他的电脑,在开始打字前他的视线在新logo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谁会给一个青蛙取名叫Pepe啊?”他轻轻地问自己。

“纳粹们!”Clef远远地从走廊上向他喊话。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