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过头啦。
评分: +55+x

“所以…你们能不能…让一个两千多岁的老年死宅…休息一会?”

“你的身体状况非常好,按照2018年的标准可以算是非常健康了。”

“啧…四十世纪的人就…没有一点幽默感吗?”

“啊,抱歉,我们不太愿意对年龄开玩笑…”

“呼。我还是需要喘口气。心理上还是不太接受爬楼梯…上次爬这么高的楼已经是几年前…不,两千多年前了。还有几层要走?楼梯间的号码很淡我看不出。”

“你现在大概在26层左右,继续努力。”

“啧,哎。话说刚才都忘记问了,为什么不修电梯啊老哥。”

“抱歉,我也忘记说了。尽管这幢大楼废弃了将近2000年,Site-CN…,呃,34的自动保全系统仍然在运转。我们不敢贸然修改建筑内部。你应该知道这站点本身就是个空间异常,据说他的设计足够抗过一次当时的XK。”

“不是据说,我们抗过…很多次。从正面硬肛绿型军团,炮打外星三流商人或者…”

“是吗?那还挺厉害的。”

“给我对古人的智慧再放尊重点啊。”

“啊…说起来,我们也不确定你的身份认证是否还有效,迎接你的可能是四挺机枪。”

“卧槽尼玛不早说??”

“开玩笑的,应该不会。何况那种程度的玩意,我们给你的个人护盾可以轻松挡下。重点是,站点里面的数据不能被删。我们的人上去可能会导致报警然后整个站点的资料[数据删除],所以才需要你去把东西备份下来。”

“这一点都不好笑,我曾经看过它们像撕包菜一样把混分和他们的礼物弄成渣,现在想想都尼玛倒胃口。你们的幽默品味真的与众不同。不,大概是我的…”

“呃,不好意思…好好休息,上去以后可忙了呢。”


我是Infas。前基金会流动工程师,现基金会无业游民。2020年,第六次超自然战争时我被发配去睡了个长觉,不知为何一直没被唤醒。总之,一觉醒来已经是4034年了。

我不太想描述在我眼里周围的变化到底有多大以及我他妈有多震惊,那只会让我看起来像个从来没见过世面从新石器时代穿越过来并且吓尿了裤子的姜寨人,而再怎么说我两千年前也姑且是个弄技术的。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醒来后没有遭遇一连串车祸或者机器人服务员杀人事件或者脚底阴井盖突然消失不见的惨剧。太棒了,这个世界没有三体人没有Killer5.2,我也不是什么狗屁面壁人。Sorry,这些都是部科幻小说的梗,呃,上古时期的科幻小说。《三体》,不知道那算不算古典文学了。

我的家人朋友?在冬眠之前我被弄了一发记忆删除,早就什么也不记得了,不过这样也好。

哦对了,除去被科技发展吓尿之外我唯一无法接受的是拆迁。稍等,我给你调个新闻出来瞧瞧。

古建筑拆除引发热议:人类文化精神将归于何处?

嗯,貌似两千年前就在说这些事了,我印象里标题都差不多格式的,但重点是副标题和正文。

千年古迹-世纪安保大厦面临拆除引发群众热议

…一名政府官员表示,该古建筑已经严重影响了周边的空中道路,且建筑破败不堪,缺乏作为旅游开发的潜力。对此,Special Culture Preservation Foundation(特殊文物保护基金会)发起了严正抗议…

是,世纪安保大厦,中国分部传奇站点。一觉醒来已经特么成千年的古建筑了。上面已经被涂了个红圈,里面写了个“拆”字。擦,这真的可以说是十分魔幻现实主义了。

抱歉,可能P话有点多。但我真的,真的,无法平静下来。

我本以为只会是等个三四十年。风头过去,重新载入记忆,相当于白白续命几十年

但这比我估的多了整整50倍。

家人朋友已经被我忘却。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市也完全变样。上海地面已经没多少建筑了,记忆剩下的唯一锚点也已经濒临拆除。

一切都变了。

除了一件事。

一觉起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什么家人朋友女朋友(虽然我不记得我到底有没有女友)也不是医生护士王阿姨,而是那个同心圆加三箭头的标志。两千年都换不了的组织徽标,天呐我都开始怀疑基金会Logo是不是个带有强迫性质的Skip了。

我很庆幸,它从未改变。这样我起码还有个归处。

这样我起码还有个醒来的理由。


“我到了。”

“人员认证完成。工程师Infas,欢迎回来。距您上次进入Site-CN-34已经过735876天。请至站点主任Dr.Hannah处进行汇报和备案。”

“很好,并没有四挺机枪把我扫成渣。”

“呃,请问你知道刚刚提到的Dr.Hannah是哪位吗?我们这边有不少关于她的记录,但都不太完整。”

“她?哦,那时候是我们站点代理主管。中国分部第一偶…算了,一会找到的数据里肯定有她的人事档案。”

“哦,请允许我先去下自己的办公室。我得找点称手的东西。你们给我的电脑…在我的年代都是古董了。”

“呃…抱歉,那是我们找到的和你年代最近的了…"

"哈…不过IBM和时空穿梭很搭这点没错。”

“时空穿梭和电脑有什么关系?”

“哦,日我自己。为什么总是记不得你们看不懂梗。接下来我想把无线…呃,通讯设备给关了,工作要安静。”


站点里面一片漆黑,我喊了阿斯拉达1两声,没有回应,估计多半是因为太久没人用而崩溃了。灯也不亮,不过还好发给我的新制服有调节光源的功能。

在右手臂的屏幕上点了大概几千下,我才终于找到了光源选项,我发誓这是我用过最操蛋反人类的系统,没有之一。

这衣服据说原来不是这么操控的,现代人类一般直接走脑机接口,但我这种山顶洞人没这玩意。所以他们非常“体贴”地为专为我设计了一个触屏的操作系统,但非常不妙的地方在于,他们的仿古蓝本貌似是钛金8848。耶,不错,我终于体验了一把社会名流的享受,虽然我的品味貌似不太够。

在奢华配色的圆盘上转了两圈后,周围的光强稳定了下来。每一个角落都被均匀照亮,看上去像是模型贴图又出了什么糟心的bug。这看上去很诡异,但在要修些什么的时候有个无影灯总比提个手电筒强。

在走廊第二个路口右转进去第三个房间就是我的办公室,或者说是…垃圾集散中心。所以这个房间就这么乱了整整2000多年,估计我也算是懒得理房间的第一人了,值得载入史册。

抽出电脑拨弄几下插上电源,然后奇迹般的,屏幕就他妈真的亮了起来。原本当他们告诉我“发给工程师和三级人员的电脑有几千年寿命”时我完全不信,但现在眼见为实了。呃,照理来说我现在应该大惊失色高呼卧槽然后跪地朝眼前硕大的同心圆标志叩三个响头膜拜一下伟大的基金会黑科技,但这几天吓尿的次数够多了也不差这一次。

随后我还突然开始意识到为什么基金会要求工程师妥善销毁每一个老旧的信息储存设备。一是这玩意估计用时间异常处理过,第二大概是防止大家存的小黄片和本子没删掉被连着用户名被一起收录进历史学家的小本本甚至高中课本里。真的令人心有余…不,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么会怕这种事?

嘛,这看上去就像基金会早就预料到人类文明会有被摧毁然后花上千年去重生的可能。

检查完几个电源后我把超级计算机打开,但什么反应没有。这就非常操蛋,因为一般情况下AIC在开机时往往会像唐僧一样碎碎念个不停。上次有人在他开机时录了段音再配了个大悲咒的BGM,每次Debug不出来时就放这个拜拜佛祖,真的有奇效。而现在站点一片寂静,这就大事不妙。

在给自己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后,我打开了操作面板。伴随着一声声DingdIngduAngdiNgdinG错误代码填满了整个屏幕。

草。


“指挥中心?我想我今天可能下不来了,明天把饭送到32楼,我自己下来取。还有,你们有什么懂Python和C艹的人吗。”

“那是什么?古代语言吗?”

“哎对对对。”

“好,我们这就去找几个。”

然后第二天我在楼下见到了几个中文系和小语种系毕业的学生。

日我自己。


工作告一段落,我大概是半爬着摸到了前台,从旁边货架上抽出来一瓶百岁山。拧开瓶盖,擦,粘的。定睛一看,擦,水也是绿的。哦,两千年前的肌肉记忆该改改了。

望向窗外,昔日的陆家嘴现在已经是普通居民区,视野内见不到任何高于50米的建筑物,原本该是环球金融中心房顶的地方现在是交通要道。

世纪安保大厦大概基本算是史诗级别的钉子户,从上到下到处都是车…或者什么别的交通工具?在绕行。霸气是挺霸气,但这幢大楼似乎早已不该在这里了。

这可能是个不错的时代。然而我没有脑机接口不懂他们的幽默不懂他们的程序操作逻辑。干,我的情商是负数,我只会无尽的KY与嘴炮,我应对不来这个。

嘛,不去管那些。总之维护进度比我想象中快得多,第二天晚上我就找到了问题所在,AIC由于重复接受相同信息过多在2301年认知崩溃了。简单来说就是同一个地方巡逻了两百年没见到过活人,San值掉光自杀了。具体怎么做?它清除了自己记忆里大部分的“无用”记录,连带着备份一起。这导致他的记忆完全乱套,开机自然不成。

最后的结局是,我只能完全格式化掉它。然后他就可以作为新AI启动了。

哈哈。

人工智能的第一次开机永远是他最安静的一次,因为那时候他连声音都没有设定好,自然没有碎碎念。

他原本大概是个公鸭嗓来着?无所谓了,当时调了很久的音让他说话听起来就像某个叫做Lex的著名主播,但现在我没这个时间,也再也找不到那个声音来源了。

“谢谢您启动了我,工程师,请问你要如何称呼我?”

“阿斯…不,就叫“凰牙2”好了。”


在得到凰牙的帮助后,我在上面的工作顺利了很多。虽然这货说话方式没那么欠揍了我有点不太习惯,但小姐姐的声音也不错(性转了吗?性转了喂!)。而且她也算是个有古代常识的人,这就很舒服,起码还能聊的上。在关掉了站点安保程序之后,新鲜的饭菜陆陆续续地直接送到了34楼。之前只能吃他们发配的应急食品,呃,稍微有那么点不习惯,就一点。40世纪的应急粮比泡面和自热食品难吃太多。他们叫做火腿面包的东西是一块馒头般实心玩意里面塞了根类似广式香肠的红色棒棒,但尼玛是某种水果味,感觉是香草混上苹果和菠萝。香肠的甜味和馒头的口感有机结合,形成了我接触过的最接近SCP的一坨屎。

我把货架上的食物也换了批新的,不然老是走到前台就习惯性往那边一阵瞎摸,有一次差点他妈还喝下去了。再怎么说这水也是古董级别了,开一瓶少一瓶,怎么能容我瞎糟蹋?


随后就是最后的工作了。

这个工作事实上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输完密码验证完权限之后,就是单纯的按按鼠标,泡杯茶慢慢等就是了。但我不放心交给他们做,古人的工作还是古人自己解决比较好。

"哥,数据备份开始了。"

“哦好,你去休息吧,顺便给自己做个备份,一会我可能需要转移你。”

别问我为什么让AI管我叫哥,我隐约觉得自己会是个妹控,虽然我并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有过妹妹。(不,这还是很变态好吗?)


“凰牙,钻进这块SSD吧,我们要走了。”

“欸,要走了吗?去哪里?”

“去…我也不清楚。总之,这是命令。”

“好的。”

“哦对了,等等等等,先帮我把所有的人事档案备份分别存这三块硬盘里。呃,还有SCP-CN-601和SCP-CN-222的所有档案和记录。呃,还有…还要所有2018-2020年间未删除的监控录像。还要所有的消息记录。”

“嗯,我已经开始做了,但…”

“这是侵犯隐私,对吧?”

“是…我有点难以接受。”

"就当我是个变态好了。硬要问具体原因嘛…有些东西不太想忘而已。”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