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评分: +34+x

你是一名站点主管。

墙角落了灰的日历告诉你,时间已经过去了21个寒暑。

你26岁加入基金会的大家庭,成为了一名研究员;31岁参与Keter级项目的研究;34岁因收容失效重伤卧床;36岁重返工作岗位;45岁成功晋升为站点主管。

47岁时异常失效。

大道在消亡,世界在变得如无神论者所说。

一开始,你和你的站点成员全部都欣喜若狂——没有收容失效,没有毁灭,没有牺牲,人们不必再受阴阳两隔之苦,而埋藏在时间中的无名英雄们也终于可以安息。

10年的观察期过后,O5议会下令解散了基金会。

你拿起一杯鸡尾酒,平静地向大家宣布了这个消息。

于是那夜电视里播放的《难忘今宵》便成了他们对基金会最后的记忆。

那夜无眠,繁星闪烁,照耀着你的眼睛。

你走在回廊,抚摸着墙壁似乎还能听到回荡着的欢声笑语。员工们的笑脸在你的脑海中一一浮现。


你把额头抵在墙上,苍老的手再次抚摸过芊芊岁月。

你还是忍不住哭了。你以为你早已忘却。

今年你78岁,你重新回到了你的家。

你在门口的接待亭里住下了,又花了几天时间好好清扫了一遍站点——这对于一个老年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容易事儿。

每天清晨,你会带着早餐去瞭望台看日出;通常是几片面包、一个煎蛋、几片肉和一杯果汁,有时候还会吃上一小点冰激凌。

上午,你会坐在树下看书,或者用水彩写生。

中午,你会吃完简单的午饭,然后去湖边散步。

下午,在午睡之后,你会给报社写几篇文章。
晚上,你会看一会儿新闻,吃一个水果,然后入眠。

你想,就这样,也挺好。


今年你80岁。

一只白色小猫闯入了你的生活,你给她取名为瑞蔻。

Recall,缅怀,缅怀过去的基金会。

你的煎蛋上多了几个小牙印儿,腿上多了毛茸茸的一团儿,稿纸上多了一串小小的梅花。


今年你90岁。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你抱着瑞蔻,躺在摇椅上,盖着树荫。夏日的暖风吹过,树叶便随之摇曳,发出声响,合着阵阵蝉鸣。

瑞蔻也老了,和你一样。

你回想着你的一生——还算圆满。

虽然没有血亲或恋人,但基金会就是你的家,同事们就是你的家人。

你一生兜兜转转,有时坚定,有时迷茫,有时欣喜,有时悲伤;但基金会却一直陪伴在你的左右,像你的父亲,看着你成长,看着逝者,如斯。

因此你觉得并不孤单。

一切的一切轮流在你的眼前掠过,有些事记得分明,有些却模糊了。

简历,誓词,忐忑,钢笔,卡片,文档,血迹,恐惧,前辈,衬衫,同事,项目,研究,失效,眩晕,痛楚,昏迷,手术,白墙,床单,医生,护士,探望,博士,鲜花,期盼,修养,恢复,激动,喜悦,兴奋,回归,辛苦,深夜,灯光,咖啡,外套,坚持,成长,晋升,劳累,失效,癫狂,轻松,解散,离去,忘却,记忆,工作,重逢,平静,安宁,瑞蔻,还念。以及那个从未存在过的基金会。

你看着眼前的画面,释然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