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ddy的最后一个玩笑

各位亲爱的小气鬼,自大狂,马屁虫,大笨瓜,说谎精,作画透着贫穷气息的舔肛小能手们,尤其是Freddy·“操你妈就会背后捅刀子的犹大”·Fox以及Kenny·“从没干过一天活的傻逼处男”·Crow1

行吧,最终你们还是成功了!干得不错,你们毁了我。你们把我毁到了当你们砸开我的房门时却只发现床上这张破纸的地步。我会给你们留下诸如“当你读到这些,我已经死了”之类的屁话,还会含着泪跟你们这帮婊子养的狗逼一一道别,但你们又会说什么?“啊啊,都2016年了他怎么还在用打字机,Paddy快别写信了,他写的信比他的狗屎卡通演技还要烂,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付出相当于Paddy两辈子的努力的话,我不只是会做得更好而已,我简直是一路高歌猛进,比起来Paddy的人生简直像个厨余垃圾处理器里的鸡巴一样差劲,因为我的智慧简直能匹敌一大杯佳得乐!”滚去操你们自己一辈子吧。

别担心我会复仇。你们那种把塑料刷上漆假装自己是奶酪的人生想活多久就活多久,谁让你们愿意当一坨狂犬病大猩猩拉出来的冒油毒屎呢。这种惩罚就已经足够了。希特勒都配不上这种惩罚,哪怕超级希特勒也不行。

确实有那么一帮人让我想掏出把雷明顿来崩得他妈都不认识,但他们跟你们可不一样,他们是聪明的敌人,是有耐性的敌人,是不会嘴上扯谎管我叫“朋友”的敌人。他们管我叫SCP-2835。想多了解了解他们吗?我操你妈。

等你们又害怕又孤独地死了,掉进地狱里专门为孬种准备的黑暗小角落里之后,我会第一个往你们的喉咙里拉一泡腐蚀性的烂屎。我会用现在还没发明出来的招数折磨你们。我会往你的坟头上撒尿,往你坟头周围撒尿,还得往你的坟子里,往你的棺材里撒尿,把你的骨头架子腌成尿味的泡菜才算完。直到最后一颗恒星熄灭,整个宇宙变得寒冷寂静之前,你那沸腾的内脏里都会充斥着自己的尖叫声。

差点忘了,

接受报应吧接受报应吧接受报应吧
接受报应吧接受报应吧接受报应吧
接受报应吧接受报应吧接受报

打字机的击键声停了下来。Paddy Pelican扇了扇翅膀,从它的红色一次性纸杯里喝了一大口预调玛格丽塔。它被满桌的书信废稿包围着,擦了擦从它下垂的眼睛里滴落下来的一滴眼泪。

它的脑海里回想着它的动画师在训练会上的斥责声——

“你他妈干吗呢,Paddy?你他妈是在哭吗?!”

对、对不起,Singer先生…因为你刚才对我吼,而且…

“你他妈不能再卡通片里哭!”

…为什么?

“因为一个哭鼻子的鹈鹕我他妈不会画!”

Paddy闭上了眼睛。它从破烂的床架下面拉出行李袋。两把霰弹枪正透过拉开的拉链往外偷看。它叹了口气。

它不会再哭了。它不会再虚张声势了。它也不会再问一遍它该怎么做了。

这将会是Paddy Theophrastus2 Pelican的一生中第一次成功的威胁。


“这个像你工作的城堡吗,爸爸?”

Lisle Naismith躺在床上,从小睡中苏醒过来,他6岁的女儿Penny正指着电视,一个硕大的动画城堡内部的景象充满了荧屏。

“喔,是妈妈给你放的《睡美人》吗?”

女儿点点头。

“好吧。嗯,我们的城堡大概是这一座的三倍大。不过城堡里全都是吃小朋友的巨怪,你连天花板都看不见。”

只要你的孩子有足够的想象力,你身为基金会站点主管的保密工作就比平常容易很多。

刚撑到黑巫婆走进大厅,释放她著名的纺车诅咒的场景,Lisle的眼睛就又合上了。他的紧张感渐渐消失在妖精们的争吵声中。震惊的士兵。邪恶的魔法。上了膛的霰弹枪。开火的霰弹枪。

《睡美人》里可没有什么霰弹枪。

Lisle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一大片血红正溅到史蒂芬国王宫殿的墙壁上,参加奥罗拉受祝福仪式的宾客们吓坏了,正往大门逃窜。

“这他魔是怎么一回事?”黑巫婆从没邀请她出席的国王和王后身上移开视线,“等我做完我的事,你想杀谁就杀谁,爱管闲事的家——”

一声霰弹枪响,黑巫婆的下巴就绽开了一朵红云。一只黑白的鹈鹕从左侧入画,跟其他角色比起来,它的作画明显穷酸很多,它一边向其它角色扫射,一边露出一个醉汉般的笑容。

2835。Lisle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

鹈鹕把冒着烟的枪管塞进小公主的嘴里,直勾勾地瞪着Lisle惊恐的双眼。“Naiiiiii-smiiiiith!!”它尖声大叫道,“接受扌——”

Lisle一拳砸向DVD机的弹碟键上。

Penny撅着小嘴直盯着电视。她倒是没被吓着,但这一幕自始至终她连眼都没眨。

“睡美人真是部怪电影。”她说。

“很抱歉让你看这种东西。”Lisle说。

Penny耸了耸肩。“比起那个小丑节目来说,倒也还算不错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