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语谈 第十七期:花子
评分: +82+x

采访者:面包breadddddbreaddddd

受访人:花子EnflowerzEnflowerz
人事链接

i-flower.png

总之先来个自我介绍吧!

诸君好呀,花子哒。11岁,小学四年级学生,是前写手√

发现基金会的契机是什么?

大概是一五一六年左右吧,当时在知乎上搜克苏鲁相关的问题。知乎总是会有把克系和SCP捆绑销售的问题,就是在这种问题下的回答里第一次知道了SCP,还要感谢ding哥Archibald1Archibald1等一众知乎上活跃的作者。

那么,开始自己原创的契机又是什么?

这个说来恐怕话长。

一八年左右,我从半职业写手上金盆洗手不久,深感自己文字有被桎梏之感。为了探索自己文字的可能性,我在很多网站上都陆续写过一点新文体的东西。一方面挑战自己,一方面也是重塑自己文字的延展性。而基金会文档作为网络新文体的代表之一,自然也是尝试对象之一。

不过从起意到开始创作还是有几番波折的——比方说一开始踌躇满志打算写点东西时,就被一篇wiki语法指导彻底劝退了半年左右——这种东西对一个纯文科人来说太刺激了啦。

后来就是阅读,探索和学习。作为尝试之作的SCP-CN-704之后,也恰逢1k竞赛开幕,我就按自己的理解写了篇长文上去——也就是现在的SCP-CN-1111。对当时的我来说,这类似一种文字复健吧。

实际上直到现在,我在基金会的写作宗旨还是一样的。作为一个文字的实验场,写跳出舒适区的东西,能验证文字延展性和可能性的东西。从先锋文学到旧体诗,凡可能下笔的都包含在内。

也就是说在你入坑之前算是有过一段时间靠写作赚钱的经历?

所谓写手就是类似这样的职业咯。毕竟早就已经删号跑路了,还是希望过去的事就让它属于过去吧√

花子/赵暗花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赵是我一直以来各个笔名都在用的姓氏,大概是对早期上网冲浪时代那群朋友的怀念。暗花则就是enflower的蹩脚音译啦,除了花这个元素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花子来自『地缚少年花子君』,完美的正太形象,非常契合不是嘛。



首先是SCP-CN-704,你的第一篇文档。还是从点子来源开始?在讨论区看到里面似乎涉及了你以前写的一首诗,所以这个点子是之前就有的吗?

这篇用一个词概括的话,就是中规中矩。把从前的一首旧体诗作为故事梗概,金人承露盘的传说作为点子来源,加上中规中矩的手法和描写,就是这篇文章了。不过对当时的我来说,「写一篇SCP文档」这件事本身就很不中规中矩了。点子的话基本上就是为了「整篇文档出来」现构思的啦,最早的那几个点子还都被魔改之后躺在文件夹里。

(其实704这之前还在贴吧写过一篇惨不忍睹的真实神风文档,也有自知之明地没发到站内。前阵子想怀旧一下,可惜已经被删得一点痕迹都没有了。虽然大概没人还有印象,不过那是一个能表达任何意义的异常字符。)

为什么会设计一个雕像随着记忆恢复逐渐自毁的情节?

其实并不是随着记忆恢复逐渐自毁啦,而是随着对现状的意识,意识到了自己已经没有了存在于世界上的理由。金人在被发掘出的那一刹那「一罅光如匕」时就应该朽坏,但却由于执念和异常效应赋予了其意识,进而多存续了一段时间。而当意识盖过了痴念,自然也就迎来了她「堕地一痴目,欲触已支离」的结局。

也可以理解成就像一脚踩空的汤姆猫,也要左右张望张望才掉下去的演出(笑

说起来,对于承露盘的去向,原典里或者你自己的构思里有吗?还是就是丢了?

完全没有构思过,后续的设定里也没有想起这么个东西,大概就是上下叙全都丢掉了吧√

在讨论区有说其实完全不想解释典故,还是比较希望有人能直接懂梗嘛?

毕竟不加解释的体悟才是最棒的嘛。而且对文本做出诠释,其实也有悖于我混沌多解性的文学观;但这种典故确实是不解释就不懂的,所以还是决定解释了一下。

现在回头看看自己的第一篇文,觉得怎么样?

那段中规中矩的诠释就是我对这篇704的想法咯。没什么可拓展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尽管确实还有很多待完善的地方。不过这种缺陷也让人能看到自己最初的状态,所以暂时还是打算原封不动放在这里的。作为第一篇文档,合格就是胜利√



当时为什么会想要参加cn1000竞赛?看到题目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又是如何联想到后来的点子的?

原因嘛…竞赛就在那里,我就在这里,也有写作的意愿,自然也就没有不参加的理由咯。就像很多人吐槽的一样,我也是把「流传」主要作为「传承」理解的,所以一个代际之间的流转是最初想到的元素。

而把南山这个永恒意象写成异常,这个点子其实是非常早就有的,比704还要早上不少。作为「传承」这个元素的载体,又正好非常合适,于是缝合到一起,就有了「对南山探索」「表现代际流转」「永恒与终结的转化」作为主体的一个雏形。经过一周左右的完善,添加元素删删改改之类的,基本上就形成了现在的构思。其实不是个结构非常复杂的点子,主体还是很明朗的。

在当时的话对文档的成品和竞赛排名满意吗?为啥会选1111作为编号?

反正这个问题已经出现了干脆把2222的编号也一起说了吧……

成品在写出来的时候确实是非常满意的啦,发出去之前就有不错的预感。而排名则有些让人惭愧,1k竞赛里其实还有很多更配得上这个排名的,只能说k级竞赛里的先发优势确实非常明显吧。

至于编号…我想要的其实是1999啊(怨念)126站1+2+6=9,壬申-9干支对应过来是99-9,主角是酒客-9…毕竟作为「永恒」自然是想要极数九九九的啦——但是没有拿到(盯)2222的话则是已经有1111了索性对应一下吧√

还塞了其他想不起来的一堆9进去(

啊这,一转变成了控诉面包科技的访谈……!

那么后来选上精品又感觉怎样?

选上精品其实是相当意外的,毕竟以为k级竞赛靠前的作品一般不会进精品栏。不过这也给了我完善这一作的动力,不上精的话肯定是懒得改二稿的(

你好像在讨论区说改了百余处内容,能简单说下都改了些啥嘛?

迭代里其实有写更新日志来着√

语言改善修复,内容微调约100处。 添加了附录四。 大幅度修改附录二与附录七。 中等程度修改附录六与附录八。 删除了部分脚注。 更改了部分可能影响阅读体验的人物姓名。 调整了数处代码。

至于那一百处具体是哪一百处…就是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语言调整都算进去之后凑了个整啦。比较大幅的修改都是调整顺序节奏之类的,还有不少接近重写的段落。



这篇和前两篇都很不一样啊,算是一个现代(暖心恋爱?)小故事,也是你在基金会写的第一篇故事。当时为什么会想写这么一篇故事?

这其实是个路数很传统的故事,基本上和流水线专栏文区别不大,不过蒙了个基金会皮。当时构思出来就是打算投看图说话的,不过那次粉蝶花被WAW AsrielW Asriel打了个最速传说1。这边刚构思好故事,那边竞赛就结束了,就很憋屈——不过这也给出了足够的时间来把故事慢慢写完,反正构思都构思了,不写白不写√ 要说这篇是探索了什么,可能就是基金会世界观下的传统故事展开吧。

原来是看图说话的文?所以许若的中二属性和五角星挂件都是从图片里来的?

还有匕首蜡烛和烟雾,严格地使用了所有元素√

为啥会安排失忆重逢这样的剧情?以及是否文档中的男女主其实都没有异常能力?

因为失忆桥段很经典,很狗血,也很好用。非常适合用于调动感情和设计场景,实乃写手必背20情节之一。

许若和程复都是没有异常能力的普通人。其实除了速效记忆删除药剂外,整篇文章里都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元素(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异常世界里平常的温馨故事√

评论区有朋友指出可能过度煽情或者不太基金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那只能说确实。当然也可以拿出「本来就打算设计成这样」来辩解,但在基金会设定下,这个故事确实没能打磨得和世界观风格完全同一。过度煽情大概是这类型文章的通病,毕竟设计的时候是以刺激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神经为目的的。现在来看的话,的确还有提升空间。



当时是为啥会突然想写恐怖小短文?评论区有说根据真实经历改编,这个真实经历……是啥啊(好奇)

因为一直都在写长文,想写个短文换换口味;也是探索一下文字的适性,能不能掌握所说的「一系列风格小短文」。于是在读了一堆小短文之后,就有了这一篇。

真实经历的话…就是至今都百思不得解的一件事。用修图软件调照片角度的时候,AI自动填补的内容里出现了一个原图没有的车牌号,而原图里就只有半个没拍到车牌的车尾而已。按理说自动填补是没可能凭空填出信息来的吧,也没用什么技术很高端的软件…但查原图信息里也确实没有车牌。非常的诡异√

有设想过旋转180度之后会发生什么吗?

没有√ 文章里留白的东西一般在我脑子里也是留白的。总之只要叠出效果,具体是咋达到的当然就随便想象啦。

这个软件的名字有什么由来吗?

neta了宝○梦里的谜拟Q。
「不能观看真身的○可梦」



总之还是从点子开始。写这篇文的契机是什么?是因为评论区说的《哈扎尔辞典》吗?

就是来自『哈扎尔辞典』。作为辞典体先锋小说的先河,被人称为「绝对不可能模仿的小说」。我读过几遍以后非常喜欢,不过觉得也不一定「绝对不可模仿」,于是就模仿了一下。诺莱斯志异就在大概四个月之后写出来了。

你在评论里说了“也算是咱个人对“图书馆应该怎么写”这件事的私见”,那么你觉得图书馆文应该怎么写,或者满足怎样的条件?

虽然当时可能有这种东西,不过现在已经不大想得起来了( 大概就是华丽的异世感,丰富的细节与褶皱,同时陈以大量隐喻和暗示吧。最重要的还是想象力和独特的创造性,被放逐者的图书馆本身给我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诺莱斯的背景设定似乎更类似于中亚/西亚,为何会加入中国古代传说&古诗?

为了营造一种文化杂糅的独特异域感。一方面设定上诺莱斯是有相当机会与中国文明影响交流的,一方面这种冲突与疏离感,也是一种独特的醍醐味。掺进和文章其实没有任何关系的诗,就像印度电影里突然跳起的歌舞一样;虽然意义不明显,但很能营造风格,同时也能把内核藏得更深。

说起来,你自己也不太喜欢固定自己文档的解释,而道格DouglasLiuDouglasLiu也在评论区表示不希望作者本人在评论区下场;不过在这篇里,你还是把一种解释的大致时间线贴出来了。你觉得作者的解释对读者阅读会有怎样的影响?或者列出“标准答案”到底好不好?

给出解释与否,其实体现的是作者对读者文章理解度的一个预期。如果文中给出的线索较为显明,已经足够让大多数读者形成自己的见解,那么我倾向于不做不必要的解释。但如果十分晦涩,不加阐释的理解预期很难保证;那么为了阅读体验,一定程度的作者下场就是有必要的。如果奉行绝对的混沌多解原则,那自然应该从始至终缄口不言;不过对我来说,在读者体验和多解性之间的平衡也是同样重要的。

对一篇文章的不同理解,好比无数个平行宇宙的时间线;作者加以解释,则是人为的时间线收束,难免会使得许多珍贵的想法消失。作者的理解和读者的理解,两者应该共同构成一篇文章的全体面貌。所以即使给出了一定的「标准答案」,我还是希望读者能在此基础上,以自己为准。

那么最后,获得精品的感想如何?

自己的作品,尤其是经过精巧构思的作品,当然是越多人欣赏则越好。看着读者们在语言的迷宫里迷失,自然更别有一番风味(笑



这篇是正经投了看图说话:鬼百合的吧,当时看到图片是怎么联想的?是准备把所有看图说话凑成一个系列的故事吗?

其实当时只是打算做个速写挑战()24h限定条件从零开始能写出什么这样子。所以节奏把握得不怎么样,其实主要就是篇幅的锅。至于串联故事的世界观…确实是构思过的。包括很多没听说过的事件,没出场过的人物等等等等…不过其实也只是日常构思顺手画饼而已,包括我自己都没期待过有朝一日能把它写出来。

所以关于孤儿院系列其实还有其他构思?

有的呀。这里出场的于渊和陆钝银都设计了不少戏份,还有几支特遣队相关,一个现代都市基金会背景的世界观。不过也是构思一时爽,填坑火葬场,所以连提都没有提起过。空中楼阁里的一张大饼√

这篇文和中二少女虽然是一个世界观,不过风格看起来很不一样?

我的故事风格好像都不大一样√ 不同的故事,自然就适用不同的风格咯。虽然风格不统一不是很专业,但本来也是游戏之作。



讨论区有说把两个点子拼在一起了,那么原来是哪两个点子?又是怎么拼到一起的?

1199其实是我创作时间跨度最大的文档,因为曾经是一个写了一半的废稿,半年后拼上另一个点子复活出来的。

前半段的废稿曾经是个白字流的认知危害文,但是由于效果不理想被搁置了。主要提供了一迭代的森林场景,和认知危害的相关设定。而第二个点子则提供了公无渡河的核心内涵,以及迭代文的基本框架。在这个例子上,我对拼接的扬长避短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感觉你似乎有很多文档的灵感都包含几句古诗词?

这可以说是文化本位意识的一种体现。在我看来SCP文档有着独特的隐喻适应性,非常适合运用意象与象征来寄托某种内涵。而我个人的文化内核,也由于教育等等原因主要来自旧学之中。将本位文化的内核与现代性相结合,进而以文档表达出来,这个过程同样也是对我文化思想的一种实践。与古诗词的对应不止是借用古人手笔,更主要的是在文化层面的考量。

那么具体到这篇的话,是注重于什么样的内涵?意象又是怎么选择的?

这篇的话其实核心还是来自李长吉的『公无出门』。一方面是李贺独特的死亡审美与微妙的自毁倾向,二者则是与「公无渡河」这首乐府的照应。在当代语境下,这种观念可以形成一个对传统文化的独特视角,进而剖析出不易被发现的一面,再折射回现实之上。

至于意象的选择,则是围绕着「渡河」这个绝对主题而展开。公元前狂夫所渡的那条河流,被基金会禁锢在大兴安岭的地下冰库中,也有种独特的冲击感。还有一些稀碎的意象构建,大概也不需赘言。其实这里同样糅进了部分佛教的元素——渡河之「渡」,也不妨解作佛教的「渡向彼岸」。如心经言,「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渡去吧,渡去吧!随水流得渡去吧!渡向清净彼岸去吧!)

你在评论区说“这篇的写作目标是比1111更好——同时和1111不同”,同样是运用意象寄托某种内涵,这篇和1111在写法上有什么改动……或者说改进?

最主要的改进,其实就是这篇的构思;无论从内核的表达抑或情节的展开上,要更加复杂且精巧。比方说南山是一条大主线到底,而渡河则分时间线耍了不少花活来进一步改善节奏。其实主要体现的也是对这种文体的更深把握。不过核心路数还是一脉相承的,尤其在手法方面仍然有着相当的相似。1199可以看作是我这个时期比较有代表性的一篇文档。

说到时期的话,你对自己在基金会的创作时期是怎么划分的?

就我自己来说的话,我会把诺莱斯志异和荒服分别作为两个分界线。两条线前后的作品会有手法或者核心上的区别。

人名打框并且不重复的原因是什么?有说到名字里有一些梗,有兴趣透露一下吗?

就文章来说的话,由于1199的异常性质,暴露于1199的人会使得所有记载有其姓名的载体被破坏。一种对「毁去身份」的象征。为了防止此性质破坏文档记录,基金会使用了「常时模因流变易反制对策」,用随机的姓名将所有已暴露于1199的人员姓名进行替换,进而保护该文档。

至于埋的人名…本来就步步是梗的环节,现在要全想起来肯定没办法啦。不过JOJO梗星战梗漫威梗什么的全都批发了一大堆√

那么……依旧是精品感想!

因为有付出足够精力去写,所以拿到什么样的结果都有准备√ 感谢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们,本文章不对您的生活提供任何形式和程度的建议。

健康生活!



仔细一看,这篇文每年都会改成那一年的年份啊!仔细一看连零碳排放的时间都改了!这是为啥,真就与时俱进?

为了给读者提供无与伦比的沉浸感,体现了花子对文章一贯精益求精的认真态度√

草……那么还是一样的,为什么会想到写这个?有想讽刺什么吗,还是就单纯图一乐?

当时是在刷弱智吧的时候突然想到,这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风格,完全可以和基金会融合起来嘛。于是说时迟那时快,就构思了一个暗黑基金会惨无人道迫害无辜D级的故事。构思到完稿大概三四个小时,堪称花子最速传说。内涵讽刺什么的完全没有啦。

那如果有人解读出了讽刺的意味,你欢迎吗?

欢迎的。毕竟作为文本,这篇当然也具有混沌多解性;不过对解读出的所有意味,本人概不负责就是咯。

评论区有人说到欢乐基金会和纯搞笑的基金会的区别,你觉得这两者的区别是什么?

欢乐基金会的话,大概更偏向脱线和黑色幽默一些吧,也是依托于设定中心而存在的;搞笑基金会则更宽泛,主要以写作目的界定。如果作者想搞笑,读者也笑了,那这就是一篇搞笑基金会,两者也可以相互包含(大概)



这个是你的第一篇合著,当时是怎么分工的?有一起讨论什么的吗?以及合著的契机?

契机的话…其实记不太清了,可以呼叫优格Yoghurt-rescuerYoghurt-rescuer场外支援吗()分工也很简单,优格给设定,我写对话;采用了先进的模块化合著技术,配合默契得就像甲方和乙方。对话交稿一遍过,完全不需要多余的沟通,可能这就是两个社恐人的合著吧。

所以点子部分基本完全是酸奶的?第三个对话的基金会人员试图套路项目结果被项目反杀,当时是怎么设计的?

完全是优格的,我就作为无情的对话工具人出场。第三部分这里是两个角色的一场对手文戏,但是只靠对话文本不靠任何其他渲染描写和技巧来调控节奏,果然还是难度很大的一件事。就相当于戴着镣铐跳舞吧。

谈判队员试图用话术和项目进行博弈,不过在取得成效之后却被直接掀桌了——因为优格就没讲这些设定,所以项目只好被轻易破防。对话是很考验功力的一个部分,这里也还有提升空间。

评论区有人说这篇有点像SCP-4999,实际上我也觉得有点相似,不过多了第三个对话的反转;对此你怎么看?你觉得这个项目是一个暖心善良人,还是可能是个坏人(?)

优格在设计的时候可能会吸收一些4999的元素,不过我其实对这个项目印象不太深。好像是个随地吸烟的暖心酷哥?

在写的时候其实是有在把握那种捉摸不透,正邪不分的混沌立场的;就像漫画里亦正亦邪的人物,只到专属章节才会坍缩成正/反派角色,我称之为薛定谔的人物。这里既然对真相做了留白处理,我自然也没有最终解释权。如果要概括一下,我愿称之为谜语人。



又是一篇合著。这个我没记错的话是一期炖鸽子的产物?要不在说文档之前,先说说为什么会参加这个活动,以及对这个活动的看法?

创意和方法都很好,可惜和每个作者一样没能正确估计写手们的鸽之力量。写文只是暂时的,但鸽文却是一辈子的,不要慌,都在写了。(新建章节)

你当时有说到最想抽到WAW AsrielW Asriel的那篇,那么当时的初稿是什么样的?你对初稿的印象又怎么样?

其实一眼看中WA这篇的原因是「黑王」这两个字,看到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誰往蜃淵拾明月,捧出黑王頷下玉。」这句诗。二者一连接,很多灵感就来了;黑王是只水底的巨型哥斯拉形象,也是在这一刻就决定好的。

原诗写「蜃渊」,初稿里黑王也在水底,更是契合得很漂亮。初稿里已经提供了黑王真面目,也就是迭代三里异常性质的大部分内容,非常有压迫力,设计得同样十分精巧;要在这上面做改动,有难度又没必要。到最后我做的,也只是在初稿上加了个性质展开作为蒙皮,并且又深挖一下本质,形成一个逻辑闭环而已。

虽然说根据炖鸽子的规则,实际上原稿的提供者是可以完全不参与稿件改动的……?不过你们当时有过任何形式的交流或者合作吗?

有的哦,是有相当程度的交流的。WA在点子的可能性上给了我很多宝贵的帮助,我当时也做了些奇奇怪怪的魔改构思,不过向WA要了许可之后,又慢慢都改了回去。所谓「竟不能增删一字」,就是说点子构思得如此精巧吧。

文档里有参考或致敬红王的部分吗?你觉得黑王本质上是一个什么东西(不是说湖底的哥斯拉的意思),和红王的区别是什么?

在写的时候还是读了很多次波斯佬TuftoTufto001提案的,一方面是参考这种神性实体的写法,另一方面也是避免各种角度的太过相似。主要就是在两者间寻找一种平衡,结果来说还是让人满意的。

黑王本质上不是一个神性实体,而是一种现象,代表着宇宙混沌化的趋势本身。湖水就是各宇宙间的一个漏洞,黑王就是通过洞渗透进来的混沌,会不断同化越来越多的宇宙。理论上说,多元宇宙的混沌程度越高,黑王的能力也就会越强。

和红王区别的话,恐怕就要列出两篇文档写一千字了,还要讨论各个版本的红王。简单概括一下,就是红王有老婆有孩子生活美满,而黑王没有老婆,非常悲惨。

红王老婆那确实有点多……

建议分给黑王一个。

最后的收容,或者暂时无效化(?)是怎么完成的?是因为Dr.Wu一个人跑湖里了吗?

其实不是暂时无效化,而是吴尘在探索时因为控制不当,被水淹没,不知所措;导致成为了黑王的最初感染者。不过他凭借着超人的意志力,大无畏的革命精神,以及过人的职业素养;抑制住了传播的冲动,及时自裁,将一场惨剧扼杀与萌芽之中,实在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说句题外话,感觉在你的文档里被水淹没都挺恐怖的……

那一天,人们终于回想起了,被水淹没的恐惧。

咳咳,然后这篇的话,当时应该是连着渡河直接拿了精品,那么二连精品的感想是什么?

受宠若惊吧。其实本来我是没有在两个月连写两篇万字长文这种意志力的,不过WA的支持给了我力量(笑)

说起来,你自己投到炖鸽子的文档怎么样了?

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一些补充介绍:曾经的SCP-CN-994是一篇叫做“我看见你了”的文档,是当时的中文分部最高分作品。后被作者自删。

首先的话……这篇文是本来就有的点子,还是在andyAndyBlockerAndyBlocker删掉旧994之后产生的点子?点子本身和旧994的内容,或者旧994被删除这件事有关吗?写的时候有想着去捕捉前994的一些内容,还是只是单纯作为一篇普通的文写的?

也不能说是旧点子吧,只是一个一直想写出来的情节——这种宿命感的营造。同时一篇类似郊游的认知危害短文,也是我从入站就想写的。当994被自删时,正好「非礼勿视」这个特遣队名字又补上了这一块灵感。于是恰逢其时,就在几天内把这篇文档写了出来,投到了994里。

所以如果说有关不明显有关,但说无关也不一定无关。写的过程中也有意加了一些对前作的纪念性内容,不过本身自然还是分离开的。就像我说的,如果可能,还是希望能把这篇文档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品看待。

你对于“填补一个著名的编号”的行为怎么看?可能不限于高分文删除,也包括“啊这个编号在主站很有名要不要在中分写一个致敬向的”这样的。

编号,虽然经常被忽视,但也无可置疑地是文档的一部分。「著名」这个属性,可以是文章的正面buff,但当然也可以起到负面效应,端看作者打算如何掌控了。我觉得这件事只有写得好和不好的区别。

在这篇里为什么会采用非标准格式?

格式毕竟还是一种对文档的束缚。这篇里有理由,题材也适合采用非标准格式进行展开;使得文章呈现出不同的面貌,节奏也更加舒展。同时它还能更容易地把读者引入到一个预设的气氛中,而这种氛围在这篇里是地位非常重要的。

同样是河,这篇和1199在原型、内涵、表现形式方面都做出了什么样的区分?

其实比起做了什么区分,弗如说有哪些相似的地方。这篇从构思开始都是完全独立于其他文档的,至于都是河,那确实只能说恰好碰上了这个意象。而为了满足「你是xx里的一粒x」这个句式,意象又不好换,所以这篇也是一条河——不过是没有实体的河,只存在于幻觉和回忆中,是更明显地象征化的一个意象。我自己是没觉得和1199有啥相似啦,如果说的确类似的话,那只能说如有雷同,真的纯属巧合。

你自己也提到了想写一篇类似SCP-2316的文,那么具体参考了哪些部分?评论区有朋友说更希望你能脱离2316和前994的影响来演绎这个点子,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

参考了哪些的话,应该就是逆行性改变记忆这个认知危害性质吧。我觉得这篇是和2316做了足够的区分的,但初稿里在开头加了个类似2316的验证块,这个既视感确实太重,也不能怪人说,可以说是一个没考虑到的地方。至于原994,本来就只是致敬和纪念性地加了些元素,要修改自然也简单了。现在去掉了验证块,并做了些结构的调整,应当已经不容易有那么重的既视感了。



还是先从点子开始吧……当时我记得是阿莱桑公寓3很火?

一个是阿莱桑公寓这种公寓式creepy当时很火,二者则是A岛的知名都市传说「生南王」,许多人梦中不约而同出现的幼年神祇,两者结合在一起;又用了之前reddit上/nosleep版出现的一种通知书体作为格式,就组合成这篇生楠公寓啦。

这里又出现了很熟悉的角色啊。程复在《中二少女》之后是成为人生赢家了吗?

是的。顺利成为了令人愤怒的现充呢,自从816站火海救人之后感情顺利,职场得志,实在是让人羡慕的家伙。不过作为这条世界线的伪主角之一,之后他的故事可能就没这么顺利了——好消息是之后的故事写出来的几率也不算很大。

使用这种列出规则+部分个人解释的格式,除了参考reddit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考虑吗?

作为一种少见的creepypasta写法,这种格式我觉得在代入感上是有着很强的表现力的,很容易写得煞有其事——也正适合这一题材和社区的风格,同时也是我文字实验中的一部分。

从文档里似乎可以看出,2014和2018年公寓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有设定过具体是什么事情吗?

没有√ 文章里留白的部分,我脑子里也基本上是留白的。比方说南山里千年觥的执行方法,黑王里1091的传播方式;都是设计起来很麻烦,又没那么关键的内容。索性就暗示淡化留白一条龙,我写得轻松,大家看得也乐呵,何乐为之呢。

说到creepypasta的话,你觉得是把恐怖的场景写出来比较creepy,还是像你这篇这样留下很多想象空间比较creepy?

写出来是中正的手法,而留白则是机巧的手段。二者各有发挥之别,也很难说谁就在谁之上。我个人的意见是我全都要,既用恐怖场景营造压迫力和气氛,同时运用留白让人脊背发毛——毕竟两者也不冲突。

小孩子才做选择系列(话说你这个下叙的年龄不是小孩子吗!)

小孩子也不做选择系列√

那么还是,虽然似乎问了很多遍了,但是还是问问精品感想?

大概…比较意外?游戏之作,居然上了精品,实在是相当惭愧的。大概就类似抖了个机灵这样吧。



那么和1k的时候一样,这次看到2k这个“不一定”的题目,一开始是怎么想的?

一开始有点出乎意料吧,毕竟准备的点子可能用不上。不过不久就想到了通过混沌多解性把荒服和不一定连接起来的方法,于是就进入动笔阶段了。其实赛程中还有过一个不错的不一定点子,不过没记下来就忘掉了。

忘掉了?!

有点可惜,不过也没那么可惜√ 毕竟忘掉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其实在你的访谈里就一直有提到“混沌多解性”,倒是和“不一定”这个题目不谋而合了。

的确。这可以说是个意外之喜吧。

你在讨论区说到和道格DouglasLiuDouglasLiu的文SCP-CN-2999有一定的重合,具体是哪部分?后来做了哪些改动?

重合就在「失去观察的世界会逐渐崩解其确定性」这个比较核心的部分。主要修改了一些描写,来规避既视感,对这部分的机理也在文中进行了淡化处理。

之前的访谈里,你也把诺莱斯和这篇作为你自己在基金会创作的分界线。对你自己而言,这篇的写作和之前的文档有什么区别?

主要是手法和节奏上的区别。比起之前的通过情节和事件讲一个故事,荒服更倾向于给出象征,通过描摹轮廓来逐渐体现全貌,而非之前的几条脉络顺次画出。相当于在另一个维度上,制造了更多含义的褶皱吧。读起来的感觉和节奏也会有所不同,但内核还是同一的。相对地,黑王就是一篇手法与之前类似,但核心则截然不同的文章。

比起之前的文可能会直接把象征含义抛出来,在这篇文中更想尝试用象征和意象进行渲染,而非直接告诉读者“啊我这其实是个xxx”?

就是这样。比起讲故事,这篇更接近于解谜语,也更契合其混沌多解性的核心。

那万一读者解不出来怎么办?还是说get到氛围也行?或者说,对于这篇文来说,你觉得什么样算是看懂?

get到氛围即可。看懂文章所需的信息摆在明面上,更多的暗线和暗喻则埋在文本中。这样不管是草草读过的读者还是仔细重读的读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阅读体验;对意象群的理解也因人而异,更强化了其多解性。而感知到氛围,本身也是一种理解。读过一遍文章,基本都可以做到「看懂」啦。

最后的话……就整体而言,你分别对1k和2k有什么感想?你觉得2k相较于1k有什么变化吗?

1k奇思妙想各有千秋的文档不少,2k则是整体文档质量很高,高水平的作品有很多。无论参加哪次竞赛,都是我作为一个作者的荣幸。和各种有意思的作者们同台竞技,永远是件让人愉悦的事。

荒服上精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4

作为一篇比较慢热型的文档,在这个时间点上精实在是相当荣幸。在创作荒服前,咱其实一直对自己的长篇文档怀有同质化的顾虑,于是有意去写一篇跳出舒适区的文档。

如果说之前的长文类似好莱坞大片的手法,荒服则要更接近艺术片一些。各人喜好不同,风格和偏好也本无优劣之分;更适应咱之前手法的读者可能会觉得荒服读起来没那么劲,但也有对这种风格接受度更高的读者。

荒服的手法尝试是咱风格探索中重要的一步,而就成品来看,也是令咱满意的。如果给咱四篇长文档的满意度排个序,那大概会是渡河≈荒服>黑王≥南山。咱会继续对文章手法的探索,希望能带给大家不同的阅读体验。感谢朋友们的喜欢和包容。



其他


在基金会有什么喜欢的文档或者作者吗?主站或者分部的都行。

波斯佬TuftoTuftoSCP-4005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喜欢,没有之一的项目;虽然没有那么SCP,但个中意味却让人读罢久久不能平复。无论在任何平台,我都会说这是一篇绝无仅有的作品。

然后是一个很多人想问的问题:能简单介绍一下新异会吗?中心页什么时候出?

新异会是一个以本位文化的现代性为己任的异常组织。它既有现代的一面,流水线化的符箓工厂等现代传统相结合的特质;作为于基金会GOC分部分庭抗礼的地方大型组织,在地区舞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也背负着不可不言的历史。与异学会的渊源,民国乱世打拼存身的历程,都是这个组织的一隅缩影。

当在基金会提起「中国文化」时,不再将其与「传统文化」「旧文化」画上等号,展现现代性和基金会背景下新的可能,就是新异会的意义所在。这是一个风格多变,而内核统一的组织;文化性和现代性缺一不可,当然,和所有异常组织一样,里世界中的新异会同样扮演着独特的角色。不太新的组织信息,可以参见http://scpsandboxcn.wikidot.com/modernization-abnormality-institute。不仅是一个异常组织,也是我文化观的一种体现√

目前中心页还需要至少一次的大改,当然文档数量大概在一两年前大概就已经达到申请标签的标准了…之所以一直不发,其实是一直只差一篇文——我打算亲自给新异会写一篇剪彩的长文,不过到现在构思虽然七七八八,却一直没能腾出时间。在我所有的饼中,新异会永远是优先级最高的那个。只要日后得闲,自然是要第一时间把新异会企划完成的。另外一点的话…目前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阻碍,就是goi文档格式设计上卡了些日子。如果有有意愿提供代码支持的朋友,请联系我√

平时的第一人称是比较喜欢用“我”还是比较喜欢用“咱”?

咱是比较日常的自称啦。不过正式点的场合,要端起来点的话,还是会用「我」比较多的。

平时除了写作还有什么爱好吗?

爱好比较驳杂啦。身为老阿宅,ACG当然是一样不少的。同时还是个前摇乐迷,音频设备烧友,不入流旧体诗作者,手办宅以及一时想不起来的爱好等等√

总之就是所谓杂家啦。古籍收藏读书什么的虽然是专业需求,不过也确实是爱好。

有看到你帮其他人的翻译做了校对,校对的时候具体是怎么做的?

俺寻思这应该是这个意思(挠头)我不通外文,只有很基础的翻译和校对能力,很大程度上都是一己想见,实在是惭愧得很。

那么最后随便说点什么吧。

感谢访谈组的各位同仁整理咱的唠叨。感谢基金会中文官网社区,和每一个为社区环境做出贡献的人。感谢EnflowerzEnflowerz在咱创作过程中提供的支持。如果没有他,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感谢文字与文化。感谢世界上所有的正太,和仓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