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语谈·回访:第一期
评分: +43+x

主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打杂:面包breadddddbreaddddd

i2-1.png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斯卡MScarletMScarlet
原访谈链接


真是一个KiraKira的爱抖露啊。可以说一下为什么选择用偶像来打破“MTF都是军人”的印象么?

因為這兩樣東西一般來說是搭不上邊的,血肉橫飛的戰場很難跟kirakira的舞台聯想到一起。其實基金會本身的MTF設定就有提到MTF並不只有軍人,有天在群裡聊到這事時我就有了這點子了。

專業軍人是MTF,那麼專業偶像為啥也不能是MTF,這樣的想法(

有一种《AKB0048》或《超时空要塞》的既视感呢,有在Neta这类作品么?

並沒有(即答),其實這倆都沒看過。名字是縫了幾個二次元偶像企劃角色的名字,背景就用我寫慣的音擊術,這麼一個產物(

可以说一下是哪些二次元偶像角色么?

裡面兩個偶像,矢澤茉莉花縫了LL的矢澤妮可和Hinabita的山形茉莉花;如月白奈縫了IMAS的如月千早和イロドリミドリ的月鈴白奈。

我在作者頁有附上角色的萌娘百科連結的可以去點點(

有继续写这支MTF的打算么?

目前是沒有的(悲
最近都忙於工作沒什麼時間碼字,寫這篇的偶像活動寫的我差點就寄了。
偶像好難寫啊((

那,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那个面包为这篇文画的爱抖露么?

阿這,聽到面包包要為這篇畫愛抖露的時候我興奮的不行。
然後經過一連串的大冒險(霧)終於整到手了。

真是KiraKira啊。
Bananice.JPG

到這篇訪談出來的時候應該會更進內文去吧,沒有的話踢我一下(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斯卡MScarletMScarlet
原访谈链接


这篇作品参与了SCP-CN-2000竞赛,主题是“不一定”。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主题的呢?

我覺得吧,假面,或者說面具本身,就有一個不一定的要素在:

“一般來說面具在社會上無非有兩種意義,一個是實用方面的保護,另一個就是身份上的切換。無論是儀式祭祀上戴上的面具、偽裝時戴上的面具、以至孩童遊玩,交際表演時戴上的面具,全部都帶有切換身份的性質。不論有形的面具還是無形的概念,只要戴上面具,他的人格和形象就必然會有所改變,不然那面具就會喪失本身的意義。“

原文中這一段字就是我對題材的解讀,面具之下的形象,不一定是你從面具看出來的樣子。

在创作这篇作品时,是先想好梗然后根据梗想点子,还是先想好点子再想梗呢?

我最初的點子是:

“某某人行為突然乖張,此時他揭下人皮面具,原來他早就不是某某了!”

這點子在文裡的體現在那可憐的Nautilus小姐身上,其中有一段是某篇想重寫老久結果太監的老文(

总有一种会出现假面骑士大战假面怪人的这种敌我同源剧情的感觉呢,在创作时有这个想法么?

其實並沒有(

不過有這種想法很正常,畢竟基金會嘛,不也就是戴著面具掩飾著自己的守護之舉嗎。

當然衍生出來的那個基金會假面就有故意加入這方面的元素了,畢竟不敵我同源的假面騎士就沒內味了(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吼嗷,2022年了,小破站遇上過不少大風大浪,我自己也忙於工作也不怎活躍了。不過既然大伙到現在還能點進來這裡看,想必還有一份熱情在的。新的一年,好好寫,整出好點子,就是對SCPCN最大的支持了。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噬菌体Agent PhageAgent Phage
原访谈链接


又是一个GOI的首杀啊,在写日本生类创研的时候有什么感想呢?

感想么?唔,就很感谢日分翻译们的努力工作,这确实写的时候想的最多的一件事。

The-Doctor与日本生类创研之间的矛盾,以及“猝心”这一药物还会在今后的创作中出现么?

矛盾是肯定还会写的。这个关系上的灵感来自于日分翻译逆光在他人事页里的记录,当时也是看到说“没证据证明”而催生了写一篇这个的灵感。

这种关系确立好了的话我还是尽量不太想让它吃书的。

然后药的话,就得看情况了,说实话药是随手设定的,所以以后不排除换个药或者别的东西来表现的情况,不一定是这个药了。

昂贵药物与穷苦病人的矛盾是为了凸显日本生类创研的丑恶而设计的么?

嗯,还有那个恶意对不适应这个产品的种族进行销售。

毕竟这世界上就三类人适合当反派,邪神、理念立场不同的人,以及资本家。这资本家不丑恶谁丑恶。

下一个首杀的目标可以透露一下么?

这个其实真没有,看心情的。有很多首杀我写一半就咕咕了然后另一篇来兴致了马上写完的,这一点上我也没有啥目标计划。

看到哪个设定有意思就就写哪个么?

嗯。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噬菌体Agent PhageAgent Phage
原访谈链接
另外,关于本文的更多访谈可以参见半月刊2021年9月上


这篇作品参与了2021的“看图写文”夏季竞赛,你当时是怎么理解这幅图片的呢?

一开始是真理解不来,想了很多方面,什么怪物会晤啊,食堂派对啊,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味。后来在寻思到那种写文绉绉语句的时候,才想到了最让我觉得满意的状况:

“为啥不把它单纯看成一张图呢”

单纯的作为文章中的插图么?

嗯,后来成品中就是“文中的一张教学插图”嘛。

在尝试写作指南结构的文章时,有没有收获到一些特别的写作技巧呢?

有呢,整个这种教科书式的格式写作全是新的尝试。包括怎么写的像教科书一样,怎么举案例,虽然可能写的不好但是当时其实有查很多资料的。

在创作这篇指南时,有参考过其他作品么?

那参考最多的就是那篇de的SCP基金会:内部问题与AI了。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希望自己不要咕,希望自己多挖坑,希望自己能看见更多小语种翻译尤其是设定翻译,希望自己能驾驭更多的goi,希望自己能为更多脑袋里的设定打好基础写好文,希望父母家人身体健康阖家幸福,希望自己抽卡出金出白盒,希望自己考试不挂科,balabala……

对自个就这么多了……

对其他人的话,唔,还是很感谢大家伙不论认识不认识熟悉不熟悉,在这个圈子网站里相遇唠嗑较劲赞美,都是很棒的经历。所以嘛,新的一年里……希望大家喜欢。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外星人大战关二爷,一篇很有意思的条目啊。你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呢?

为什么会选择《三国演义》作为载体呢?

最后的两段是想表达PoI-1219-01也没打过神化后的关二爷么(笑)?

在评论区你提及了有隐含的内容,可以稍微透露一下么?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这是一篇蛮特殊的J文档啊,作为J文档它有一种让人笑不出来的沉重,而作为正式文档它却的的确确是以“搞笑”为目的而创作的。为什么会去创作这样一篇J文档呢?

你认为张仲明.aic是一个怎样的形象?

他有现实的影射吗?

你曾提到过,这是你最得意的J文档,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大RRe_spectatorsRe_spectators
原访谈链接

受访者:心象MentalImageryMirageMentalImageryMirage


请问这个条目的点子是如何诞生的呢?

这个你得问心象了2333

点子其实是他想出来的,我更多的应该是沿着这个点子写了个故事。

这个点子的源头当然是,来自我日常生活里那种,胡思乱想。追溯起来其实甚至跟虚拟管人有点关系。需要我细嗦吗)

细嗦

是这样,虚拟管人里会有一个大致的“歌势”的分类,那些唱歌多的好的基本就会被划到这一类里。然后国内管人圈里有个[脏话删除]干了件我非常讨厌的事,他把这些所谓的“歌势”以他自己的标准,按照“歌力”排了个榜,分三六九等ABCD那种,我个人非常讨厌这个榜,不过那有点扯远了。

有一天我想起这个榜单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真的有一种能够完全把‘歌力’量化成准确数字的方法呢?”

这个念头更进了一步,就变成了:“如果有一种能把任何东西——无论抽象还是具体的事物——都准确量化成数值的方法,那会如何呢?”

具体到2470上,就是“量化痛苦”了,这差不多就是这个点子的源头。

可以透露一下你们在合著时是如何分工的么?

是很微妙的问题呢)
其实这篇合著说起来有点特殊,是心象先自己写了一版,然后来找我看稿,我看完稿子之后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故事。然后我就跟他说我有个故事线的想法,要不你让我写写试试,于是就写出来了。非要说分工的话,大概是故事线是我写的,点子是心象的,里面那些表格什么的也是心象写的。

所以心象就成了伴郎么(

草,这么说让我有种罪恶感呢(笑

啊,其实这篇也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合著。一开始只是我自己闭门造车了一个大致的初稿,然后拿着这个——说句实话属实完成度不高而且各种地方都处理得很烂的——初稿到处找人看。期间还找了科杀啊kc啊onxy啊,还有过比比划划十多分钟才让对方搞清楚我到底写的是甚麽几把这种经历)

后来我在wiki上私信找了大R,他给我的反馈基本上是“我喜欢这个点子但是你这写的确实嗯嗯呃呃呃”.jpg

后来就成了我在评论区里提到的那样,我们俩头脑风暴了一会儿,他提出了一个基本全新的故事线出来(当然比我原来那个强多了)然后立刻就着手开始写了。最终就成了现在的2470这个样子,保留了我写的点子与点子的表达方式比如那些表格,故事部分完全由大R负责。差不多就是这样。

那为什么会选择一位玛娜慈善基金会的成员去贯穿全文呢?

这个其实是我当时看到这篇稿子的第一想法。大家印象里2718就是一个很残酷很恐怖的概念,带有一点故意折磨人的味道,然后MCF这个组织又是一个有点极端的慈善组织,这两者对应的概念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因此我觉得把它们联系在一起效果会很爆炸。

某种意义上这篇故事就是为了一开始那句当头一棒式的“玛娜基金会维持了2718的存在”才写的)

为了碟醋包了这顿饺子么(笑)

对对对就是这样。

这个就涉及到这个点子最初的构想了。最初版本的故事概括一下大概就是:

2470的点子除了“量化”外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人类的痛苦数值守恒”。我最开始构思的故事线是,基金会在发现“痛苦守恒”后,自然会想到能以“让一部分人承担更多的痛苦,来让其他人摆脱折磨。”因为痛苦守恒并非是异常而是更类似因果律一般的东西,所以这是一个“切实无疑”的能“拯救世界”的方法。

但是问题来了,基金会的职责是控制收容保护,是防止异常危害人类。基金会的职责并不包括“让世界变得更好”这种听起来更像是空洞口号一般的东西。

这种时候需要另一个人或组织来牺牲自我,一群一心想着“让世界变得更好”的殉道者。这答案就很明确了,玛娜慈善基金会。所以玛娜慈善基金会的沐慈济就被选来当这个代表了。

沐慈济女士这个角色其实来自SCP-CN-1010,也很推荐各位去看看这篇)虽然没啥关联只是把角色借来用了一下)

最终大R版本的故事线也保留了我这个构思,让玛娜基金会来当那个“必要的恶人”。

在评论区中提及了这篇条目是一个更大的题材的第一篇,方便透露一下这个题材么?

这个是心象的点子,可能他会继续写下去吧,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权利透露) 不过可以给点剧透,就是那个一直没交底的“标准毕达哥拉斯程序”。

当然没啥不方便的。我上面说了2470的点子主要是两个部分,一个是“量化”一个是“守恒”;而“量化”才是这个点子的源头。

这个所谓的“更大的题材”也就是我上面提到的“一种能把任何东西——无论抽象还是具体的事物——都准确量化成数值的方法。”(就没人想过2470里的那些数字是咋来的么草)万物皆能量化,具体的比如地球上现在有多少人,抽象的比如你有多爱我(笑)。

这是一个毫无道理的绝对准确的东西,只要指定了“测量对象”就能得到一个“精准数字”。我不知道别人是咋想的,但是对我来说,这种东西如果真实存在那会是非常“恐怖”的)

2470本身也只是这个题材的一个延伸,这个题材本身只是提供一个“工具”,一个能毫无道理测量一切的工具。我的本意是把这个当一个001提案来写,而2470最初也只是001-A。我甚至想把它当一个开放合著的001来发布。当然啦,由于个人能力以及时间以及各种七七八八的问题(其实不找借口的说法就是我菜而且懒),到目前为止这也只停留在构思阶段。

打个小广告,欢迎读到这里的各位有任何关于“量化”上的点子都找我来谈谈(屑颜)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那就祝各位文思泉涌吧(笑),记得新的一年别再当鸽子了。

那自然是先得祝各位新春快乐啦。然后我得说,过去这一年绝对算不上是中分最好的日子,各种内忧外患我相信各位都看在眼里(或者亲身体验了,笑)。但对于现在还留在这里各位,只要你还有想让社区变得更好的心,那便不要停下来啊!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真理varitas096varitas096
原访谈链接


秉持着爱与和平与希望的原则,我选择了这篇充满人道主义关怀的中心页,你有什么感想么?

感想的话……当初为了爱与和平与希望去写这个中心页真是太好了(笑)

中心页中的“37°11′”有什么深意么?

啊,这个,其实是《格兰特船长的儿女》的梗。

凡尔纳写的《格兰特船长的儿女》里面,格兰特船长的船遇到海难了,主角捡到他扔出去的漂流瓶,但是字迹被腐蚀只能看出来他失事地点的纬度是南纬37度11分,所以主角就绕着这条纬线环绕地球一圈去找这条失事的船。

因为与瓶子和船有关所以写了进去。

在创作这个中心页的内容时,会出现幻肢痛么?

不会,因为卡的不是我的鸡儿。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脚注中“本中心页与瓶中船的关系大概是starfinder与dnd 3r的关系”么?

好的那么……

dnd 3r也就是《龙与地下城》第三版规则,曾经全世界最流行的trpg规则。在3r之后,dnd的制作公司发行了第四版规则,但是人气不尽如人意。于是就有爱好者基于dnd 3r推出了名为pathfinder的规则,在销量上反超了正统续作的dnd四版规则。

而starfinder是以pathfinder为基础,把故事背景改为太空史诗的游戏。

所以“3r与starfinder”就是我创作思路的总结:这不是瓶中船,但是它是瓶中船的精神延伸,同时又加入了其实并不影响内核的科幻元素。

有什么充满希望的话语可以对本中心页的读者说么?

那么……就来点预告吧

“一年更比一年大”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那么对我自己说一点吧:

希望自己能写点别的,毕竟把这些点子用在怎么把wa的dick卡瓶子里有点太浪费了。但是话又说回来这种浪费正是创作者的浪漫,所以……好像不写别的也很浪漫啊

然后,对大家:

“这个中心页读起来一点都不疼的”

真的么?

真的哦。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面包breadddddbreaddddd
原访谈链接


真是超赞的马猴烧酒啊!为什么会选择朝颜文学报作为创作形式呢?

主要是朝颜是鼓励编架空作品的类型,我觉得很适合塞我的私货。

而且我和maki也比较熟,之前也帮朝颜做了logo,想着写一篇私货应该也不会被打吧……于是就整了。

在创作这些的时候有参考过现实中的马猴烧酒作品么?

那肯定是有的啊!其实也不止马猴烧酒,别的东西也有各种各样的参考。

我在讨论区也说了,这些魔法少女是我累积了很多年的OC,所以根据不同时间段我看了什么现存的马猴烧酒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搞出来的OC也会有所变化。举个例子的话《三方会谈》是我16年看了魔保育(魔法少女育成计划),当时还买了有译文的小说,不过没有译文的我就没办法了……然后18年的《魔法少女Multiuniverse》是当时沉迷REC(re:creators)的设定,19年的《完结之后》则是受到了光之美少女系列的影响。

不过影响也就限于人设和背景设定方面了,我当时画人设的时候基本没想过剧情,剧情都是这次写文档的时候现编的。

今后还会继续创作新的魔法少女么?

如果说的是我自己的人设的话,那肯定会啊,现在还在更新的,而且比文档里展示出来的还要多挺多的。

如果说是艺作页的话,也有可能更新,但只是有可能。

如果说是单独文档的话……估计很难了,这一篇就已经把我几年的东西都搭进去了,再整一篇……只能看缘分了。

为什么你会如此喜爱马猴烧酒呢?

因为爱与希望!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似乎也不全是这样。

本质上魔法少女和超能力啊、巨大机器人、变身机制一类的也没什么区别,都是少年少女获得了巨大的特殊能力的模式,只是表现形式不同罢了。一方面我喜欢画漂亮女孩子,另一方面我大概也免不了幻想一下自己要是有了超能力会咋样吧,虽然这种幻想最终没有表现在我自己或者自己的角色(指面包)身上。

如果非要你安利一部魔法少女题材的现实作品,你会推荐哪部呢?

这问题有点刁钻……

对于完全没接触过魔法少女动画甚至日本动画的朋友,最先推荐肯定是《魔法少女小圆》啊……本篇剧情完整,富有想象力,设定人物出彩,作画在线,而且就12集(本篇),补起来很方便,一口气看完就行了(甚至可以不看剧场版,虽然叛逆物语很好看)。

然后的话……放光炮可以看《魔法少女奈叶》(虽然后续作品似乎有肉搏要素……?),近身战那必然是《光之美少女》系列(我个人首推抓心、公主、抱Q,当然如果你想看“不也挺好吗”之类的出处的话可以去看心跳,也很不错),变身画面《Vividred Operation》很不错,印象里《战姬绝唱》系列的变身作画也很强,歌也很好听。剧情好坏这个太因人而异了,如果你觉得小圆看着挺好的话也许也可以看看《结城友奈是勇者》?电波系推荐《Flip Flappers》,作画究极炸裂,(据说)各种隐喻拉满,但总之非常电波……如果单说是人设好看的话就更多了,但我寻思为了这个去补番也挺亏的,我就不在这推荐了。最近两年看的也少了,推荐的基本都是至少五年前的了……

虽然我一直自称魔法少女控,但对很多作品的关注也仅限于知道正传/tv版,甚至只是看过人物设定或者剪辑的程度,完全不能称作是熟知,感到很惭愧。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别勉强自己,顺其自然,GOI的logo可以来找我!以及请大家继续支持文语谈系列!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SeeDrSeeDrSee
原访谈链接


这篇作品参与了2020的夏季竞赛,主题是“古代神话。你是怎么理解这个主题的呢?

我认为,无论是古代神话还是当代的童话,都寄托了人们的一种想法(当然这个结论肯定不是我说的):

不论是神话还是童话,其实都寄托着对现实世界改变的一种期望,或者对人本身的一种关照和解读。所以我会更愿意去思考古代神话和现代人类社会生活的结合,来想要传递我对于神话的独断的自我解读。

在创作的时候,为什么会想到将普罗米修斯的神话与卖火柴的小女孩结合呢?

原因正如我所述,我希望能够找到古代神话和现代社会发展的结合,普罗米修斯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形象:作为人类的启蒙、盗火人,可以说他开启了文明也不为过(设定上反正是这样)。

那既然普罗米修斯开启了文明,而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渐渐感受到现代文明之弊端的时代,我们就应该以此来反思,这种文明的开启是不是有他的问题在。而因为普罗米修斯是火,又开创了文明时代,我觉得没有比第一次工业革命带来的蒸汽能源更符合的舞台了。

火为人们带来了温暖与文明,但是蒸汽时代的剥削黑暗却让人陷入饥寒交迫的困境。自然而然的,我就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

前两次树枝,一次是给了基金会,一次是给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那么在第三次树枝化作火柴赠予小女孩时,你想表达些什么呢?

其实,我自己觉得前两次树枝可以看作是解读上的“一次”。只是因为在基金会写作中为了符合一点基金会氛围和玩梗我才写了两次。

在解读上可以看作“一次”,代表着普罗米修斯开启了人类的智慧和文明。而小女孩的第二次,是普罗米修斯再次将照耀世界的力量交还给了个人,代表着个人的觉醒,哪怕这种觉醒意味着自我的牺牲。但是依然需要有人去领航,而领航者,也会感受到最强烈的温暖。

那么你觉得,“普罗米修斯”还会继续守望这个世界么?

从文中来看,我自己会觉得看到了“太阳般光芒”的人是不会无动于衷的,不论是对于剥削的反思也好,还是着力去进行社会实践也好,我认为不会再需要一个赐予人“光明”的普罗米修斯了。

这是你第一次尝试GOI格式吧,有什么感受么?

其实还好,我挺喜欢在基金会这个大框架下去尝试不一样的东西,以前写048也是,就是想写点非标准格式。其实尝试之后会发现有不同于基金会创作的乐趣,对于作者个人而言是很愉快的创作体验,有机会的话,我可能也会想尝试一下更多不同体裁的goi格式(如果朝颜能算作goi的话,那我的书单的那篇也算是我的新尝试)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SeeDrSeeDrSee
原访谈链接


这篇故事是对新写作手法的尝试么?

是的。

我一直以来都想要写点和以往有区别的内容,过去的故事里面我太过于注重人物的情感表达,可以说故事的推进完全是顺着人物感情的变化而进行的。我就想要跳脱出这个怪圈,来看看假如剥离了人物,但其实也没有剥离,只是把人物先隐去了。所以在这个想法的驱动下,创作了一篇隐去人物视角以环境衬托氛围来推动故事的新尝试。

在故事中通篇都是对环境的描写与气氛的烘托,直到结尾才放出一位死者。可以讲一下你在采用这种新手法时的想法么?

我觉得隐去人物并不是完全地将整篇文章交给冷冰冰的环境。隐去了人物之后读者自己就是主要的视角,我们依然要将应该要表达的情感表达出去。比如说四周诡秘的氛围,这肯定不是白描能写出来的。再比如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故事高潮的画面表现,其实都还是带有主观色彩地在进行描写。虽然最后才放出一位死者,但其实前文中读者也能够通过旁观一场谋杀,来隐约感受到整个故事的进展。

这是不是和所谓的“一切景语皆情语”有不谋而合之处呢?

对,我个人是比较赞同这句话的。

还会在今后的写作中运用这种手法么?

很有趣的尝试,写得很好,下次不要再写了。

在新的一年,有没有对自己、对他人想说的话?

祝大家新的一年里,新年快乐,万事如意。祝小朋友们,身体健康,寿比南山。祝大朋友们,柴米油盐酱醋茶,三十一天永不差。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能够V我50吃个疯狂周四。我是你们的好朋友,DrSee,我们下期节目再见。再见。

好的,顺便借这个机会我希望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也能V我50吃个疯狂星期四。



采访人:LGMisaka19092ndMisaka19092nd

受访者:SeeDrSeeDrSee
原访谈链接

摄像师:RoventaRoventa


这篇文章给读者的感觉可真刺激啊:不确定是不是一整条故事的故事;在宇宙空间和玛雅人星球之间穿梭,叫做王肯的男子;以及压轴之处精妙绝伦的互联网环境写实,它们都让读者目不暇接!他们在大脑努力地处理洪水般的信息量的同时,也都在感叹:“不像是人类写出来的故事!”呢。

嗯嗯,哈哈,我在创作它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快乐。

但是…让我看一看观众来电,哦哦,还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所有观众心田,就是,它到底讲了什么?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故事?这篇文会有解析吗,你们会将这个解析放出来吗?观众们对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依旧抱有热情。

See的表情陷入了复杂,他抿起了嘴,腰部慢慢从沙发的靠背上离开,将身体的重心放前。好像是知道要说什么,但却在组织语言的样子。

LG安静地等待着,他知道See想讲什么,他当然知道,毕竟他也是这部片子的制作之一。他只是好奇,See会如何表达。

但短暂的停止后,See又靠回了椅背,See的身体挤压沙发真皮皮套时发出的气流声让麦克风轻轻地发出“吱吱”的杂音。他复杂的表情逐渐沉淀成了无奈。

LG了解了,See考虑的问题其实不只是如何回答,还有“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总和戏剧性打交道的LG,最清楚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不是那个味了。

采访室就这样陷入了安静,安静又逐渐随着那个半吊在空中没有回答的问题,发展成尴尬。


“咳咳”

一个故意清理喉咙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片寂静,轻快又充满活力。采访室的两人不约而同地看向声音的来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有一个少女站在了两人的中间。


“LG叔叔新年好,See叔叔新年好,我是小庄。”

哦,原来是气功朋克里的女配角,听说她后来还拍了七部片子。欸,她的头上怎么贴着一个纱布?向小庄回礼后,See和LG注意到了她的异样。


“刚刚有一个自称是气功朋克的忠实粉丝的人缠住了我。他在马路上撞倒我后,也不顾我的感受,就一直拿着VCD凑到我脸上拍照,还说什么‘气功朋克故事的秘密终于被解开了’,说什么‘就连气功朋克的女演员都不如我了解这部电影!’。幸亏是伏特加叔叔及时出现,赶走了那个怪人。”

小庄在以往的镜头里从没说过那么多话,从前,总是连者制片的剧本告诉她要说什么,第一次在演播室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她涨红了脸。


“伏特加叔叔还说…要,要我把那个怪人VCD里的储存卡交给你们…”

她从袖口里向桌子上丢下了一张软盘,未等软盘上金手指的反光闪烁起来,小庄就飞也似的逃跑了。

既然是伏特加让送来的,那就放一下吧。这软盘上还写着什么记号,“气功朋克解密镜头专用储存卡”?额…但演播室里不一定有读卡器啊。

不过这里有一只链接在电视屏幕上的烤面包机,为什么里面还有两块任天堂的卡带…

LG把卡带从烤面包机的卡槽里拿了出来,并将那张软盘替换进去。LG按下了面包机的按钮,收下软盘的面包机先是发疯般发出了风扇高速运转的声音,然后又安静下去,默默地阅读着软盘。在软盘旋转的滋滋声中,视频信号徐徐输入进了电视屏幕。


谢谢大家的出席和观看,本次采访活动宣告圆满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