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子指導- 以兩幅歐洲畫說明怪異與不安

有時候,描寫SCP作品有點像是挑戰自我的思考限度。有時則是在接近癲狂與理智之間找尋一個點。

首先先來展示一下"怪異" 這一幅畫其實是三連畫中的一幅。這副的作者即使是在東方偶爾也能被聽到,Bosch/博斯。

講到這邊可能就有人知道我要連的圖是哪張了,那就是博斯最有名的作品,人間樂園-地獄

GZfG6.jpg
(右键 在新标签页打开图片 放大)

地獄這幅作品在"怪異"這點上,即使是從現代人的眼光來看也堪稱是異想天開的。惡魔並不是一如當代常描繪的凶神惡煞模樣,它們大多是自然的獸頭或乾脆就是某種動物,然而卻半具人形,就像是看到貓兒站立與聲音像人類的羊一樣。讓人感到荒謬,但卻又不自覺地被吸引。大量日常用品在地獄中被轉化成了各種慾望的代表,它們看起來與一般用具無異,但卻在人魔亂舞下反而激起觀眾各種聯想。

所有的怪異都是來自於日常周圍,但看你能不能找到另一種觀點。


怪異的部分是所有創作者最容易激發產生的作品,但不安則來自於生活經驗與對社會規範的了解。讓人感到怪異的作品常常可以被一般大眾接受。

但讓人不安的作品常常是來自對倫理規範,生活經驗,或是社會法理的挑戰。

再來的這一幅作品,作者在東方算是相當鮮為人知,作品也很少在公眾場展覽(雖然這畫家有個博物館),而這副作品最近一次的展覽還很可能是在某個恐怖遊戲上用作背景插圖。

請容我介紹 安托萬維埃茲Antoine Wiertz 的 "飢餓,癲狂,與犯罪(the Hunger the Madness the Crime)"

Cc5Us.jpg
(右键 在新标签页打开图片 放大)

與博斯的作品相較,這副畫看起來就像是在一般農村下會發生的事情,但是在動作,物品,與表情的安排上。這作品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讓人不安的不自然。作者尤其在主角的表情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果作家只是安排一般的悲哀或木然臉可能還無法使觀眾目不轉睛。

然而這樣介於癲狂與喜悅的情緒卻被在畫家筆下捕抓到,並讓它成為整副畫的點睛處。把一般只是讓觀眾好奇的怪異(食人)昇華到了不安(食兒的狂喜)的境界。

不安不只是來自於怪異,更是來自於一種常人的不認可。


最後再回到scp。

我知道很多人把scp當作是一種休閒,這就像是看電影一樣,你總是保持在安全距離。

但是當腳色搖身一變,從讀者成為創作者時,這個安全距離應該要被拋開,光是一般的血腥,獵奇,或是古怪,可能都不會是讓你突破瓶頸的方向。去挑戰你無法接受的,卻往往能幫你找出一條創作的道路。

檢視點子時,永遠要想,也許它很奇怪了,但它還能更奇怪,更讓人不安嗎?

我想這就是scp創作讓我們在這裡的原因,追尋我們的不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