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种论

虚空的重拳已挥动起来,未能留下一丝涟漪。

他的热量在甲板上仅停留了数天……然后他去了。

虚空中的严寒冲向我们,几乎没有给我们任何准备的时间。不过我们还是暂时忍住了。

但那还不行。

-35°

可笑的是我们当时有多么天真,尽管所有的案例都能证明不是这样的,但我们总以为到最后我们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当然没有希望,而最终我们明白了。

这并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70°

其他人开始在夹板下活动。躲避着虚空和它冰冷的气息。而我不情愿地觉得与他们一起躲避。虽然我很想否认,但我也害怕上方那无法收容的虚空。

就好像一个地洞能在最后拯救我们一样。

-105°

船在这里能够自己产生热量,但还不够。对我来说,对我们来说都不够。但只是……不是他。

我该怎么做才能再次感受到他的温暖……这个地方无可替代。这是赝品,一个可悲的仿制品。

-140°

我们甚至不能驶离,没有轮子就不行。我们还没时间来造一个轮子。

我受够了这个烂洞……

-175°

我在下面遇见了这个孩子,他很安静,眼神深沉,经常一个人呆着。我决定去搭个讪,我们聊了一会儿,最后在我解释了我的观点后,我问他对这个地方的感受。他承认他的感受跟我很像,非常悲惨,被困在了人类的终结之墓里。

所以,经过进一步的讨论之后,我们决定,我们不打算和其他人一起在这个绝望的坑洞里浪费时间了。经过一番努力,我们成功地说服了其他人让我们离开。我们向他们道别,祝他们好运,就好像这样就能救他们似的。

-210°

我们穿上了衣服,走到上面去,然后离开。穿过了所有荒废的建筑和废弃的历史,直到我们来到船头。我坐下来,看着前方的地平线,那是永恒的黑夜与我们那贫瘠的土地的交界线……

然后我看到了大陆。直直地朝着我们漂流的方向前进……很远很远。远到一辈子都到不了。

这样子就可以了。

-245°

自从我们走出那个洞后,他第一次对我说话。

想听点有趣的东西吗?

他说,脸上带着镇定的笑容。

当然了,为什么不呢?

在这之前,我们的大部分站点都完成核电的淘汰,换来的是‘更清洁,更安全!’的可再生太阳能……

操,真的?不知道是谁给那个傻逼开的绿灯,可怜的家伙。

呵……对……

他在我身边坐下,看着地平线。

……

不知道我们之后会发生什么……

-273°。



































































































-273°

-160°

-80°

-40°

-20°

-10°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