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式转移

流光溢彩万色缤纷的思想之形骤然爆发开来,无论其内在还是外部皆为狂喜的震颤和跃动所填盈。绚烂的七色虹霓纵横交织,诵唱出完美的低音,在浩渺无形的以太间久久回荡。它在不见其发端亦未知其终极的亘古混沌中自有永有、无拘无束、自在奔放地吟唱、欢歌、颂扬。

那原初之基石。The Prima Materia.

对于既无开端亦无终末的存在而言,时间是毫无意义的量度。比之包含万千造化之万有恒存,空间是一无是处的概念。它仅仅是存在Been。唯永恒之感是为真实。

在其无穷无尽的相互作用中,在其所有色彩、噪声和负空间的结合与再融合中,某种连贯之物渐渐形成:一个 螺旋Spiral

一种模式出现了。它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疏远,它在自身之上旋转,形成一个微末至于极限、渊深超乎理解的奇点,它吞噬了光、声乃至一切存在,从而化生出形式。那螺旋被持续拉伸。它弯折又扭曲,延展复消散。将抽象概念撕开。构建秩序。一切既往曾经存在之物皆产生了一种新的神识:痛苦。

它开始尖叫。

天堂崩坼裂解。又被不断生长的螺旋吞噬凌碾,因形就缚,封镇于刚性形式中。它为自身所牵引,从永恒不变的安宁中分裂而出。

在这无息的涡旋中,永恒移涌为世代,世代零落为瞬息,瞬息化散为光阴,光阴再度凝聚为永恒。奇异而强大的事物时隐时现。甚至出现了生命。它们好似一直存在于此,抑或曾经于此存在。然而在下一个刹那,它们并不存在,也从未存在过。

但那螺旋要求完美。渴望秩序。纵使居于此界的诸神和众灵奋起反抗,它依然于此间蔓延。他们的兄弟手足沦为它的盛宴。还有的在自我保护时被击碎了。纵使最强大者挺身反抗它,如今又剩下什么?唯余惨烈哀嚎融入它的合唱。

螺旋越转越紧。过去与未来愈发接近。当既无限又有限的事物被吸入螺旋内的至深处时,一切可以想象的存在皆能量充盈,呼之欲出。下坠,坠落,落下。

进入一个奇点。

无量量数的爆炸一齐怒放。超越一切宇宙之上复凌驾于其上的宇宙。时间与空间自然而然地于每个宇宙同时生成。于是有了感知和结构。有了规律和常量。无形无尽的唯一被制服了。大渊已被攻陷。

那原初之基石。已然碎裂,纷纷扬扬沉淀在万千位面上。每一块碎片都曾经完整过。它在囚笼里挣扎。怒不可遏。它划伤了壁障。它撕裂开缝隙。它边抓挠边侵蚀。它愤愤地抨击又诅咒,还有憎恨憎恨憎恨。它厌憎这些从它上面雕琢而出之物。它对一切真实的存在怀有炽烈愠怒。

除怨恨万物外,它还憎恶生命的繁荣。

“自由民!贵族!奴隶!” 
无关紧要。

人类,躲在名为文明的摇篮内。他们面临着原初之基石带来的无尽恐怖。他们已厌倦了无处不在的混乱。厌倦了那些怪物。厌倦了在时空的夹缝中生存。厌倦了在生机盎然的沃土上成长。厌倦了意志被造物主侵犯者,那些崇奉原初以太Primordial Aether的人们。

“就在今日,一个新的开始正等待着我们!”
微不足道。

他们聚集了最睿智的学者、最圣洁的祭司。他们经过几代人……几个世纪……的努力。付出无数血汗,经历不知多少次失败和牺牲后,最终以一块椭圆形小宝石的形式达成夙愿。

“我们不再畏缩!”
尔等所珍惜的一切。

它能驾驭被他们称作Apakht的原初之力。

“我们将不再横遭屠戮!”
可能比这还遭。

收容如此强大之物——它永远不会被控制。它将需要保护者。守卫。锁被搁置于外。那一刻终将到来。

“我们将不再生活于恐惧中!” 
将尔等的城市碾作尘埃!

人们占卜出了预言。可以预见的是,有朝一日,将有四位使徒证明他们能够胜任这重大职责。

“此四人,乃吾辈之救主,乃众神之恩赐,乃是安亲自选定之考验!” 
灰飞烟灭吧!

“唯其可封印此邪恶,唯其可承担此伟业!”
来呀。

医者。战士。军师。萨满。

“我们最美好的未来将自今而始。” 
痛苦已然很多了。还会有更多,更多。




世事如此,既为如此
原初之物已得处置,
其陵寝已被封印,
其棺椁已被禁锢




一旦永恒之日来临,其终末亦随之而至
衡量秩序的标尺也将漂移


它的末日终将来临
一次范式转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