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又炸了真没人性
评分: +11+x

“博士?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正在做笔录,请不要走神好吗?”

伴随着几下圆珠笔敲桌子的声音,他神游天外的思想终于被拉回了这个小小的病房。

“啊啊,抱歉。”回过神的他尴尬地笑了笑。

对面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没事,您刚从被袭击的伤里面恢复过来就找你了解情况是我们这边应该道歉才对。”

“……咦?袭击?”他错愕,刚想要回想,脑海却传来一阵阵刺痛。

“你想不起来了?”年轻警察似乎有些紧张:“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不……我想不用。”他抬手想要揉揉太阳穴,却摸到了几圈绷带。愣了一下,他改成捏了捏眉心:“我感觉……还好。”

记忆的片段不断地浮现,却一点也不连贯。

“博士?”年轻警察试探地叫了他。

“我没事,嗯,你先讲讲你们的记录吧,我大概回想起什么。”

“好的,不过说实话我们资料很少……我这边只能告诉你我们是昨天上午八点二十到您的办公室的。现场凌乱……您记得袭击者是什么人吗?”

“不……我想不起来。”博士苦恼地揉着眉心。

“或者。”年轻警察盯着他的脸:“他们抢了什么东西?”

抢了什么东西?仿佛一股清泉冲刷过他的大脑,博士突然瞪大眼睛,身体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您想起了什么吗?”年轻警察关切地询问。

“是的!我想起来了!上个月我同事给我的文档!不行……这样不行,我要出院!”博士开始坐立不安,挣扎地想要起身,年轻警察把他按了回去。

“冷静点博士!冷静点!你记得那个文档的内容吗?很重要吗?”

“很重要!非常重要!整个科学界都会被震动!”博士挣扎地抓住年轻警察的手臂:“那个文档一定要找回来!”

“您先冷静一些。”年轻警察递过来一杯水:“喝口水冷静一下,博士。”

博士接过水,抿了一口。警察的话仿佛有魔力一样,他真的感觉内心平静下来。

“很好很好。你想想,那个文档的内容你还记得吗?为什么那么重要?先跟我讲一下吧?”

“是……好的。大概一个月前,我一个在南美的考古的同学给我带了个箱子……”

“箱子?”

“是的!你能想想吗?他们是在发掘一头梁龙的骨骼发现的这个箱子!甚至还有一个人类的骨骼化石!他还给那人类骸骨取名小骨头。我一开始对他这个故事嗤之以鼻,直到我看到他的碳14鉴定。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震惊,这完全是……”

“那箱子呢?”年轻警察打断了他。

“那箱子……是一种还未探明的合金,你想想!一个埋了几千万几亿年的箱子!用的是跟现代相近……不,也许现在也没有的工艺做出来的箱子!我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打开了箱子吗?”年轻警察点点头,在本子上写了什么东西,继续发出提问。

“是的,不,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打开了,里面是一封信。”

“信?你是指?”

“纸质的!用一种从未见过的文字书写的信!说是信可能有点误差……但是,天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咳咳。请冷静一点描述,再喝口水吧。”年轻警察抖了抖眉毛:“嗯,你记得文档上面的内容?你破译了它?”

“没错!”博士声调猛地拔高:“我破译了这份文档!它很难,但是我只用一个月就破译了它!”

“喂喂,冷静点!再喝口水吧。”年轻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大口地喝了一口水,博士长长出了一口气。

“给我讲讲里面说了什么。”

“嗯。”博士像个乖巧的孩子那样点了点头。

“信一开始介绍了他们的世界。那是一个跟我们人类差不多的文明,他们星球的年龄也是四十五亿年左右,他们的恒星系也是八大行星,跟我们一样有个距离地面35万公里的卫星,甚至他们可考据的文明也是七八千年。”

“跟我们的世界太像了,我甚至觉得他是个时光旅者……”

“时光旅者?”年轻警察正在记录的笔顿了顿。

“是的,从我们的未来穿越时空到过去的人什么的……但是后面的叙述让我知道我错了。那个世界……实在是太异常了。那种东西不应该存在的,你懂吗?”

“不清楚是世界之初就存在的,或者是在某个时间段突然爆发。那些异常的事物出现了:无法被杀死的巨蜥,神话生物,物品的灵魂,异常的区域,许愿机,杀人的雕像,时空的裂缝,无法解释的生命体跟模因感染……”

年轻警察抿了抿嘴:“……那真是可怕。”

“是的……总之,充满了神奇力量的这些异常事物,被渐渐传开,或者当做工具,或者成为了神明。”

“……愚蠢。”年轻警察叹了口气。

“是的,愚蠢不堪,不过你知道人类这种生物……”博士喝了口水:“所幸的是,有一群有智慧之人站了出来,开始试着回收限制这些异常事物。他们自称控制,收容,保护基金会。”

“吱————”圆珠笔在记事本上画出一道长线。年轻警察错愕:“啥?”

“控制它们,收容它们,然后保护人类。理想很崇高,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事实上这封信就是他们留下来的。”

“但是这封信……”

“是的,虽然他们做出了努力,并且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但是,太迟了。”博士揉了揉脸:“他们终究还是太迟了,那个世界早已经满是邪教,怪物,跟满是毁灭欲望的疯子。”

“可怕的生化病毒——也许是病毒,至少像是病毒——被投放在反对者的国家、城市,成千上万的人化作了异形的怪物,然后被恐慌的人们用火焰把一座座城市烧成了荒芜之地。”

“齿轮跟机械的残骸成为了神明,教徒的血肉之躯跟钢铁跟齿轮融合成了可怖的血肉傀儡。神圣的天使却只是更加可怕的屠戮者,没有救赎,唯有死亡。”

“异兽随意肆虐在各处,造物的权限被人类玷污,然后随意地创造出了扭曲的灵魂跟肉块,并且听着它们悲凉的嘶鸣引以为乐。”

“为了取悦不死巨兽所进行的活祭,大屠杀比比皆是。”

“利用异常来再造异常。”

“古人种的回归……”

“还有更多,更多的……”

“为什么?看着那些文字,我就好像自己也置身在那个世界,到处充满了死亡跟异常事物。仿佛就是我亲手写下这封信,然后带到这个世界一样,我甚至觉得我跟那具骸骨血脉相连。”

“天空失去了应有的颜色,认知崩坏,可怕的模因污染因为那些疯狂的人而飞快蔓延感染,甚至数学系统都彻底崩溃。”

“他们的世界整个都已经疯了。”博士把脸埋进双手中,用力地撕扯自己的头发,他不知何时开始已经泪流满面:“太迟了,他们醒悟得太迟了!”。

“……辛苦你了,不过,你能在一个月之内破译这些文字,真是不可思议。”年轻警察合上记事本。

“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你知道吗?这个文字很奇怪,是我从没有见过的类型,但是冥冥之中我却好像一眼就能够理解它的意思,而且,只是看到它,我就已经相信那个世界是真实的。”博士苦笑了一下,头又开始有些眩晕感,:“我本来应该经过更严谨的检定……所以,拜托你们,一定要找……”

“打扰啦——”门被大大咧咧地推开:“Chen~你这边好了吗?哦你醒啦小骨头他‘弟兄’。”

“?!”记忆的碎片跳入博士的脑海。

就是这个人!博士张了张嘴,浑浑噩噩的脑子却让他只能无力地瘫倒。

“您再睡一会吧,多喝点水。”年轻警察微笑着站起来,跟来人一起走出房间。

“我说吧,B级记忆清洗有时候会出问题的……说起来,你知不知道他跟他的基因图谱一样?”

年轻警察停在门口。

“所幸,我们还不会太迟。”

房门被轻轻关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