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课上传纸条

“我在想,她今天又会变成谁呢?”

物理部门巴黎分部助理主任Celesta 从她的笔记本电脑上抬起头。“抱歉?”

“那位恐怖女士,” 物理部门诺曼底分部主任Theremin 答道, “没人知道D.C. Al Fine到底长什么样。 每次我们开会,她总是以著名电影女演员的形象出现。”

“古巴导弹危机期间, 她以维拉·迈尔斯在《惊魂记》中的形象现身。”尼斯分部助理主任Contrabass沉思着,“911之后不久,她是《异形》里的西格妮·韦弗。在关于大选的会议期间,她是琳达·汉密尔顿。”

“这一点都不像她用《非洲女王》中的凯瑟琳·赫本的形象那次可怕。”Theremin轻笑道, “那简直就是罗斯威尔危机。人们都快吓出屎了,差点晕了过去。”

“距离秘密会议召开还有二十秒。”一个戴眼镜的技术员说。

“好的,我们开始吧。”Theremin咕哝一声,调整着他的领带,“不管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要保持冷静。”

“十。九。八。七……”技术员停止了大声计数,举起六根手指,然后是五……四……三……二……一。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不一会儿,第一颗闪烁的星星出现在黑色的夜空中……然后另一个……再一个……直到最后,108个闪烁的光点在空中闪耀。

第一个光点开始闪烁延伸。它很快向外扩展成一个高挑的白衣女人形象,饱经风霜的脸仍然有着君王般的权威,那冷酷无情的眼睛专横地盯着其他的107颗星星。

“妈的。”Theremin低语。

“这他妈是谁?”Contrabass问道。

“凯瑟琳·赫本。《冬狮》。”Theremin回答。

Celesta努力使自己不叫出来。


D.C. Al Fine凝视着深渊,而深渊眨眼回视。她的每一根神经都像被炙烤着。穿成阿基坦的埃莉诺帮了点忙,但不像凯特女士,她没有剧本告诉她该说什么。

她能搞定的。

她挺直了背,整理了上衣的下摆,以一副目中无人的傲慢姿态扬起下巴面对着议会,双脚分开,双手在背后紧握,开了口。

“女士们,先生们,以及此外的人们,108议会现在正召开秘密会议。今天的议程:基金会日益增加的好战性,以及我们对他们行动的回应。我们从物理部门的一份报告开始。Theremin主管?”

代表物理部门的那颗星下降闪烁。过了一会儿,它向外扩展,变成了一位面容温顺、头发稀疏、戴着眼镜的老绅士。“谢谢你,部长女士,”男人说。“几个月前,我们发现了基金会政策发生重大变化的初步迹象。此前我们的卧底特工报告称,他们的一个设施遭到了不明党派的攻击……”

Al Fine在她的键盘上敲了一下,凯瑟琳·赫本的形象在助理主任特雷门持续他的发言时持续点头。她在椅子上重重地坐下,做了几次深呼吸,瞪着在议会的黑暗中盘旋着的幻灯片。

一声轻响,黑暗中悬浮的众多星星中的一颗滑近了。它扩展成一行在黑暗中闪烁的文字。

他不赖。做助理主任浪费了。晋升他。

Al Fine假笑着摇摇头。她的眉毛迅速地一扬,一行回复朝那颗星星滑去。距离你上次出席秘密会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的代码仍然有效。我们并没有在最好的条件下分开。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从技术角度来看,永久警觉修女会1仍然是108议会的一部分。如果那些修女从不费心更改密码,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那让我说快点。 星星回复。这是一次内部的大扫除,而不是权力扩张。告诉你的人别插手。

Al Fine哼了一声。胡扯。那你解释这个。 她指了指助理主任Theremin的图像,后者正被一个描绘着 黑衣士兵射杀十几个蹒跚而行的僵尸的模糊画面的视频屏幕包围。另一个展示了两个女人 把一个没穿裤子的人从公寓楼里拖出来,塞进一辆黑色汽车的后座。第三张展示了 身穿防护服的人们从公寓楼里撤离,而一个没有脸的人在人行道上与一个俄罗斯人交谈。

这样的视频还有半打多。它们显示了全然不同的场景,但它们说明着同一件事:基金会人员采取着慎重的公开行动。
我们容忍你们组织的存在,因为你们一直在超自然事件中扮演被动的角色, Al Fine继续道, 但你已经开始主动行动了。这让你成为一个需要应对的活跃威胁。

告诉我我们的选项。

我看到了两种选择, Al Fine在助理主任Theremin开始为他的发言收尾时回复, 第一个选择:你成为全球超自然联盟的一员。你遵守我们的规章制度。你服从我们的监督。你允许我们的检查员完全进入你们的防护设施。你允许我们对你的某些人员进行起诉,因为他们犯下了表面上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实则危害人类的罪行。你交出‘花’。2

监督者议会绝对不会同意这个的。

你知道接下来是什么。

我知道。别了。我们再也不会交谈了。

再见。

那颗星星闪烁了一下,随后从视野中销声匿迹。Al Fine合上眼,深深吸了口气。

“……引出了一个简单的结论,”助理主任结束道,“目前的情况高于将针对基金会的响应级别提升到5级的标准。我现在将回答你们可能会产生的任何问题。”

“我有话要说,”八岐大蛇会的第七首3说,“别拐弯抹角了:你谈及的是一场针对现存最强大的超自然机构之一的秘密战争,物理部门自身可能是个例外。联盟有能力在这种冲突取胜吗?”

命运三女神预计这场战争有75%的胜算。”Theremin回复。“然而,在50%的案例中,取得胜利需要执行拨奏曲程序……”

“……这正是一场得不偿失的胜利。”第七首打断道,“考虑到我们可能会为了达成它而搞砸我们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像我之前说的那样,这只是预期结果的50%,”Theremin坚持。“仍有许多不需要放弃第二计划的情况可以取得胜利。”

“比如说,通过使用模因武器对基金会的领导层立即实施斩首行动?或者是利用自杀特工,引爆其收容设施中的核弹头?”第七首问道。“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看了命运三女神的分析。他们提出的一些方案,有些情节很荒唐。”

“我个人很喜欢那个在他们的设施中故意造成收容失效的提议,指望着他们自己的利益驱使它们控制住异常,来防止第二次任务的失败。"联合撒旦教派科学派的反教宗,科学家Marcus Crowley勋爵说。“优雅。”

“我不能昧着良心支持一个依靠基金会能控制住自己的小玩意来确保我们第二任务的行动计划。"银钥学会的Lambda秘书说道。“在这方面,他们的业绩并不是最好的。”

“我想问一个不同的问题。"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从长远来看的话,这些计划是不是都不重要?就算你真的成功地打败了基金会,他们也只会激活‘花’, 撤销你所做的一切。”

Al Fine僵住了。

“‘花’是什么玩意?”第七首问道。“你他妈又是什么玩意?”

其中一缕光迈步向前,闪亮地映入眼帘: 一个年轻的女人,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长袖外套,头戴花纹头巾。“我叫Abigail Mary Bowe,”她说。“我代表Bowe之子组织。我有一个提议给你。”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